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真正信师信法 全力以赴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世界各地的同修们好!

昨天晚上登陆明慧网,欣喜的看到师父的新讲法《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了。当我读到“但是你不是真正他的弟子,你是大法弟子,要等到今天是目地。”这句话时,突然心中一震,止不住泪流满面。

我是关着修的,不知道生生世世轮回中的一切,不知道我曾经是过谁的弟子,可是,这句话却一下子打动了我的心,让我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在生生世世的苦苦寻觅中,一次次的误入迷途,一次次遭受着希望与绝望对心灵的冲击,那些来自生命历史的层层的观念与业力,对我现在得法、修炼造成了巨大障碍。所以,也更清楚的体会到,师父为救度我而承受的苦难。

在迷中,我走过的所有弯路,都已经成为过去,包括被情与执着所带动的那一层壳儿,也永远离我而去了。回头看去,过去的一切,淡的好象一个梦,一个再也不愿意想起的梦;而那些从法中正悟得来的智慧之果,和在法的指导下做成的证实法的神圣的事,都象一粒粒钻石一样灿烂夺目,熠熠生辉。想到这里,内心充满了对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无限感恩,用人的语言无法形容。

师父曾经说过:“当我听到或者看到学员谈心得体会的时候我最心慰。”(《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作为弟子,我没有什么能够敬献给师父的,借这一次网上法会之机,写出我一年来的修炼体会,作为敬献给师父的一份薄礼。

一、除去根本执着,真正信师信法

从得法之初,我就听师父的话,非常重视看书学法,注重在法理上的提高。所以,我一直以为自己在学法上是没有问题的,在信师信法上没有问题。可是,一年多来,我的修炼迟缓了下来,有一个无形的障碍阻滞了我,怎么也突破不了。表现上就是:在一些问题上法理不清,却不能在学法时得到解答;不能坚定从法中得来的正念,容易被常人心带动;有求之心盘根错节,难以去尽;由于长期突破不了这种糟糕的修炼状态而心神不稳,与同修疏远。值得庆幸的是,“向内找”已经成为了我修炼中一个自动的机制,所以,在这种非常艰难的情况下,我一直在努力的学法,努力的用法对照自己,查找自己的问题;在最困难的时候,我求救师父。这样,虽然磕磕绊绊,但我一直走在修炼路上,一直在尽力做好三件事。

也许是我该承受的已经承受过去了。在一次吃饭时,我跟家人同修切磋我修炼中的问题。同修对我说:“你不要总是做一些结论。大法不是哲学,不是让你研究的。师父讲过的,你按照去做就行了;师父没讲过的,你用人的思想怎样也研究不透。”

同修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平平静静,在我听来却如雷贯耳。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修炼中的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对师父对大法不是真正的、彻底的信!

刚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震惊的有点发呆。如果在这之前别人对我这样说,我是无论如何不承认的。我问自己:难道自己当初舍生忘死去北京证实法、多年来不计个人利益、不顾个人安危做证实法的事情,竟然不是来源于对师父对大法的真正的信?定下神来,我认真反思自己的修炼,逐渐有了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

我发现,虽然自己听师父的话大量的学法,内心非常想修好,可是,实际上却没有完全按照大法改变自己。我一学法,脑子里就会有一个思维模式自动运行,在自动的“研究、推理、归纳、总结”。这种研究,结合了与生俱来的和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以及各种“实际情况”,最后总结出一个“结论”。而我却误以为这个“结论”就是大法本身,并把这个“结论”作为自己修炼的指南。我一直以为自己在努力学法,在按照大法修自己,却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自动的思维模式一直在悄悄的运行!它运行的结果是:对大法能理解、能认同、能相信的,就接受;不能理解、不能认同、不能相信的,就“存疑”、“搁置”。可是,恰恰这些不能理解、不能相信、不能认同的,才是我最大的不足之处,是我最迷的地方,最应该改变的地方啊!

那么,这个自动的“研究”思维模式,来自哪里呢?我想,从表面上看,它来自科学。科学用繁复罗嗦的公式和计算,故意给人制造出一种高深莫测的假相,越搞不懂它,就越让人对它产生一种“敬畏”。因此,天生头脑单纯的我对逻辑思维发达、擅长研究推理的人非常“崇拜”,有意无意的在工作、生活中去发展自己的“研究”能力。这种思维逐渐形成了惯性,在学法时它就开始自动的运行,使我无意中在“研究”大法,而不是“真学”大法、“真信”大法,所以也就不能完全同化大法。

