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修炼路上救人忙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当我提笔准备写这篇修炼体会时,心里很难受,虽然做了一些证实法的事情,师尊为我承受的太多。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走到今天,师尊为使我在正法的路上不落下,一路上不断的点悟,不断的鼓励,细心的呵护。

师尊教我怎样学好法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学法时总是想着讲真相的事情,或冒出杂念,或迷糊不清,心里也很着急。向内找自己有什么人心需要放下,找到些,就发正念清除,但也没有彻底解决学法不入心的问题。有一天,我翻开《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突然看到师尊讲了这么一段法:“大家知道,抱着一颗什么心态看法的时候才能看到法理呢?这个不用我多说大家都知道。你眼睛在看法的时候思想没在法上,大家想想,那你不等于白看吗?那给谁看呢?自己并没有学呀。”这段法一下子打入我思想的深层,我明白了!好可怕啊!自己处于那个状态是自己学法的心态不正确,马上纠正过来,加强自己的主意识,去掉做事心,抱着一颗敬师敬法的心态,不让旧势力黑手烂鬼操纵业力和观念干扰我。哪怕冬天再冷,我都是双盘坐在地板的草垫上双手捧着书,一字一句的读出声来。

果然,我看到了法理。当我读到《转法轮》第一讲中的一句“银河系在运转着”,法给我显现出了无边的宇宙空间。一天早上,当我刚一读“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这一节时,瞬间,整本《转法轮》上有关往高层次上带人的法理全部依次印在我的大脑里。我觉的妙不可言。接着我坚持把《转法轮》这本书背完了三遍。

集体学法

二零零七年上半年,在我家组织了集体学法小组,一开始七、八个人,慢慢增加到十二、三个人。学法小组的人有刚走出来的,有在一九九九年以后得法的。集体学法,大家提高很快,我也在这过程中去掉了很多执著心:如怕麻烦的求安逸之心、自私心、怕脏的心、最突出的是怕心。我家所在的小区保安看守的比较严,七、八个人学法时,有的同修嗓门大,我觉的不安全,又不好意思提出,时间长了,那层怕也就被清除了。后来才有同修提出:大家一人读一页法,纠正了这个问题。人数增加到十二、三个时,有同修来一次就不来了,说人太多,黑压压的一客厅,不安全,后来我们又分成两个小组。

修炼时间短和刚走出来的同修,有的弄不清什么是个人修炼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们一起学了师尊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所有讲法,通过切磋,都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的历史使命重大。 比学比修,我们集体到邪恶黑窝附近发正念,到外边去讲真相劝三退,人人都不落下。

清除思想观念 遇到困难不绕道走

在不断的学法提高中,师尊不断给我智慧。我们地区文化层次高的同修不在少数,但是写证实大法的文章,写揭露邪恶迫害的文章却很少。以前有同修被绑架了,几天都没有人写出去上网曝光,给营救被迫害的同修增加了难度。协调人在一起切磋,提出写文章这个问题,大家都感到头痛,互相推托,都说自己写不好,没时间。师尊说:“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 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其实我也在推,认为自己只读过初中,文化水平低。悟到这种心态不在法上,自己不由自主的背起《论语》来。

我心里明白,这又是师尊在点醒我,我要冲破认为自己文化水平低的观念框框,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应该是无所不能,再说,大法弟子遇到困难不能绕道走。

在法理上升华了,我充满信心,相信自己一定能写好。二零零二年,我写了第一篇《发正念看到的另外空间》,写这篇文章时,我想要写的东西源源不断的出来,而且还有条理性,一次成功。我感觉是师尊在帮我写,发往明慧网,当月《明慧周刊》就登出来了,给我能写好文章增加了信心。我想,这是师尊在鼓励我,我不能产生欢喜心。

这以后,我又学会了以新闻报道的形式曝光当地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也写了一些世人明白真相 、相信大法并退出中共党、团、队得福报的故事,同时也写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恶人恶事,还写一些劝善信。因白天要做一些讲真相和其它的事务,基本上是抽晚上的时间写,经常写到晚上两点多钟,因我是大法的弟子,大法的粒子,都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再苦也觉的心里高兴,没有疲惫的感觉。每次写文章时,都要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

