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师父让做的就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看了明慧网第七届网上法会征稿启事,我想再也不能错过这次交流的机会了。前几届法会自己总觉得年龄大,文化低写不好(只上小学三年级)。文化低,写不好,这不是常人的观念吗?作为师父的弟子,我要珍惜这次交流的机会,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向师父交上一份作业。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年弟子,今年五十九岁。因当时身体不好,有风湿,子宫肌瘤,严重的头痛、失眠,骨盆摔伤过,只能吃饭,什么活也干不了。我是抱着治病的想法走進大法的。当时大法书很少,还没开始学法,只学了五套功法(也是学了很长时间才学会),慈悲的师父就给我清理了身体,从此我精神起来了。后来请了《转法轮》,通过学法懂得了这就是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电视,报纸,电台铺天盖地的对师父,对大法造谣,污蔑,我坚信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没错,大法是正的,师父是正的,邪党一言堂的宣传全是造假,谎言。一天,我家来了几个政府部门的人,当时桌子上放着录音机,一个人把录音机打开,看看里面什么也没有(他们知道我炼法轮功),就说法轮功怎样不好。我说你们说的不对,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不干坏事,以前我全身是病,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几年来没吃过一粒药。那人又说,他有个邻居炼法轮功都自杀了,我说他没按《转法轮》书上说的做,我们师父说炼功人不能杀生。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那人也就不说话了,一会儿就走了。

我们这里是山区,很难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要步行到外地去取,很不方便。一次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一篇文章《从锄头到鼠标》,我很受启发,同修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不能再等、靠、要了,我也要开一朵小花,可是家里经济条件差,儿子上大学,女儿刚上班,每月工资只有几百元,买电脑,打印机要几千元,确实拿不出。

资料点迟迟建不起来,很着急,心想要是女儿工资高了就好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后来,女儿找到了一个比较不错的工作,工资也高了。给我买来了电脑、打印机(女儿也是同修),教我上网,下载,打印。第一次打印出精美的真相资料和周刊特别高兴,心里说谢谢师父。要是没有师父和大法,这些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为了资料点的安全,注意修口,除了家人(家人暂时还未修炼,但很支持我做资料,有时还帮着发资料,贴粘贴)从没对周围同修说过资料是我做的,一切费用都是自己承担。平时省吃俭用,买菜都是挑最便宜的买,也很少买衣服,别人给的旧衣服,改一下就能穿了。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去怕心的过程。刚开始学电脑,虽然记了笔记,但点错一个键啥也找不着了,一弄几个小时,着急上火。特别是晚上,一听到狗叫,怕心就上来了,心咚咚的跳,马上把电脑关上,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随着做资料,怕心渐渐少了,也敢发资料了,出门或赶集装上几份资料,随时就发出去了,白天出去还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很方便。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邪党疯狂封网。一天想上网下载《明慧周刊》、明慧网真相小册子,怎么也上不去网,出现一个对话框“六九一错误”,试了几次也不行,开始有点着急,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的呵护,邪恶什么也不是,第二天三点起来再试,顺利的上了明慧网,下载了《明慧周刊》和小册子,以后每天想什么时间上网就上,不被封网假相迷惑。

自从师父肯定用真相币讲真相,我就开始用真相币。家人看我用真相币,他也要用带字的钱,结果买东西人家不要,说这钱到银行都给没收,不敢要,回到家就说以后不要往钱上写字了,没人要,花不出去。我没有被常人带动,赶集买东西照样花真相币,花之前,先发正念:解体干扰真相币正常流通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真相币一传十,十传百,流通到更多有缘人手中。实在不要的,给换一张不带字的。开始用手写,后来有了小印章,就更方便了。家人看我总花真相币,就说也给我几张,也顺利的花出去了。现在我们家四口人都花真相币。有时买东西多了,真相币花完了,就等下次有真相币的时候再买,不愿花没有真相的钱,舍不得浪费机会。

大法化解了我和大伯哥的恩怨。我丈夫的父母早亡,只有弟兄三人。各自成家后不在一个村里居住,不知什么原因,弟兄之间不合,见面就吵,特别是和我丈夫(他是最小的)更是势不两立,为此我也对他们产生了怨恨,就不想再理他们了,十几年没来往。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师父叫我们讲真相,救人。二哥是我们的亲人,我应该救他们,但他们在外地,离得很远,我又没时间去他们那里。

我心里想,如果他们能来我家就好了,结果时间不长他们相继来到我家,我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真相,讲了我修大法后身心健康的奇迹。侄子明白真相后,当时就用真名退出了中共邪党。哥哥明白真相后,把大法的真相讲给他周围的人,让他们也都记住法轮大法好。明真相的人,也在主动传播真相。

我虽然做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但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跟精進的同修比还有很大差距,面对面讲真相做的还不够。在正法修炼最后阶段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我要抓紧讲真相,多救人。

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