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走出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近来家中矛盾不断,而且逐渐升级。有时也能找自己,关也能过去,有时又觉的明明白白就是丈夫在无事生非。听着他在那说着损人的话,说的我剜心透骨,心里就感觉很苦,抱怨自己怎么遇上这么个胡搅蛮缠的丈夫。越这样就越想:可得修出去,千万不能当人了,当人太苦了。这时就想多学法,多讲真相救人。丈夫一指使自己干这干那就觉的是干扰自己修炼,非常反感,这样一来积怨越来越深。

终于在今年九月矛盾激化了。我们回老家看病重的婆婆,丈夫和他哥去给他父亲上坟,顺便看看路好走不好走。丈夫走时忘了带手机,结果有个女人打来电话,开始我没吱声,那人不知是我,就欢快撒娇似的说话,我一听声音是与丈夫好了十几年的那个女人,丈夫去年曾保证坚决断绝了,没想到原来是在骗我,我也没和那个女人说什么,只说丈夫没带手机,回来让他给你回电话。放下电话后越想越气,把这些年的积怨全勾出来了,认为丈夫那么刻薄的对待我都是因为这个女人,让自己受了那么多委屈,心里又气又痛。

碍于婆婆的病情,丈夫回来后我让他给那个女人回话。他听了一惊,但马上镇静下来,我看到他这么表演真是难过极了,便和他在另一个屋里谈这事。他坚决不承认,还和我吵。我急了,我为了你妈的病都不和你吵,你却跟我吵,我再也忍不住了,和他吵起来,完全不顾病中婆婆的感受。这时难更大了,大伯哥不但不说他弟弟,还把我从他家赶了出来。因为没有回家的火车,我坐在路边哭了起来,心里真是苦极了。

回家后,有一条腿突然疼了起来,我知道自己关没过好,既恨自己不争气,又恨丈夫对自己不公。后来又想:你再跟他一样你就别修了,永远当人吧,为这么个人值得吗?在这种心理作用下,我不再管他的事了。只管自己做好三件事。

直到有一次,丈夫和那个女人逛街被同修看到,我觉的他太过份了,没明跟他说,但态度很不好。丈夫那时已经在抄法了,因为和我生气,那天他就没抄法。这时我才冷静下来,我知道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因自己一时的委屈,而使一个生命今天不能学法、同化法,这是多么强的一个私心啊!回头看一看自己这些年走过的路,都是站在为我为私的基点上,得法修炼就是想解脱自己的痛苦。因为自己人生坎坷,五岁丧父,十二岁有了继父,二十一岁由包办婚姻嫁给了现在的丈夫。婚后因为和丈夫性格合不来一直活的很苦,弄得一身病,多次想自杀,一直到得法。修炼了,就象找到解脱自己痛苦的法宝了。心想一定要修成再也不当人吃这个苦了,所以把一切影响我学法炼功的全视为“干扰”。丈夫一说家里这没干好、那没干好,我就想你就迷吧,人间再好能怎么样。家务活我是能糊弄就糊弄,生怕影响自己做三件事。丈夫有时说的管的太多时,就把他视为影响自己修炼的魔,大声和他吵:“我告诉你,如果不是为了修炼我不会受你的,修炼人是好人,但不是好欺负的人。”

正如师尊在法中说的:“过去的修炼人说:“我在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想得到什么”,“我在修炼”,“我要成佛”,“我想要达到什么”,其实都没有离开那个私。”(《瑞士法会讲法》)我遇到矛盾不向内找,还把帮自己提高的人当成魔。丈夫也曾三起三落的修过,看他放不下人这儿,从内心瞧不起他。其实结婚二十多年我就没拿他当回事,一直都看不起他,这也是导致他和那个女人好的真正原因,虽然那个女人从表面看不如我,可他在她那儿能找到尊严和关爱,这个错的根儿原来在我这儿。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认为自己能看破红尘、选择修炼,是了不起的生命,其实自己跟那些争名夺利的常人有什么两样?我只不过换了个方向,把目标定在了天国,为了这个目标不惜伤害别人。其实我跟那些不懂修炼的人一样,以为打打坐,念念佛经就可成佛得道。

师父说:“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使自己成为一个为了别人的人。我知道自己离法的要求差的太远了,就开始在不影响讲真相做家务的情况下大量、系统的学法、背法,在学法过程中,我又找到了很多自己掩盖很深的心。如师尊在《转法轮》中说的:“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我就用这段法当借口,每当觉的冤枉自己的时候,就想解释,其实就是争辩,想让他明白到底是谁对谁错。丈夫有时气的大叫:“你还敢犟嘴!”我心里就不平衡,你算个啥?还不能跟你犟嘴?就是争个名,受不得委屈。如果真的能按师父讲的做,“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我又悟到不在这件事情表面上是怎么做的,而是看我的心是怎么动的。有时也能忍住,但内心却想我是炼功人,不能跟你一样,要不这关就过不去,就不能提高了。其实这个心依然是私,虽然忍住了,但并没有真正升华。师尊说:“人心不改变,一切都是假的。”(《瑞士法会讲法》)如果遇到矛盾能为对方着想:看他气的那个样,自己别再辩解谁对谁错了,让他说几句,出出气,他就不难受了。如果能这样,就不只是忍,更多的是让了,自己也不会感到委屈和难受了,因为是为他的心,就不会在意自己的得失和感受了。

当然悟到和做到还有一个实践的过程。一天早上,丈夫看我用钢丝球在擦洗一个不锈钢盆,怕我擦出道子,就又说起难听话,甚至连我娘家姐姐都捎带着一起批,越说越难听,我承认了错误,他还是没完没了,最后竟然说我:“你说你能干啥?你这样人活着干啥?”我听了又动心了,心想:为了个三块两块钱的盆竟说出那么难听的话。矛盾来的时候真象《转法轮》中讲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这时发正念的时间到了,我就发正念去了,清除自己时这段时间一直着重清理的怨恨心,不慈悲的心和为我为私的假我。当清到这时我一下清醒了,我怎么又想自己的感受了,又站错基点了,一下所有的怨和气都没有了。

现在不管丈夫和孩子做什么说什么,我都尽量心平气和的面对。默默的尽我所能为他们着想,有时刚想辩解,马上就能意识到又错了。由于我的改变,丈夫和孩子都在抄法,有时晚上三个人都静静的抄法,一家人都沐浴在法光中,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啊!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