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走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一、修大法真好

在大法修炼中,一路走来十五个年头,桩桩、件件事象电影,一幕幕展现眼前。

从入道得法到现在,喜悦心境用常人语言真的难以言表。每当能静心学法,入心学法,看到我应该看到的那层次法理的时候,每当发正念状态很好的时候,每当用心给迷中世人讲真相,世人明白真相并“三退”的时候,每当意识到自己与常人已经不一样,是走在神路上的人的时候,内心真的很美。特别是从一次又一次的病业假相中,一次又一次的心性关中走过来的时候,这种感受更加倍增。

常人时,从头到脚十多种疾病缠身,成年泡在病中,泡在药中,最后因过敏性体质,什么药都不管用了。疾病的痛苦使我对人生失去了希望。从修炼第一天到现在整整的十五年,身体从里到外没沾过一粒药,全部的病都没了。常人中的我,修炼中的我,对有病,没病的感觉对比特别明显,就是人的身体从里到外没病了,一身的轻松,舒展。

在常人中,人们围绕名、利、情等,发生着矛盾,又给人带来痛苦,疾病,甚至是精神失常,或抛弃人身离开人世。修炼了,因为是人在修嘛,也会产生:修炼人之间,修炼人与常人之间,修炼人自己的矛盾冲突。在常人中矛盾多数越演越烈。而修炼中的人,出现方方面面矛盾时,不是去争去斗。而是要“放下争斗的心”是大法法理对修炼人的心性标准和要求。据我多年修炼体会,每提高一个层次,都有那个层次的病业样的假相和去执著心,欲望的心性关要去的。同时也体会过心性关比病业要难得多,过病业关,除去年冬天是两个白天,一个晚上外,一般都是半个小时,一小时,半天,最多没超过一天的。过心性关,很少是一触到那个矛盾就能达到大法对我的要求,即:心不动时,已经在那一层次中了。很多时候是“强忍”,之后让你切切实实感受到剜心透骨是什么滋味,只是点点意念知道在过心性关。同时那个争啊,斗啊的心老在指责对方,怪罪别人,甚至在指责,怪罪同时还想出制止对方的招术,而且这样的心理过程又不断在起伏着,好几个来回。

最近与同修过心性关,整整用了三天,直到一点都不去怪罪别人,而是就找自己,直到把一颗颗的执著欲望,思想业挖出来了,十多颗常人之心被去掉了,心身一下轻松了。等你心性关过来后,心里象明镜似的,从而体会到修炼的奥妙。为什么过心性关会这么难受呢?因为,在去执著心、欲望等不好的东西时,它们在另外空间是活的生命体,你跟常人去争去斗的时候,它不管你,反而是它们所要的,所以你会感到“出了气了”“舒服”,可你那些该去的执著心,欲望,思想业不仅没动,反而加强了。就象那个静功时腿疼那样。那个黑色物质在往你腿上攻,这个时候把腿拿下来了,师父说白炼。你难受,恰恰是好事,证明你在去它,消它,它不干,反映到你身上,心上就难受,让你明明白白尝试到“苦其心志”的修炼更不容易,常人就是为“一口气活着”,你却要“放下那口气”,那团物质堵在那里,能不难受吗?但是,只要不放纵自己,向内找,在师父讲的法理上悟,就能走过心性关。当过来之后 ,回头看刚刚发生的一切,真的,什么都不是,心情从来未有过的轻松、愉快。

每当一次次病业假相,心性关过来了,都会由衷感受到大法的玄奥,超常,感受到修大法真好,大法真好,都会从心灵深处呼喊:“师父、师父、师父,谢谢您!”

二、清除邪恶,证实大法

做好三件事,平平稳稳,大法“无所不能”就从中展现了神威。下面仅举几例说明。

(一)、清除邪恶黑板报

2001年5月的一天,突然发现校园内几处橱窗里,几栋教学楼所有教室内,走廊上黑板上(专出刊物的)全是攻击污蔑大法的文章,漫画。难受之后,想到是自己要面对的,清除它,怎么做?头脑中出现了从大法资料中看到的,同修在一个晚上,清除单位橱窗中攻击大法的文章的情景,同修沉着,坦荡取下玻璃,撕下所有纸张,揉一大捆装箩筐拿走,清洁工路过也不惊慌。而我也学着同修做行吗?我的怕心和面对的状况决定了,不能照同修去做。

究竟怎么做,在恐怖环境下,找不到同修商量,又没有依靠。那些天还真不好受。虽难受,但清除毒害的板报,不含糊。有了维护大法的心,师父便给我安排,给我智慧。一天下课碰见学生会副主席,叫一边,指着旁边黑板报,说:“你知道我在修炼法轮功,已告诉过你法轮功正在遭迫害,”“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陷害。再把这些假的,邪的登上面,不是又在害人吗?学生连连点头,并说:“老师,你的意图?”我说:“换了,全部换了,学校这边师生领导不会去管你们学生自己的事。”学生满口答应说:“放心,尽快去召集会议,布置下去。”就这样一百五六十块邪恶黑板报橱窗被清除了。

