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做助师的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

师尊好!同修们好!

走过了酷暑寒冬,历经了风雨魔难,回首过去,实修中的每一个故事都扣人心弦,走过每一个关难,都体现着一个法轮大法修炼人的心性升华。下面借明慧网第七届大陆法会,与同修们切磋交流,愿这庄严神圣的法会,快速把我们熔合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让我们比学比修,互相鼓励,多多救人,让师尊欣慰!

一、谁也挡不住我救人的路

我原是一名高中教师,邪恶迫害大法最疯狂的时期,我被邪党非法判刑,并被非法开除了公职,离开学校快有十年了。去年,孩子考入该所高中,孩子开学前,我去了一次学校,去学校的前几天,我就不断的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我,救下我过去的那些同事。

与过去的同事分别很久了,走入校门,有的同事见到我,喜出望外,问寒问暖;有的装作没看见,从身边擦肩而过;有的用鄙视的目光瞥我一下,快速把目光移开,一句话也不说。不管同事们对我的态度如何,我是借机来讲真相的,也没有闲心来感受同事们对我友好还是不友好。

我见到同事,三言两语彼此问候后,很快转入讲真相劝退的话题,好多同事都很高兴的退出了团队,还一再说着:“谢谢你啊!谢谢!”

当我站在教学楼的走廊,等一个同事过来准备给她劝退时,校长(也有十来年没见面了)走过来了,我非常高兴的迎面走过去,笑盈盈的打着招呼“校长……”,校长瞅我一眼,表情极其冷漠,没有与我搭话,变得形同陌路人,大摇大摆的从我身边走过。

当时这一尴尬的场面让别人看的清清楚楚。我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校长的冷落没有让我感到一丝的失落感,也没有在别人面前丢了面子的感觉,因为我知道我是谁,我是助师的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希望。我也没有怨恨校长,这是在邪党毒害下,善恶真假不分的可怜生命的最真实表现。我反而感到因自己的责任没有完成好而有些遗憾,如果没让邪党开除我得逞,我会救下这个学校的大多数教师。

我继续加强正念,站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寻找下一个被救度的目标,很快又顺利的劝退了一个问路的陌生人,这是师父在加持我,我轻松自如的劝退了一个又一个。

孩子進入高中后,不听老师的话,很任性。一天,班主任打来电话,要我去学校一趟。接完电话,我浑身无力,头晕心慌,好象有点支撑不住了。我马上想到,这是邪恶的坏东西在钻空子,从身体和精神两个方面来迫害我。我不能被邪恶干扰,也不能因为孩子的状态影响我做好三件事。班主任约我去面谈,我就借此机会来劝退同事吧。心里求师父给弟子显现出最美好最纯正的形象来,不给同事留下我落魄无助的印象。我是主掌这一方众生的生命与未来的,我要救度我的同事们。心里计划着此次去学校,要劝退哪些人。我神清气爽,一路正念,再次走進校门。

一進学校,第一个见到的同事听我讲了真相,很高兴的接受了劝退。我的信心倍增,感到了师尊就在身边加持我。有一位政治老师,一直没有机会给她劝退,这次去找她,她正好独自一人在办公室,我给她讲了大约四十分钟的真相,她接受了大法真相退出了团队,还答应在课堂上不发表对大法不敬的言论。

之后我准备去物理组,途中见到曾经与我同一办公室的同事,她也很轻松的退出了团队,到了物理组,我要找的那一个同事也独自一人在,我心里更亮堂了,这一切不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吗?她见了我说:“哎呀,你还这么年轻呀!你看我老成这个样子了。”说着让我看她眼角的皱纹,我问她:“真的年轻吗?”她说:“真的。”我说我这是炼法轮功炼的。由此转入讲真相的问题。先是她很固执,不听劝。

我专注的盯着她,心里求着师父加持,她突然问起在政府工作的一个同修。她说:“她那么善良,又那么年轻漂亮。”受邪党谎言欺骗,在常人的心目中,大法弟子好象各个都是落魄的,过不起日子似的。我顺势讲了她是快奔五十的人,看起来象三十岁,她之所以善良、漂亮是因为炼法轮功,我再问她,退不退,她说:“退了吧。”我心里计划着劝退的几个人,这次都给劝退了,办完了最主要的事,我开始去见孩子的班主任老师了。

