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帮助建立家庭资料点中兑现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好!

我是长年在资料点负责技术工作的大法弟子。多年来,经受了风风雨雨和重重魔难。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次又一次的摆脱困境,冲破魔难,我见证着大法的伟大和神奇,在助师正法的修炼道路上越走越稳。

回顾走过的路,有太多的感恩和感慨。在这里,仅把最近一段时期,我在教授同修技术过程中的修炼所得写出来,向慈悲苦度我们的师尊汇报,和各位同修切磋。

一、履行使命

为使本地资料点遍地开花,负责协调的同修提前做了安排,然后我就一家一家的去教同修技术,帮他们建立资料点。

一天我带着设备,来到甲地一对夫妻同修的家。同修当时非常忙,所以我需要在这里住下来,一边做资料,一边见缝插针的在同修空闲的时候教技术。更为重要的是我要调整好自己的修炼状态,和同修配合好,共同提高。

已经习惯了的资料点常年封闭式的修炼环境和这里有着很大的差异,我谨记师尊的教诲,努力的学法、发正念,向内找、修好自己。同时在一次次的和这两位同修的切磋交流中,不断的消除着间隔,形成整体。

女同修没上过学,不识字。男同修虽说也算初中文化,可从没学过拼音,当然更没摸过电脑。为了不让同修产生负担和畏难情绪,我先让同修熟悉鼠标,并不忙于让他记住什么,而是每次上网,我都在旁边一步步的告诉同修怎么做。我先教同修上了几次网,他感到很轻松。然后,我又一步步的教给同修下载,做了几次,他虽说暂时记不住,但却没有太大的压力,还增强了信心,表示一定要学会。

二、在教技术中与同修比学比修

过了一个星期,同修家的孩子放假回来了。想到有些不方便,协调同修又联系好了另一处建点的乙地,让我暂时去乙地教技术,过段时间再回来。当晚我们就带着设备到了那里。

这家是一对农村夫妻同修,每天地里的活很忙。学技术的除了这对夫妻,还有另一位同修丙。丙同修白天干一天的活,只能在晚上来学技术。

看到同修每天一大早下地,整天在地里干活,又苦又累,还要挤时间学法,我暗暗提醒自己放下自我,多理解同修,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的实际情况着想,不能让他们有任何心理上的压力和障碍,根据他们的时间安排,共同做好这件事。

我看着同修实在太辛苦了,有时忙起来,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丙同修晚上九点左右还要来学技术,所以每天十点半以后我就不忍心再熬下去,催促他回去。过了两日,丙同修来了就说:我提个建议,能不能晚上十二点共同发完正念再回去?技术同修来一趟不容易,每天这么点时间,学不了多少。我听了很感动,就同意了。

就这样,丙同修每天忙完地里的农活,晚上按时来学技术,直到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才回去,而且风雨无阻。

农村条件的艰苦,农活的繁忙劳累,都没有影响同修学技术的积极性。他们为此所付出的辛苦,深深的感动着我,也促使我更加精進。每天早晨不到五点同修下地干活,我起床炼功,晚上共同发完十二点正念休息,白天也从不午睡。两位夫妻同修什么时候有时间,我随时教他们。

女同修小学文化,拼音几乎全忘完了。但是学技术的决心很大。她说:“自己学会做资料多好,什么时候需要可以随时做,不用再等着你们送了。”

我耐心的一点点的教她,把操作步骤按照她能理解的说法记下来。每记一步都要在教她操作的同时,一边实践着,一边和她商量,应该怎么记她才能明白。有时候一个步骤要给她说半天,她还是听不懂,但是,我从来都没有产生过急躁情绪,总是耐心的教给她,做到百问不烦。我深知教同修技术的过程,也是我在修炼中提高的过程。同修是一门心思的想学会,而我也是一门心思的想方设法要教会她。她每天下地干活,脑子里还在想着当天学的几步操作。很多时候,同修们凑在一起围着电脑学习,能明显的感受到师尊的加持,那个场真的非常纯净。

有一次,我在一旁看着女同修练习打印。有一个步骤她问我怎么操作,我正要告诉她,她的手却已经敲出来了,比我要告诉她的还简单。看着是教同修技术,同修却反教了我一手。至今我教其他同修進行的这项操作,还是当初跟这位连汉语拼音都记不清的女同修学的呢。其实很多奇迹的出现,都源于大法弟子的正念和用心大小。只要我们内心纯正,师尊就会帮我们。

几位农村同修在一年最忙的季节,从零开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不仅学会了上网下载,连女同修现在也能独立的打印出各种资料了。