但是每次写理论性的文章,我就觉的很难。二零零七年我写一篇关于本地“六一零”、公、检、法违法犯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章时,我想了几天,头脑里一片混乱,不知从何下笔。我不是知难而進,而是知难而退了。我推给大学生同修去写,大学生同修要上班,还要做很多讲真相救人的项目。过了两天,大学生同修又给我拿来,还是让我写。

怎么办?只有请师尊加持,坐下来静静的学法,一切从法中来。《转法轮》中讲到:“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觉的自己把困难看的太大了,我是顶天立地的神,常人中的这点事算什么。我看了一些同修的文章做参考,把《宪法》看过两遍,又看了几个正义律师为大法学员作无罪辩护的册子。师尊看我确实下了功夫,有一颗救人的责任心,又给我添了智慧,我顺利的写下去了。修改几遍后,一篇长长的,揭露、劝善文章写出来了。同修看了都说好。

这些年做这些证实大法的项目,都离不开同修的整体配合,每写一篇文章,从了解真实情况,同修帮助修稿、打字上网、制作成本地“真言”小册子或小报、下载、各资料点打印、散发等等,如果那一环扣不好,我写的文章也就达不到救人应有的效果。同修帮助修稿时,我们的心性都得到了提高,那就是放弃自我。有些文章同修在修改时,句子上、用词上或删减或添加,有时我心里过不去,认为我是对的,但同修也认为她是对的,反复切磋后,有时她放弃,有时我放弃,但很快达到共识。

面对面讲真相去掉很多人心

二零零五年之前,讲真相的事我做的多,口头上讲的少。资料点遍地开花,二零零二年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资料来源比较方便。二零零五年师尊发表了经文《向世间转轮》。讲真相又加上了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我一般都是发放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结合。一开始只给亲戚朋友劝退,觉的挺顺利。可是给不熟识的人讲,怕心就出来了:怕对方不接受,因此心情紧张。最先讲时,说话声音都变调了,有时把想要讲的东西都忘掉了。意识到自己正念不足,法理不清,赶快停下来学法,静心学《导航》,明白了师尊讲的:“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大法弟子要最大慈悲心救人,不应该怕被救的人。同时,这个怕也是好面子,深怕人家不同意退,自己面子受到伤害,都是在想自己,这个怕就是私,这是旧宇宙的特点,清除它。在法上提高后,我反而觉的常人太可怜了,来到这个世界上没得到法,为了钱,整天糊里糊涂活着,劫难来了还不醒。我更应该全力去给他们讲真相,劝退,让他们得救。每次出去劝退一个,或二、三个人,说不通时心里就着急,产生不善,生出怨恨心来,认为常人太傻。

比学比修,我们地区有几位同修讲真相、劝三退上讲的很好,每次出去都要劝退十几或二十几个人。我找她们交流,请她们带我。二零零九年九月,我和同修甲、乙每天骑自行车到本县城周边的农村去讲真相,每天出门之前都要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干扰我们讲真相救众生的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一出门,只要没有讲真相也都要发正念。而每天出门每个人都要准备一包真相资料和护身符,以便讲清一个、发给一个。

我看到同修甲、乙讲真相没有一点怕心,神态自然,完全是以神救人的状态在给常人,只要在路上遇到人,不管男女老少,主动下车和对方打招呼直接说:“我告诉你一件事,现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整好人,整修炼人,所以天年不好,灾难多,天要灭中共。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保佑你。”如果对方接受,她们就進一步讲:你要退出无神论,就是党、团、队,神给你抹掉“兽记”,你才不会受牵连。如果对方接受,还要讲一讲“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情况,讲一讲《九评共产党》内容,再送一个护身符。一开始,我还有些怕心,但看到听真相的人高高兴兴的拿着真相资料走了,心里很佩服同修讲的那么直接、那么全面,我也就不怕了。前三天,我只配合同修发正念、记三退人的名字。第四天,我开始讲了,效果还挺好,如果遇到四、五个人或更多,我们就一对一的讲。

