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邪恶的中心全力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北京是邪恶盘踞的中心,无论是大法弟子还是常人都遭受到中共恶党最邪恶的迫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支援北京同修除恶和讲真相。作为北京的大法弟子,救度这里的众生,更是责无旁贷,理应全力救度,兑现自己的使命与承诺。这些年来,我始终坚持做好“三件事”,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发正念除恶,讲真相救度众生。

下面将我在救度众生过程中的所悟和所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信师信法,去除怕心

当初面对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我也有过较强的怕心,有过托常人藏书、藏资料而致使书和资料丢失或被毁的行为,事后很难过,羞愧难当。几位同修从邪恶的劳教所回来以后,对我的触动非常大,他们为了修炼大法不怕邪恶的迫害,甚至有的大法弟子失去了亲人和工作,我觉得自己很惭愧,面对邪恶的打压,大法弟子没有退缩,我决心走出来证实法。

开始的时候就是往车筐里放大法资料,自己走在北京的胡同里感觉害怕,尤其冬天,天黑得比较早,有时到单元楼发放《九评共产党》,每次回到家里都后怕,有一段时间天一黑就有一种害怕的感觉,尽管在法理上也知道应该去掉怕心。后来我认真学法,牢记师父的讲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于是我想,既然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就没什么可怕的,救度众生是全宇宙最正的事,只要内心纯净、慈悲,就能破除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我坚信师父会保护弟子,师父给予我的能力能让我自己保护自己。我是救度众生的神,恶人会怕我。所以我做真相之前,清除一切杂念,心中只怀一念:众生,师父让我救度你们来了,你们一定好好珍惜资料,珍惜自己被救的机会。类似怕有便衣、居委会老太太、保安、保洁人员跟踪、收走资料的念头不再有,同时正念加持真相资料,只让有缘人拿到,恶人不准靠近资料。

有一次,我到广安门一带发资料,由于这一带平房多,胡同多,有的胡同曲里拐弯很复杂,我不太熟悉。当走到一条大约二百米长的胡同时,自行车特别多,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就往车筐里放资料,这时胡同中间出现一个老太太推着一个坐轮椅的病人站着不走,因为距离较远,我想还是发放吧,当我走到那个老太太跟前时,老太太冲我就喊:发什么资料呢?然后她就跑到那个车筐里把两份大法资料拿到手里,我正准备快步穿过胡同离开,没想到这是个死胡同,天哪,我还要返回去,那个老太太就站在那里等着我,怎么办?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教诲:“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当时我的心很快就静下来,然后走到老太太跟前,让她把资料还给我,她却大声嚷嚷(当时正是邪党开“两会”期间,北京城戒备森严),我依然平静的走出胡同,出了胡同就有一辆出租车,司机正在擦车,我告知他我有点急事,请他快开动车。车刚一启动就有两个女的追了上来,因为她们没看见我上车,向胡同那边跑去了,好险哪,关键时刻是师父保护了我。这件事我早就应该讲出来,希望大法弟子在北京胡同发资料前一定自己先走一遍看好了,别走到了死胡同,让邪恶钻空子。

走在证实法的路上,我怕心越来越少,正念越来越强,越走越顺当。我现在发资料,不挑难易,有时专找大家认为危险性大的地方去,军队大院、政府家属楼大院、科研院所等,这些地方的人员被毒害深,监控严,他们急需被救度,他们早被救,就能使他们停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以及毒害其他众生,意义非常大。北京到处都是监控探头,这些地方更是多,我每次发现有探头时都向它们发正念,让它们不要被邪恶操控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它们照不到我。同时也注意做好常人层面的安全措施,我一般戴上帽子,接近摄像头时低头,走摄像头的盲区。我着装做到符合北京本地一般妇女的特点,每次穿的衣服、背的包让人看不出任何特色,進楼门时直接往里走,毫不犹豫,不东张西望,如同下班回家,或购物回家,门卫也不会注意到我。脚上穿的鞋很轻便,既便于走长路,又不发出声音。

在北京的外地大法弟子很多,在此提醒大家,在外面发资料时一定注意自己的穿着打扮,观察北京本地人的穿着特点,如果过于外地化打扮,或穿着比较有特点,容易让人留下印象,引起便衣、门卫、居民的注意。

