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力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真正的善,是修炼者在修炼过程中、在善修的过程中,已经修成的真善。面对众生时,因为你有还未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你不可能使修好的神的部份完全表现出来。必须时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象个修炼人,让自己的责任、让自己的正念来主导,然后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现出来,这就是修炼人和神的不同。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现,不是人的善恶喜好的表现。不是你对我好了我就对你表现善。他是没有代价的,不计报酬,是完全为了众生的。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

一、警察特务也救

我在一个大的商城开了一家小店,一边做生意一边讲真相救人。开始只是讲,后来真相小册子、单页、《九评》、光盘一块发。开始选好人讲,特别是对警察有戒心。因为几年恶毒迫害中留下的阴影、形成的观念,使我看到穿警服的就心里别扭。有一天店里来了一位高高大大的警察,一身警服。救不救?一转念,师尊讲特务都度,那么我为什么今天不救他?正念一出师尊马上就打给了我智慧——“你堂堂正正的你怕什么?”。

我一问他是法院的法警,我就问他:你说咱们国家有法律吗?他说:怎么啦?我就从我们开始炼功怎么好,怎么正,到后来怎么被诬陷迫害,怎么被非法关押,怎么被劳教所残酷折磨强制转化详细讲了一遍。听完后,他长叹一声:唉,咱国家这“法律”没法说了!

还有一次,一问那人是公安局的,我给他讲完真相后,他说:自打迫害法轮功那天起我就觉得不对劲,我一直都不参与,看到你们老太太在我们派出所墙上写了“天灭中共”我也不吱声。还有一次给一个法院的庭长讲完真相后他说:我知道你们好,我从前也一直悄悄在帮你们的。

时间长了,我们悟到,到我们店里来的人都是来让我们救的啊。直接讲过真相遇到的有现职党政干部也有军人、武警、狱警,南来北往的客商更是尽量一个也不错过。有一次看到店门口有六、七个穿警服的人晃悠,心里就有点犯嘀咕,等他们進来一看,哦,有两个是我们昨天给做过三退的,今天又领来几个同伴,我们就给讲真相做三退救了他们。其实他们也不是警察,是武装押运的,也穿着警服。回头一想,这都是师尊慈悲的安排啊!一方面救人,一方面又去除了我的怕心和迫害中形成的对警察的观念。奥运前夕,邪党派了一个人来监视我。我也假装不知道,全面给他讲清了真相退了党,后来还成了很照顾我生意的朋友。

在开店几年来,我们一直把救度众生证实法放在第一位,尽管还有很多事做的不好、不足,但是整体上路越走越宽。经过踏踏实实的实修,从内心真正认识到了大法的殊胜和超常。虽然我什么也看不到,因为从新认识了宇宙、时空、生命,所以我坚信师尊讲出来的才是宇宙的唯一真相,就是今天还活在世上的人们都是等着大法弟子救的,今天还存在在世上的万事万物都是等着大法弟子救的!其它千变万化的表现根本就是幻象!所以越做越稳,越做越充满信心!

如今,我相信我们卖出去的每件商品都带着大法弟子的慈悲和美好祝福。我们出外進货时,也是走一路讲一路,進一家讲一家。有一次在南方一家店里,我给几个信神的老太太讲了很多,最后那几个老太太瞪大了眼睛说:你简直就是耶稣啊!我说我不是,我们是法轮大法修炼弟子,在大法里我们修出来的智慧!有一次我们出外進货时,我妻子(同修)指着已是秋天的火车窗外说:大法弟子从这里一走一过,那枯萎的庄稼都活了、都笑了。有一个同修(天目能看到)来我店里,指着我店里的东西说:心诚(我化名)说这店里的一切都是活的,我一看的确都是活的,可是它们都不看我,都看着心诚。它们怎么都不看我呢?我一看,心诚心里装着的都是它们,都把它们当生命珍惜了,而我心里装着的都是我自己。

是啊,我们就是为着众生而来的,这些是我们一定要做,而且是一定要做好的啊!

