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不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把自己几年来得法修炼的心得体会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各位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人生的痛苦挣扎中我幸遇大法

正如师尊在讲法中所言:“世人是为法而来的。”(《二零零九年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由于摆脱不了病痛的折磨,从而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我的记忆里,没有快乐的童年,更不知道什么是无忧无虑的生活。有的是诸多的烦恼,对人生的忧虑和对现实生活的不满。我厌倦人生,总想逃离现实生活。常常在内心深处不止一次的问过我自己:人到底为何而来?又向何而去?为什么人生会有那么多痛苦和不幸。没有人能告诉我,也没有哪一本书能回答我。长大后,又发现自己身患多种疾病,腰椎、颈椎、痛经、抑郁症等。痛不欲生的生活使我一边到处寻医问药,接受现代医学的治疗;一边苦苦的寻求灵丹妙药,希望有神仙、高人降临,帮我解脱痛苦。

直到有一天,一位同事看我活的好累,就告诉我,你去学炼法轮功吧!他能改变你的人生。似信非信之余,我答应了。就这样,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走進了法轮大法炼功点。同事高兴的送给了我一本宝书《转法轮》,让我先看完这本书,然而再来学功。捧回宝书,我如饥似渴的看着感觉这本宝书说到我心坎里去,句句是良言,句句是真理,我如获至宝,一口气把他看完了,原来这就是我苦苦寻找的。我流着泪拜谢师尊:师尊啊,我总算找到您了?我一定要跟您走上返本归真之路,坚修大法跟您回家。在以后的日子里,由于不断的看书,修炼,很快各种疾病,痛苦都不翼而飞。生活充实了,精神愉悦了,精力充沛了,睡眠也正常了,干工作和做家务倍感轻松,正如同事们所言:“你简直象变了一个人,是得真经了吧!”

二、初入大法,精進实修

走進大法,才知道,原来大法在我们这儿洪传已经四、五年了。而且市内到处都是炼功点、学法点。无论男女老少大家早晚都在一起集体学法、炼功,大家都在努力的遵照大法的要求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直至更高层次的人。走進学法炼功点,感觉那里是那样的祥和纯正和美好,真是人间难得的一块净土。

我庆幸自己如此幸运,暗下决心一定要克服一切困难坚持早晚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同时非常希望所有的世人都能够象我一样幸遇这一千年难遇、万年难遇的高德大法,从而得度。那时我真是逢人就讲,见人便说,特别是我的亲人、朋友和同事。很快,我的姐姐得法了,而且修的很坚定,孩子虽小我也经常带他去学法点,婆婆和丈夫也都看过大法书。

由于学法精進、沐浴在大法中,那时的我真是一天一个样。两个月后师父便给我的天目打开了,看到了许许多多另外空间殊胜、美妙的景象。后来才知道是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得法时间短,在不久将要发生的中共对大法的邪恶迫害中不坚定,而用这种方式增强我坚修大法的信心。慈悲伟大的师父真的是时刻呵护着关注着每一位大法弟子啊!

三、邪恶迫害,只身护法

得法不到半年,中共邪党便发动了这场对大法及大法弟子史无前例的迫害。由于大法的根深深的扎在我心里,无论邪党使出何种招数对大法進行栽赃构陷和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均未能动摇我对大法坚定的心,每天学法炼功。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即使所有人都被迫害放弃了,我也要坚修大法到底。”所以,在那黑云压城的日子里,单位各级领导,警察曾多次上门骚扰,企图逼迫我放弃修炼,都被我当成了讲真相证实大法的好机会,没有屈从于他们,反而让他们明白了真相。他们用工作要挟我,我不动心,并正告他们: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没有了大法,就没有我快乐的今天,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我相信,有了健康的身体,一个道德高尚的思想,我一双愿意干事的双手,到哪里都能找到饭碗。就这正信的一念,清除了操控单位领导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和因素,使他们也明白了很多。从此,他们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私下里对分管的责任人说:“让她炼吧!只要不惹我们麻烦就行。”

然而,对于一个受益于大法的修炼者来讲,我不能坐视大法蒙冤,大法弟子被无辜迫害,世人被欺世的谎言所毒害,我必须走出去向政府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去掉一切怕心,堂堂正正的利用一切机会向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和所有接触到的世人讲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和大法被邪恶无辜迫害的真相,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只身来到市警察局一科(专门迫害大法的科室)向办公室内几人讲述了大法是教我们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以及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切身体会,希望他们不要听从中共电视、报纸谎言欺骗而迫害好人,否则将害人害己。听着听着,一个被邪恶操纵的警察突然发问你是哪个单位的?由于自己当时法理不明,认为自己没有怕心,大法弟子要说真话,就说出了自己的单位。他们说你这是上访,我说,我是为你们好才来的。因为,只有我们修炼人才知道大法到底是什么,自古以来,邪不压正,大法是不会被邪恶迫害倒的,你们好自为之吧。说完,我就走了。

