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风雨十年 走正大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大法同修好!

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被师尊选中并赋予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我感到无比幸福与荣耀!回首自己十三年的修炼历程,可以说是有荣耀、有成就,在助师正法的進程中也留下了很多的不足与遗憾。借助这次法会交流之际,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分享。如有不当还请慈悲指正。

一、修心去执 返本归真

当我在人生道路上苦苦拼搏,百病缠身,心灰意冷的时刻,我有幸得法了。我听了师父讲法录音,还没有炼功,仅仅两个月,我的多种慢性病就不翼而飞,真正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七年,我和妻儿三人到炼功点学炼法轮功,集体看师尊讲法录像,学法、炼功、切磋。从此我正式走上了修炼之路。在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由于迷在人中太深,方方面面要舍弃的东西太多了。过心性关时,有些东西不是一下就能放下的,今天好象放下了,明天又返上来了,真是剜心透骨,就看自己怎么对待,能不能悟道,能不能修出来。

我大量学法、背法,大法深奥的法理解开了我许多困惑,点亮了我心中的明灯。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人世间的东西,真的就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过关时法就在我脑海中显现,因为我选择了修炼,师父就在帮我往下拿。就这样一天天的学法,一关一难的过,一颗心一颗心的去,慢慢的,心如止水,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了。心性得到了巨大的提高。在金钱面前,面对巨款,我坦然而舍,视钱财如粪土;在女色面前,多次面对诱惑不动心,婉言拒绝;在亲情面前,坦然放下,柳暗花明;面对讥笑与辱骂,我淡然一笑,心中对法更加坚定,金刚不动。

修炼,使我尝到了那种放下名、利、情的大自在;修炼,师父教会了我真、善、忍、做好人;修炼,使我学会了遇事向内找,知道了如何返本归真。而且师父还将我生生世世的部份记忆打开,在亿年层层下走中,在天上有幸和师父结缘。在这寰宇更新的最后时刻,是慈悲的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至高无上的荣耀赐给了我,把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的人锤炼成一个遇事能为他人着想,为宇宙真理敢于付出一切的令宇宙众生都羡慕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徒。

二、放下人心 维护大法

正在我和身边的同修们沉浸在溶于法中的快乐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七月二十二日凌晨三点多钟,我被派出所和乡镇十多人绑架、非法关押,虽然当天就放回来了,可电视台和其它媒体的造谣诬陷,令人感到窒息。妻子同修去了省政府,儿子同修在路上被拦回来了。看了一会电视,我心情非常沉重。

邪恶开始了对大法、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当时全国上下一片红色恐怖,形势比我想象的要严峻得多。我心中知道大法是正的,师父没有错。晚上,妻子同修回来了,讲了她们在省政府上访的一些情况,鼓励我一定要坚定。我在心中也默默向师父发誓:师父您放心吧!谁也动摇不了我对大法、对您的坚定信念!无论天塌地陷,我一定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

炼功点解散了,失去了这宝贵的环境。我们三人就在家一起学法,重点学师父的新经文。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维护大法、救度众生是必须做的。法赋予了我这么重大的使命,可是我的“怕心”去的比较慢,修炼一段时间后,明显感到怕心没有了,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它又出来了。

在迫害的头几年,我上天安门为大法鸣冤,向世人讲清大法真相,多次遭邪恶绑架迫害。由于不放弃信仰,又有怕心,过程中吃了很多苦,多次被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非法关押,甚至酷刑迫害。一直到二零零七年从劳教所回来,我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发现都是自己人的执着太重、学法不深,这样的执着、那样的怕心,而关键时刻又忘记了法,正念不足,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甚至加大魔难过关,人为的增加了很多魔难。

我开始重视学法,背法,当我把所有的大法书按要求大量通读之后,我对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何修炼,如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心中有了较清晰的认识。其实每当魔难来临时,只要我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正念一出,另外空间的邪恶就立即解体。

例如有一次邪恶企图绑架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平安走了过来。那是二零零四年,当地“六一零”、国安、公安、派出所、单位联合出动,七、八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前,企图绑架我去省洗脑班。我正念坚定的说:“你们今天谁也别想动了我!”他们一下子被镇住了,谁都不敢动手,我当时没有怕,只有一念:师父就在我身边,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向他们讲真相二、三个小时。妻子同修和儿子同修在一边发正念清除邪恶,经过半天的正邪较量,彻底解体了邪恶。最后,他们灰溜溜的开着车走了。我从法中悟到,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才能走正师尊安排的路。

