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恩破迷雾

读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文章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十一月二十四日的每日明慧上的文章,我看了很是感慨,首先看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不是被迫害的“证据”》,同修讲到:“我们都向内找找自己,第一念是不是正念?那个正念强不强?象没象金刚一样呢?每做什么事要问问自己是在干啥?神会这么做吗?师父让我们接受正面教训,不要总是接受反面教训。我理解,正面教训就是用法来衡量,在法中归正我们的一言一行,用神念去对待正法时期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反面教训就是用人的观念看问题,用人的圆滑躲避迫害,用下滑了的人的手段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又看到《是否是修炼人 就看你遇到危险时咋想的》,同修讲到:“我曾经流着眼泪问一位同修:我为什么修的这么的难?修的这么的苦?我看你们修的比我轻松多了。现在明白了,‘苦’、‘难’其实就在这儿,就是遇到困难和危险当时是咋想的。如先用人的理去想,先用人的办法去做,而后才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这是没有摆正自己和大法和师父的关系。”这些体会都说到我心里去了。

我曾不止一次的苦苦思索,我为什么总被干扰,自己修的总是那么苦那么难,救度众生也做的犹犹豫豫的,自己内心深处一直觉得自己达不到师父讲的堂堂正正的证实法。二零零零年進京护法,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九年被非法拘留,一路走来,每每遇事总是人心先动,既想用人心的办法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或少受伤害,又想不能失去修炼。在自己心里能过得去的成度中向邪恶妥协着。比如当单位的恶人问到还炼不炼时,我回答:炼不炼我没什么可说的,我只能告诉你我会好好工作的,我只想有一个不被干扰的平静的生活工作环境。但是我知道,我不是因为正念而回答的,我内心有怕和回避。我甚至会用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去说两句感谢领导如何如何的话。目地仍然是为了减轻我与对方之间的压力,使对方凶恶不起来,使自己不受迫害。在黑窝中当面对邪恶压力时,我会保持沉默,同样心中想的还是回避邪恶,而不是正念除恶。

十年之久走过来,每当自己想到法时,心中有法时,就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其实,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启悟着我,只是自己愚钝不悟,不能在法中修,让师父操碎了心。自己常常觉得对自己的修炼的不足有耻辱感,也认识到了那种负面思维的不正,慨叹同修扎实的修炼基础,一念坚定灭尽邪恶的成熟,自己却总是达不到。

我也是近来略有所悟。我的问题,就是不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不能区分真假我,不能及时清除外来干扰。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看到同修在师父法像前发誓一定要做好,我觉得很好,自己也想发誓,脑中出现一念说:你能做到吗?你做不到。二零零一年,师父发正念手势发表出来后,同修都努力去发正念,尤其在黑窝,同修每个整点都发,我内心却很抵触,不愿意发,只想看书炼功。对师父讲的发正念的三个时间段中,到底该清除什么并不十分清醒,尤其第一个五分钟,只是把那句法默念完了就完了,对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感觉很模糊。所以长期以来发正念都是在走神,没有真正的达到实效。师父讲到:“神最瞧不起的生命就是这个生命找不到自己,做什么都正念不足。找不到自己,讲话言不由衷,做事走极端,没有自我,你说度谁啊?哪个是你哪?神最瞧不起这样的生命。这样的人虽然走進了大法弟子中其实并不在大法中,真是很可悲,没有正念。”(《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再有《希望别人认可的心和怕别人误会的心》这篇体会也把我的执着展露无遗,同修透彻的剖析,再明白不过了。都不需要我从自身体悟中再补充什么了。

同时《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中的“发好正念 破除迫害减少损失”和《同修被病魔干扰,我们该怎么做?》这两篇体会对我当前面临的问题也给予了极大的帮助,我正因为自己长期处于轻微的病业和看到周围同修的病业而在思索、困惑。同修的体会让我有了新的认识,不管是自身的修炼还是面对同修的状态,都要无条件的深刻找自己,不能浮于表面,而真正的学好法是破除一切干扰的最根本的保障。

看着这一天的明慧文章,我百感交集,感谢同修写出朴实中肯的体会,更无以言表的感激师父无限的慈悲。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师父,我一定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