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师尊的呵护下撑起一片蓝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

慈悲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首先感谢师尊对大陆大法弟子的慈悲厚爱,伟大的师尊已为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开创了七届网上修炼心得交流大会。谢谢师尊的良苦用心。我们一定要把握这个良机,拿起神笔、除尽邪恶、救度众生。“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洪吟二》〈震慑〉)。同时也是向师尊汇报的一个好机会,通过修炼心得交流,以便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我地区我是第二个得大法的人。同修甲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是我地区第一个得法的人,她有幸参加过师父在哈尔滨办的讲法班,她虽然不识字,但悟性很好,我俩在一起学法炼功只有两天,她就说:你好好的炼吧,你会开天目的,到时候,石头、墙都会和你说话的。我那时根本不懂什么叫开天目,为什么石头、墙还会和我说话,我只是似懂非懂、似信非信的乐呵呵的听着,心想:不管怎么样,我这下半生就是修这个大法了。

同修甲和我都是因病而得大法,我俩一修炼,全身的病痛全无,象换了个人似的,亲朋好友看到了学大法的神奇,也三三俩俩的入道得法。因为我得法早点,同修们有事没事的都愿意到我家来交流,我家也就自然成了学法、炼功点,每天早上集体炼动功,晚上炼静功,然后再学法二至三小时。同修都溶入到大法中,身心变化非常大,人人都从法中受益,其乐融融,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瞬间到了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洪吟二》〈心自明〉),这艘突飞猛進的小船也受到了冲击。

二零零零年夏季,我搬迁到本地市区居住,二零零二年春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资料点的同修让我传递真相资料,那时我地区只有一个资料点。为了安全,他们把资料放在固定的地方,每周我去取一次,因为当时的邪恶还很猖獗,同修还不太敢出去发放,我认识的同修又有限,所以给我的资料就显的多了些,几乎是我自己去发放。

记的开始给同修真相资料时,他们不敢接,我就把护身符、卡片之类的送给他们,并乐呵呵的说:你看这多好啊,拿回去当书签多好啊!同修说,那就拿一个吧。我说:你多拿几个,每本书里都放上一个,多方便呀。然后她就多拿几个,我再把所有的真相资料一样一份送给他们说:这是送给你看的,仔细的看看就知道今后咋做了。很快,来取资料的同修越来越多,这时资料明显的供不应求。我没法和资料点联系说明情况。只好写个纸条,用塑料袋装上,放在送资料的地方,通过这种方法沟通。别说,这种方法还真行,以后有什么事情就这么办,其实,我是知道谁给我送资料的,但是为了安全与减少同修的心理压力,这样单线的联系是可行的,我们必须严格的遵守。

在二零零三年,我市区的主要协调人因搬家到外地去了,临走时,她把本市区的情况和我一一的交流,她说:原协调人有的从“七•二零”到现在还没走出来、有的邪悟的、有的被迫害的、我又搬家了,现在本市区非常需要能协调的同修马上站出来,把大家协调起来跟上正法進程。你看着办吧。

我一下被这突如其来的重任惊呆了。心想:本市区的同修,我还没认全,怎么协调?再说:我根本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呀,接送个资料,当个配角还行,让我协调全市唱主角,还真不行。心里跳个不停,一种无依无靠和失落感,恨不得一下留住她,不让她搬走,心里酸溜溜的真不是滋味。

但当我回到家中,看到了《转法轮》的那一刻,内心的孤独无助、无依无靠感瞬间全无,心想:我怎么能无依无靠、孤独无助呢?我最大的依靠不就是我的师父吗?不是以法为师吗!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我们,我怎么还有孤独无助之感呢!这不是被同修情的带动下产生的不正确状态嘛,有师在,有法在,正法路上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应该做什么。师父在《转法轮》中早就讲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

我反复的学习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因为这次讲法师父重点的讲了配合、协调方面的事情。我要按照师父的法理尽量去协调好。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告诫我们:“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决心时刻按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和同修配合好、协调好、撑起这片蓝天。

