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十年风雨辛酸泪 正法路上净心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

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当我提笔写这篇稿件时,已是泪流满面,泪水滴落在稿纸上,悔恨的泪,辛酸的泪,感慨的泪和想念师父的泪交织在一起……,往事历历在目。在这次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上,我把自己的修炼过程分为三个部份向师父汇报,并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得法

一想到自己得法的经过,就悔恨自己的悟性真是太差了。事情是这样的:我的丈夫在九六年得大法修炼,我那时已经从单位辞职自己经商(我原来在某企业供销科任职)。有一次我去北京出差时,看到汽车的玻璃窗外有一个圆圆的东西在转,很好看,一直伴随着我到北京。我出差回来后和丈夫说了这件事,丈夫随手翻开了《转法轮》书中的法轮图像问我是否看到的是这个,我说就是这个,但是转动的。丈夫说:“你很有缘份,快学法轮功吧。”我说:“我没时间,我对气功也不感兴趣,你学我也不管。”第一次得法机缘就很是轻易的错过了。

还有一次,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在客厅的沙发上织毛衣,丈夫在卧室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就看到师父坐着莲花到我家来了,师父坐在莲花上笑眯眯的看着我,我就赶紧喊丈夫:“你快出来,你的师父坐着莲花到咱们家来了。”丈夫立刻到了客厅:“在哪儿?我怎么看不见?”我说:“你也太差劲了,你的老师都到咱们家来了,你还说看不见?”丈夫说:“我真的看不见,你是开天目了。你的缘份也太大了,你快学法轮功吧。”我还是没听丈夫的话,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开天目,又一次错过了得法的机会。

九六年秋天有一次开法会,丈夫对我说:“你今天也没什么事,我带着你和孩子去参加法会吧,还有外地的学员呢。”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开法会,但是我也没有反驳他。于是,丈夫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和孩子就去参加了那一次的法会。对那次法会我也没有什么印象,稀里糊涂的就是陪着丈夫去的,为的是让他有个伴儿。在当天夜里,我就看到家里如同白昼,师父穿着一身银白色的衣服来到我家亲手给我调整身体,自己身体每一处有病业的部位我都是亲眼看着师父把病业给我清理掉,我喊丈夫:“你别睡了,快点起来,你的师父又到咱们家里来了,在给我调理身体呢。”丈夫说:“这么黑,我什么都看不见。”我却说:“黑什么呀,这比白天都亮。”丈夫顺手拉开灯,我也就看不见师父了。这一次我眼睁睁的看着师父给我调整了身体,自己以前的风湿、坐骨神经痛、妇科等病症此后都没了。就这样看到师父一次又一次我也没有走到大法中来。

回想着自己几次看到师父都没有走到大法中来,悟性真是太差太差了,我怎么能不悔恨呢?

我很支持我的丈夫学法炼功,家里家外所有的大小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什么我都不用他,这样他就有更多的时间去洪法。看到我不忙的时候,丈夫就告诉我《转法轮》书中师父讲的法都是教人向善、让人做好事、做好人的道理,时间长了,听的多了,我也就按照丈夫告诉我的《转法轮》书中讲的去做了。

九七年,有一次我给北京的客户送货时产品出现了质量问题,客户要求赔偿三千元货款。我和提货方说了此事,厂家负责人说货出厂他们就不负责任了。我想着丈夫和我说过的《转法轮》书中的话,遇事要忍,凡事要为别人着想,我也就没和厂家负责人计较,自己从家里拿了三千元现金亲自去北京赔偿给客户。

九八年,我从某钢铁公司提货,因为当时没看提货单和出库证,我把货送到北京客户那里才发现多了将近一吨的钢材,我把多余钢材的钱用支票给钢铁公司返回去了。公司经理很感慨:“象你这样不贪财的人太少了,你不告诉我们公司都不知道。”我说:“这都是因为我的丈夫学法轮功,他时常给我念《转法轮》这本书,我是按照《转法轮》书中的话去做的,所以我才把这多余钢材的钱给你们退回来了。”公司经理说:“这法轮功也太好了,你再来时把《转法轮》那本书从你丈夫那里借来让我也看看。”这为以后那个公司的经理得法打下了基础。

此类的事我做了一件又一件,并把自己以前从钢铁公司多提的货用现金都给退了回去。

九九年“七•二零”,我因为用车带着孩子送丈夫和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当天被关押在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被当地公安机关和居委会接回后,直接就把我送到了洗脑班,说去北京我是组织者,恶警多次逼我签字,我拒签,十天的洗脑班结束后我没签字。

