隽永的诗文 超然的襟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张三丰,名全一,又名君宝,号三丰,元、明著名道士,辽东人,是一个类似“济公”的传奇人物。《明史》记载其“颀而伟,龟形鹤背,大耳圆目,须髯如戟,寒暑惟一衲一蓑”、“书经目不忘,凡吐词发语,专以道德、仁义、忠孝为本。游处无恒,或云能一日千里”,是以“人皆异之,咸以为神仙中人”。由此可见,他是一位修炼有成,功夫出神入化,经常济民于水火之中的神仙、真人。

张三丰著述丰富,如《大道歌》等,创造了奇妙通玄的太极拳法,不仅武功盖世,而且擅诗书,文才出众。他在《正教篇》中写道:“孔之仁民,老之济世,牟尼之救苦,皆利人也,修己利人,其趋一也”,儒、道、释三教的社会功用都是“行道济世”,都遵循天道而行,只是修炼的路径不同而已。做人要注重修德、修身,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真谛。他一生走遍天下,从他写的众多的云游诗中可以看到他修道、得道、弘道、随缘度众的过程。这些诗虽是其自勉修道证真,但亦何尝不是提醒世人认识尘世的苦短与空幻,勉励世人踏上修道、向善之正途呢。

张三丰曾自叙曰:“幼年慕道,长岁求玄,识至人之奥旨,悟义理之深玄。识取梦中之梦,钩探玄上之玄”,又写诗云:“少年立志道心坚,跳出樊笼出水莲。散尽锦云空似洗,一轮明月挂长天”,可见其修道之志。

他云游四海,访真修道,“生平好善访仙翁”,其诗《中州纪行》云:“中州南北遍寻真,到处高歌吊古文”;《河东诗》云:“三年步履遍河东,戴月披星两袖风”;《关中旅寺有怀》云:“抛别家山处处游,塞去关月几经秋”;《吴月吟》云:“大江南北任浮沉,遍游苏杭道倚深”,由上举各句来看,大江南北,西蜀吴越,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张三丰不慕荣利,不趋炎附势。从明初起,他便受到明朝诸帝的钦重。明太祖曾三次下诏访求他,而终不得遇;明成祖亦遣使屡访,“遍历荒缴,积数年不遇”;朝廷多次征召,张三丰终不应召。他隐迹山林,称其生平所钦慕者有汉代的严光、法真,晋代的陶渊明、戴逵,唐代的卢鸿、轩辕集,宋代的陈抟、林逋等,表现出一种不慕世荣的隐仙精神。他写下了《却聘吟》:“行云流水不自收,朝廷何必苦征求。从今更要藏名姓,山南山北任我游”。

张三丰行至宝鸡金台观时,见此地山泽清幽,松涛苍润,又有三尖山,三峰挺秀,实为仙境之地,他便在此住下,也因此他自号三丰。后又踄山涉水南行到武当山,结茅舍而居,修炼了九载。他告诉别人说:“此山,异日必大兴。”后来果应其言。他游武当诸岩,在《两湖吟》中写道:“化着渔翁荡小舟,湖南湖北任遨游。酒干直欲吞云梦,吟罢高飞过鄂州;万里遥看吴地月,一声长啸楚天秋”,使人感到诗人是没有任何世俗束缚和羁绊的得道仙人,轻举高飞,任意遨游;远隔万里,看过吴月之后,在楚天清秋中一声长啸,整首诗气势阔大宏伟。张三丰后来走遍天下,其诗《三十岁北游》云:“幽冀重来感慨忘,乌纱改作道人装。明朝佩剑携琴去,却上西山望太行”;《西游》云:“胸中五岳待全探,泰岱恒嵩已过三。今日更登西华去,白云开处望终南”;《东游》云:“此身长放水云间,齐鲁遨游兴自闲。欲访方壶圆侨客,神仙万古住三山”。

张三丰一身仙风道骨,要求自我心灵时刻保持和道相通的状态,也即保持着内心世界的空明,“所以心与神通、神与道一,事事皆有先见之理也”。他在《嵩岳》诗中云:“石上弹琴思缥缈,云中飞鹤舞翩翩”,使人感受到他在一片淡泊、清憩的环境氛围中,独抱素琴、拨弄清音的那种超凡脱俗的心境和与天地精神往来的思绪;他在《登岳阳楼用杜韵》中云:“欲上君山顶,飞吟到北楼。一湖南北限,千里水云浮。沙外几行雁,天边数点舟。江河渟蓄处,广大不奔流”,描述了他在岳阳楼纵目极望,千里水光云影尽收眼底的情景;他在《闲眺》中云:“山借云霞藏峻骨,水将舟舫送行人。乾坤一览饶吟兴,造物原来各有因”,写出了探究万物之成理之奥妙;他在《上曲》中云:“芒鞋独上尧峰顶,西望常山只白云”,登上峰顶,放眼西望,只见悠悠白云,多么澄静旷荡的意境和玄远超拔的精神境界!

张三丰崇道、弘道,规劝世人要超脱名利,不为物欲所牵累,及时修炼,追求永恒。指出人生贪恋荣华富贵,犹如在苦海里漂泊,时常处在危险之中,说“古今名利总尘埃”,其诗《晚步咸阳》云:“天边飞雁排云表,我亦长吟咸阳道。咸阳古道草迷离,百代王侯尽枯槁。西行万里多感怀,人生岂若神仙好!任他沧海变桑田,鹤貌松姿长不老”,他来到咸阳古道时,感怀往事如云烟,人生苦短,启示人们神仙世界才是真正美好的,纵使人世间沧海变桑田,而神界的一切却是永恒的。唤醒迷中人,修身证道。他在《日观早起观日》中云:“天鸡一唱海门开,日涌波涛出海来。万里眼光红不断,三山头脑绿成堆。遥闻笙鹤从空降,只见云龙带雨回。别有飞仙挥鹿麈,令人企首望蓬莱”,日出的场景在张三丰描绘中很美,笙鹤与云龙这两种祥瑞之物交替出现,飞仙挥动着手中的鹿麈,招引着得道之人踏上成仙之路。他在《福泉山礼斗亭》中云:“此山云水尽澄清,夜夜焚香表恪成。首戴莲花朝北斗,星君为我着长生”,使人充满对神仙世界的崇仰;他在《琼花诗》中云:“琼枝玉树属仙家,未识人间有此花。清致不沾凡雨露,高标长带古烟霞”,通过描写仙葩琼花的洁白无瑕,香远益清,令人为之神往,体悟到做人要一身正气,不染纤尘,追求高洁的境界。

古语说“诗言志”,诗是人心灵世界的映现,人们可以从张三丰的诗歌中感受到他内心的平静怡然和对“道”的崇尚。他游遍天下,济世救人,化解危难,有许多神奇之事。有人说他精通预言,能“一日千里”,早上还在辽东,中午又有人在陕西宝鸡看到他,这可能就是神仙说的“朝游北海暮苍梧”吧。他所倡导的修道人应具有的慈悲、仁心和化育众生的襟怀,展示了道家文化的真精神,体现出其高标立世、独立不阿的风骨和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觉者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