刚進家门,家里电话就一个劲的响个不停。一种不祥之兆向我袭来。我镇定了一下自己,怕什么?我做的是全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事。拿起电话,果然,是单位打来的。要我马上来单位,我骑车来到单位,只见单位领导都很紧张,象乱了方寸一样。

几乎是所有的领导都来轮番轰炸我。我想,这正是向他们讲清真相的好机会。告诉他们:“公民有说话的权利,更何况,我这是为他们好。我说的都是实话,真话,做一个维护正义,呵护善良的人是有福报的。他们无话可说了。只是千万叮嘱:“你要看清形势,共产党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后来,听说,单位领导的确是保护了我。但是,出于上面的压力,他们对我進行严管,并增加了许多包保责任人,对我進行监控,主要是害怕我進京上访。

四、对照大法向内找,不断归正自己,开创自己正法修炼环境

对于单位领导对我的不合理要求,我一概置之不理,不配合他们,他们对我束手无策,又害怕邪党上面的高压政策,他们说服不了我,就直接找我家人、亲人,找丈夫单位,而丈夫又是一个胆小怕事,固执己见的人,根本不听我解说,认为我修炼给他带来了麻烦,给家里带来了被迫害的危险,从而经常对我发狠,发脾气,还多次动手打我。也许是我对情的执著心没放下,很长时间也未能摆脱家庭的束缚。学法炼功倒是能很快突破,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之事就只能背着他了。我常常跟人讲,我说:“我不怕单位、领导、不也怕警察,我就怕他(丈夫)。你看他那发脾气的样子,那真的是不顾一切后果,典型的魔性大发。”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师父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想想看,自己在向单位领导、警察讲真相的时候是抱着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抱着想要让他们明白真相从而不参与迫害大法,得到救度的无私无我的善心去讲,而且正念很强,没有怕心。得到了师尊的呵护,解体了另外空间控制恶人的许多邪恶生命及因素,也使他们一时明白,清醒了很多。所以达到了证实大法的目地。而我在面对自己家人讲真相时,却往往带着很多人心、执著的因素,陷入人与人之间的争斗,辩论之中,解体不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家人得不到救度,自己也被邪恶钻空而加重迫害。

最典型的是怨恨心:认为丈夫正邪不分,专横行霸道不讲理,不悟道等。怕心:怕他失去理智的攻击大法,魔性大发的在家发狠,打人,骂人造成家庭不和谐,从而進一步影响自己修炼和向世人证实大法……因此,许多,许多证实大法的事都是躲躲闪闪,在背着他的情况下去做,使这么神圣伟大的救人之事不能做到堂堂正正。人心起来了,正念也就没有了,邪恶也就越加疯狂的控制着他。我与同修见面,参加集体学法都受他干扰。向他讲真相他不听,他的心里明显敌视大法,特别是一听别人说我在外面做了什么讲真相之事,或听说警察又要如何如何迫害大法,如何如何把我当重点,气就不打一处来,对我连打带骂。还煽动我娘家不修炼的亲人一起对付我、逼迫我。那时,尽管自己每天也都尽力做着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但是不知向内找,使自己真正从心性上提高上来。所以这种状态就无法得到彻底的改变,那段时间真的是修的好苦,好累。

师尊讲:“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热烈鼓掌)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对照师尊的讲法,我在家人的干扰面前做到了坚如磐石,金刚不破了吗?没有。而是被家人的情绪带动的很厉害。那么如何突破这一家庭死关,在法中不断归正自己,就显的尤为重要。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于是在二零零六年下半年,我开始背法。背《转法轮》、《精進要旨》,以至后来拿起任何一本大法书,都是以读一句,背一句,或读一段,背一段这种方式学法,效果还真不错。学法句句入心,句句都有新的领会和新的收获,感觉身体内,微观中都在发生着改变。而且,法理不断清晰,明了。遇事很快就能对照大法找到自己的不足。

是啊,对于一个满脑子邪党文化,而且又被邪党谎言、假相欺骗、毒害,对大法又没有正面了解的丈夫,我没有用能熔化钢铁的慈悲来感化他,没有用无比强大的正念解体操控他背后的邪恶,没有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从做好人开始,从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去关心他,体贴他,爱护他,让他从内心深处真正感受到大法的伟大和修炼大法给家人带来的祥和、美好和无限福份,从而不被邪恶的谎言、假相所欺骗和迷惑。悟到了这一点,渐渐的,我发现丈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心情舒畅了许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态度也缓和了很多。同修来家中也不反对。我也能堂堂正正的走出去参加集体学法和正法救人的洪流中了。