下面向师尊简单的汇报七年协调路上的部份体会。

一、学好法

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我们知道必须重视学法。那些只注重轰轰烈烈做事、不重视学法而产生的教训太多了。所以同修经过切磋,必须普遍的成立学法小组。

本市区几乎每位同修都有学法小组,每组的学员不等,有三、四个人一组;有五、六个人一组;有七、八个人一组,有的是每周一、三、五学法;有的是二、四、六;上班族也成立了晚上的学法小组,主要通学《转法轮》和师父在“七•二零”以后的所有讲法,每人每天在家也保证两个小时的学法时间,有许多的同修背过多遍的《转法轮》、《洪吟》和部份《新经文》,通过系统的、有计划的学法,同修大多都能在法上认识法,同时利用一定的时间進行交流,谈谈学法后的体会,用法来对照自己修炼中有哪些不足,应该如何在法上提高上来,跟上正法進程,不是为学而学,不是走形式,要对照法检查自己。每周利用周一、周二的时间,由每组的学法小组的负责人,根据本组的实际情况有针对性的选择每周的《明慧周刊》的文章一、两篇在小组上共同学习,充份的发挥了《明慧周刊》的作用。从《明慧周刊》中我们学到了很多经验与教训,从同修们向内找的法理切磋中也看到了自身的差距与不足之处,尽快的用法来归正自己。在此我们也衷心的感谢明慧编辑部的所有同修的用心付出,精心制作。

二、发正念

首先大家反复的学习师父关于“发正念”方面的经文,让每位同修认识到发正念的必要性,同时我们悟到了师父让我们发正念是训练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如意的使用佛法神通除恶的过程,所以每位同修都重视发正念。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五年我市区的同修经过切磋,统一了发正念的内容,在归纳发正念的内容时,更用心的学习师父的讲法,同时以“明慧网”发表的《发正念要领和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间》为依据,在全球发正念内容的基础上,又根据师父的新经文的要求加上一部份。每个同修全球四个整点准时发出强大的正念。在二零零四年本市区每晚就有七、八、九三个整点清除本地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所有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全面解体旧势力与三界内一切阻碍众生得救的乱法烂鬼,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立即终止迫害,“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 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有时间的同修几乎每个整点都发正念。在学法小组时,学法前发正念,中间每个整点都发正念。集体学法结束临走之前还发正念。这样每位同修每天至少七次整点发正念,一般的也能发十次左右,有的同修带块报时表,只要报时表一报时,他就发正念,有时间坐下来就尽量的打坐发正念,实在脱不开身,心里也发出一念,念正法口诀。大部份同修能如意的发挥正念的作用。

三、讲清真相 救度众生

为了做好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必须得有足够的真相资料的发放,我市区由原来的一个资料点,先后成立了多个家庭资料点。这些小花在师父的呵护下茁壮的成长。为了讲清真相,我市区在二零零六年制作了本地真相小册子,直到现在从未间断,真相资料有选择有计划的发放,如“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的做人道理与功效、法轮功在世界洪传的盛况、邪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邪党自编自演的一场丑剧、天为什么要灭中共、大法弟子为什么讲真相劝三退”等内容。

在发放真相时,市里按人分片,尽量不落下一户,周期性、循环式的发放,农村有同修的他们自己发放,没有同修的由市里的同修分期分批去发放,有车的开车去,一次可去七、八个人。一天晚上能发放六、七个村屯。有时打车去,有的骑摩托车,也有的骑自行车,有的到农村亲属家住下,可以把周边的几个村屯都发完。到二零零六年所有的乡镇、村屯最少发一遍。做到了“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在发真相之前,首先发正念,如果是集体去农村发放,我们就通知所有在家不能出去发的同修每个整点发正念,发到同修回来的时间,请师父加持发真相的同修不受任何干扰,大法弟子所到之处,一切邪恶灭尽,加持每一份真相资料都发挥最大的救人作用,以一当十、以一当百救度更多的众生。要求所有的生命与因素都来配合大法弟子助师正法。这也是你的福份,到正法结束后,你们也会得福报的。发完正念开始发放资料,这时大法弟子的心很坦然,真的是狗也不咬、鹅也不叫,象進入了无声无息的境地,你可以尽情的发放,基本上都是顺利的发完。

