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讲真相的同时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得法之前的几十年里,我当干部,在当地是小有名气的人,但一直性格比较内向。一九九六年十月,南京的一位朋友给我寄来一本《转法轮》,我打开书看,就再也没放手,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吸引着我,连夜读完。这本书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从此我全身心投入到学法、修炼、洪法中去了,生活感到无比充实、喜悦。

九九年“七•二零”后,红色恐怖笼罩,压得人透不过气来。我们县与外界联系中断,加之学员得法迟(大部份是九七、九八年得法),人数又少,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多数学员被迫不炼了。我虽然坚持下来,但也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跟头把式的走过来的。

开始不知怎么办,真是度日如年。后来陆续传来了师父的经文和讲法,如同黑夜见到了北斗星。师父在《理性》这篇经文中给我们指明了方向:“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我们知道该做什么了——讲真相,救世人,这是我们的义务,也是我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

这里我就谈谈十一年来我是怎样讲真相救众生的。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三年,主要是在亲戚、朋友、同学、熟人中讲真相,这方面就不多写了。二零零四年,师父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经文发表。我反复背诵这篇经文,越背越感到自己责任重大,越背越感到自己与师父的要求差距太大。从此,我增加了讲真相的时间,加大了讲真相的力度,扩大了讲真相的范围。我每天都走出家门,不仅在市内讲,还到周围农村讲,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不管刮风下雨,不管严寒酷暑,不管节假日,天天这样讲真相。这是我讲真相的第二个阶段。

第三阶段从二零零七年开始。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这也是当前大法弟子圆满过程中要完成的。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责无旁贷的,必须得去做、必须得去完成的事情。”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又说:“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对照法的要求,感到听自己讲真相的人数虽多,但做“三退”的人数少,根本上并没有把一个人真正救下来。问题看到了,决心抓紧弥补以前做的不足之处。从零八年开始,真正把讲真相劝“三退”紧密结合起来。每天早上及下午讲真相十多人,三退的五、六人或七、八人不等,机缘好时,做“三退”的能在十人以上。在这不到三年的时间内,经我讲真相明白后“三退”的已经有五千人左右。

具体我是怎样做的呢?

一、明确使命自觉做

刚开始讲真相,有认识上的偏差,一方面认为是帮助师父做,另一方面是为了自己圆满,觉得是师父“要我做”,而不是“我要做”。随着系统的深入学法,认识到自己就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讲真相是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这时能做到出门不忘讲真相了,就象吃饭、睡觉一样自然。当然,认识提高了,不等于做的过程会一帆风顺,自己还要过好两大“关”。

一是面子关。过去几十年,当过邪党、行政头头,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人,只受过表扬,没有受过批评,性格又比较内向。现在要和各类人员接触,主动和他们打招呼,工人、农民、商贩都能讥讽你、呵斥你,这个心性关就不小。

记得前几年在街上和一个农民讲真相,我一直跟着他讲,结果他不耐烦了,对我大声说:“你这老头子,老跟着我,啰嗦什么!去去去,做你的穷事去!”当时心里感到很委屈:这大半辈子过去了,还从来没人这么对待过我呢!后来想起师父教诲:“作为一个修成的人,你骂我,你说我不好听的,我无动于衷;你说我好,我也没动心;你说我不好,我也不往心里去。”(《悉尼法会讲法》)那股怨气也就烟消云散了。

还有一次,我去菜场买松花蛋,一商家价格比别人高,为了救她我觉的无所谓,结果她没听我讲完真相,就大声说:“你这是反对政府!要有人报告了,就得把你抓起来!”我说:这是为你好,实在不信就算了。我心里不气不恼。当然,这样的人毕竟很少。

二是怕心关。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发表了;二零零五年初,师父又发表了《向世间转轮》,当时自己跟不上正法進程,“三退”的事虽然做了,但只限于在家庭、亲戚、朋友这个小圈子里劝退,不敢大范围面对面讲真相,就是怕心作怪。反复学习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师父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在讲真相救度世人的实践中,怕心在一点点去。

现在面对面讲真相没有任何怕心。过去面对一个人讲,认为比较安全,现在同时对着几个人讲也可以做的很自然。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在一个工地上,对四个建筑工人讲真相,结果其中三个人高兴的退出了团、队。随着正法形势的变化,众生在觉醒,我也感到讲真相、劝“三退”能做到得心应手,效率越来越高,“三退”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二、抓紧时间主动做