二零零零年初冬的一个夜里,我和丈夫用自己家的汽车带上孩子送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同修们被当地公安机关抓捕后非法关押到本地看守所,当地恶警对同修动用了多种酷刑逼迫说出是怎么進京的,因为一同修被恶警酷刑逼迫说出了是我丈夫开车送大家去北京的,随后,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了保险柜里的几万元现金、存单和大法书籍,并且在银行冻结了我的帐户,把丈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并开走了我家汽车。那一夜,我守着六岁的孩子感觉到天快要塌了,是那样的无助……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看着床上睡不踏实的孩子,想到丈夫在看守所遭受着非人折磨的酷刑,我的心在流血……。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后,我发现自己增添了许多白发。我洗了把脸,把孩子安置好,骑着摩托车就到公安局去了。因为我去的太早,还没到上班时间,我就去政保科找到一个值班的,问他我丈夫在哪里,他说夜里就送到了看守所。等到了上班时间,我就找到政保科的科长要人,我说我要见我的丈夫,他不让见,我就天天找他,到公安局,到他家里,(我打听到他家住址)早晨五点多不等他起床我就敲他家的门,要人、要车,几天后他勒索了三千元钱后把车给了我,但还是不让我见我的丈夫。我就去找局长,最后局长指名让政保科某恶警带着我去看守所见到了我的丈夫。四十天后,我的丈夫从看守所转到了洗脑班。那一年我的丈夫在洗脑班关押一百天后被勒索了五千元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之后,“六一零”和政保科恶警带着邪悟者多次到我家找我的丈夫说是回访。不管是谁来我家,我都把他们拒之门外,不让他们和丈夫见面。这期间,为了保护我丈夫,白天黑夜我骑着摩托车发了大量的真相资料,其中包括政府、局机关、派出所、各企业、居民区、农村的各家门口、田地里都留下了我的足迹。我想我去做这些事我丈夫就安全了。

二零零二年十月的一天晚上,“六一零”头目和公安局副局长亲自到我家找我丈夫回访,我也没客气,随口说了他们是无耻流氓之人,抄家、打人、勒索财物都会遭报应的,我说我也不会让你们见到我丈夫的。两恶人从我家气急败坏的走了。

一个月后,我丈夫在我的亲戚家被公安局绑架,我的亲戚告诉我之后,我连夜到公安局要人,后半夜两点多把我丈夫从公安局要了回来,早晨八点多我到公安局找到副局长指责了他几句。

当日,公安局动用了十几辆警车,刑警大队和政保科等恶警把我绑架到公安局,说是公安局副局长的亲自指令。到了政保科后,政保科长和刑警大队长不由分说就打我,边打边说我不把他们领导放在眼里,我说:“你们作为执法者打人犯法,我要上告你们。”恶警停住手,找来笔和纸让我写对法轮功的认识,我对他们说:“我不会写,我也没炼,谁炼你找谁写去。”恶警让我骂法轮功、骂师父,我不骂。到了半夜我吐了很多血,看管我的人害怕了,恶警们就把我送到医院急诊室,其中一恶警让我告诉大夫是撞在电线杆上了,我告诉大夫是他们打的,大夫听后痛斥恶警。天亮后,恶警又把我从医院绑架到公安局,还是让我写对法轮功的认识,我不写,晚上就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认识了外地的三个大法弟子,她们教我背《洪吟》,告诉我揭露邪恶就是讲清真相。于是,在看守所里我写了将近二十页江氏集团是怎么迫害法轮功的整个过程,我看到的、听到的,怎样迫害大法弟子我都写了出来。

两个月后,外地的两个老大姐被非法劳教,另外一个大姐不知道被关押在哪里,监室里就剩下我自己。在看守所我就会三个大姐教我的 《洪吟二》中的〈正念正行〉和〈神路难〉,我就记着大姐们告诉我的要讲真相,我每天都写恶警是怎么迫害我的,怎么迫害大法弟子的,法轮功怎么教人向善、怎么做好人,我给所长写,给值班干警写,给劳动号的刑事犯写,一天都不落,随着我写的真相,劳动号的刑事犯只要到监室送饭时就喊:“法轮大法好!”我笑了,但是,那时却不知道那是众生明白真相后发自内心的高兴。

一个月后,我被国保大队(原政保科)大队长亲自接回家。

二零零三年刚过完年,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假借看我之由把我骗到洗脑班让我考试,他们把我骗去后,把几张诬蔑法轮功的试卷拿来让我答题,我接过后随手就撕了,“六一零”头目和公安局副局长气急败坏,就让国保大队的恶警又把我送到了看守所,这是他们早有预谋的。