再往深处去想,这种思维模式来自旧势力对我的安排,是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特性的表现。旧宇宙对大法弟子做的一切安排,目地是什么呢?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师父讲道:“它们所要的目地就是它们要把宇宙在正法中恢复成没正法一样,还是它们那一套。还是它们的山,还是它们的水,还是它们的神,还是它们的状态。因为它们就是那样成就的,它们不想改变。它们想改变的是使那些表面形式变好。就象不纯净的衣服给它洗净,但是还是那件旧衣服,就说这个意思,但这形容不准确,只能这样说。它只想在原有的什么都不失去的基础上,通过它们的仔细的安排巧妙的溜过这一劫。那是做不到的。这就是它们要的。我一开始就否定了它们,不然的话,它们虽然不是想毁了这一切,但是却会毁了这一切。”

旧势力要达到这样的目地,那么,在对大法弟子做出的安排,也一定是围绕这一目地而做的。它们想要大法弟子都按照它们的安排去修,都修成它们所要的那样,“还是它们的山,还是它们的水,还是它们的神,还是它们的状态。”(《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它们摆不正自己和大法的关系,在正法期间它们参与進来,所做的一切安排,只是想利用大法保护自己、逃过劫难,而不是真正的认识到了大法的法理,更不是真正的想从根本上改变自己,同化大法。

那么,大法弟子如果不能清醒的认识到这一安排,突出的表现就是学大法的目地不是真正要改变自己,同化大法,“学大法的目地是利用大法来保护他(她)们自己心里放不下的东西以及宗教中的什么,或他(她)们心中的神。”(《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我反复读着这一句话,隐约知道了为什么自己那么努力的学法、那么努力的向内找,却再也提高不上去的根本原因:因为我没有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没有彻底改变旧宇宙生命为私的特性,没有真正放下自己的一切,没有真正放下过去的一切。在读法时,我被那个思维模式所左右,好象戴着一个有色眼镜一样,我并没有真正看到法的内涵。我按照那个思维模式得出的“结论”去修,再怎么修,也和大法的真正要求隔着一层。我学着大法,却保护着自己最根本的观念、最根本的利益不被伤害,对自我的根本执着不放,这不是真修。

当我找到这个根子上的问题后,内心很多纠集的执着与困惑豁然而解,一片明朗。我明白了什么叫“用纯净的心态学法”,我不再去琢磨、去研究,不再去“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得出“切合自己的结论”,而是完全信师信法,就象师父要求的那样:“你什么都不想,你在看法,法说的是对的。”(《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在实修时,遇到什么情况,想想师父是怎么要求的,就怎么去做。我第一次感到修炼原来是这么简单,第一次知道一个生命原来可以活的这么简单、这么干净、这么轻松。过去那种疑虑丛生、心事重重的状态,永远离我而去了。我也第一次明白,为什么“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转法轮》)我也第一次有了如意自在的、乐呵呵的心态。因为,我心中只有法,我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我知道,我修炼中的这一次重大的省悟,是师父加持的结果,是师父看到弟子一颗真修的心,帮弟子去掉了那一层厚厚的障碍,清除了那一层干扰弟子真正得法的因素。这也许正是我读到师父说“但是你不是真正他的弟子,你是大法弟子”(《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时,突然泪如雨下的原因所在吧。我仿佛回到了得法之初,那种“我找到了师父,师父认我这个弟子”的久别重逢的喜悦,真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

二、全力以赴救人

一年多来,我一直利用手机群发短信和打语音电话这种形式救人。开始,我主要是群发文字短信。使用明慧网上同修发表的短信,很容易被封。于是,我就自己编写短信。开头我使用的是个款式很老的手机,需要一条一条往外发,一条短信只能写六十个字。后来我买了一个新手机,可以编写一百字的短信了,而且可以使用短信群发软件,一秒钟发送一条,发送量很大。短信内容从自焚真相、大法真相、迫害真相到诉江案、神韵、劝三退等,丰富多样。编写的时候也很费脑子,因为有字数控制,既得讲明真相,还得注意关键字的使用。编写完了,又反复推敲,往往半个多小时才编写成一个。记的我安装的第一个版本的短信群发软件不能从存储卡里面调用文字,所以只能在外面开机。冬天手冻的发麻,才能编写出一个很好的短信,那心里也非常高兴。

因为要上班,所以,我只能利用早、中、晚这三个时间段发短信。早晨尽量早一点出门,在上班路上停一会,能发送几十条到一百来条。有一段时间,我中午不回家吃饭,下班后在路边买两个包子或者买张饼,找个僻静的胡同,先打开手机开启群发软件,让手机自动群发短信,自己赶紧把包子吃掉,正好就到了中午发正念的时间。晚上干正事的时间最长。下班后,我有时不回家,买两个包子吃掉,骑着车子在大街上转,能发三四个小时。有的时候,看着手机一个接一个的发送着短信,实在舍不得关掉,就再坚持一会。最晚的时候半夜十一点多回家,路上黑黑的、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心里也不害怕。

