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得法前我活的比黄连都苦。一九九二年,苦难中的我终于盼来了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得法的第一天我生出一念:师父救了我的命,我的一切都是属于大法的,做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就是我人生的目地。从那天开始,今生就成了我生生世世中最幸运的一生。

一、多学法 勤于实修

得法后我把学法、炼功当作一件每天都必须做的大事,“七•二零”以前每天准时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在家里也挤时间多学法、延长炼功时间。“七•二零”以后集体学法、炼功的大环境被破坏,我就组织参加一些小范围的学法和交流。因为我们夫妻都是大法弟子,所以我们在家里的时候说的、做的大都是修炼中的事:有时从法理上切磋;有时進行心性提高方面的交流;或者做其它证实法的事,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常人间的那种家常话。

从一九九二年至今这十八年间,始终坚持晚上学法到十二点,凌晨三点半起床炼功。这些年大法的超常法力在我身上也有很多展现:得法前我身患多种重病,在师父的传功现场瞬间就百病全无;在炼功的初期就有那种“走路老要离地,躺在家里睡觉往起飘,盖上被子连被子都要飘起来,老象气球似的往起飘。”(《转法轮》)的体验。炼静功时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

随着在大法中修炼,心性的提高、观念的改变及本体的转化都很明显。比如:从相貌上看我不是那种美丽动人的长相,但是从大法中修出来的那种气质及外表常常令人赞叹。走在街上常有人说:“我看见你就觉得挺好。”“跟你说话挺舒服。”当然这都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我也没有失去过这样的机会。有一次许多亲戚聚在一起,在外地工作的表弟看见我突然握住我的手惊讶的说:“呀!嫂子,你咋这么好啊?”说着还招呼表妹:“快过来,你看咱嫂子多好!”这些都是师父给的,是从大法中得到的。

二、洪扬法、维护法、证实法

我和丈夫是同时得法的,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美好和从大法中修出来的善心让我把洪扬大法当成自己的责任。“七•二零”以前我们夫妻利用自身的便利条件四处洪法,让很多人了解了大法、成为大法的修炼者。

“七•二零”以后,当地六一零、公安部门多次对我绑架,想对我实施劳教、洗脑的迫害,这些我也都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了。当听到邪恶对我的迫害计划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我有师父在管,你说了不算!在迫害即将发生时面对恶人和众多的参与者,我向他们讲大法的真相、揭露中共的谎言,让那些要行恶的人哑口无言,让那些还有人性的参与者明白了真相,使他们在以后的迫害中放弃了行恶。被迫害的时候,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很多次神奇的现象,这些神奇的表现令那些有理智的人不敢妄为。邪恶的多次迫害都没有达到它们的目地。

在日常生活中为我们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讲真相、救度世人。这些年我们白天的时间几乎全部用于证实法、讲真相:找机会给昔日的领导、同事讲;给亲朋好友讲;在大街上讲;在路上讲;去农村讲;购物时讲等等。大法的神奇故事、祛病健身的奇效、修炼者道德升华的事例、天安门自焚真相、《九评共产党》这些内容适合讲啥就讲啥,走到哪讲到哪。

遇到亲朋好友家有婚丧嫁娶的事,我们夫妻就带上合适的礼品前去,利用这机会讲真相效果很好,特别是集体用餐的时候经常是同桌就餐的八、九个人都能得救。

逢年过节串亲戚讲真相经常是让他们全家人三退。

前段时间,遇到一件挺麻烦的事,弄的我们一日三餐都没着落,正常学法的时间被占用,换个时间学法吧,又占用了讲真相的时间。一位亲戚(同修)出于对我们的关心嘱咐我:“吃饭不能老凑合,没法做饭就到外边吃快餐。”他的话让我灵机一动:对!到外边吃快餐,吃饭的时间就能讲真相。吃早饭的时间我就和丈夫骑着自行车,带着饭盒在大街上逛。这种生活在常人看来还挺时尚,而我却觉的我们俩人象是云游——拿着饭碗寻找有缘人。很多生活比较优越的中老年人都喜欢在这个时间里出来散步、吃快餐。在路上遇到这些人也是讲真相的好机会。看到适合讲真相的餐馆时才進去吃饭。和那些吃饭的人坐在一起,一边吃、一边聊,显的又自然、效果也特别好。

在证实法中也见证了许多大法的超常表现。比如,晚上丈夫骑着一辆旧自行车驮着我散发真相资料,我们一骑上车子那自行车轻的象在天上飞,我坐在上边就象是坐着大法船進入另外空间,真是太美妙了!往居民家投放真相资料时遇到门缝大一点时候连自行车都不用下,冲着门缝顺手一扔,那真相资料就象长了翅膀一样飞進院内。是师父加持我、鼓励我。谢谢师父!