我们发放时总要选择一个比较好的地方才肯放下。有一次,一个同修把一份真相资料送到这家农户的窗台上,农村的院子大,放完刚走出几步,屋里就出来人问:你是干什么的?边说边从兜里掏出手机,同修不惊不怕,祥和的说:我是给你家送大法真相的。告诉你保平安的秘诀,你看看就知道了。那人说:啊!你走吧,没啥事。偶尔遇到这类突发事情,同修们都能用正念制止行恶。

有一次我们七、八个人打车到五十里外的乡镇发真相,那天晚上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刚要把一本《九评共产党》放到那家门里去,大门突然被人推开,走出一个男人问:你要干什么?我当时不知为什么一点怕意也没有,反而笑出声来,边笑边说:我要上厕所。他马上告诉我说:厕所在这儿呢。说完他什么也没想就走了。整个过程就象是两个熟人互相对话一样自然,我就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挨门挨户的发着真相。发完后回到家已是午夜十二点三十分,我又睡了一觉,在睡梦中梦见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儿,在一个大泥潭里,满身满脸都是泥,正在往下沉呢,他见我过来,就大声的哭个不停,我见这个孩子马上就要淹死了,我立刻前去把他拉出来。从这个梦中我悟到:我们今天晩上发的真相有人又得救了,我们大法弟子真的是在抢人、救人。

过后我一想起这件事,便感到大法的微妙神奇,我从小胆子小的出名,在没修炼之前,只要太阳一落山,天还没怎么黑,我一个人就不敢呆在家里,黑天从不敢出门。为什么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我都能笑出声来,而且这种笑不是装出来的,不是有意表现出来的,而是自然流露出来的。这是我吗?我明白了:大法弟子所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表面是我们在做,其实是师父在做,在看护着我们。每每想起修炼过程中一件件神奇的事情,我总是激动的热泪盈眶。神奇的事情很多,就不一一的讲了,十分感谢师父对弟子的细心呵护和慈悲苦度。

我市区的真相资料都要严格的把关,必须是从明慧网下载的,(除几种适合不同执着的常人观看的真相光盘外)各种光盘紧跟正法形势的发放,就今年的“神韵晚会”光盘我地区已发送近万份,大多都是面对面的发送。所有的真相资料全都用自封袋装好。有的还用精美的塑料袋装上,里面放一个福字,上边系一个小花,制作的非常精细,为了救人每个同修都用心的做着,都发挥着自己的特长。