最近几年,我的怕心少了,邪恶也很少来干扰我,即使来了,也被我的正念轻松化解过去。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把“怕”的物质拿掉了。近两年来,经常有被绑架的同修回来告诉我,邪恶在非法审讯他们时都是问他们是否认识我,并说:“他家什么都有,我们就是不去动他。”我知道不是他们想不想动我,而是旧势力钻不了空子。

在这些年证实法当中,我自认为,三件事也没有少做,该做的也都做了,也堂堂正正的多次正念否定了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但总觉得很多时候是在旧势力安排中做的好一点而已。经过这些魔难,虽然我自己最终从法上提高上来了,逐步走正了师尊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但可能由于我人心不去增加的那些魔难,也给我地证实法的环境增加不少阻力,从而造成当地环境的恶劣使得一些同修不能走出来,这也是我修炼路上的遗憾!希望同修吸取我的教训,放下各种人心的执着,走好最后的路。

三、兑现誓约中 师尊赐我无限智慧

为了讲清真相,还大法清白,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开始筹备组建资料点。可是由于我地大法传来比较晚,同修不太多,大都是婆婆姥姥,文化程度比较低。迫害发生后,有很多不炼了,还有一部份又走不出来,当时能走出来证实法的同修不多。当初的资料来源都是靠外地的同修供应,数量很有限。随着迫害的持续,资料点不断被破坏,今天联系上这里搞一点,明天联系那里搞一点。

二零零三年,我们决定自己出钱组建资料点,可是由于没有技术,我们就出资和外县流离失所的技术同修合作在外地建立了资料点,运行了几个月后也被破坏了,全部设备被抢走,同修被判了重刑。

二零零三年底,我决定在自家建资料点,和儿子(同修)去省城买了笔记本电脑和多功能打印机,制碟机等设备,边干边学,满足了当地同修的需求。当地原辅导站站长被非法判重刑,协调人的担子就自然落到了我的肩上。为了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一方众生,我把全县分成几个片,每片由当地一同修负责组织发放。我们白天在家开门做生意,晚上做资料,资料多时我就和妻子或其他同修骑车去边远山区沿路发。当时搞得轰轰烈烈,我们这儿的山山水水、村村落落都留下了同修们的足迹。同修对我更加崇拜,并产生了依赖心,我自己的欢喜心也起来了。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五年五月,我和妻子(同修)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当地还有几位同修陆续也被非法劳教,有的流离失所。

二零零七年,我从黑窝回来,自迫害以来不停的坐牢、罚款、加上经常关门停业, 原来做生意积下的几十万积蓄也花光了,家里一幅凄惨的景象。回家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学法,我把师父传法以来全部讲法看了一遍,特别是师父最近讲法经文反复看了多遍,充份领会其内涵,在思想上跟上正法進程。我知道必须抓紧救人。可是要做好三件事,没有钱寸步难行,我决定重操旧业,贷款添购大型设备做加工生意。

妻子压力大,担心贷款收不回。我想,修大法本身就是有福份的,决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说服妻子,高息贷款共凑了将近二十万元,在亲人的帮助下,回家一个月就顺利装修,开张营业,并添置了资料点设备,继续做资料,仅用了两年半时间,还清了全部贷款,并又积蓄了几十万资金,添置了小车,使邪恶“经济上搞垮”的阴谋彻底破产。有个好友听说我回来了,到我家来想训我一顿,看到我家搞得红红火火的,也无话可说。刚回来时,恶警们笑话我:“某某终于被搞得揭不开锅了。”现在看到我这么快就翻身了,他们都感到很惊奇。

挣的钱也够用了,去年底我将部份设备卖掉,缩小了经营规模,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做好三件事上。我学会了电脑技术,并摸索了制作大法书籍的技巧。在迫害的环境中,没有人教我,但我想,有师在,有法在,大法弟子干什么都应该是最出色的。我便自己用心的研究、学习,添置了专用设备,很快掌握了这一技巧。

有一次,外地需要几十本大法书籍,因为制作大法书籍是非常严肃的,是不能出问题的。同修问我,能在两天内制作几十本大法书吗?我说能。我静下心来抓紧印制,基本能一个小时一本,按时完成了数量,而且保证了质量。看着眼前精美的大法书籍,我想到了我初期制作书籍的艰难。

当时,一个晚上做一本还累的不行。我是一个急性子,偏偏又不断的出错,我就埋怨机器不好用,埋怨这、埋怨那,就是不向内找,结果越来越不如意。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海:“那么也就是说呢,不论你在哪一个领域里,你的技能方面能够提高那是你不断的使自己境界提高后的表现,表现上是你在做好人、在修心,从人的角度上来讲你在变成好人,由于学法内修你做的越来越好,神就会给你应有的智慧、给你灵感,让你在学习中明白很多、让你创造出更好的东西、让你技术更高、让你超越。”(《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师父的法使我清醒,我明白了要学好技术,先要学会修心。多学法,学好法,做事时心要纯净,心无杂念,真正象一个神一样的去做。随着自己境界的提高,慈悲就会增加,随着慈悲的增加,不好的物质就会减少,心的容量就会增大,周围的一切就会感知你的变化,那么一切就会向良好的方向转变。