看到了收获,看到了成绩,使我更体会到师尊的慈悲和精心安排。

在乙地这段时间,自己不仅在教技术上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而且在和几位同修相处的过程中,看到了他们方方面面的难能可贵之处,也反衬出我自己很多的不足,因此心性上有了不小的突破。

刚一开始时,被同修夸奖的很厉害。我一边提醒同修注意,一边查找自己,找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想指导别人的心和显示心。所以后来一有表现自己的苗头,我就很警觉,并迅速的清理掉。

亲眼所见农村同修在又苦又累的情况下,还做了那么多救度众生的事,我就拿同修的长处弥补自己的不足,从而使自己更加精進,也变的更能吃苦耐劳。

师尊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过:“因为你们是大法造就的为他的正法正觉的生命。如果我不做,所有的生命也就随着历史结束了。所以作为一个生命来讲,能够在做事中考虑别人和所表现出来宽容,是因为基点就是为他的。”我经常提醒自己努力达到为他的,无私无我的境界。一定要放下自我,无条件的配合同修的需要。所以在整个教技术的过程中,我总是非常耐心的鼓励同修,站在同修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从不说过激的话和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几位同修感慨的说:“得多大的耐心教啊,不然,咋能学会啊。”

期间也有过一些干扰。邪恶利用常人制造一些假相,企图阻止我们做成这件事。我们共同向内找,找到了那些还没有修去的怕心、顾虑心,并且很快就稳定下来了。我也看到了夫妻同修的责任心,特别是男同修在干扰面前,为其他同修的修炼和安全负责的态度。也许就是因为遇到问题时,大家能想到为法负责,使这一带同修才能在风风雨雨中,稳定的走到今天,稳定的做着三件事。

为了这个环境不再受到邪恶干扰,能顺利的教会同修技术,我就更加注意每天多发正念,使邪恶没有机会干坏事。在资料点多年,每当邪恶干扰的时候,我们都能发正念解体它。

例如有一次,我们资料点的一位同修遭遇邪恶的绑架,当时消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连续一天一夜的时间坚持每个整点长时间发正念,累了就躺一会,或者学一会法,然后接着再发正念。后来困的睡过去了,却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声音很象被绑架的同修。我意识到是在点化我:在此关键时刻同修非常需要正念的加持。就立即爬起来接着发正念。在师尊的加持下,感觉头脑清醒,正念非常强大。就这样,第二天一大早这位曾被邪恶列为重点迫害,并被通缉的同修用神通正念闯回来了。一问才知道,同修在黑窝里除了讲真相外,几乎也是一刻不停的发着正念。

实践中,我一次又一次的见证了正念的威力,所以我很注重发正念。

在乙地的这段时间,同修们农活很忙,白天时间有限,晚上还要学技术,还要学法。为了维护好这个良好的环境,我利用自身有利条件,尽量坚持每个整点都发好正念。后来这里再也没受到过干扰。

有时候我们在一起集体炼功,同修把mp3连上音箱,优美的炼功音乐,声音洪亮,传出去很远。一开始,我很不习惯,挺严肃的告诉同修注意安全,并把音量调的很低。常年在资料点的环境里,我已习惯于带着耳机炼功。后来了解到,这个村子里绝大多数村民都明白真相,相信大法好。这里的同修学法炼功都是可以公开的。有的同修一大早去谁家集体炼功,被村民碰见,他们都会主动打招呼:“炼功去啊?”

长期以来,在资料点艰苦的环境中,我和资料点上的同修通过不断学法和实修,逐渐明白了我们在正法时期所应担当的使命和责任。我们曾顶住了各种困难和压力,始终坚守在资料点,保证着几个地方资料的正常供应,其中就包括乙地。

坚守在资料点的日日夜夜,我不仅要经受住长期的寂寞考验和邪恶制造的压力,而且多次面临大法整体需要和个人得失取舍的考验,我都不惜自己的一切,坚定的走了过来。二零零六年,在资料点遇到方方面面的干扰,几乎面临解散的情况下,我毅然留在资料点。既然师尊在关键时刻选择了我,那么我就无条件的圆容师尊所要的。后来,我却意外的得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笔钱,从此结束了生活上长期依赖亲友接济的窘况。那时我深知是师尊鼓励我继续走下去。而今天,师尊又让我在这里看到了多年来我们长期配合,却从未谋过面的这一带同修,为兑现助师正法和救度众生的史前誓约,在艰难的岁月中一直坚定的走到了今天,为这一带开创了这么宽松的环境。我心中对同修充满了敬佩,也为自己多年的付出感到欣慰。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安排,让我们有机会互相配合着走好最后的路。