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时,同修尽量不错过一个讲真相的机会,如果错过一个,过后马上向内找,下次做好,大部份同修是上午集体学法,并利用一定的时间交流前一天讲真相的情况,总结经验,找出不足,下午基本是出去面对面的讲真相。有一位六十岁的同修,她不识字,可她读起大法的书来,谁也不能想象她没上过学还读的这么好。每天出去讲真相、劝三退,身上背着真相资料,讲完后,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执着再送给他一份真相资料。给劝退的人起化名什么“福常在、得新生、有未来”等。劝退的人听了都高兴的说: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挺会取名呀!她回答:我是“法轮大法”学校毕业的。有的劝退后的人下次见到她时,就高兴的对她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两位老年同修,一位七十五岁,一位七十岁,她俩第一次结伴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一上午讲了九个人,只有一个同意三退了。她俩回来跟我说,我马上鼓励说:一回生、二回熟,只要能出去讲、张开嘴、下次就好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再说你劝退一个人,这哪是一个人?这是一个宇宙,这个宇宙里面有无量无计的众生,说到这她笑了,大家都会心的笑了,从中悟到了救人的重要性。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有的同修一天能救几十人,有的能救几个人,不管救的多与少都互相告诫:救多了不生欢喜心,救少了也不泄气,大法弟子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近一年来我发现,得救的世人对大法弟子有一种无限的钦佩感,我有几位同乡、亲朋、同学、我给他们三退后,发现再见面时,他们对我有一种特殊的、说不出的敬仰感激之情,从他们的语言、眼神、笑容中都流露出他明白的一面对使他们得救的大法弟子的感恩之情。比如说:我给一位同乡做了三退,我们只是一般的认识,刚退时,她没什么感觉,只是说:我相信你讲的,给我也退了吧。然后就走了。过了大半年后我们又在街上见面了,这次见到我后,与以往见面时的平淡判若两人;而是从内心发出的一种喜悦感,并乐呵呵的对我说:你挺好吧?我也挺好,我们家都很好。两只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儿,喜盈盈的站在我的面前。好象不想离开我似的在我面前非常有礼貌的站着,等我和她告别走出一段路后,我回过头去看看她,她还在原地用同样的表情望着我的背影,目送我很远很远。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他们真的把你当作是他们的主、他们的王,无限的敬仰你,因为你救度了他们,你为他们付出了,你给予了他们一切。”

我市区的资料点能制作各种版本的大法书籍、《九评》、和各种真相资料,不但能满足本地区的需求,而且还可以供给周边县城的同修。制作的《转法轮》同修拿到手后都赞不绝口,而且每份真相大家都是用心去做。在制作的过程中,同修都说:“我们怎么就能做出和出版社做的书差不多呢”!这要不是有师父、有大法,我们做梦也不会梦到呀!这大法太有威力了,关于电视节目,有的同修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提到除了五年前制作了《风雨天地行》后,就再没有制作完整的影碟。但我市区提供给世人了解大法真相的光盘除每年的“神韵晚会”,还有“风雨天地行、《九评》与我们告诉未来(VCD六盘一套)的版本、《九评》与我们告诉未来DVD单本的版本、走近法轮功、法轮功真相、法轮功九年风雨路、法拉盛事件、退党大潮、超越红墙、中医博士的奇特经历、枯木逢春”等几十种;电影《善与恶》、《伪火》、《震撼》、《无恨泪》、《沙尘暴》也分别送给身边的世人与朋友们观看,这些从不同方面反应大法真相的光盘在面对不同执着的世人了解大法真相方面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特别是“明慧十方”栏目推出的《走出政治 走入修炼》这张光盘,影响力更大,使很多不明真相的世人,认为法轮功是在搞政治的人明白了真相、也進一步使很多人知道法轮功做人的道理与功效,同时还唤醒了一部份昔日的同修,在这里我表示向叶浩先生及制作此片的同修们深深谢意并合十。

以法为师,对真相资料和大法弟子看的资料同修能做到严格把关:记的在二零零七年四月份,曾在同修内部轰动一时的小说《苍宇劫》由外地的同修传入我地区,个别的同修认为此小说对修炼有帮助,她看完后来找我谈了一下,意思是想让我协调资料点的同修制作一些供同修看,我当时没说什么,只是说等了解了解后再说。我上网一看这不是明慧网发出的东西,篇幅很长,还有待续等等。当时就是一念,不能出这类的书,一来耽误学法时间,二来往起勾同修的心,在这一刻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候,什么东西也不能让它占用同修学法和救人的时间。过了两天后,又有两位同修拿着这本传来的《苍宇劫》和我交流。从她俩的言行中完全可以看出她俩的心意,也想让做点给大家看看。我当时的心也很急,但马上想起师父的告诫:“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精進要旨》〈清醒〉)。在法理的加持下,我马上把急躁变成微笑 ,在交流中说明:这本书就是小说作者本人修炼层次的所见所闻,然后進行加工写出来的,师父在《转法轮》中早就讲了“法在不同层次中有不同的显现形式”。他看到的那层景象和师父要带我们回去的家可差远去了。她俩静静的听着,我接着说:我们的法轮世界是:“美妙穷尽语难诉 光彩万千耀双目 佛国圣地福寿全 法轮世界在高处”(《洪吟》〈法轮世界〉)。记住师父说的话,什么也别想干扰了我们学法,救人的时间,什么好也没有师父好,大法好,我们一定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跟师父回我们真正的家。