二零零九年“十一”前的一天,我们在乡村公路上遇到了三个晒谷子的妇女,我们打招呼后一人讲一个。甲、乙同修都劝退了,我讲的那个年轻妇女不相信,她说:她不相信有神佛,只相信××党,只相信电视上说的。我心里有些急了,一定要让她相信“法轮大法好”,清除她头脑里诽谤大法的谎言。我举了些神佛存在的例子,她却越听越发火,最后大声吼叫:“我马上打‘一一零’!”她一边吼,一边掏手机。甲、乙同修走过来说:“你不信算了,我们为你好,你打‘一一零’是在做坏事,不能打!”那妇女叫:“你们赶快给我滚!”乙同修平静的说:“你不要发火,你想一想我们说的对不对。”

然后,我们三人骑着自行车走了。同修甲说:今天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呢?我们都得找自己还有什么执著心。我说:都是我不对,我看你们都劝退了,心里急了,产生了攀比心,看那妇女不听,我心里有些气愤,心里不慈悲,人心重了,再见她一吼,我又生出了怕心。我说一定把这些心去掉。她们鼓励我:别怕,有师在,有法在,她不会把我们怎样。同修乙说:也怪我,我忘了发正念。这样,我们又在路上遇到几个人,劝退了,赶快回家学法。“十一”那天,我们从根本上否定了“十一”的存在,还是照常下乡救人,我们那天又劝退了二十三人,发了三包真相资料还不够。

今年新年过后,本地有十几位同修要走出来讲真相,要我们带他们共同精進。我和同修甲、乙,一人带一个或两个,被带出来的同修都能单独去讲了,我们又带另一批同修。这样,每天不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我们都坚持讲真相,走遍了县城的大街小巷。今年夏天下大雨天较多,我们便到医院——那里走廊上看病的人多;我们到银行——排队办事的人多;我们到街上——街边房檐下避雨的人多,我们不停止的向世人讲着真相,只要有人的地方,我们无处不及。听真相的人多了,我明显的感到环境每天都在变好。

一天下午,我给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讲真相,她明白了,也退了队,我送她真相资料和大法护身符,她激动的连声说:“哎呀,你简直是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对我这么好!”我说:“我只是给你讲真相,让你明白,真正救你们的是我师父。”她问师父是谁,我说是李洪志大师。她说:“哎呀,真谢谢了!”几个月前的一天上午,我给一个中年男子讲真相、劝退,并给他了一些真相资料,被另一个不明真相的妇女构陷,警车就在我身后,六、七米的地方追赶我。我一边慢慢走着,一边发着正念,请师尊保护我;警察就是看不到我。我明显的感到师尊把危险帮我化解了。我又在另一处去继续讲真相,就当没发生任何事一样,还连退了两个人。

前几天,天气突然变热了,三十三摄氏度,晚上也闷热,我和同修乙走在一条主街上,人很多,街边有四个老头站在那儿聊天,其中一个五十几岁的老头看到我们很高兴(他已经明白了真相),一下站在一个阶梯上,象做演讲一样大声对下面几个老头和过往行人说:“你们看!”指着我和同修:“她们太辛苦了,天这么热,还出来做好事,今后这个社会变好了,我们要把你们的事告诉我们的后代,让他们记住你们!”我说:“我们共同努力吧。”他说:“现在有些人还很害怕,我也在帮你们讲,他们一听我说就跑了!”他说话慷慨激昂,象是在演说。

这些年面对面讲真相,什么人都遇到过,时间长了,很多人心被魔掉了,遇到好事、坏事,基本不动心了。这次写稿同第一次比,心态完全不一样,完全是一个修炼人的心态。

在这正法的路上,每走一步都是师尊的精心安排和护佑。正法中三件事相互交映,都是为了完成我们史前大愿。在精進的路上,我还得再精進,不辜负师尊的救度之恩。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