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讲真相的经历与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回顾十四年修炼的路程,我未曾亲眼见过师父,但时时感到师父就在我的身旁。

沐浴在大法的阳光里

一九九六年底,我有幸请到了一本《转法轮》。翻开首页,我见到了师父。看完一遍《论语》,我心想,是唯物。接着又看一遍后,自言自语说:“唯物的,我接受得了。”就是这一念,师父就保护着我,精心呵护着我。

一九九六年住了三次医院,当时我处于极度痛苦之中,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生活不能正常,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再加上疾病,就看到前后肋骨上满是气泡,肚子气胀得象黄桶样。由于当时没有条件系统看书,也没有炼功。但是,《转法轮》不管我看多看少,只要我一看,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排除废气。

我深深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在大法阳光的沐浴下,我的心身不断的发生着变化;境界提高了,没有了怨恨,病症消除了。有了一个好的身体,好的心态,感到天也高了,地也阔了,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改变,就象整个的换了一个人。

在单位大会上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九九年十二月的一天,原单位离退休邪党支部负责人通知我第二天下午参加评议大会,我准备了一个洪传法轮功的发言。晚上同事知道我开会的事后,说有多的《转法轮》,叫我拿一本去交了,我思想中打了一个转:“交了?”这一辈子都会心不安。第二天下午开会先自评,第一个人发言说没有参加别的组织,第二个人也说和学中央保持了一致。坐在我前面的K对我说一句不好的话,真有点火药味!我问我自己:“是按准备的讲还是另外讲?”我随即自我回答:“同修说了,‘头没了,身子还在打坐呢!’”

心定了,我作了自评:“我修炼了法轮功,法轮功是性命双修功法,从真、善、忍指导修炼者,要求修炼者看淡名、利。我修炼法轮功后,感到天高地阔,有一个好的心态,好的身体。大家知道我原来身体很差,一九九六年住了三次医院,九七年二月炼功后,两年没吃过一分钱药,冬天还洗冷水澡,不伤风感冒。法轮功于已、于国、于企业都是一件大好事。”我还讲了法轮功不收费、不记名,没有组织形式,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讲炼功人如何做好人。会场气氛转过来了,有的讲:“我也炼过一段时间法轮功。”还有人讲某三位科学家对法轮功持肯定态度。K高声并重复对我说:“不要写文字的东西,不要拿把柄给人揑着。”

这个评议大会,成了我洪扬法轮功的大会,使到会的人了解了法轮功,也使我经受了考验,得到了提高。

对上门骚扰的人员讲清真相

二零零一年邪党加紧了对大法的干扰破坏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很多次上门干扰,目地就是要我放弃修炼。但不管来的人多人少,我都坚持讲真相,洪法。最多的一次来了七人:街道六一零、综治办、管段人员、派出所、居委会的都来了,叫我女儿签字,我告诉女儿,不能乱签,我得看看。他们说本来要我去学习班,因上有老、女儿又要生孩子了,才免去。我说:“到学习班我还是实事求是的讲是好决不说他坏,是坏也不会说好。”他们以查对为名把我身份证骗去了,还去单位要停发我的工资。因我退休了,工资不在单位才未得逞。

邪党加紧对法轮功人员的控制,频繁的调换管段民警。换一个,叫我们去一次派出所。换成了L,他对我很客气,叫我阿姨,给我泡了茶,他说:“上面布置的,我是为了保饭碗,也有亲戚炼法轮功,法轮功都是好人。”我告诉他:“理解你,不怪你,你知道好就很好。”他们知道谁好谁劣。管段又换成了ZH。我去时,他办公室有好几个人,我去了趟单位,再去他办公室时只他一人面对门坐着。我進门就微笑着,他笑着问:“你就是梅?”我答:“是,ZH公安你找我什么事?”“还在炼法轮功没有?”“在炼!”我坚定而响亮的回答。“你还理直气壮的呀!”他仍然笑着说,“本来法轮功就好,你问我,我就回答你了。”我也仍然笑着说,“你们三番五次的、反复多次上门干扰,就是要扼杀我的信仰,放弃修炼,达到破坏大法的目地。”

