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被河北省女子监狱劫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导)以下是十六位被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的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1、于静霞,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七日被非法抓捕,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后,被放回家,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新华分局再次将于静霞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现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三监区。

于静霞,家住石家庄市柏林北区10号楼二单元401室。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和丈夫张岭江都修炼法轮功。按照法轮功“真善忍”教给他们做人的道理,守德行善,处处为别人着想。看见居住的楼道里没有灯,张岭江从自家电线上引出一条线,按上声控灯,方便单元里上下楼的邻居。

于静霞多年经营服装生意,几年前,有位个体服装户欠她几万元,迟迟不还,于静霞一心想报复,想方设法从这个服装户那拿了高于债务一倍的服装,在修法轮功后,主动找到这位服装户,把自己拿的服装除对平原来的欠款外把多拿的价值四万元货物的现金一分不少地给了这位服装经营户,令这位经营户非常感动,并说:自己原来有意坑人家,人家反过来坑自己也只能自认倒霉了,真没想到这四万元还能回来。

张岭江、于静霞夫妻俩得法后,待人和善生意更加兴隆,日子过得很富裕,亲朋好友经常到她家欢聚一堂,很是热闹。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受迫害之后,这个幸福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欢乐。

为了向人们讲清法轮功真相,为了揭露江氏集团在“经济上截断,精神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指使下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于静霞的丈夫张岭江和几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租房子,印制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在资料点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判刑十二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第一监狱(保定市内)三监区。

张岭江被抓后,公安四处抓捕于静霞,于静霞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腊月二十八)下午三点,于静霞到服装店去看望自己的亲人,被埋伏在附近的新华公安分局从店里抓走,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于静霞一直绝食抗议不法恶警的野蛮残害,后因于静霞身体极度虚弱,被释放回家,监视居住。但邪恶之徒并未死心,两个月后再次非法抓捕了于静霞,又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后于静霞被非法判刑十年,被非法关押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于静霞被抓后,昔日兴旺的服装店,只好由于静霞的妹妹经营, 当时十四岁的女儿张露由妹妹抚养。在前几年张露父母被迫流离失所期间,新华公安分局和石岗大街派出所去学校骚扰,使张露被迫失学一年之久,在校档案也不知下落,无法再在同一学校上学。后经朋友帮忙,在石家庄拖拉机厂子弟学校就学。

张露虽父母双全,却不能团聚,如同孤儿一般寄养在亲戚家。每次去探视父母她都强忍泪水。狱警还讽刺她,并企图挑拨她与父母的关系,说她父母不管自己的女儿。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超出她所能承受的压力。

于静霞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三监区,一直坚决抵制邪恶迫害。在监狱被毒打、被暴力洗脑,受尽各种肉体与精神的非人折磨,几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始终不肯放弃信仰,期间她曾多次绝食抗议迫害。监狱还每天24小时派4名犯人轮流看守,目不转睛的盯着于静霞,连睡觉也在他们的监控之中。

2、李秀敏,五十一岁,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原河北科技大学教师,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八年二月,被非法关押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李秀敏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街坊邻里、家人朋友有口皆碑。她从小体弱多病,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病痛全消失了,心胸开阔了,连续四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一家人和睦幸福,亲人朋友都替她高兴。

李秀敏
李秀敏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李秀敏曾先后被非法劳教四年多,她在劳

教所遭受酷刑迫害,承受了巨大精神压力,导致身体出现多种严重病变。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再次被劫持迫害,眼底出现严重病变、面部神经麻痹,而且出现三公分大的子宫肌瘤;二零零七年十月被石家庄市新华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老弱病残”队,病情一直在恶化,眼睛看不清对面的人,下身经常出血。

从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九日知道女儿身体出现状况开始,李秀敏年近70岁的父母就一直为女儿申请保外就医,奔波于中共公、检、法各执法机关之间,各阶层所谓的“执法人员”不顾老人年迈,象踢皮球一样互相推诿责任,不许律师介入,拖延李秀敏保外就医。两位老人惦记女儿病情,寝食不安,尤其她的老父亲,急火攻心,整天茶饭不思,卧病在床。