三、突破没有文化的障碍,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我小的时候因家境不好,连小学都没有上完。刚开始学法的时候《转法轮》我都不会念。现在我不但能通读师父的全部讲法,还写证实法的文章。学认字的过程就不讲了,只把我学写文章的经历与同修们交流。

那是学了师父对学员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语后,我也想写自己修炼的经历揭露迫害、证实大法、修出神笔助师正法。我不太会写字,也不知道文章是怎么写的。但是我觉的师父叫做的我就要做,也一定能做。我问一个同修:“文章怎样写?”同修说:“写文章就是写自己想说的话。”

回家后我就写自己亲身见证大法美好的那些心里话。不会写的字让丈夫写出来,我再比着抄上;丈夫不会写的,他就从字典上找出来,我比着字典抄。遇到难写的字比着抄那笔划也时常抄不全,还有实在抄不上来的就空着。我第一次写的那张证实法的话除了我自己会念,别人很难看懂。因为那上面不但有空格,还有很多字我看着是字,其实它不是字。我让丈夫帮着改正一大阵子后我再抄。然后再让他帮我改正我再抄。这样反复几遍,一直到能让别人看懂的时候,我再找同修帮我修改。这个过程在常人看来是“吃苦头”,而我感受到的是:心态纯净了、不好物质被大量消除,自身能量场加强了。有时真感觉又多了一件法器。做的很好的时候觉的自己象升空的火箭:随着一层壳的剥离就会带来一次直线上升。

刚开始写的时候,丈夫常笑我:你咋不怕笑话呀?我不是不怕,是因为我心里没有我,所以就没有怕。再说了,师父曾讲过:“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转法轮》)说实在的现在回想起当时自己造的那些字我都觉得好笑,记得开始的那些文章经常让帮我修改的同修捂着嘴偷笑。还有一次我拿着一篇我觉得很满意的想上明慧网的文章和同修交流,上网的同修看后乐得哈哈大笑。这些我都没往心里去,我觉得,得了法了就应该是神的状态,大法是超常的,大法弟子的表现也应该是超常的。

写了一段时间后,我的字写的也好多了,同修还说我的文章中经常出现很好的精彩句子。后来我的交流文章不少都能在明慧网上发表。第五届、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交流会我都参加了,第六届的交流会我还为几位没有文化的老年同修代笔向法会投稿。

现在我不但写文章证实法,我还学会了上明慧网。天天看明慧文章对我的提高帮助可大了!谢谢创办明慧网的海外同修!也谢谢那些向明慧网投稿的大陆同修!也希望同修们都来上明慧网。

四、随机圆容整体 做好协调工作

得法后周围的同修经常到我家切磋交流,这样我就不自觉的成了同修间的一个协调人。只要大法需要我都去默默的配合、补充、圆容。前几年本地没有做资料的能力,我就和同修们配合向外地同修求援,把外地同修制作的真相资料用出租车运到本地。从九九年至今我们当地的真相资料从没断过。后来在外地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们也有了自己的资料点。

当得到邪恶要发起迫害的消息后,我就配合主要协调人通知同修发正念、讲真相,多次解体了邪恶的迫害计划。我还找机会去黑窝附近发正念。

同修被迫害的事件发生后我们争取第一时间组织营救,配合同修搜集、取证第一手资料,快速、准确的发给明慧网。海内外同修大量的真相电话、真相信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对待魔难中的同修、懈怠的同修、偏离法的同修我经常找他们从法理上交流,共同向内找,促進了整体提高。

在协调的过程中,也有过因同修之间的不理解而产生的摩擦和间隔,那些无法解释的误会有时让我很委屈;无中生有的指责常常弄得我剜心透骨的难受。“遇事向内找”这一法理是我走出这一困扰的法宝。能找到自己的原因就及时归正。找不到自己的原因就当是魔炼自己的心性、了结前世的怨缘把它看淡,我照样能无怨无恨的按法的要求去配合、加持同修。当从这些魔炼中走过来再回头看:这些都是好事,它让我提高了对法的理性认识、找到了自己那些不易觉察的人心、人念、纯净了自己,树立了修炼路上的威德。

回想十八年的修炼路,时时都在法的点悟和师父的呵护中:学法时法理为我指路;做证实法的事时法给了我智慧;遇到困惑的时候师父常把真相显现给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师父在保护我、加持我。千言万语表达不尽浩荡的师恩。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