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正念威力无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参加了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一日师父在郑州办的法轮功学习班得的法,紧接着我又参加了师父在济南办的第二期学习班。参加两次学习班,全身的多种疾病,如失眠、口腔发炎……全都好了,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这是我多年练气功,锻练身体都没有达到的状态,更重要的是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来这世上的目地及多年练功不长功的真正原因。

回到家乡后我就开始和同修们走乡串县,洪传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一万多人得法,建立了近一百个炼功点,如果不是这场浩劫,得法的人会更多,得救的人会更多,邪党毁了无数的众生。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党把我恨之入骨。我不转化,不写“三书”,后来他们判了我七年重刑,把我这个近七十的老人投入了监狱。

十七年的风风雨雨,我坚定修炼大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终于走过来了,今天主要是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切磋,我是怎样走出魔窟的。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他们把我送进监狱,当时我已七十岁了,他们叫我打扫卫生,我不打扫,叫我剥棉花桃,我也不剥,他们带我去医院查体,医生给我量血压,低压120,高压220,诊断为重病号,必须躺着休息。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我躺着心里想: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就开始背法,《转法轮》我能背下六讲,背到“大家想一想,修炼是可以出特异功能的。现在世界上有六种功能被公认了,还不止这些,我说真正的功能有上万种。人坐在那里,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转法轮》)师父又讲:“其实我告诉大家,真正修炼的时候,刚一進去就会出现很多功能,你已经進入那么高的层次了,所以功能是相当多的。”(《转法轮》)我就想:师父讲的对呀,功能不就是神通吗!正念不就可以展神通吗?我用正念不就可以破除邪恶对我的迫害了吗?要用大法神通送我回家!

从那以后,我就天天发正念,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不断提醒自己:我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我是大法弟子,旧势力不配给我安排,即便我和旧势力签过约,我也不再承认,全部作废。就听李洪志师父的安排,坚决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即便我有漏,只有师父归正我,不许旧势力钻我的空子……。天天如此,从不间断,经过几个月后狱警找我,让我写悔过书,说放我保外就医,我说不写,狱警说:“不写,就别想出去。”我心想:我出不出去是我师父说了算,你们说了又不算,我师父肯定叫我出去,我一定能出去。我是最正的,我没有错,写什么悔过书?坚决不写!

我照常天天发正念。又经过几个星期,他们慌了手脚,开始给我办保外就医。我继续天天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我早日走出魔窟。最后,邪党判我七年刑期,我不到两年就回到家中。

在监狱里还有两件事,也体现了发正念的重要性。

一件事是:我睡觉的地方,旁边放了一台电视机,整天放邪党的东西,搞得我不但睡不了觉,也背不了法,我就天天发正念:电视机你听着,你要为大法服务,不要为邪党服务,你才有好的未来。从今以后,你不要发出声音和图像。没有多久,电视机就没有声音和图像了,狱警也就把它搬走了。

再一件事,狱警派一个犯人看着我,他整天在我身边唱邪党的歌,歌颂邪党。我就发正念,不允许他再唱。一会儿狱警过来训了他一顿,他就再不唱了。

通过以上的事例,我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性,也认识到师父讲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精進要旨二》)。所以从监狱出来这七年,我也根本不管它什么保外就医不保外就医的,每天就是学法,炼功,每个整点都发正念,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几年时间里又使一万多人明白了真相,平稳地走在修炼的路上。

正法快结束了,时间不多了,我要和同修们共同努力,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圆满回家。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