经过在法理上的交流,平息了这场“传书风波”。过后不久的五月十日发表了“关于小说《苍宇劫》”的经文。通过学习,同修个个欣慰的说:我们多亏没做这书,今后我们一定学好法,遇到什么事用法衡量就知道怎么做,今后可“千万不要心如浮萍,一有风吹就随着动”啊!

师父告诉我们:“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们都知道昔日的同修也是我们一同踩着祥云来到人间,来取真经的。那时候我们相互叮咛过,如果谁迷在人间,千万叫醒他,千万年的等待不能毁于一旦。

四、找回昔日的同修

对找回昔日的同修,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市区在“七•二零”前的两位负责人,因都在政要部门上班,迫于压力,不炼了,和他熟悉的同修多次去找他交流,有的从法理上交流,有的从他身体状况上讲,因他不学法、不炼功,身体又回到常人的状态,所有的病痛复发,吃药打针都不好使,尽管同修多次劝说,他还是冷漠的说:你们别费心啦,你们炼吧,我都这么多年不炼了,我也就不炼了。在交流中我们找到了他的心结,他的心结就是:这么多年我什么也没做还能跟上了吗?师父能要我了吗?找到了他的心结,对症下药,大家同时发出一念,一定要叫醒他。同修说:该去找他的同修都去过了。看来我们是唤不醒他了,这回就看你的了,没别人了。我当时有些为难,心想:我与他别说是熟悉,连他长的什么样都不知道,只听同修说他是在政府上班,上班时见解就很独到,很骄气,一般人不看在眼里。我能把他叫醒吗?我这人的一念刚刚闪过,马上否定,这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无所不能的,我不熟悉,我没能力,师父的弟子,师父一定熟悉,师父是无所不能的,我只不过是跑跑腿、动动嘴,真正救他的是师父 。

我首先给他发正念,清除他空间场一切干扰他回到法中来的所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一切邪恶因素,加持他明白的一面努力发挥作用,早日回到师父的怀抱,回到大法中来。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发了几天正念后,我又找了一位他熟悉的同修带我去他家。

经同修的介绍,我俩相见如故,不管他怎么热情,我就是见缝插针的向他近距离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因素,请师父加持弟子这次一定叫醒他。经过几句开场白,就進入了正题,心想,一定要以慈悲祥和的心态,让他看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特有的风范。我首先说:咱俩能认识这真是大法一线牵哪,咱们今天一见面就有一种相见如故的感觉。他马上微笑着说:是,是。我接着说:咱们有一种特殊的缘份,咱们可能是踩着一块祥云来到人间取经的吧!今天我奉师父的旨意来看看你,咱们都是师父的亲人,师父说咱是就一定是,可不能不承认哪。他低下头笑着说:看你们多好啊!你看我都多长时间不炼了,还能行吗?我马上说,能行,不行师父能让我们来看你吗?师父时刻都在牵挂着没走回来的弟子,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得了法的生命。他笑了笑说:那太好了,正好我还保存了两本《转法轮》,我明天就开始学。

过了两天我又去看他,他非常高兴的说,这回我一定要一修到底,谁也别想干扰我。为了让他跟上正法進程,我根据他的接受能力和心性状态,逐步的送给他师父在“七•二零”以后的讲法。对后回到法中来的同修,必须有耐性,不能急,如果急了一股脑的把所有新讲法都给他,他接受不了会起负作用。