母亲李香芝因为四处奔走一年多未果,急火攻心,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晚

上,突然出现脑出血的症状,不省人事,老伴打“120”送医院急救才算脱离生命危

险,但生活不能自理。李秀敏被非法关押,老人由李秀敏的表妹赵红英帮助照顾。

二零零九年五月,突然闯进来的一帮恶警,抓走一直照顾李香芝老人生活的赵红英,不法警察翻箱倒柜,以搜出几套弘扬中华文化的晚会光盘为由,将赵红英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送入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李香芝老人再次遭受与亲人离别的痛苦,悲苦交加,短短二十多天,于六月十一日含冤离世。李香芝老人离世后,家人找到河北省女子监狱相关人员,要求让其女儿李秀敏见她母亲最后一面,监狱方以李秀敏“思想情绪不稳定”为由,拒绝了家人的要求。

3、王三英,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被恶警绑架,后遭新华区法院一审枉判四年徒刑。王三英上诉,但石家庄中级法院二审不顾事实仍维持原判,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将王三英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进行迫害。

王三英一家人
王三英一家人

王三英,大专文化,是石家庄优抚医院的一名职工,出生于高干家庭,父亲曾任河北省委组织部部长、河北省人大副主任。但她却没有高干子弟的恶习,为人正直,从不阿谀奉承。她的小家像所有普通中国人家庭一样,她和丈夫及一个独生儿子三口之家。因为时运不好,丈夫下岗了,一家人的生活就由王三英一个人承担。

法轮功学员王三英
法轮功学员王三英

王三英秉性倔强,曾经头晕乏力,患有关节炎和妇科病,被疾病折磨得脾气暴躁,常跟人吵架。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这些病都好了。因为法轮功讲究“真善忍”,这使得她变得心态平和,再也不和别人顶撞了。在家里孝顺老人、关心丈夫孩子;在单位里是优秀职工,在利益上不计较,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亲人、朋友和同事对她的评价都很高。她的丈夫评价说:“她修炼得不错。所以我从来不反对她修炼。虽然我自己不修炼,但是我知道法轮功好;她的同事气愤的说:三英这么好的人,修炼法轮功就是为了修身养性、祛病健身,这在家里呆着、好好的,怎么就变成罪犯了。

被踹坏的王三英家门
被踹坏的王三英家门

事实上,在王三英被绑架的前几天,片警已经多次打电话骚扰王三英,称奥运期间是特殊时期,对法轮功要严打,假意提醒注意安全。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下午,上着班的王三英被片警又叫回家,被当地派出所及国安恶警抓捕,家被抄,家中存单、现金也被洗劫一空。后王三英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八日,王三英被新华区检察院公诉到新华区法院,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石家庄市新华区法院对王三英的案件非法开庭审理,两位律师依据宪法为王三英做了无罪辩护;整个法庭审理过程,律师的辩护条理清楚、有理有据、令人信服;检方理屈词穷,法官无言以对。王三英亲友20余人旁听开庭审理后才恍然大悟:修炼法轮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权利,不违法,更不犯罪,王三英无罪,警察执法犯法。庭审后,王三英亲友近40人联合签名要求新华区法院无罪释放王三英。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新华区法院法官徇私枉法,勾结中院做出违法判决,枉判王三英有期徒刑四年。一月二十一日下达判决书。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将王三英劫持到省女子监狱进行迫害。

4-5、刘淑琴、王博,母女,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在遭受数个月的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恶党法院分别非法判刑四年、五年,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五日,刘淑琴母女被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王博,一米七零的窈窕身材,端庄恬静、温柔大方,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她从小苦练钢琴,获钢琴最高级十级。一九九九年高考,王博以出色的专业造诣和文化成绩被中央音乐学院录取,成为家人、亲朋好友、母校乃至石家庄市的荣耀。

王博
王博

王博的爸爸王新中是石家庄铁路分局机务段干部,妈妈刘淑芹是石家庄工商银行长安支行职工。这是一个众人心中的理想家庭,生活富足、家庭和睦、身体健康、女儿优秀。

王博一家
王博一家

然而就是这个令人羡慕的家庭,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全面发动迫害法轮功至今,因为坚定的维护自由信仰“真、善、忍”的基本人权,竟先后遭遇被抓捕、罚款、关押、绑架、抄家、劳教、强制洗脑等残酷迫害。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七日再一次被石家庄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将一家三人非法判刑四至五年。王博和母亲被送河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父亲被送往冀东监狱非法关押。