二、随时随地劝退有缘人

多年来,我一直都鞭策着自己不懈怠、不麻木。铭记着师尊的教诲:“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如果自己的所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时,那么大家想一想,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如果还做不好,怎么会还有下一次机会呢?”(《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正是这浩荡的佛恩沐浴着我,让我走过了那最黑暗的日日夜夜。

在宽松的环境里,我依然严格遵循着大法。本着生活中、工作中所遇到的人,都是我要救度的有缘人,心怀慈悲,把大法福音真诚的传给他们。因长期不懈的努力,面对面讲真相的局面很早就打开了。

记的一次在车上,给邻座的一个农村妇女讲真相,大约讲了一个小时,从大法开传讲到大法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多个国家。当她知道我曾经是一名教师,有很高的学历时,惊讶的说:“文化这么高的人都炼法轮功啊?”我告诉她博士、研究生炼法轮功的也非常普遍,炼法轮功的人中有各行各业的精英。我给她讲“天降奇石”、“天灭中共”以及如何躲过大劫等。

我真诚的告诉她,当遇到涉及性命的大难,一时又措手不及时,一定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上天将赐给你洪福,会逢凶化吉。她那惊喜的目光告诉我,久远期盼的机缘她终于等来了。她兴奋的握住我的手,连连的说:“你怎么这么好啊!你真是我的大贵人,我今天是遇到大贵人了。”她接着说:“那场劫难来临时,我有什么证据?”我有点不理解她说的话的意思。问什么证据?她说:“那场劫难来时,我如何证明我是相信法轮大法好的那类人?”我顺口说:“你刚才不是起了化名退出团队了吗?这就是证据。”她满脸的喜悦,口里喃喃的自语着:“噢,相信法轮大法好,我退出团队了,这就是我的证据。”我想,为了在这最后的时刻能够听到大法的福音,她在历史上也不知吃过多少苦了,今天听到了真相,来世的夙愿了结了,她能不高兴吗?

邪恶还没有灭尽,还存在各种各样的困难,有的来自外部干扰,有的来自人心,如何克服阻力,坦坦荡荡的做好三件事,是我们必须面对,并且必须要做好的问题,师尊在法中讲到:“在魔难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证悟的果位在升华。”(《精進要旨二》〈路〉)

三、正念、威力来自于法

我亲身经历了邪恶的残酷打压,虽然正信没有动摇,但是一种非常不好的物质积淀在我的空间场中。每听到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我会反映出很不正常的状态,如头痛欲裂,心慌无力,发烧等症状。我想通过此次交流,彻底解体它。因为在关难时刻,它在无形中束缚着我,抑制着我神的一面,让我陷在无法控制的人的情绪变化中,使我不能正念十足。

有一段时间,我就一直在受干扰,先是两位教师同修被“六一零”干扰,同修们整体发出的强大正念,解体了邪恶对同修的干扰与迫害。我还没有松一口气,于某日晚就传来一个同修被绑架的消息,她是我们地区粘贴、散发真相传单的主力。我开始搜集邪恶迫害同修的第一手材料,一天的时间中,我只知道她失踪了,但具体什么时间、谁绑架的还无从知道,我去协调人那里一趟,协调人家里的门窗紧闭,连家人也不在家。第二天晚间,气温骤降,又下了一夜的雨。瑟瑟的秋雨声中,我一夜都是似睡非睡。心里惦念着被迫害的同修。第三天的大早,我突然想给协调人的妹妹发个短信,问问情况。同修的妹妹发来短信,要我去一趟。很快又打来电话,拒绝我去她家,要我指定一个地点见面。从同修的妹妹的声音中,我略感不妙。我们约定了见面的地点。

