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生命在法轮大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同修好!

看完明慧编辑部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征稿的通知后,感慨良多,深受触动。前六届网上心得交流会由于时间紧,又赶上正是秋收季节。虽然也参加了投稿,但是有一种应付交卷的心,对网上心得交流法会不够重视,也是自己心性不够所致。

看到同修们在正法修炼中所做的一切正念、正行的事迹,与之比较自己还有一定程度的不足与差距,在比学比修中促使自己迎头赶上,奋起直追。今年网上心得交流通知比往年提前了二十天,延长了二十天的时间,在秋收前有足够的时间写出自己正法修炼的心得体会。在此感谢明慧编辑部的同修们所做的一切。下面,把自己在反迫害正法修炼中的部份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一、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开创修炼环境

“七•二零”以后,身在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就如同在魔窟里一样,到处充满了邪恶的因素,邪恶的气氛,由于中共与江氏流氓政治集团对法轮大法、大法弟子的血腥镇压残酷至极的迫害,加之动用所有的宣传机器,对师父、大法、大法弟子的造谣污蔑的宣传,所有中国大陆人几乎都被谣言蒙骗毒害了。邪恶的谎言加上恶毒的舆论导向,导致中国人对大法、大法弟子的不理解发展到仇视大法、大法弟子。在权力、金钱的诱惑下,那些不顾道义谴责的人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

我所居住的地区,“七•二零”后大法学员進京上访的人多,被邪恶迫害的很严重。由于我在被迫害中一直不配合邪恶。也从未向邪恶保证过什么,一路堂堂正正的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当地同修有什么事就找到我交流,我也在无形之中成了当地的协调人。面对被邪恶破坏了的环境,面对那些带修不修的昔日同修,面对被谎言蒙骗了的世人,怎么办?又怎么做?这是对自己根本上信师信法的考验,也是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负起的责任。在修好自己的同时也肩负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重要历史使命。要想走正正法修炼的路,必须学好法,尤其是师父后期讲法,法理明晰才能摆正基点。

师父说:“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如果自己的所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时,那么大家想一想,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如果还做不好,怎么会还有下一次机会呢?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弟子们,精進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進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师父把法理已讲给了我们,怎么样去做就成为了最根本上的考验与选择。邪恶操控下的中共流氓集团,不准我们大法弟子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当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作为大法弟子就听师父的话,不能被邪恶吓唬住。

从二零零三年开始,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年纪最大的同修八十多岁。在集体学法、炼功、交流中,大家提高的很快,整体配合也很到位,那时我们这还没有资料,都是由城里同修骑摩托车送,一次两编织袋。我和孩子负责往下送,不论大雪封路、数九寒冬,还是烈日炎炎、大雨滂沱,都是骑自行车或步行几十里,送给别村的同修,不知苦也不知累反而觉得很轻松。

我们小组的同修分工明确,谁负责哪个屯,必须把真相资料准时送到。大家都是抢着多做,挂条幅粘不干胶,邪恶摘了、撕了,就再挂上、贴上。本地做的差不多了,就开着手扶拖拉机,到边远山区,大法弟子少或没有的村屯去发、挂、贴真相资料,发小册子传单。大家花钱打出租车到几百里外亲属家村子里去发真相传单,年龄大的同修和带孩子的女同修都参加,抱着孩子去发。大家都从师父讲法中知道了救度众生的重要。放下自我、放下家中的一切去救那些被谎言蒙骗了的众生。

功夫不负有心人,辛苦的付出,清除了操控世人的邪恶因素,开启了世人被谎言欺骗而迷失了的良知。人们开始苏醒了,也敢走近大法弟子听闻真相,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也亲眼目睹了大法弟子在遭受迫害非常严重的情况下,依然还在想着别人,还在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就连参与迫害的警察都说“这个法轮功太厉害、太了不起”。了解真相的人,都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都保护大法弟子,我们当地的修炼环境已是人们公开的学法、炼功。

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把邪恶利用下的中共流氓政治集团破坏了的修炼环境正了过来。八年来虽然也有一些干扰与迫害现象出现,但是集体学法,从未停止过,一直坚定的走到今天。

二、放下自我救度众生,圆容师父所要的一切

师父讲:“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师父的谆谆教导明确了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必须要做好的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紧迫感和重要性。

在正法進入了新形势下,广传《九评共产党》劝世人“三退”的讲真相中,不但要发《九评》书、光盘、真相资料,还必须要走出来,向世人面对面的讲。中国大陆的所有世人都是受邪党发动的各种政治整人运动,杀戮民众,给吓破了胆,对于共产邪党都是谈虎色变,远而避之,敢怒不敢言。