有次几位同修去边远山区办事,急需几千份真相传单和小册子,儿子同修不在家,我立即关门停业赶制,一个人操作两台电脑、三台打印机,一边印一边订,在妻子配合下,几个小时就做完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新老同修不断加入正法洪流中来,资料也供不应求。我想,一定要吸取教训,人人都要走自己的路,做好三件事。于是我和几位同修协商,走资料点遍地开花之路,资金自己能出多少都行。有困难的,我提供设备和技术,先后成立了七、八个家庭资料点。

可是,随着资料点的增加,机器维修又成了大问题。送去县城、省城维修,有时一个月都不能修好,而且一次费用就是几百元。机器一出故障同修就往我家里送。因为都是初学,故障率特别高。好的、坏的多时家里上十台打印机。怎么办呢?我心里非常着急,自己修吧,可我一点基础都没有,不修吧,耽误同修使用,影响众生得救。我看看周围的同修,就我适合做维修工作,因为我毕竟在常人中从事过技术工作,修过一些机械故障,可是电子技术一点也不懂,打印机一窍不通。当时我抱着试试的心里,这里拧拧,那里弄弄,有些小毛病也奇迹般的弄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决定自己做维修工作。

起步是艰难的。刚开始机器都拆不开,这些东西很精巧,结合部位很隐秘,又没有维修参考资料(我那时根本不知道有天地行技术网站,所以走了一些弯路)。有时一站十几小时,弄得我满身汗水,腰酸腿痛,结果还是一头雾水。这时我的急躁心暴露无遗,有时甚至摔工具,生闷气,心里那个苦啊。

生一阵气后,静下来一想:这是大法弟子的心态吗?这是在做常人事吗?这是在做最神圣的事啊!这不正是去急躁心的好机会吗,要抑制魔性啊,总这样发火,加大了不好的物质,做事时场也不纯净啊,我们自己都做不好,能救度了世人吗?想到这些,我立即归正自己。我静下心来搞两台同型号机器对比反复琢磨、拆装、比较。后来同修告诉我,上网联系上了天地行技术网站,下载了很多维修资料,在版主同修耐心帮助下,我的技术突飞猛進。有两台县城和省城都没修好的机器,我拿回家都修好了。我自己一台爱普生290,在打钱币时,一卡纸就坏,经过我改進部件,怎么卡纸也不坏了。

每次同修将机器拿来,我叫他等一会就能修好,遇到大的故障,我就把自己使用的换给他,再将他的修好自己用。没有因机器故障影响到资料点的运作,有力的保障了资料的供给。既为同修修好了机器,也使自己的心性得到了提高。

由于很多老年同修原来炼功用的磁带相继都不能用了。mp3由于操作复杂,且声音小,影响炼功。我就从网上购了一批操作简单、价格低、音量大的cd机,解决老同修的炼功问题。可是最后剩下四台有故障,只好送去维修店维修,然而,连问几家都说不会修,后来送到一家熟人的修理店,同意试试看。过了几天去接没修好,说:“不知从何下手,修不了。”

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我采用“置换法”,半天时间就奇迹般的修好了三台。有时我感到根本不是我人在修,象是功能在起作用,真有点“手到病除”之感。同修称我“技术高手”,可是谁又知道我竟是一个连电子元件都不认识的门外汉呢。

通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使我真正明白了,工作的本身不是修炼,但是我的修炼状态却会在我做的事情中体现出来。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提高自己的技能不是目地,而升华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层次从而达到更好的救度众生,兑现史前誓约,这才是我来世间的真正目地。

目地明确了,符合了大法,那么师尊就会给我智慧,就会叫我的技能得到提高。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经常有人问我,怎么什么都知道做,我都是笑而不答。就包括家里装修,泥、木、水、电都是我自己弄。什么东西我都想自己动手,都想弄个明白。因为我是带着使命来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开智开慧,做什么事都事半功倍。根本就不是如何努力的学习常人的文化知识、科学技术,如何聪明得到的。

当然,这一切也少不了同修的鼓励,特别是妻子的配合、儿子的帮助。我也经常鼓励自己,作为大法弟子不干则已,干就要把它干好。我所做的这些很可能会成为将来人的参照。其实我想,无论我的文化水平有多高,有什么特殊的技能,就是掌握了全人类的知识,从根本上讲不都是师尊赐予我为这次正法用的吗?