一大早风很凉,刮的很急,伴着秋雨打在脸上,我冷的直打颤,在约定地点见到了同修的妹妹和姐姐。同修的姐姐脸色是煞白煞白的,前额的头发都直立起来了,(同修被绑架后她的姐姐也被非法关押了一宿)我知道了协调人与那个失踪的同修被绑架了,被非法关押在外地。当时,我真有些措手不及,好象那个难一下子压住了我。我一边又被同修的姐姐与妹妹的无私所震撼,在关难中,痛苦中,还考虑着其他同修的平安,她之所以把我约到外面见面,就是担心邪恶在同修家蹲坑。

萧瑟的风雨中,我们彼此互相安慰着道别,我开始在雨中穿梭,给同修们传达营救同修的消息,雨水和泪水混在一起,在脸上淌着。这一天,我基本在电脑面前度过,写稿、发稿,由于极度的痛苦,一时没了正念,已出现严重的病业病状。想写真相信,脑子里是一片空白,一点写作灵感都没有,我安慰着自己:我是助师的法徒,悲伤痛苦的绝不是我,求着师父加持弟子。我感觉自己渐渐的在变的高大,那个痛苦绝望的假我一点点的化没了。我仿照外地同修制作的不干胶,打出了一百份责令当局立即释放同修的不干胶,开始筹备如何营救、如何发正念等。到了一个同修家,听到同修抱怨这个那个,我想到自己被邪恶制造的病业假相严重干扰,忙这忙那,两天都没洗脸没梳头了,我一下子委屈的哭了,把不干胶从她手里拿过来,我说我自己再想办法吧,流着泪离开了同修的家。

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依然下着雨,我的眼泪唰唰的流个不停,我急急的赶着路,一边想着下一步的事,一边问着自己:同修被迫害了,谁都在着急,谁都在想办法,我怎么听不進同修的不同意见呢?这是修炼人的最佳心态吗?此时天上的众神怎么看我?我是助师的法徒呀!

就在此刻一个很正很纯的念头打入我的脑中:“整体不能有漏,慈悲任何一个同修,不要让邪恶捣乱,制造间隔……。”我强烈的感受到了一种力量贯通我的全身。我的眼泪立时止住了,一下子跳出了人情,不责怪发牢骚的那个同修。想到自己是助师的法徒,是神的使者,挥手之间,我完全一个人就可以把邪恶解体掉。这强大的威力来自于十足的正念,而正念来自于平时学法修炼的坚实的基础。

我们已经制作好去外地贴的不干胶,下一步就等大面积散发邮寄真相信,晚上我开始整理真相信,想到自己身肩着救人的使命,不仅仅是要震慑邪恶。摆正心态后,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慈悲整个将我包容,那一刻,我的心祥和、平静、慈悲。我想用真相信打开绑架同修的那些公安人员的心结,营救同修的同时,把他们也从邪恶手中解救出来。怨恨、仇视警察的心逐渐淡化了,最后只剩下了慈悲。我打印出的几十封真相信,传到同修手里还没等邮寄,两位同修已正念闯出了魔窟。

回想同修一周内从魔窟安全的返回,除了这两位同修的强大正念外,是整体的力量在另外空间击垮了邪恶。此次营救同修,我们整体的意念很正很强,都坚信很快能把同修营救出来。实际上,我们制作的不干胶、真相信,远不如以往的多,正在赶制,筹备的过程中,同修就闯出魔窟了。我深切的体会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法的内涵。心性到位,师父一定会把我们推到位,真的是象师父讲的“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师父讲过的法再一次打入我的脑中:“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我的正念越来越强了。

当我念头不正,心性不稳的时候,我那些没有修去的人心与割舍不下的执著,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来影响我的正念。但我只要时时记着自己是助师的法徒,一切干扰都会荡然无存。

我是助师的法徒,浊世的金光,我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广传真相世间行。

我是助师的法徒,我有师父在,师父给了我能够捣毁邪恶的神通法力,师父的加持让我的正念“力可劈山”。

我是助师的法徒,慈悲善念救世人,一路正念除邪灵,勇猛精進路坦荡,哪个敢挡神的路?

若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们!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