一到周日,我就感到自己成了大富翁,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如意利用了。记的有一个周六我打早出去,在外面转了一天,共发送了两千来条短信,那是发的最多的一天。心里感到非常充实。

在发短信的过程中,有很多回信的。有骂的,我就抱着善心回复他:“我是真心为了你好。”更多的是提问的,我就耐心的一一解答。有回信同意退出邪党的,我就给他回信告诉他帮他起的化名是什么,最后对方会回信:“谢谢!”记的有个回信是:“××党给我钱。”我回复他:“你去哪里工作,也会挣到钱,那是你劳动所得。你去美国工作,挣的钱会更多。你试试躺在家里,它还给你钱吗?”过了一会,他回复:“我是市长。”我回复他:“你是市长也想有美好明天。真相你也知道了,理智一些吧,真正为自己的生命想一想!”他没有回复。我又发给他一条:“你想好了,可以回复一个好字表示同意退出。神看人心。别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想,在他这个位置上,顾虑会更多。虽然他没有回复短信,但是,我告诉了他真相,告诉了他自救的方法,他的内心已经受到了触动。或许在某一个时刻,他就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刚开始,手机卡被封的现象很严重。我就多发正念,一边发短信一边发正念,正念加持自己的法器。记的有一天晚上我的卡被封了。我心中坚定一念:“现在救人的事情谁也不能破坏。一切干扰我发送真相短信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必须立刻清除。解体封卡的一切邪恶。”我把手机卡握在手心里,心里念动正法口诀,就感到手机卡好象变成了一朵光芒四射的巨大的莲花。然后,我象平常一样从新把手机卡装進手机,开机后启动群发软件,手机卡真的又能使用了。类似的事情很多,让我真实的感到了正念的威力。

后来,网上同修推荐信息量更大的彩信和语音电话。我就又买了一个带有通话背景音的新手机,改为发送彩信和打语音电话。明慧网上同修发表的彩信图片非常精美,声音文件也很能讲明真相。一条编辑好的彩信,真的就象是一本真相小册子。彩信的好处在于:能直接送到人的手上,还能保存,一个人看了,还可以传给亲朋好友。语音电话的好处在于:信息量大,如果一个人真能认真听完,就真能把他救了。有的人听完一遍又接着听第二遍,看到这种情况,我就用软件把很多语音文件按照不同的顺序连接起来,这样,每个文件都长达二十多分钟(已在明慧网发表)。打真相电话时,我根据不同地区、不同的人群,打不同的语音电话,效果很好。比如,对重庆、北京、天津地区,我主要打以“诉江案”开头的语音文件。对方一听“薄熙来”、“江泽民”这些个名字,马上就很感兴趣;对灾区,我主要打以“九字吉言保命”开头的语音文件。因为有针对性,所以收听效果很好,很多人能听十几分钟或者听完,听三四十分钟的也不少,还有听一两个小时的。

第一次遇到一个听了两个小时的,我心里冒出来很多不好的念头:他是不是故意在浪费我的话费啊?他是不是在给我定位啊?等等,胡思乱想。后来,我一一否定了这些不好的念头。我问自己,为什么偏偏往不好的方面想问题呢?怎么不想想他是真的想听明白、要了解真相呢?或者他听完了,他的亲人、朋友过来了,也要听呢?或者接电话的是同修,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让身边的人明白真相呢?这样一想,心里也就安定了。后来,我给重庆一个号码打电话,当时他大概正忙着,没接。过了一会,他打了过来,我转接了通话背景音里面的真相语音文件,他一直听下去,居然听了四十九分钟!要知道,这可是长途电话啊,他明明知道是长途电话,话费很贵的,却还是静静的听了那么长时间。从那以后,我彻底改变了过去那种不好的认识,真正认识到了:众生都在等着了解真相,都在等着得救。以后,不管对方听多么长时间,我都发着正念,清除他身后的干扰他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他不受干扰的听明白,从而得救。

个人体会,对方收听的效果和自己的心性有很大关系,心态不稳,不纯净,都会直接影响讲真相的效果。有一次,我跟一个同修一起打电话。同修的电话总是收听十来分钟,我这里却一个接一个的挂断。我马上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妒嫉心,觉的语音文件是自己帮同修安装的,怎么效果还不如同修呢?一定是同修拨打的那个地区的人比较明白真相,当时真想也拨打那个地区的号码。这是多么重的妒嫉心哪!我立刻清除它,心里想收听效果越不好的地区,越应该加大讲真相的力度。于是,我静下心来,放下有求之心、显示自己的心,继续拨打电话。收听效果立刻好了起来,收听两个小时的就是在那一次出现的。