二、完全为着别人

奥运前一年,邪党预谋了一次对我的迫害,不分青红皂白,抓住人放劳教所关两年。这一难被恩师的保护给化解了,邪恶没抓着我。但事后我也没能严肃正念清除邪恶的安排,在外地某市我还是被抓了,关進了外地某市看守所。進看守所之前,我知道师尊刚刚有个讲法,新经文我还没看到,只知道《明慧周刊》上简介说师尊要求抓紧时间多救人。

在看守所,我就一心想着救人,我每天就是找人聊天讲真相做三退,那里天南海北的人都有。一开始警察制止,我也不故意对着干,但是我还是该干啥干啥。后来有个年轻警察就支持我说:那屋人太坏了,你去给他们讲讲真、善、忍;一会又说:这屋人道德很坏,你去给他们讲讲道德良心。就这样对许多人讲了。讲清了真相,人们就帮我,用他们的手机我和家人同修联系上了。两地同修给我发正念除恶的威力可真大,那几天看守所每天清晨都是半个多小时雷暴,震耳的炸雷就响在看守所门前窗外,大地都在颤抖!

该所有个警察人性很坏,一米五的个头,腰围倒有四尺半,每天骂骂咧咧强制在押人员跑步、晒太阳(天很热),以此取乐,在押一百多人都恨他。有一天我忽然想到,师尊要救度一切众生,我为什么不给这个人一次机会呢?我过去对他说:你给我找纸找笔,我要写些东西。这人高兴的一蹦而起,跑屋里拿来了纸笔。我就用心写了一份二十来页的书面真相,写给该市和我们当地的公、检、法、司有关人。真心的希望这些人不要毁了自己。那天早晨交给了看守所所长。那几天该市警察和我们当地警察一直在编造材料企图劳教我,头一次让我签字时我把劳教书给撕了;第二次他们给我念完了劳教决定,狞笑着对我说:这次也不用你签字了,两年劳教,你等着吧!当天下午他们又找来了一个照相的强制给我照相,当时我也觉得很难,我就大声喊出了:师父救我!再也不允许邪恶迫害我!这一次觉得没穿透,我又高声大喊:师父救我!再也不允许邪恶迫害!环境立马改变!出照相那屋,走廊里一个警察笑眯眯对我说:一会到餐厅吃饭,借机会和家人会面,大所长已经给你们都安排好了。

吃饭会面时家人及同修和我一起学了师尊的新经文,切磋中我们一致认识到,人的什么东西都不要执著,想都不想,在任何情况下首先要想到的就是怎样为别人好!那天我们一出餐厅看到的是漫天金黄色的彩霞特别壮观。那天晚上我妻子在宾馆发正念一个多小时,眼看着另外空间迫害我的邪恶被彻底清除了。

第二天,家人及同修抱着给这些最危险的生命机会的心态找到了当地“六一零”头头,也没多说什么,那人就完全帮着我们说话,和该市公安局长通电话要求提前放我回家,然后直接到看守所帮办手续(那天星期日)马上放我回家,过程中没有一句对大法不敬的话。当时配合的当地同修都感到很惊讶:我们一直认为此人是不可救药的,他怎么会这样?

回头想想,师尊一直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要修成一个完全为着别人的人。我们真能做到的时候,大法的威力就这样神奇的展现出来了!

三、恍然大悟

九七年刚刚得法时我是多么喜悦啊!终于找到了生命的真谛,找着了回家的路!半个月后的一天,似睡非睡中思想澄明清澈,忽然我就站在了象金刚石构成的大光柱子上直升天顶,越升越高,越升越高,升到了一个一尘不染的极其宁静所在。虚空中到处是一个个绚丽的琉璃光球,每个球底部还都有一个通道口,伸手可及。接下来的两年里心思虽然都用在了修炼上,然而,强烈的有求之心不去,没有注重心性修炼。

