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真信解体了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十月份的某一天,丈夫不知从哪里染来了“红眼病”。吃饭时老婆婆说:别把我也染上了,就到她自己屋里吃饭去了。我和同修(这天她正好在我家)说:我们修炼的人不怕,染不上,我还显巴的说:“我看着他的眼睛时,就感到这东西要飞过来,我就对它说你敢过来就灭了你,它就没了。”过后也没当回事。

过了两天,一早晨睁开眼就看到我和丈夫脸对脸、眼对眼的睡着,而且还感到眼睛有点发痒,也没多想。上班坐班车时就觉的眼睛不舒服,好象有沙子在里面一样磨的难受,到办公室后就老放不下,一会儿照一下镜子,老去照老去看,这下可好,越来越难受,越来越红肿,发正念也没用,到下午下班时左眼就全充血了。第二天就又红、又肿、又胀、又痛,跟乱针扎一样,还流水,没法见人了,就请了一天假在家休息,还没悟到还在照镜子,后来右眼也有点染上了,这下悟到照镜子就是在求,就再也不照了。丈夫说你被我传染上“红眼病”了,当时我的心不是很稳,想毕竟是眼睛呀,真够糟的。丈夫就让我点他的眼药水,我不点,他就急了,把我母亲(同修)叫过来,逼着我点药水。我妈说:“她不想点就随她吧,不能强逼点呀,就象你要点我就帮你点,放心,她肯定好的比你快。”丈夫没法,说我不管了、太固执了。

后来,我悟到是自己的显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是自己求来的结果。于是我每到整点就发正念,长时间发,“我有漏会在法中归正,我有师父管,你邪恶不配来管我,我不要,谁安排给我的还给谁去。”睁不开眼就听师父讲法。第二天虽然眼睛还是难受,我也不管它去上班了,但低着头走路,不敢看人,在办公室我还是到整点就发正念,这样到第四天就基本好了。丈夫看我好了问我是不是偷偷点了他的眼药水好的,我就笑他,他一个多星期才好的,他说你应该把这事写出来,证实大法的超常。

我是干排版工作的。一天打着字,键盘就没反应了,怎么弄也没用,关机后还進不去了,我想是不是键盘坏了,就到室领导那里拿了个键盘试试,也不行,没反应,就想是不是机子出问题了,就到同事那里试我的键盘,一试是好的,这下头大了,要修就得把主机抱去,可我机子里还有很多我们的东西。一想不行,师父给了我们神通,世上的一切应该由大法弟子来主宰,我是神,应该有这个能力,就坐下来对机子说:“我们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在助师正法,你是我的法器,我知道是我有漏连累了你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都应该加强抵御外来邪恶干扰的能力,抵制迫害,一直到法正人间时。”然后就开始发正念。过后再开机一切正常了,而且以前开机时有个键要敲好几下才能打出字来的,从此后也全好了,再次验证了大法的神奇。

有很多的不足,离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和精進的同修比很汗颜,最近悟到两点,就是要真修、真信,不能有半点折扣,要百分之百的。第一次投稿,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