多年发真相资料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十一年来,我发了寄了多少真相资料没有统计过。我发的真相资料有的刚发出去,一转身就发现有人拿来看,甚至二、三个人围着看,也有人来找我要,这让我很受鼓舞。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法轮大法被迫害,师父被诬陷,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把事实的本来面目告诉各级政府及世人,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寄和派发真相资料。开始的时候怕心很重,人念很多,但是我觉得有伟大的法,有伟大的师父在身边随时呵护,靠对大法的正信走了出来。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父这方面的讲法也多了,师父要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师父又恩赐了我们正法口诀,随着学法的深入,我们派寄真相资料也逐渐的理性与成熟,怕心去了很多,内心纯净了许多。

每次派发真相资料前,我都发正念,清理空间场,请正神护法,请师父呵护,一边走一边发:众生你们要明白,大法弟子来救你们,那你们就打开楼门,放下汽车玻璃有缘人接福吧。有时也请同修在家帮助发正念。

现在到处都是电子眼,我就发一念:我金光闪闪,光芒四射,垃圾站的东西对我没有制约作用。如果一抬头,看见了电子眼,我就悟到是师父叫我看到了,我就走,绝对不神神叨叨强为。我始终把自己置身于师父的佛光之下。

我也遇到过干扰,都是在正念中承蒙师父的呵护,一念化解,如遇到需要赶快离开,我就发一念“神足通”。有时被人看见为了不造成麻烦,我就发一念:神是多种形像,人不能问神等等。

有一次,我在一个高级小区发完真相资料往出走。听到一个小伙子叫喊:“站住!站住!”我告诫自己:抬头挺胸,堂堂正正,不回头,不停步,大大方方往前走,我是神,有师父呵护。结果追的人从我身边跑过去,还在喊和追,追到大马路,站在路边发呆,呆了一会,又从我的身边跑回小区。

我在大街上也遇到过保安追赶。一次一骑摩托车的保安截住了我,他还没开口,我发一念:“我是神,请师父呵护。”结果他下车一直发呆,我乘机走脱。

近年来我增加用正念加持真相资料,一起去完成咱们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以后我也不记得还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干扰,只感到越做越顺。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又悟到用正念加持一下真相资料:“你们的每一个字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金光闪闪,光芒四射,见邪恶就灭,让有缘人得救,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叫邪恶把你们当成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请师父加持。我想这也是对真相资料这个生命的慈悲。

大家都感觉到了恶党末日将近,邪党越来越紧张,今年十月前,满街都是“红袖章”。我在翻东西时翻出几张原来没有贴完的“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的小粘贴,当时想:贴还是不贴,会不会刺激了邪恶,立即转念,不是刺激邪恶,而是震慑邪恶。众生看了,啊!中共这么迫害法轮功,也没用,恶党真的快亡了。就是“红袖章”看了,也会想,啊!邪党要亡了,咱这工是钱买的,别为邪党卖命。会鼓舞众生三退。于是我就去贴了。过了半个多月,我发现那“天灭中共,三退(党、团、队)保命”的粘贴还好好的贴在那。我赶紧再用正念加持它,叫它多救人。快一个月了,经风吹雨淋,它不辱使命,我在写这份心得的时候悟到也许是自己那一正念,师父叫我看到正念的力量。

怕是后天人的观念,其根子是私。我也常有怕心暴露出来,有怕心并不可怕,暴露出来正好修去它,因为我们就是这样一个修法。我们就是在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救度众生中修去我们的各种执着,包括怕的执着。绝对不可能坐在家里学法等怕心去没了,层次高了才走出来去做救度众生的事。

所以希望没走出来的同修能尽快的走出来,师父就在我们身边,随时呵护着我们。只要知道自己是师父的弟子,只要把基点摆正,只要我们纯纯净净的去做,遇到什么麻烦,师父都能为我们化解;只要走出来,神迹就会不断出现;只要走出来,不知不觉中怕心会越来越少,正念会越来越强,执着会去掉很多。生命就在法中升华,就成为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师父在等着我们。我深深体会到我只是在地上跑,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而师父却把光焰无比神圣的光环挂在我们的脖子上,成了我们的威德。我们千万不能把那千万年的等待被“怕”消磨,走出来实践自己的誓约,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在实修中沐浴佛光,体验师恩浩荡,在神的路上回归。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