经过一个月的时间,他打电话约我到他家去一趟,我马上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同修回到法中来的邪恶因素,然后马上来到了他家,他乐呵呵并很客气的说:也不知你有时间吗?我想麻烦你帮我清清我这些邪党的书籍和一些其它不好的书,我家的书太多了。于是我高兴的和他一起清理。因为他喜欢看书和储存书,清出了两大箱子,还没清彻底,有些书我认为不能留的,他说这些我想先留留吧,我虽然发正念要彻底清除,但也得看他的心性与接受能力,千万不能急于求成,我尊重他的要求,因这次没清彻底,回家我还是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同修一定要彻底清除他家邪党的一切物品。

隔了半个月,他又约我再次帮他清理。我一到他家,他乐呵呵的说:你说我这个人,做的不够彻底,上次咱俩清剩的这些书,我觉的有些还应该清出去。这回我听你的,你说留什么我就留什么,其余的都不留。清理完了之后,他满面笑容的说:我把这些邪东西都清出去,我要把师父请回来,希望你帮我请一张师父的法像摆放在这。我高兴的答应了他,第二天就请了一张师父的法像送给了他。他用准备好的像框装裱好后,恭恭敬敬的放在最好的位置上。

根据他的状态,我觉的他能接受周报和大法的真相资料了,为了使他尽快的跟上正法進程,我每周给他送一次明慧周刊和大法真相,同时与他交流。他每天学习“七•二零”以后的讲法,每天还抄《转法轮》,现在他已抄两遍《转法轮》了。全球的四个整点发正念和本地区每晚的七、八、九都很准时的做到,每天参加全球的晨炼从不间断。在师父的呵护下,很快全身病痛全无,真是一身轻,原来他走路一瘸一拐的,现在虽然七十有余,走起路来象个年轻人。他开始给亲朋好友劝三退,因他在邪党组织工作多年,对邪党的邪恶了解的很多,再通过看《九评共产党》,他的真相讲的很到位,凡是听到他讲真相的,人人做了三退,远方的亲朋他就写信劝退,现在他已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了。

另一位“七•二零”前的负责人,也是在本地的政要部门工作,由于怕心始终没走出来。同修们送给他师父的讲法他也看,三件事只做一件——学法。好象发正念、救人的大事与他无关,同修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也在不断的找机会与他切磋,但都无济于事。这回把《走出政治 走入修炼》的光盘送给他。他一下就明白了,把他的心结打开了。知道自己以前的认识错了,同时写了严正声明,现在三件事都在做着。还把《走出政治 走入修炼》的光盘送给和他相同状态的昔日同修看。现在他正在做着唤醒昔日同修的事。这两位昔日同修现在都在以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兑现着自己的史前大愿。

师父讲:“如果这个地区做的好,一定是这样的情况:负责人只是说了要做一件什么事情,大法弟子们自觉共同协调、克服困难,充份发挥大法弟子的智慧把事做好,做的更完善。就是负责人对这件事情没有想的很充份,甚至有漏洞,大法弟子在做的过程中都会把它做完善,那才是你的威德。”(《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地区的大法弟子都能充份的发挥自己的作用,主动的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真正做到了“聚之成形,化之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回顾十几年的修炼心路,心中真是苦乐相伴,乐的是正如吴承恩所写: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这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能造就伟大的生命的特殊历史时期我们遇到了;苦的是自己做的很不够,我经常和同修谈的是四大名著中的《西游记》这个修炼故事:孙悟空在整个修炼过程中,他的师父是在他的保护下才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最后功成圆满。而我们正好和他相反,是师父时刻在保护我们,我们在这样无所不能的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又做的怎样?到现在我地区还有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没营救出来,有的昔日同修还没回到法中来,也有的同修还没走出来,一些急待改变的状态还存在。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亿万年的安排,现在是最后的时刻。历史走到了今天,不容易,风风雨雨。从古至今,众神都在看着这件事情,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尤其到了最后这一步。大法弟子的所行、所念,他们都在仔细的观察着。”在这千载难逢的正法路上只有“以法为师”,把住“向内找”这个“法宝”,“配合好”、“协调好”、“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才能做好”。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