师父说过:“有的在这方面能力强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强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说我有这么大本事啊,怎么怎么样,那是法赋予你的啊!你达不到还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达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觉的你自己怎么本事。”(《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假如没有师尊赐予我无限的智慧,我能做什么呢?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师尊在做,我在修吗?

四、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听我讲真相的人中不同阶层的人都有,成千上万,有富翁、有乞丐、有民工、有同行、有经商的、有从政的、有迫害过我的人、也有帮助过我的人。由于我修的不够精進,也错过了不少与我有缘的众生,我感到很遗憾,也很惭愧。我为错过的有缘人也发过正念,加持他们再遇到大法弟子讲真相一定要接受,退出邪党组织保平安。

为了更好的推广神韵,我有一段时间每天总是放着神韵光碟,顾客上门就向他们介绍、赠送,多的一天送去十几张。有一次,一政府人员来加工产品,我正在看神韵,我问他看过吗,他问是什么,我说是神韵晚会。他又问有法轮功受迫害的节目吗?我说有啊,于是我用鼠标拖动选了几个场景给他看,他很感兴趣,问我有多的吗,能不能送张给他,我说可以,马上送了一张给他。他高兴的接过光碟连说谢谢,我接着给他讲真相,劝他三退,他笑而不答,走了。过了几天,他来接产品,我问他好看吗,他说可以,只是把神形容得有点过份了。我说:神当然无所不能啊,你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因为受共产党“无神论”毒害太深所致。我给他讲了几个神话故事。并又劝他三退,他不表态,我说这个用化名都可以的,神佛看的是人心。他一听用化名都可以,如释重负,马上表态退了。

有一次,我小时候的邻居姐妹俩从省城来走亲戚,路过我店看望我,我和她们讲了真相并赠送了光碟,姐妹俩高兴的做了三退,由于当时刚好没有小册子,我答应她们回去时再给她。过了两天她妹妹来了,我把几本小册子给了她,这时她丈夫从外面進来上厕所,我见她偷偷将小册子藏在袋子里,我想可能她丈夫不明真相,反对。我给不给他讲真相呢?看他一副很凶的模样,我犹豫不决,他从厕所出来就走了,因为我犹豫最终没讲。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和妻子正在上网,他和他儿子气势汹汹的進来,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是什么意思,你拿书给我妻子干么?你是不是又想進去了(指牢房)?如果我妻子炼法轮功,你等着瞧……我当时很平静,笑着解释说:“别误会,我不是要你妻子炼法轮功,我是要你们了解真相,逃过劫难保平安。”并道歉刚才没有给他讲真相,使他产生了误会。妻子也在一边帮着解释。他们明白后,转身平静的走了。我立即向内找,这不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吗?这不是分别心吗?都是有缘人,我却因貌取人,使人家失去这万古机缘,人家当然有气啊!没打还算好的呢。

还有一次,一个农民工来我店做生意,我问他哪里人,他告诉我是边远山区的。我问他:“听说过三退吗?”他说没听说过。我就把天灭中共,为什么要退出的道理给他讲了一下,他说:“有这种事啊,谢谢你把这么大的事告诉我。”马上表态退出。他还问了一些不明白的问题,我一一作了解答,他又问我:“可以和别人说吗?”我说:“当然可以啊。”他走后一会儿又来了,郑重的对我说:“这件事就拜托您了,一定要放在心上啊。”我说:“请放心,我一定办到。”看着他那郑重的表情,我心中的感慨无以言表。我为这些生命的得救,乃至另外对应空间庞大的生命群的得救而高兴,为他们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欣慰。

在这史无前例的正法修炼当中,每一位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都可以写成一部丰厚的洪伟巨著。在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压下,在红色的恐怖中,在世人鄙视的目光下,大法弟子在自身不断被迫害的情况下,仍一如既往、抛弃个人安危,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着众生。

只有洪大的佛法,伟大的师尊才能造就出如此圣洁伟大的弟子!我为自己能够成为师尊的弟子,能够承担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么重大的使命、能够有机会兑现自己的誓约,能够有着如此的殊荣而自豪。

要写的东西实在太多,篇幅有限,不能一一表述,回顾修炼的路,比起那些修的好的同修,深知惭愧,我修的太差劲了!不知摔了多少跟头,一路多亏师尊慈悲呵护我才能走到今天,日趋成熟。我不知如何表达对师尊圣恩的感激和赞颂,想到师尊为弟子的付出,我做的这些实在是远远不够,唯有多救人,精進再精進,才能回报师尊浩荡洪恩之万一。

再一次跪拜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