这一次,我在公安局国保大队经历了酷刑,把我定为法轮功学员。同年七月,我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四年,我从劳教所回来后,通过大量的学法,才知道了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师父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知道了自己下世的责任和使命。我非常的后悔自己得法太晚了,悟性太差了,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洗净后又多次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的美好景象把我拽到大法中来的。

二、成熟

自己真正转变人的观念是二零零四年从劳教所回来后,有一次所在地派出所到我家找我的丈夫去派出所写保证书,我当时害怕丈夫被再次绑架,恶警从我家走后我就去了丈夫的单位找到单位领导说派出所又找我丈夫,让他到外边躲几天。丈夫单位领导说:“行,先躲几天,我再去找熟人了结此事。”我打车把丈夫送到了朋友家。第二天学法时,我突然悟到:丈夫单位领导的未来还得指望丈夫呢,派出所的警察也是要救度的众生,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怎么能置众生而不顾自己躲起来呢?躲不就是怕心吗?怕心就是私心,就是旧宇宙法理,新宇宙法理是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悟到了法理我就及时把丈夫接回来了。

二零零五年,我写了揭露迫害我的恶警的稿件让市里的同修上网曝光,我揭露了恶警迫害我的事实就是不想让他们对我地区的大法弟子再行恶,这样对他们的未来有好处。揭露邪恶的文章发表后,《明慧周报》和小册子都刊登了,我们当地的同修发了很多真相资料,有力的震慑了当地的邪恶。

在发真相的时候我也会使用功能了。有一天晚上,我去六十华里以外亲戚家的农村发真相资料,有《九评共产党》光盘、《九评共产党》书籍、《明慧周报》等千余份,晚上八点多,亲戚帮我包装好真相资料,九点半我就骑着亲戚家的自行车去发。刚在一个村庄挨家挨户的发,就听见狗厉声叫,我就加了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是救度众生来了,我所到之处狗都不要叫。就这样狗就真的不叫了,我顺利的发完一个村庄后再到亲戚家取。我一趟趟从亲戚家取资料,发了几个村庄,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我稍微休息一会儿,五点半,亲戚就把我送到了汽车站,我坐上早班车顺利的回家了。

还有一天晚上,我在居民区发真相资料,刚把一本《九评共产党》放在一家院里就看到这家主人骑着摩托车進来了,我一想:不让他看到我,我走另外空间,我就走了另外的纵向空间,他就没有看到我。发真相资料的时候即使在冬天我也从来没有感到过冷,浑身上下都是暖暖的。

二零零六年我家建立了资料点,刚开始,一位同修给我家电脑装上了系统,并把自己家的一个赠品联想打印机装上,我和同修都不会使用,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用。我的孩子是大法小弟子,我就叫孩子试着使用打印机,当孩子打开明慧网看到了师父在山中静坐时,我们都很激动,我的眼泪当时就流了出来。随后孩子下载了周刊和周报,当孩子打印出第一本周刊和第一份周报时,我们真是太激动了,这都是师父赋予大法小弟子的智慧。

因为同修给的联想打印机是赠品,打印速度太慢,我就去电脑城买回了HP1022激光黑白打印机。那时,我地区资料点不多,我就让孩子教会了我上网和下载打印周刊、周报和小册子,每次我都是及时的给各学法小组的同修送去。有一回冬天刚下了一场大雪,正好有一篇师父的新经文,我连夜下载打印好后,第二天早晨就骑着自行车给几个组的同修送去了。当同修看到我在雪地里骑着自行车把师父的新经文在第一时间就给他们送到手里时,感动的流下了热泪,而我也是感到了浑身上下都暖融融的,一点都不冷。中午十二点多我到一同修家时,正赶上同修家在吃午饭,午饭是肉饼,同修让我吃,我说我不饿,我想到修炼人应该“怀大志而拘小节”,就没有给同修添麻烦。等我回到家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我问孩子饿不饿,孩子说:“妈妈,我知道你是去给同修阿姨送新经文,我一点都不饿。”我赶紧给孩子煮了一包方便面。

刚开始做资料时也有怕心,怕楼上和邻居听到打印机转动时的响声,即使在炎热的夏天也是把门窗关的严严实实,拉上窗帘,因为做的资料多、量大,常常是汗如雨下,衣服贴在身上都湿透了,怕电费超出别人家被邪恶发现,把冰箱也停了,处处小心,处处谨慎。