一年多来,为了更好地讲真相,我共换了四个手机,有时两个手机同时开机,平均每个月都要用上二三十张手机卡。老人要孝敬,亲戚同事要走动,孩子要上学,这些都需要钱,所以,我就最大限度的降低自己的生活标准,我个人的生活费一般也就是一个月一百多元钱,这种水平在我们这个城市来说,可以说是非常低的了。在外面吃饭多数是花一块钱买两个包子,又便宜又省事。冬天很冷,有时去超市呆一会,里面有暖气,花两三块钱吃上一碗热面条,感觉真是享受的很。在家里最常做的饭就是白水煮挂面放几个菜叶,所以买的最多的菜就是大白菜,一棵大白菜吃一个星期是常有的事。我从来没有买过时令蔬菜,都是什么最便宜就买什么,以至于到现在,我对各种蔬菜都失去兴趣了,感觉吃什么菜都一个味儿。有一次回老家,老母亲从院子里的黄瓜架上摘下来很多黄瓜,我拿起一根随口说:“今年还没吃过黄瓜呢。”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母亲心疼的念叨了好几次:“别人吃黄瓜都吃腻了,你还没吃过黄瓜呢。”

在穿衣上,前几年我也非常节俭,几乎没有买过衣服。后来我感到和单位的同事比太落伍了,会让别人不理解。于是,我就有选择的买了几件衣服,尽量挑那些质量好一点的、款式比较大方、不受潮流影响、能穿时间长一点的,这样就能够花最少的钱,办最多的事。我觉的,现在的时间、金钱,都不属于自己,都是大法的。不能最大限度的利用好这些时间和金钱,就是犯罪。有的时候我修炼状态不好,思考的时间长一点,做事的时间少一点,我就有一种犯罪感。

师父是慈悲的,利用很多条件帮我改善生活。今年七八两个月,我用掉了大概四十几张卡,共花费了八百多元钱,可是,九月份我就得到了一笔意外的奖金,数额是八百元。类似的事情很多。所以,虽然我工资不高,孩子上学和平时社会来往花费不小,在讲真相上用钱更是根本没有犹豫过,可是,我无意中却攒下了不少钱,家庭生活上丝毫没有后顾之忧。有时我想想攒下的那些钱,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攒下来的,也感到很纳闷。

下面我想讲一件神奇的事。一张手机卡,按话费最多可以发送六七百条短信。可是,几乎我每一张卡,都要超过这个数字,多数都发送到一千条以上,有的发送到了两千条以上。最多的一张卡,发送了八千多条短信。当初我二十几元钱买的卡,用了几天后查询话费,听到里面告诉我,话费余额还有一千多元钱。这样的事情常人是感觉不可思议的。可是,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事实。

一年多来,寒冬酷暑,我没有停下过证实法的脚步。被六月的骄阳烤过,被腊月的寒风吹过,早晨披着霞光出发,晚上戴着月亮回家。在雪地里走过,在雨水中淌过,饥肠辘辘,蚊叮虫咬,这些苦都被我一一踏在了脚下,心里记着的是救人的使命。对大法弟子而言,“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不是一种口号,而是一种真实的幸福、无上的荣耀。

三、默默配合,圆容整体

在这里,我要感谢明慧网,感谢在明慧网上发表真相短信、彩信、语音文件的同修们;我要感谢天地行论坛,感谢开发手机短信群发软件、电话号码程序集等软件的同修们,感谢编写《手机短信群发实用技术手册》和《手机拨打真相录音电话技术手册》的同修们,感谢编写“彩信编辑教程”的同修们;我要感谢所有为手机这一讲真相方式付出辛苦劳动的技术同修、编辑同修们,感谢所有走在我前面、并及时把自己使用手机讲真相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发表到明慧网和天地行论坛的同修们,谢谢你们!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默默的辛苦付出,我才能很快轻松自如的用手机讲真相。我真实的体会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配合的越来越好,威力越来越大。

受益于同修们的无私帮助,我也把自己的所能无私的献给同修。身边几个同修陆续也买了手机,我就一一帮他们把手机设置好。有的同修愿意学会各种软件的安装和使用,我就耐心教会。有的同修不想学那些软件的使用,只想直接发送,我就把短信、彩信、语音文件、电话号码等都帮他装好,把手机设置好,让他拿到手机就可以直接使用。同修们做的都非常好,我们互相鼓励,更加精進。

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师父讲道:“救众生的事情就得你们做,不但要做,大家一定要做好。”我觉的,作为大法弟子,在正法的最后,必须全力以赴救人,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才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在以后的修炼中,我会以最纯净的心态多学法,学好法,更努力的修好自己,继续全力以赴救人,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