6、吕淑芬,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在栾城县因向世人讲真相、传递福音时遭恶人举报,后被栾城县110伙同城关分局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栾城县看守所,二零零八年五月份左右,被强行非法判刑七年。

吕淑芬绝食一个多月,身体极度虚弱,栾城县邪党之徒怕承担责任,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左右将吕淑芬送往河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7、鲁书娥(鲁淑娥),女,六十多岁,石家庄栾城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因向世人讲真相被恶警绑架。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鲁书娥修炼大法前多种疾病缠身,特别是类风湿折磨的她更是生不如死,夏天上穿大棉袄,下穿大棉裤,难以行走。看遍中西医,巫婆神汉到处请,也没有把病治好。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各种疾病迅速消失,成为一个健康人,整日生活在无比快乐之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鲁书娥因坚持修炼,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五年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鲁书娥在向世人讲真相、传递福音时遭恶人诬告。随后被赵县前大章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赵县看守所。期间赵县邪党公检法恶徒为了邀功请赏,助纣为虐,于十月二十日非法对鲁书娥判重刑四年。

鲁书娥与家属提出上诉,市中院下裁定非法维持原判。鲁书娥抗议迫害,绝食半月有余,身体极度虚弱,骨瘦如柴,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鲁书娥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8、郄丽莉,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下午四点半左右,在石府二区附近被恶警绑架。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郄丽莉接到了非法判刑四年的判决书,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郄丽莉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郄丽莉,三十二岁,原石家庄市西里小学优秀青年教师,是一个文雅、内秀、含蓄、美丽的女子。修炼前她和与父亲离异的母亲有隔阂,甚至不肯开口叫母亲,修炼后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变得豁达开朗,母女之间的隔阂消融,关系变和谐。全身病症也不翼而飞,亲身体验到大法的神奇,她更加精力充沛,工作兢兢业业,深受学生的爱戴、家长的好评。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郄丽莉遭受残酷迫害,曾七次被非法关押,累计四年半,期间遭多种酷刑迫害;两度被迫流离失所累计三年;被勒索钱财累计近两万元,损失财物不计其数;老父亲被恶警骚扰惊吓致死;母亲讨公道被非法关押近一年。

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郄丽莉在约见保险客户时,被石家庄市国保大队的张献立当众抓走,随后张献立、桥西国保伙同石家庄市网监支队开始造假栽赃,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郄丽莉接到了非法判刑四年的判决书。随后向石家庄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郄丽莉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9、钱梅,女,四十多岁,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原南小街二校教师,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在外讲真相、劝“三退”时,被不明真相者举报,后被恶人跟踪到工作单位石家庄市第一幼儿园,将其绑架。随后,石家庄市新石派出所不法人员抄了钱梅的家,抄走十几本大法书籍及孩子用的电脑主机等物品。钱梅被劫持到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九日钱梅接到被非法维持原判的通知。并在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被非法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进行迫害。

10、孙丽(孙莉),五十多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孙莉被石家庄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孙丽,原金刚集团职工,家住槐北路农研所宿舍4-1-101(在裕华东路国际城内),家中有年近八十的老母亲高蕴玮。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被非法抓捕,因家中被搜出《九评共产党》和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非法起诉。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八日被裕华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零六个月,孙丽认为自己无罪,上诉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同时绝食抗议,海内外正义人士和家人也多方呼吁要求释放,迫于压力,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只好将孙丽案件所有资料打回裕华区法院重审。

孙丽因为是法轮功学员,当时在中国大陆甚至请不到律师,没有律师敢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家人由于请不到律师,孙丽丈夫潘培大出庭为妻子做了无罪辩护。他认为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更没有罪;孙丽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疾病不见了,精神状态也好了,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孙莉印制传单、小册子,刻录光盘,甚至是帮助存放电视插播器件等等,都属于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范畴,是受国家宪法保护的,谈不上犯罪,而宪法是国家最高的法律,一切与宪法相矛盾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都无效。

