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法轮功学员赵高荣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赵高荣曾于二零零二年被辗转关押于被百步亭看守所、东西湖看守所、花桥派出所,期间被注射不明针剂,造成全身疼痛,并曾被折磨致昏迷。以下是她的自述。

读了第四五五期《明慧周刊》中《收集中共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证据》一文,使我想起了二零零二年五月,我绝食反迫害,被武汉百步亭看守所五人强行灌食,又被注射不明针剂,引起我全身疼痛。我就给当头的讲,你们把我害死了,你们一个也跑不了。结果花桥派出所的秦锦又把我送到东西湖看守所,又被狱医往我身上打高浓度的盐水,使我的胃象火烧的一样难受,又不给水喝。

有一天放风,我在风场炼头前抱轮,被一讲普通话的女恶警看见了,就用手铐把我双手反背吊铐在大铺上,罚刑事犯站一排,叫我写保证,我说不写。我被吊的汗水直淌,人也昏迷了。恶警又把我放下来,坐着铐,麻蚊子咬的我脸、手都是包。副所长肖琳来叫我写保证,我说不写,恶警就不准我上厕所,直到判我一年半送何湾劳教所,才把铐子打开,连续铐了我四十六个小时。何湾劳教所不收我,因为我被迫害得血压高,恶警又把我送花桥派出所,下午四点多我才被小女儿接回家。

刚到家,“六一零”(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非法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居委会的书记来干扰,不准我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