二、将资料送到各家各户

救人考虑周到,让世人有最便利的方式得救,将资料送到各家各户的门边、人们的手上,所到之处尽量不落下一个众生。

当我发现有世人看到车筐里有资料不敢拿,有的顺手就扔了,心里很难受,我想还是自己做的不好。师父让我们碰到问题向内找,在大街上车筐里有资料,人们有怕心,不拿,这也不能全怪世人,因为邪党在中国作恶,尤其是北京人饱受运动的摧残,他们自保的心很重,谁都不愿招惹麻烦。我就想救度众生就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救命的资料一定要想办法送到众生手里,于是我就开始和几个弟子商量,把大法资料放到自封塑料袋封好,贴上双面胶,進楼里去发,把小塑料袋粘贴在门上或报箱上。这样谁一开门就能拿到资料,自己拿自己家的,谁家门上有东西都会拿進门看看,既安全,又能使更多的众生得救。

我们选的资料彩色图文并茂,贴在人家门上也美观。贴过资料后会在门上留下不干胶痕迹,影响门的外观,我心里很抱歉,我在贴时一直默默念叨:门的主人,很对不起,为了救度你们,我没别的办法,请原谅!在楼里贴资料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我去看一位同事,包里带了些资料,准备在回来的路上发。当我走到前门地区的居民楼时,心中产生了一念:把这些资料贴到这些楼里多好啊,我路过多少次,几乎都是锁着的,这次我真得進去,里面住的都是各大机关和科研院所的职工,他们受邪党毒害最深,最难救,也就最需要我们救度了,我曾听同事说这些楼是北京最高的高层楼。这个想法一出,我就往那个单元门走,楼门依然是锁着的。这时正好来了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妈妈,要上台阶,我走到她跟前说:我扶着您!老妈妈说:谢谢!她掏出钥匙把门打开,我顺顺当当的進了楼,因为当时大概是晚七点左右,有个别下班的,楼里有开门声,走路声,我也没有害怕,挨家挨户的贴,正在贴二零零九年新年晚会光盘时,身后出现了一位老大爷,他问:你这是贴什么呢?当时我已经来不及走开了就回答说:贴新唐人电视台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光盘。他说:什么新唐人?我怎么不知道?那个老大爷好象是个知识份子。我说:就是法轮大法的演出,全世界都在看,他说:不是不让炼了吗?我说:就是共产党不让炼了,全世界都在炼。我顺手又拿了几份资料给他,我以为他就走了,没想到这就是在他家门口,他又把门上的光盘拿回去了,说,那我要好好看看,同时说了一句,你注意点安全。在这几个单元我贴了七、八十份,安全离开。在回家的路上我回想,刚才在过街天桥上看,周围还没有人,到我该上楼的台阶时却出现了一个拄着拐棍的老妈妈,我搀着她一起進了楼门,看上去就象母女俩。师父将一切都给我安排得天衣无缝。

还有一次,我坐电梯進了一座高楼,大约是下午两点多。这时楼里和外面的人很少,居委会的人或保安一般这时也还没太出来走动,资料不易被发现、拿走。我准备贴一个门时,里面的人坐在客厅,当时我犹豫了一下,是贴还是不贴呢?还是贴吧!让众生都知道真相,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于是我把准备好的小册子贴在了门上,大概里面的人早就看见我了,我刚粘上,里面就出来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女士拿着小册子向我走来。我是乘电梯上来的,楼道出口在哪我也不知道,书包里还装着几十份资料,怎么办呢?这时我马上想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不用担心。于是我回头向那位女士走过去说:阿姨你看我像坏人么?那人没有言声,我又说:您回家把这几份资料看看,这些事都是真的,看明白了您就得救了,让自己的家人也看看。您就让我把这些资料都贴在这个楼里,别跟着我了。她什么也没说就回去了,我顺利的把一书包资料黏在每家的门上。

曾有同修建议,发资料时分散发,每个楼层少发几家,不要每家都发,以免太扎眼而引起人们的注意,引来恶人破坏资料。我不反对同修的做法,但各人有不同的悟法,我认为,众生都在等待被救度,落下谁我都不忍心,所以我还是对楼里的每家每户都发放资料,而且我觉得这样能震慑邪恶!当然这样做时要内心纯净、正念强大,形成一个慈悲祥和的场,任何邪恶都進不来。

每次在发资料的路上我都想:我是宇宙的小小一粒子,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只是自己有这么一个愿望,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兑现自己史前的大愿,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无比殊胜!