有一天学法我突然悟到:这是我的家,我想干什么这是我的事,没有必要先想别的、“怕”字当先,我是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于是,再做资料时我就堂堂正正的,再也没有怕心了。打印机就放在电脑桌上,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我还到卖打印机的店里学会了加粉,并给教我加粉的小伙子做了三退。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位老年同修被邪恶绑架到了看守所,我在第一时间上网曝光,我找到了会打字的同修,让他上网曝光,同修当时有怕心并让我把打印机也藏起来,因为那天在我家楼下的国道上几步一岗布满了许多警察,我当时想到的就是要在第一时间营救同修,脑子里也没有想自己,就这样因为不会打字,一则消息我竟用了两个多小时,我连夜曝光,又打印了许多不干胶和揭露邪恶的真相,在此时我感到了师父的加持,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我把做好的真相和打印好的不干胶及时的送到同修那里,同修们在第一时间发的发、贴的贴,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很快的恶警就把勒索家属的钱财如数退回来了。事后才知道,马路上站岗的那些警察,原来是保护北京的一个领导到我地某企业视察的。我没有埋怨同修,而是自己去了职业学校学习了计算机高级应用,学会了打字。

现在,我家有HP1022激光黑白打印机、爱普生230打印机、佳能4760打印机和一托七的刻录机,加粉、加墨我都是得心应手,我打印好光盘面,丈夫用刻录机刻好,我们自己用,有时还给协调同修用。随着资料点的遍地开花,我从原来做几十本周刊到现在每星期做两本。

时至今日,我家已经五年没用过冰箱了,即使在炎热的夏天,因为习惯了。我家的大法小弟子也在风风雨雨中长大了。

三、理智

二零零九年冬,有一夫妻同修的孩子被邪恶绑架到公安局,夫妻同修也被邪恶多次到家干扰,被迫流离失所。同修到我家时已是晚上将近八点,他们想让我通过常人的关系给国保大队长送些钱了结此事,因为同修夫妻俩当时动了人心,非常着急。我和丈夫没动心,先给同修安置好住处,然后在法理上和他们交流,我说:“我非常理解你们现在的心情和处境,如果我不修炼我一定会找我的朋友给你们帮忙,但是,我们都是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你们现在遇到了麻烦,一定是在修炼中有漏,旁观者清,你们要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我在第一时间通知同修发正念,上网曝光,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一定要用正念解体邪恶对你们夫妻的迫害。若是我找我常人朋友给你们帮忙找人了结此事,我是没有在法上认识,就是脱离了大法,即使给了邪恶钱财,这次不找你们了,那么还会有下次,再下次……你们在向内找自己不足的同时,加强学法发正念,只要我们做到信师信法,了却人心,邪恶就会自败。”

夫妻同修把心放下了,经过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执著于利益的心太重了,甚至于长时间不学法炼功,发正念就困,讲真相救人不到位。他们夫妻二人找到了自己的漏洞,再加上我们地区整体发正念的力量,很快的结束了邪恶对他们的迫害,早已回家去做救人的事了。

前段时间,同修协调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同修家属到“六一零”讲真相、要人,安排好时间,整个地区的同修提前发正念,去的当天,同修再到“六一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头一天,我到三个协调的同修那里了解一下情况,三个协调的同修都不同的出现了怕心,其中一同修出现了类似病业的干扰。和同修家属见面后,同修家属状态也不是很好,抱着去了就不回来的想法和“六一零”头目打架。我当时劝说:“这不行,咱们去的目地就是讲真相要人,用自己修出来的那种洪大的慈悲,一个修炼人的高境界去讲、去要人,如果是抱着怨恨心去,这是常人心,会受干扰,这样就等于是自己把自己送到邪恶那里,其中两个协调的同修都说若这样的效果就不如不去了。

我晚上回到家和丈夫说了此事,丈夫说这种状态是不能去,我和丈夫说:“明天我去。”丈夫说:“可你一点准备也没有啊。”我说:“是啊,可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如果没人去,这么多同修发了这么长时间的正念,明天还都到“六一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如果没人去,另外空间的邪恶是多么的高兴啊,我要补充圆容好这事,这是我的责任。”我明天一定要把糊涂参与迫害的人给救了,解体他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立时流下了眼泪,感觉到了师父在加持我这件事我选择的对。

第二天上午八点,丈夫没上班在家里发正念。我到了“六一零”附近时,看到两侧的公路上几步远就有同修,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十个……看到了几十位同修,我的眼泪顷刻流下来,多么好的同修啊,这就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我抹着眼角的泪,感觉到了各护法神都在陪伴着我。

我非常顺利的找到了邪恶的“六一零”黑窝,他们很客气的接待了我。

此次经历,我地同修也都感受到了整体的力量,经过同修协调商量,把每星期的这一天作为我地区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的时间,彻底解体我地区“六一零”、公、检、法、司对我地区大法弟子的迫害。

借此法会的机会,向对我们资料点提供过帮助的同修,表示诚挚的敬意和深深的谢意!

弟子叩拜师父!向同修们合十!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