零一年七月一天又来了,不过这次不是白天来,而是午夜来。敲门说是查户口,進来问他们是哪里的,说是派出所的:一个穿警服,两个年轻人穿的便服,问我:“还在炼法轮功没有?”我说:“在炼!”“你为什么还要炼?”“法轮功是性命双修功法,使我有了一个好的身体,好的心态。从九七年开始到现在没吃过一分钱药。单位退休职工报不了药费找政府,找系统,我没去找,也不抱怨,哪里不好?”“不能再炼了!”我妹一下接过去说:“不炼就不炼。”我随即否定:“啥子不炼,你代表不了我!”穿警服的叫我把书和资料交出来,我心里发着念:不配合邪恶!回答说:“没有!”“没有?我们这个时候(半夜两点)来干啥子?我们搜到的汽车拉走的多得很。”“谁说交给我,在哪交的,是些什么,你叫他来对质。”邪恶就是一骗二诈三恐吓:“你今晚不交我们明天上午来搜查。”我说:“你现在就可以搜查!”没办法,来者只好怏怏的走了。

大概是零三年下半年,社区来了一男一女,说是调查填表,女的是社区主任,当问及文化成度、政治面貌,她感到吃惊:“你是大学?”“你是党员?”我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的人数之多,职务之高,文化成度之高,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的。”我告诉他们,我看过中央政府在长春召开座谈会调查法轮功的录像,到会二十多人,除二名代表外,其余全是教师,技术人员,公务员,大学的硕士生、博士生的导师,系党总支的副书记。她说:“好你就在家悄悄炼。”

给同学讲真相

我讲真相,给同事讲、朋友讲,给下级讲、领导讲,给亲人、亲人的同事、朋友讲,朋友的朋友讲,给认识与不认识的人讲。我想给高中的同学讲真相,师父就给我安排了一个平台,并让我在其中得到心性的提高和经受考验。一天,我碰到高中的同学没来得及讲真相。后来我有准备的给她打电话要去她家讲真相。她叫我等几天通知我。后来她与丈夫专门为我安排了一个约会,订了三桌席,并相约来了高中的同学。在同学的建议下,便有了后来几年的许多次同学会,给了我一个讲真相的修炼环境。

有次同学会,搞了班委给同学们敬酒,没叫我,“梅,你是班委,为什么不叫你?有同学不满。“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平静的说,心态稳定。

一次同学会,我给Y的妻子讲真相,我从我身体的变化和九十多岁的老母相信、支持大法得福报说起,讲“七•二零”以前的盛况与大法的神奇、美好;讲天安门“自焚”伪案与大法的世界弘传;讲上天庞大的操控系统与太阳系星球各自按轨迹运转不碰撞,破除邪党的无神论,讲“藏字石”,上天警醒世人与三退保平安……。讲得很细,就是一个目地:救人。

时隔一周,同学会集体庆贺六十岁生日。来了四十多个人,都在一个厅里。席间,Y离席走到我与另外桌席之间,大声说他党龄有多长,他们二人都是邪党党员,不相信……他不时看看我,又望望大家。我就一直平静的看着他,没有怕心,也没有怨气,因为我做的是救人的事,最正的事。念一正,邪恶逃。同学中没有回应,他回到自己的座位。

我给SH讲过真相,但讲得不深。我想:“师父,以她开始给我安排了这个讲真相的平台,说明她是有缘人,我一定要救她和她周围的人。”事前几天,我多次发正念清除干扰、阻碍她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安顿好母亲,带上《九评共产党》、“自焚”伪案与“藏字石”有关资料及神韵光盘等,在下班之前到了那里。她正忙着,我就发正念清除所在空间场。这是医院便民门诊部的观察室,有好几个输液的病人及其陪伴和其他医护人员。忙完,她问我啥事,我讲等她下班后慢慢讲,她说下班还得赶回去,有工匠等她,要讲就在这里讲。我说给她送平安来,简要的向她讲真相,停下来时就发正念清除干扰因素,并请师父加持。她说法轮功就不要讲,资料她也不会接,几年前她一个远房亲戚追前撵后给她资料都没有接。我说:“你必须接!”并发出强大的一念:“法轮大法宇宙之根本大法,无所不包,无所不能,无坚不摧!”“还必须接?”我笑了。“对,因为我是在救你!”“你比我高一个层次?”“不存在层次高低问题,修炼人慈悲,我只是把真相告诉你。”我又发出强大正念:“带回去,认真看,传下去!”她说:“我知道为我好,一般人不会冒这个风险。就是带回去也不一定看。”“你看都不看怎么知道他好与不好。”我再发正念。最后她答应带回去。我又连续发出“大法无坚不摧”和“带回去,认真看,传下去”的强大正念。后来我从她妹妹在我朋友(她的同学)面前夸我,感受到他们都看了真相资料,并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到今天,心性的每一点提高,都渗透着师尊的慈悲苦度,精心呵护。不管修炼的路还有多远,还有多难,时间还有多长,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心不变,直至生命不灭的永远!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