在证实法讲清真相的道路上我遇到的事很多,每件事确实是在师父的呵护和点化下做的。

一次我坐在出租车上,一看司机穿的是迷彩服,就问他原来是干什么工作的,他说是北京武警部队的。一路我就给他讲真相。他听得津津有味。我说:我给你起个名字退了吧!他说行。我说,那就叫百顺,退了一百个顺利。他看了看我没吱声,我又说:叫张百顺吧,向神佛发愿还是起个大名吧!他看了看我,点点头。快下车时,他才开始说话。第一句话就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叫张百顺?我看着他一惊,我说,我就是想给你起个吉利的名字,我真的不知道你就叫这个名字。我心里明白了,是师父点化我说出来的,叫众生看到大法的神奇。

三、多种形式救度众生

我尽量做到利用一切时间、一切机会、一切形式救度可贵的众生。我的包里随时装着讲真相的手机,一有空就拿出来打几个,在办事的路上,在等人的过程中,在同修忙来不及提供资料的日子里都打电话。我所有买东西用的钱都是真相币,每月几乎用出去上千张。我总是骑着自行车到不同的市场去买东西,分散花钱,让不同地区的居民都能得到真相,同时也避免引起怀疑。

我一般很零散购物,比如买桃子,我一次买三两个,这样可以多花出去零钱;有时在和卖货的人交谈时感觉对方较明智的,就多买点东西,直接数给他多张一元零钱,前几天我付给一位卖菜的生意人几张真相币,他在数钱时发现了,说,怎么都是这样的钱?不过挺好!我说那我再多买你一点东西,多给你点真相币,你会生意好,得福报的。于是买了三十多元的东西,给的都是一元真相币。他说好,很快就能找零出去。

有一次一个人告诉我,很多人将真相币当作收藏品,这说明明白真相的人很多,希望同修都来使用真相币。我也抓住一切机会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讲真相的过程中还碰到一位开小商店姐妹,她以前修炼过大法,我跟她讲大法的洪势,劝她从新走回来,并加入到助师正法的行列中来,她很高兴能遇到我,并愿意听我的规劝,说以后在向顾客找零钱时会多使用真相币。

四、繁忙中不耽误救人

师父教诲我们:“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转法轮》)我悟到,修炼人如果有了慈悲心,做事处处先考虑别人,心中保持善念,就能处理好一切,家庭、社会、工作中都能开创好的环境,这样就能有宽松的条件更好的去救度众生。

我两年前退休,现在仍在一家公司兼职做会计。退休金加兼职工资使我有充足的资金做真相,买电话卡、出资料钱、帮同修等。我近八十岁的母亲身体弱,身边老得有人,我家姐妹四个,没人愿意照顾母亲,我就和丈夫从楼房搬来母亲的平房里住,独自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丈夫虽然不修炼,但不妨碍我照顾母亲和出去做真相。我对丈夫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他认识到大法的好,尽管怕邪党迫害我和全家,但他挑不出任何理来阻止我出去做真相。而且在我不在家时帮我母亲做饭,陪老人家。

为了赶时间,我手快眼快,麻利地完成一切事情,進出门静悄悄,让家人不易觉察我出去了。比如,我做晚饭早,六点前让家人吃完,我收拾好出门,九点左右就可以回家。一次,人民大学有位同修被迫害,我们去那里发揭露恶人的资料。天下很大的雨,晚饭后我赶很远的路去发,迅速的发完赶回家,進家门就对丈夫说,你该洗洗休息了,我帮你端水,他以为我出去串门回来了,什么也没说。

尽管很忙,但我注意平衡好做三件事和工作生活的关系。我还和同修合伙开办公司,利用一切便利条件来推动公司的发展。我们开公司的基点是净化人类思想,帮助人们家庭幸福,破除旧势力的经济迫害,使曾被迫害过的同修得到工作机会。办公司事情多,我们知道这对于我们能否处理好三件事和公司业务的关系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在复杂的环境中修也是好事。为了让我有时间做真相,同修让我尽量少去公司,我们相互信任,谁能做什么都尽力去做,各方面都做好。

以上是我在讲真相、证实法中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