九九年邪恶迫害之后,我摔了许多跟头。在邪恶的劳教所里,完全用人心看问题了,面对宇宙中邪恶因素利用人间败类强加的这场迫害完全是无可奈何的消极承受了。慈悲的师尊时时点悟着我:有一次梦中面对波浪滔天、阴风呼啸的很宽很宽的拦路大江,我却在上面很轻松的闲庭信步般走来走去,低头一看,原来我手里拎着满满一大包大法书。还一次梦境中看到一座发电站,一抱粗大电缆断开了,往起一对接就立即光芒四射迸发出耀眼的火花。然而在难中,我被怕、被各种人心执着和人的观念挡着,不能做到真正信师信法,面对迫害不知如何是好,总也不悟、总也不悟!一直消极承受着。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想起了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打扫浴缸的事:“给大家举个例子,释迦牟尼早年有这么一段故事。有一天,释迦牟尼要洗澡,在森林里头叫他的弟子给他打扫浴缸。他的弟子到那一看,浴缸里边爬满了虫子,要打扫浴缸就得弄死虫子。弟子回来告诉释迦牟尼说:浴缸里爬满了虫子。释迦牟尼没瞅他,就说了一句:你去把浴缸打扫干净。这个弟子到浴缸那一看无从下手,一动手虫子就得死,他转了一圈又回来问释迦牟尼:师尊,浴缸里爬满了虫子,如果一动手就要把虫子弄死了。释迦牟尼瞅瞅他说:我叫你打扫的是浴缸。弟子恍然大悟,马上把浴缸打扫干净了。这里边说明一个问题,不能因为有虫子,我们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也不能因为粮食也有生命,蔬菜也有生命,我们把脖子扎起来,不吃也不喝了。不是这样的,我们应该摆正这个关系,堂堂正正的去修炼,我们不去有意伤害生灵就行了。同样人要有人生活的空间和生存的条件,也是要维护的,人还要维持生命和正常生活的。”我也是恍然大悟!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修的是最根本的佛法啊!不是佛法无边吗?我们怎么能被一群邪灵烂鬼坏人歪理就死死的困住了呢?我们真正按大法、按师尊要求做正了,谁敢挡?谁能挡得住?哪来这么多的这不行、那不行的?

一有了想提高突破的愿望,一切立即发生变化。首先我看到了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读法中我仿佛真真切切看到了如果因为自己没做好,因此对自己寄托无限希望的无量众生都被毁掉了,那种极其可怕的场面凄惨无比!真是痛心疾首啊!一定要做好!一定要走过去!接下来师尊让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幕:一个平常被牢头狱霸残酷欺压的老老实实的普教忽然就爆发了,不管不顾的猛冲猛闯,几个一直很坏的痞子还真就吓得灰溜溜的、被镇住了。那普教在我们面前转来转去反反复复重复着这样一句话:我不怕死了,我还怕啥?我死都不怕了,我还怕嘛?

接下来全队我们十几个同修通过切磋交流一起站了出来,要求停止迫害、要求严惩打人凶手,要求向上级司法部门申诉控告,同时声明高压强制转化中的一切作废!正念一出,一切逆转,头天还提着棍子打骂恫吓、耀武扬威的恶警坏人马上象泄了气的皮球,给我们赔礼道歉立保证。就这样,我也走出了这个黑窝。

其实,人世间一切现象都是幻象,只有师尊慈悲的看护着我们、盼着我们提高,盼着我们觉悟,盼着我们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盼着我们圆满回归才是真实的!宇宙的特性制约着一切!一切都在师尊掌握之中!真的我们什么都放下了,真正在法上做正了,什么也挡不住!

四、忘了是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我被转到了另一家劳教所。这里有很多邪悟的,队长就让他们来惑乱大法弟子。但到这里后,一直没看到的师父的近期讲法我们都看到了,抓紧学法、学法。晚上梦境中我世界里干旱死寂的荒野上沟沟渠渠里淌来了滚滚清流,许多生命如小金鱼等,都复苏了,欢快的唱着歌跳着舞随着清流流向四方。