一天中午,路过校工会,一个前任教务校长,后搞工会宣传的老师,正非常认真出黑板报。正在写“发刊词”告诉教职员工,从首期黑板报开始,要连载污蔑法轮功的东西。看到这里,心升除恶一念,当天下午课后,在校园里看见他妻子(迫害前炼过几天大法)正在打太极拳,我感受到那个场不好,就请她停下来,告诉中午她先生出板报一事,当时她就骂她丈夫,还说小儿子看他出板报也反感。第二天路过工会门前,黑板已清理干净,什么都没有。几年后,他得突发性心肌梗塞。大儿子是医生,足足救了二十多分钟,没用。

前几年,一次去邪党的“名城”,那里同修说她住所附近大学对面,乘公共汽车牌前有个橱窗。我看后,太邪了,系统攻击,还有漫画。同修意见:用钱找打工的去除掉它。我说不妥。回来后,用一颗救度世人的心,针对那个派出所所长写了一封长信,再找另外同修抄一遍寄给了她。过一久,再见异地同修时,她说:窗橱内容换了,那所长见她,说话、表情已变了。逢敏感日也不再上门打招呼骚扰了,最多一个电话,都没说法轮功的话题。

(二)、清除邪恶标语

2006年9月,学校开学,因为两校合并,学生一下猛增上万人,学生从全国各地纷纷而来,大小车辆停满整个运动场和宽阔的公路两边,热闹非凡。晚饭后,与同事散步到学校一边的围墙外,突然看见“邪恶标语”,两三米见方,我不能容忍,一想怎么处置时,头脑中又再现同修正念清除邪恶标语情景,即:晚间提着涂料,拿着扫把,涂掉它。可又想,从未干过这样的活,最后决定“写真相信”。

我想:“信一定要镇长看進去,不仅相信你,还按你指点去做。语气,善心,道理很重要。也就是说,完全站在对方角度去考虑,不是大法弟子在求他,就是让他选择。”具体是:设计自己是学生家长,送儿子上学。看见“标语”为镇长及家人生命负责而写信与他。在讲清真相后,说:那标语,可能是你手下做的,也是上面的命令,是吧?但是在镇里,你是领导,你有责任,不抹掉毒害的众生,由你担当,那么多的生命,你担当得起吗?这件事有人告诉你了,就与你有关系,你也完全可以不把我们的提醒当回事。依我看,要让那幅邪恶标语不存在,好办得很,大法弟子在夜深人静时抹掉,或神雷劈了它。但我认为镇长,你的过错怎么补救?其实,你,一镇之长,你领域中,你说了算,把想法放在心里,表面是要换幅标语,一切都是手下去做。一点都不影响你什么,相反,你及家人的生命就和你过去不同了……

最后说:“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对你,不信你看,只有好处,没坏处,相反……(不写了)。落款。希望你及家人平安、幸福的人。

信写好,让同修抄一遍,投邮箱里。到“十一”时,注意那面墙,已经被白色涂掉了。后来,我地区又发现两处,是大幅塑料字画,也有“崇尚科学,反对×教”,紧贴在很高的大楼上,很醒目。我们用上述同样的方式,按邪恶字画提供的落款处写信给ⅩⅩ派出所所长和ⅩⅩ社区主任。没有多久邪恶的字画不见了。

之后,凡是从同修口里,周刊上知道有邪恶标语地方,都用“写劝善信”方式,既除了邪恶,又救了人,一举两得。

(三)、在邪党“保先”中劝三退

在2005年4月,总校学院书记来我原来校区,调查我修炼的事(是后来同事告诉的),我没往心里去。6月,邪党书记给两本书,才确定邪党的“保先”开始了。为此,和同修交流,两位同修都认为:我也应该象周刊里介绍的那位同修一样。经过学法,我开始思考。除了讲自己工作和邪党腐败,什么都不讲,不讲套话,空话。始终保持杂整个邪党“保先”过程中;第一,不提修炼的事;第二,不让邪党“保先”中的任何信息進入大脑;第三,除睡觉外,学法、背法始终溶于法中,就是在邪恶会场上,都坚持发正念,背法。不去听他们讲些什么;第四,坚持发真相资料《九评共产党》等;第五,有机会就向教师们讲真相,做三退。

结果,整个过程中,没有人提法轮功这件事。这过程中,人坐在那个邪恶场里,心在法中,包里没少装大法资料等。给一位老师及家人做了三退,给她《九评》,《转法轮》等。结束后给邪党书记讲真相,她表示能理解,用匿名信方式叫她及家人“三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