我感叹师尊为我们的提高所作出的苦心安排,并常常自问:这几年自己在特殊的环境下是走过来了。如果自己也象这些农村同修一样,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又苦又累的,还能不能不顾劳累,坚持做好三件事?要想完成好使命,不也需要同样的决心、毅力与吃苦的精神吗?修炼的路不同,但是法对我们在心性标准的要求上,可是同样严格啊。

所以,那段时间,任何的求安逸之心在我这里都没机会抬头。同修每天下地干活,我一个人在家,有时犯困,想躺一会,这念头一出来就会感到很不安:同修都干活去了,我能在家里睡大觉吗?同修干活那么累,我一天到晚在家里呆着,哪有理由再求安逸啊。这时我炼一套动功,就调整过来了,还力所能及的帮助做些家务,以节省同修的时间。

这样不到一个月,几位同修基本上掌握了技术。我们决定让他们先独立工作一段时间,有一个熟悉和发现问题的过程。而我则返回到甲地同修家里,继续教他们技术。

三、珍惜同修之间的缘份,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共同提高

甲地这对夫妻同修拥有一个和睦的大家庭,家里老人和孩子都很支持大法。两位同修多年来,用自己的言行努力的实践着“真善忍”,在亲朋好友和众邻里中证实着大法的美好,救度着这一方的众生,很受人们尊重。

他们的勤劳和善良赢得了人们的赞许和羡慕。一提起他们,人们都会说:“那可是好人啊”。

我离开这里不到一个月,夫妻同修想了很多,这次对我说,如果需要,资料点可以搬到他们家来,生活上没问题,还不用交房租,住上十年都行,他们有空还可以帮忙做东西。同修质朴真诚的话语,使我深受感动,同时也鼓励着我一定和他们携手共同走好今后的路。

在以后多次的交流沟通中,我们更加明确了大法弟子形成整体的重要,这是师父希望看到的,也是邪恶的旧势力一伙最害怕的。所以它们会想尽办法的干扰、间隔我们。

在我来之前,同修已受到干扰,有人传话给他,说镇上要拿他怎么样。而我刚刚到他家时,还没有安顿好,当晚同修就接到亲友打来电话说,他们那儿又有人被抓了。后来在我们第一次打印资料时,电线竟被邻居家的树枝挂断了。

这些一连串的假相,使我心里有些不稳。在不断的长时间发正念清理干扰的过程中,我和同修不断的在法理上切磋、互相鼓励着,并且很快就坚定下来了。因为我们是修炼的人,我们做的事情是宇宙中最正的,我们有大法在,有师尊做主,谁也不配干扰和破坏。我们都会向内找,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挡不住我们,谁敢干扰就解体谁。我们通过向内找、发正念,很快就没有干扰了。

我们在一起不仅要配合着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还要在修炼上互相取长补短、互相圆容,珍惜在一起的这段珍贵的机缘,珍惜师尊为我们安排的一切,共同提高。

我们每天集体学法,在他们最忙的时候坚持集体炼功。饭桌上是我们交流切磋的时间。听着同修谈着一些当地同修在心性提高上的戏剧性的故事,我忍俊不禁,同时也觉的受益很大。自己从个人修炼时期就极少接触同修,缺少切磋交流,一直为这种缺陷感到遗憾。在师父的安排下,却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弥补。

两位同修观念少,思想很纯净,有时他们所展现出的那种纯朴,就象一面镜子,照出了我这方面修炼境界上的差距。在和同修的比学比修中,我也从根本上实实在在的改变着自己。

协调同修每次来这里也都在提醒我:一定要修好自己。相由心生,让自己更加纯净才能和同修配合好,共同维护好得之不易的修炼环境。

有一次,我的思想陷在了人中,被思想业干扰的很厉害。这时我马上想到,自己应该象神一样的考虑问题。我和同修在一起是几个未来的大觉者共同做我们该做的。这一念,就使那些肮脏的思想全部解体,心胸立即变的坦荡了。那种纯正和神圣是我以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将来专修弟子在寺院修炼要到常人中去云游”。多年来,为了维持资料点的正常运作,为了资料点免遭邪恶的破坏,我有时带着设备真的过着象云游一样的生活。物质上的苦还好说,最难的就是那种寄人篱下和居无定所的精神上的苦。有时回过头来看看,都有些后怕:如果没有大法的指导和师尊的呵护,没有兑现自己使命的坚定信念,没有同化法后心性上的不断提高,真的很难走过来。