在这里,恶警们组织了几次强制转化,坚定的大法弟子们齐心协力都把它化解了。当时我还是有很多人心执着、怕心没去的。但是看到有昔日的同修被惑乱的神魂颠倒,拿着不正的东西当理说就很痛心。心想,师尊为众弟子付出了那么多,而这部份弟子却被邪恶惑乱成了这个样子,这不毁了吗?不行,得救他们。我一心想帮他们清醒,无形中把劳教所乱七八糟的流氓规矩都忘了。什么上厕所打报告,让普教陪着;不许串屋,不许说话,不许传看经文,都忘了。有空我就去找邪悟的糊涂的学员谈话,一块学法(他们有大法书)。然后我总结致使他们糊涂的十几个症结歪理,对照大法逐一分析揭穿,写了二十来页材料,抄了几份给他们传看。当时,在师父的加持下,劳教所也被正的因素制约了。我写了一份《智慧聪明与狡猾奸诈》传到了队长手里,那队长也说,写得真好。

后来,我又被转到了一个不做迫害法轮功的事的普教队里。我很快就写了一份完整的真相材料,交给了那个队的队长。他看后说,你们的事我们不管,你好好待着吧。到那队的第二天,一个普教拿着一摞手抄经文对我说这是你们的东西吗?我说是,他就给了我。接下来的几个月基本就是学法,发正念。

出劳教所后,邪党人员们把我又送進了市洗脑班,两个多月里我坚持一切都从法上认识,它们越惑乱,我越清醒。直到有一天,我认识到,我不能这么被邪恶耗着了,外面多少众生需要救度啊!立掌除恶中我泪如泉涌。第二天我就回家了。是啊,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一直在看护着我们,等着我们提高上来啊!

五、决不承认迫害

在邪恶的劳教所里,邪恶总是虎视眈眈,它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想把我们弄糊涂了,让我们背弃恩师脱离大法,然后好進一步迫害,直至最终把我们毁掉。我们真的是信师信法,在哪里邪恶也不敢、也动不了我们,真的法理清晰正念十足,那就只有我们铲除邪恶、证实大法的份了。

有一次劳教队长从我枕头里翻到了经文,六七个队长把我叫到队部意欲动粗。大队长拿电警棍电我,我就伸手抓他,我想也一起电他。结果他一哆嗦就不电我了,改用电警棍砸我,结果我一点都没感觉,不知怎么的电警棍自己就散了,一地碎零件乱蹦乱飞。队长又想把我摔倒,我一拉他也倒地下了。别的队长都看乐了,谁也不参与,那大队长气呼呼怪叫着又出去找棍子收拾禁闭室。这时我就对身边看着我的小队长(警校刚毕业)说: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那会毁了你!要珍惜自己的生命。真是“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过了一小会,大队长回来了,立马就象换了一个人,说:没事了,你回去吧。

孙悟空在炼丹炉里,他还是孙悟空,最后还把炼丹炉踹翻了。大法弟子真的信师信法,哪里也不是邪恶逞凶行恶的乐园!即使用人心看邪恶的迫害都发生了、表现出来了,真能做到还是不承认迫害,根本就不动心,照做大法弟子该做的,那邪恶就啥也不是。十一年了,我们都应该成熟了、觉悟了,真的神起来!

今天写出这些来,是意识到我们在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中经历的太多了,许许多多的问题都应该从新认识了!全盘否定清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师尊没安排我们承受旧势力的邪恶迫害!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师尊就给我们推到位了,真的什么人的东西都放的下,真念显出超越旧宇宙之一切的新宇宙大法造就的全新生命之佛性,我们就会神起来,什么也挡不住!迫害不是必然的!宇宙的特性在制约着一切!一切都在师父掌握之中!返出先天的本性,全面同化大法,堂堂正正的证实法,主动清除邪恶,全面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这是我们对应的无量众生期盼得救的呼唤!

其实我们有各种不好的人心反应也不要怕,那也不是真正的自己。真正的我们有来自宇宙大法的正念!那是金刚不动的法力无边!所有不是师尊要的,那都是即将过去的虚幻。师尊已经把最伟大最殊胜的宇宙大法呈现在我们面前,这万古机缘、这众生的万古期盼,我们一定要千万倍的珍惜啊!其实我们真能放下人的一切,返出先天本性主动去同化大法、去证实大法,真的是美妙无穷,快乐非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