孙丽本人当庭陈述,认为自己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无罪;讲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真相,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同修,没有危害社会,也没有危害任何人,强烈要求无罪释放。但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上午二审开庭,仍然维持对孙丽的非法判刑。孙丽及家人继续上诉到石家庄中级法院。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孙莉被非法判刑五年半,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11、刘润玲,女,四十六岁,原玉吉日化站职工,大专学历,一九九五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与丈夫杨晓杰同时被抓,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都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刘润玲被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一直遭受迫害。杨晓杰被非法被关押在河北省石家庄北郊监狱(原河北省第四监狱,已被迫害致死)。

丈夫杨晓杰,原在中国青年报北方办事处工作,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原则做好人,工作中,他勤劳踏实,曾在单位受过重奖;生活中,他心灵手巧、孝敬父母、乐于助人,在街坊邻里中口碑很好。一家人生活和睦、幸福。

杨晓杰生前照片
杨晓杰生前照片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被非法镇压以后,一家人就没有安宁的日子过,片警找、派出所叫,不分白天黑夜,搞的邻里都不得安宁。

杨晓杰生前和妻子刘润玲、女儿杨文婧合影
杨晓杰生前和妻子刘润玲、女儿杨文婧合影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为避免进一步被迫害,刘春玲与丈夫杨晓杰一起被迫流离失所,同年十月被非法通缉。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与丈夫在石家庄开达小区同时被抓,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都被非法判刑十一年。杨晓杰关押在河北省第四监狱(石家庄北郊监狱)十一监区。北郊监狱对他常年严管,经常关禁闭、野蛮灌食、体罚、虐待、打骂、长期剥夺睡眠。长期的虐待、体罚及殴打,导致杨晓杰:纵隔膜肿瘤,骨结核、胸部严重积水,肺部有结核,脊椎坏死,瘫痪在床,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离世,年近四十岁。

杨晓杰去世后所照
杨晓杰去世后所照

女儿杨文婧,父母被抓的时候,只有十一岁,上小学四年级。杨晓杰含冤离世后,他十六岁的女儿不堪打击,四处流浪,封闭自己,不肯去监狱看望妈妈,也拒绝任何亲戚的照顾,小小年纪就开始了辍学打工的生活。

杨晓杰生前和女儿杨文婧合影
杨晓杰生前和女儿杨文婧合影

杨晓杰的父母,刘润玲的公婆(杨根田、崔富贵),已经七十多岁了,仅靠很少的退休金维持生活,正常生活起居都要别人照顾。两位老人因为突然失去心爱的儿子,痛不欲生,一个心眼要完成儿子的心愿,还他清白,还他公道。呼吁当局无条件释放媳妇刘润玲,回来支撑破碎的家,让她能够安心抚育需要父母照顾的女儿。

12、王云曼,五十五岁左右,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原石家庄塑胶厂职工。修炼法轮大法后,原来的心脏间歇、胸闷、经常失眠等病症神奇般不药而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曾四次进京为大法上访,十一次被非法关押,六次绝食绝水抗议迫害。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王云曼遭绑架,非法关押于石家庄第二看守所。 王云曼持续绝食数月抗议非法关押,邪恶之徒拒绝办理保外就医,导致王云曼生命奄奄一息,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遭到非法秘密审判,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被劫持到河北省太行监狱女子大队,后转入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13、张莉(张丽),四十多岁,河北辛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十年,劫持到河北省太行监狱,后转入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14、韩冬梅,女,五十多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家住金马北区二号楼二单元五零三室,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晚七点多,被石家庄市裕华区610及公安分局指使裕东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然后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并被非法批捕,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日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枉法判刑七年,劫持到河北省太行监狱,后转入河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韩冬梅是一个很好的贤妻良母,当时家里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儿,非常乖巧懂事,她丈夫在一家企业担任领导工作,非常繁忙。一家人快快乐乐,要不是邪恶镇压法轮功给她丈夫造成的精神压力,怕自己的妻子被绑架,日子过得非常不错。

15、杨建美,女,五十五岁左右,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原石家庄排水处桥东所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上访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因印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

16、杜艳芳,女,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家住金马北区四十号楼三单元三零二室。炼功前生命垂危,得病多年,医治无效,家中罩上一层阴影,本人痛苦不堪。自修炼大法后,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一家人幸福美满,其乐融融。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早晨七点多、被石家庄市裕华区610及公安分局指使裕东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并被非法批捕,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日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枉法判刑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