刚一开始劝“三退”时,都是对自己的亲人、同学、朋友、同事讲,由于自己对《九评》看的少,理解不深,真相就讲不到位,听的人听不懂,就以为我们法轮功是在参与政治,有的亲人就说“快别炼法轮功啦,这要叫人家政府、公安知道了是蹲大狱掉脑袋的罪”,甚至说一些难听的话,也有劝我不要再炼大法了。我听到这一切心里真是为这些迷中的人着急,同时向内找自己,救人马马虎虎的能救了谁,必须得发自内心的改变自己的观念,学好法,发好正念,炼好功才能开智,有强大的能量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世人的邪恶生命、邪恶因素,世人才能听真相、明白真相,转变观念,才能退出中共邪党附属组织,得到大法的救度。

正法向前推進出现新的形势,对我的要求也就要高了。我们现在是正法修炼时期就如同在大学里学习一样,必须得学习大学的课程,才能跟上正法的進程。“你拿小学课本去上大学,你还是个小学生。”(《转法轮》)我们必须把自己溶于法中,才能有超常的能力去救度被中共邪党毒害了的中国人民。

在法上提高后,去讲真相,干扰就少了,听真相的人好象都随着我的意识转。从身边的人,到遇到的每一位有缘的陌生人,这些年来我讲退了许多人,每年夏季卖菜的季节,把自家产的各种优质蔬菜拉到市里,与所有买菜的人和市场上卖菜的农民讲,每天多则十几人,少则也有五、六人,很自然也很能找上话题讲“三退”、讲真相,廉价的菜(比菜贩的价差几角钱)多给少算,热情的服务礼貌待人,给人一种平和的感受,人们都愿意接触我,也就给讲真相奠定了基础,听完真相的人都会说一声“谢谢你”,或说一句“法轮大法真好”。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遇到过政府干部、军人、警察、医生、学生、妇女、儿童,这些人中也有提出来一些个问题的,有人说“法轮功参与政治”,我就会告诉他们中共建政以来用无神论把中国人洗脑后,中国人从此没有了心法的约束,什么都敢干,砸庙毁佛像,侮辱修炼的人,不相信有神的存在,道德急速下滑,暴力争斗,杀人害命,黄赌毒遍地都是,这一切都是某某党统治中国后出现的,它毁坏了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破坏了儒、释、道的精神,教人向善的道理,某某党才是真正的邪教。把它邪恶的本质揭露出来,让人远离这个恶魔,是为了救人,这怎么是参与了政治呢?再讲藏字石,结合中国大陆出现的各种天灾人祸。还要告诉人中国和中共的本质上的区分,一般听完后就明白了,很顺利的就做了“三退”。

每一次讲完真相后,我既为明真相得救的人高兴,也冷静的向内找,自己还有哪个方面没讲到或没有讲好。及时的找到差距,找到自己心性上的不足。我发现一切干扰自己讲真相的根子就是一个“私”和为我。自己也能在法上认识到,这是旧势力造就我生命时强加给我的为私的本性。修炼十四年了,怎么还往出冒,还没去净呢?真是愧对师父的苦度。这个为私为我的观念根本就不是真我,是后天形成的物质假我,当我们主意识不强、不正时,就会受它的摆布,保护自己从而在讲真相时会有分别与选择,这不纯净的一念就会干扰了要救的人。

在讲真相中有时与家里修炼的老伴配合,参加婚礼、看望病人、到亲戚朋友家串门或参加其它的一些场合。我讲她就发正念,她讲我就发正念,每次都能劝退不少人。有时也与学法小组同修整体配合出去讲真相,带动这个小整体的每一个同修都走出去讲真相。几年来大家从生到熟,从零开始,逐渐的达到了每个人都能单独走出去讲真相。就连年近九旬的老人都走出去讲,每一次回来都是拿回几十人三退的名单。

在讲真相这件事上直接能找到我们心性上的差距,在法中不断的提高升华中,我们开启了智慧,增大了容量。在逐渐放下自我中,达到了无私无我的新宇宙标准。就象师父讲的法,你们的一切都将在讲清真相中产生。

三、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建立家庭资料点

在这场迫害中,我成了当地中共人员注意的重点人物。他们前几年经常到我家骚扰,翻箱倒柜,乱翻东西。这些迫害现象造成了我有一种观念,一种变异了的观念:我家是不能有电脑、打印机,这么翻腾,我再买电脑,不是不理智吗?我是用人心去看问题,所以这些假相就不断的出现,我还把它当成了真事。

认识的搞电脑做资料的同修都叫我学电脑、做资料,我就说:师父都说了走出去讲真相、发资料一样建立威德,一样圆满。再说我家是迫害的重点,不适合做资料。同修们听完苦笑着说:“你这是向外找,不是找自己。”我还觉的挺委屈的。我讲真相揭露邪恶,协调当地同修样样不差,怎么就非得做资料?直到一天,我到做资料的同修家取资料,他的小孙子说我怎么老上他们家来,“你自己就不会做?真烦人。”我这六十来岁的人被小孩一顿奚落,心里真不是个滋味。那段时间电脑机器总出毛病,有时都做不出来。做资料的同修也很抱怨没人理解他,家里同修老伴也怨气不小,说同修整天在屋子里搞机器、电脑,家里、地里的活都耽误了。