五、冲破观念,去掉等、靠、要,学做真相资料,全面抓紧时间抢人、救人

由于自己是上班族,工作比较忙,时间紧,电脑技术缺乏,加上家人不修炼,总觉的做资料条件不具备,出点钱倒是可以。所以,在急需救人的真相资料上一直处于等、靠、要,还觉的自己理所当然。直到多年来,我们这里发生了两起大规模的破坏资料点,两次几乎都是所有资料点一夜之间被邪恶破坏抄家,几乎所有的技术人员被非法关押、判刑了。当时还没有悟到自己的责任和修炼上的漏。大家都等、靠、要,造成资料点不安全,做资料的同修忙于做资料而没时间学法,产生干事心……等等。

一天,当我埋怨资料紧缺,出钱没人敢接受这种状态不对时,协调人随口说道:“去掉怕心,创造条件自己去做嘛,出点钱,不担风险,不自己付出,坐享其成谁都愿意。”一句话点醒了我。是啊,多年来,求安逸之心,怕心,把困难推给别人的为私为我之心那么严重还不自知。师父叫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而我有经济能力,有宽敞的居住环境,年龄又不是很大,在当地大法弟子屡遭迫害的困难时期,我不做谁做?指望了这么多年,还要指望到何时呢?正法快结束了,师父要我们修成未来新宇宙不同层次的主、王,具备不同层次觉者的威德、能力,而我具备了吗?要知道师父把时间一拖再拖,就是在等待着我们这些不精進的弟子突破啊!于是我动了一念,我要做资料以补充当地救人资料的紧缺。慈悲的师尊看到了我的这颗救人之心,很快便安排同修给我买来了新电脑和彩色喷墨打印机,安装好了系统,教会了我一些上网、下载、刻录、打印等技术。为了保证我技术的更加完善和制出更多精美的真相资料、光盘,还安排了一个比较内行的小弟子在我家借住。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完美无缺。很快,我们便配合默契的制作出了各种精美的真相光盘,除了我们自己面对面亲自发送给世人之外,我们还供应了周边十余位大法弟子讲真相所需的光盘。

师父讲:“希望在最后过程中,大法弟子尽量的多救人、做的更好,使自己的威德更加伟大。”(《再精進》)

意识到了时间的紧迫,我们分秒必争的做资料,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和发光盘。真正的把工作、生活和修炼、讲真相有机的结合在一起。

师父讲:“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法轮大法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一切以法为大,于是我每天出门办事或上街买菜,上下班路上甚至上班之时都是贯穿着讲真相,救人和正念除恶。在做真相的同时背法,看明慧,听大法歌曲,或完成一些家庭琐事。每天溶入大法中,其乐无穷。师父也帮我把环境清理了很多,丈夫不再干扰我了,而且默默的承担了一些家务事,态度和善了,再也不说我自私,家庭生活变的简单了,工作也变轻松了。正如师尊所言:“大家正念强、协调的好,路走的正,一切都会好。”(《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在做真相资料和坚持面对面发放真相光盘,劝退的过程中,我明显的感觉到:

自己心的容量在扩大,遇到不理睬的,说怪话的,动怒发火的,不再是一味的责怪别人,而是不断的向内找,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加强正念、善心和去掉所有的人心执著。归正自己后,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慈悲心在不断增强,无论是男女老少、生熟、地位高低、文化程度如何、只要是有缘遇见,我都不择时机的把真相讲给他们,希望他们在明白真相后选择好的未来。

再一个就是正念增强、怕心减少。以前讲真相择时机、地点、观善恶。大街上不敢讲,怕被警察恶人发现或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现在,在大街上或众多人在一起都能面对面发光盘、资料并劝退。偶遇凶恶之人也不动心。加强正念和慈悲讲明后往往都能使他改变。

得法十余年来的正法修炼过程中,虽然行走缓慢,而且磕磕绊绊,邪恶干扰不断,在修炼的路上还有那么多人心执著没去,那么多做的不完善的地方需要進一步完善。比如,炼功不认真、发正念时有迷糊,讲真相不到位,特别是向被邪党毒害较深的中小学生往往不太愿意开口,帮助同修耐心不够。在以后有限的时间内,我相信在师尊的点悟和同修们的帮助下,在不断的遵照大法的要求,向内修向内找,用大法的无边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归正自己,去掉人的各种观念、执著,会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