如今在同修家这么宽松祥和的环境中,精神上感到很愉悦很轻松。但是同时我也面临着另外的一种考验。

有时,同修家的儿女来探望他们,家里的气氛温馨而热闹。我却突然会感到非常的自卑和落寞。想到自己这样一个孤零零的外人,在这里太多余了,难过的真想一走了之。我知道是旧势力在使坏,想让我在这里呆不下去。我马上想到,自己来这里是和同修共同配合着做好最后的这些事情,是大法的需要,是师父的希望,是自己在履行和兑现助师正法的使命。我们所做的是全宇宙中所有的神都羡慕,都敬佩的,是伟大的,我有什么可自卑的呢?又有什么落寞的呢?我难道还会求常人中的什么东西吗?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讲道:“在这个世俗中全靠你自己走正,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中怎么样能从常人中走出来。常人所追求的,常人想得到的,常人所做的、所说的、所行的,对你来讲,那都是要修下去的。”通过学法,我这种不好的心理渐渐的就消失了。

师尊告诫过我们:“越是环境宽松越不能松懈。”(《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在资料点决定了我出来教技术之后,负责协调的同修就不止一次的提醒过我:一定要精進修好自己,要为那些在家的同修负责,只能用自己修出的纯正境界,带给有利于同修的正的东西,而不能因为自己心性上有漏,让邪恶钻空子,给同修带来麻烦。我谨记同修的提醒,对自己各方面的要求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其实在这一点上,夫妻同修和我都想到一处去了。所以我们在一起,很自然的就有了很强的整体意识,很自然的对自己要求更严格了,而且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之中。在学法交流中,我们对法理的理解不断的加深,心性的升华更是突飞猛進。在努力的向内找,并真诚的交流沟通的过程中,那些人心的执著没有藏身之处,我们体会到师尊给我们留下的集体学法炼功的这种形式太好了,同时我们進一步认识到大法弟子之间的缘份是最值得珍惜的,同修这个称号是无比伟大、圣洁的。

我们越来越意识到我们在一起配合的这段时间的宝贵。夫妻同修感慨的说,对他们促進太大了,就是他们两个之间现在也很注意,言谈举止都想到要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夫妻同修以及家人在人中也属于那种难得的很传统本份的类型,在大法修炼中,这些也都变的更加纯正。在这样纯净的环境中,我自身一些很难察觉的变异的东西也都得到了归正。

这段时间我仍负责刻录神韵光盘等工作,为能更多的救度众生,有时需要加班加点,尽量满足同修的需要。同时我也抽空很轻松的教会了同修技术。我们也更加明确了,师尊正法已到了最后,我们更要抓紧时间救度众生,将来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在教技术的这段时间,我和同修也体会到师尊为我们安排的一切都是非常有序的。我们各自所走过的路,所经历的,都为我们今天在一起的配合,在心性上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我们在互相圆容、互相弥补着,为了共同的使命,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整体,邪恶是无法间隔的。

这朵小花的开放,不仅多了一把铲除邪恶的利剑,而且对这一带同修在整体提高上会起到不可估量的促進作用,也会给这一带众生的得救提供更多的机缘。

四、选择师尊安排的路

资料点遍地开花是邪恶所害怕的,所以旧势力每次都制造出干扰的假相,但是资料点遍地开花是正法的需要,是师父希望我们做到的,所以邪恶是挡不住的。

但是负责建点和教技术的同修责任是重大的,不是说资料点建起来就完事了,关键在于怎么能让他稳定的运作下去,一直到师尊正法结束。这是我们要考虑的,是我们的责任。同修的家庭环境好,是个有利的条件,还要看同修的修炼状态,以及是否有安全意识,是否注意修口,这些都很主要。师尊要我们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资料点的同修在面对困境和压力的情况下,却从不勉强同修,更没有不管不顾的推卸自己责任的原因。

在建点的过程中,我把资料点应该坚持的原则,诸如保密、修口、真相资料来源的把关(只下载明慧网发表的经文、真相资料,不私自整理、制作来路不明的东西)、重大问题看明慧,以及保持上网只看大法网站等一并交待给了同修。要保证资料点今后能走正,这些比掌握常人的技术可能还要重要。

协调同修告诉我,还有个地方准备建资料点,也许下一步,我又去新的地方帮助同修建点,教技术了。

不管今后的路怎么走,我就抱定一念:一切都看大法和我们当地整体的需要,一切都交给师尊安排。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属于大法,我更要把自己全都溶進大法中去,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史前誓愿。

感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