看到这一切,我回家想来想去,觉的自己是应该做资料,同修吃了那么多的苦,都默默的忍受着。师父让我们做事为别人着想,应该想到别人。可我是怎么做的,根本就没考虑别人的承受力,真是太自私了。我应该承担起做资料的责任,减轻同修的压力负担。我与老伴同修说:“咱俩也学会电脑、做资料,减轻同修的负担。”老伴也同意,这时市里懂技术同修送来了电脑、打印机。我和老伴从零开始学,一直到能自己独立上网下载、打印资料、打印光盘、刻录光盘,这个过程溶入了同修们无私的、耐心的帮助,也体现了大法给我开启了智慧和师父的点悟。使我这个摸了一辈子锄把,只有小学文化的老农民,粗糙的双手竟也拿起了鼠标,能上大法明慧网站。每天能及时的看到全世界大法同修们更多的纯净体会文章,我心里感到每天都能溶入到我们大法弟子整体修炼这个大洪流中。当我把第一份《明慧周刊》、《明慧周报》、小册子等等打印出来之后,心里非常激动,泪水和汗水交织在一起,我真荣幸啊,能沐浴在浩荡佛恩中,成长为一朵净莲,感谢恩师的呵护与苦度。

刚学会做资料那个阶段,正赶上春耕、插秧季节,夜短农活又忙,自己承担了当地同修所用的资料。由于技术不熟练,心性也不到位,老出故障。一周要做的资料就得好几个小时,有时一晚上熬到通宵,打印机总堵墨,试着修理吧,一动手就整了一手的墨水,有时蹭的满脸都是,照镜子一看都赶上演京剧的大花脸啦。越急越出故障,懂技术同修来到后,一检查机器正常,没毛病,我向内找,我说一出现干扰,我就犯了常人时好急躁、心不稳的老毛病,怨老伴、又怨同修不负责,懂技术同修告诉我大法弟子用的电脑、打印机都是法器,都是有灵性的,心性差一点都不行。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找出了自己许多的执着心,干事心、欢喜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还有不认真的性格,通过做资料都暴露了出来。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这些执着心不去,怎么能提高心性呢?这些执着在平时修炼中根本就没在意,可是用电脑打印资料,这些执着就成了干扰自己的障碍,认识到这些后,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自己做资料吃的这些苦和受到的挫折,使我知道了那些常年在资料点工作的大法同修们,他们真辛苦不容易啊。默默无闻的付出,同修们能理解到吗?尤其是夏天高温,又不能开窗、开门,真是象蒸笼里一般,希望同修们珍惜每一份大法真相资料吧,那是用巨大的忍受与付出做出来救人的真相资料和明慧期刊啊。

尾声

正法修炼已走过了十一年的历程,回顾起来感慨万千,修炼中提高的每一步都溶着师父慈悲的呵护与点悟,都是大法的指导才能有的这一切。我是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民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开智开慧下,在正法修炼十二年里,写了一百多篇体会文章,有法理认识的理性文章、有揭露邪恶的文章、有修炼升华的体会文章,也有讲真相方面的体会文章,还有证实大法超常、神奇的故事文章,都相继在《明慧周刊》、当地小册子、单页上发表过,这一切都源于修炼大法后才能做到的,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给予了我写作的能力。

这个写作过程也是修炼过程,也暴露出盼发表的心、显示心、求名的心等一些执着的心。当我逐渐认识到这些不好的人心时,去掉了它,就是在法上修炼的提高与升华。

“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洪吟》〈得法〉)。我虽然是农村大法弟子,但是从未因农活忙而影响我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十四年如一日把修炼放在工作、生活的前面,也没有因为修炼而影响了工作和生活,年年地里的庄稼、园子里的菜都是长势喜人,年年丰收,从而起到了证实大法的作用。

大法把我从一个满身业力,自私易暴的常人改变成为一个能放下生死、放下名利、欲望,能为他人着想的敢于走真理之路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健壮的身体,容光焕发的面貌,祥和的心态与高境界的品质使能与我接触的每一个世人感到了大法的超常与美好。

在十一年反迫害正法修炼中,大法赋予我的智慧、勇气、力量在这场正与邪的较量中放出了真理之光,令邪恶之徒们胆寒,都不敢正视看我。它们在无可奈何的拙劣表演中失败了,只有一句话:你太正了。

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浩然正气,如一把利剑劈开了邪恶的阴霾,开创出属于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一片自由的蓝天。“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洪吟二》〈征〉)。人类今天的一切都是为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而存在的。就应该由大法弟子说了算,我们才是这场大戏的真正主角,邪恶的表演只能更加烘托大法弟子的伟大,与对师父、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珍惜伟大慈悲的师父在宇宙正法中给大法弟子开创的正法修炼环境。在最后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展现大法的辉煌。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