每天早上和下午是我讲真相的时间,雷打不动。即使年三十、年初一也不停。我能做到三个不怕:

一是不怕花时间。为了给一个人讲真相,我先后去过她家六次。为了让一个老干部明真相,做“三退”,我去找他三次。最后一次,我先耐心的听他叙述他得病、治病的全过程,并对他表示同情。他讲完了,我再讲真相,他也全神贯注听,结果老先生终于退出了邪党,老太太退了队。

二是不怕花钱。反迫害初期,我曾到上海、安徽、南京等地的亲友家讲真相,也曾去各县老同学、老同事家讲真相,每次去时都不空手。一次去外市一家讲真相,乘公共汽车只需一元钱,我叫了一位三轮车司机,常规价在三、四元,他却要了五元,我二话没说就上了车。在车上讲真相谈得很顺利,司机退了团、队。我觉得只花五元钱就救了一个人,太合算了。今年年初,我带了礼物去三十年前共过事的老同学家讲真相,他们都很感动,未多费口舌,他们都做了“三退”。顺道还给一个邪党书记退了党,替他的子女退了团、队。其它只要是证实法的事,花再多钱也心甘情愿。

三是不怕跑路。要讲真相就要接触人,为了接触更多的人,这些年来主要以骑车为主,步行为辅,每天二十里左右,总行程有二、三万里。同方向遇到人讲最好,遇不到逆方向有人就调过头来骑,这样的情况每天都有,有时甚至几个来回。

我也直接到农村地头、路边给农民讲真相,他们边干活边听我讲,因为时间充裕,真相容易讲到位。今年入夏以来,臀部出现红肿,骑车疼痛,但我想到密勒日巴修炼时遇到的巨大苦难,相比之下自己这点事微不足道,所以骑车外出讲真相一天未停。

三、溶于生活理智做

我每天外出时真相币、护身符、水果糖不离身。县城里七、八个茶坊我也经常光顾,卖菜的、买菜的都是救度对像。有的菜农已经和我熟悉,见面就喊“法轮大法好”。其他缝纫的、修车的、修鞋的、扫垃圾的、踏三轮车的、卖水果的、卖生姜的、晨练的、要饭的、卖冷饮的、拾废品的、收废品的、洗澡的、擦背的、到超市购物的、上学的、送学生的家长等等,都是我讲真相的对像。

我还发现一些有利于讲真相的做法,例如开口讲话,先表扬别人、夸奖别人,这样容易接上话、拉近关系。一次遇到一位老教师,我夸他身体好,还能骑电动车,我真诚的嘱他注意安全,他很高兴,就耐心听我讲真相,并退了邪党。在购物摊上,我看到一位年轻姑娘给他姑妈买太空棉被,姑妈不要,她偏给买。我夸她孝顺、人心好,好人有好报,乘势讲了真相,她退了团。一个卖梨人,我发现他总是多给人家几两,我夸他不短秤、心术正,他也津津乐道自己以前做的好事,谈得投机,就趁热打铁给他讲真相。他退了团。骑车送孙子辈上学的人,我夸他(她)们身体好或孙子(孙女)长相好,以此搭上话,讲真相、劝三退效果也很好。在大商场,我夸售货员、收银员服务态度好,他们对我很热情,我趁机说:你人好,我告诉你一件事。不久会有大灾难来临,我告诉你如何躲过去。他们很乐意听。就这样在三个商场劝退了十几个人。还有一位老者,八十岁还骑摩托车,我夸他身体真棒,和他交了朋友,先后多次去他家拜访,最后一次详细讲了真相,老俩口都退出了邪党。

四、抓住机遇及时做

二零零七年四月份,县城车行道上的栅栏在用漆从新粉刷,找来干这活的都是临时工,我就抓住这个机遇,三天给二十多人讲了真相,其中大多数做了“三退”。

每年的植树节前后,夏收、秋收时节,很多农民会在公路上脱粒、晾晒谷物,路边人员较多,这也是我讲真相的好时机,每年都能在这些地方劝退几十人。还有梨、苹果上市时,公路两边临时摊位多。买点梨,拉拉家常,也能劝退不少人。还有到县城搞建筑,做瓦工、杂工的,也是易于接触的人群,讲真相效果也很好。

去年十月份,南京一位退休的处级干部到我地县城看望病人,他是我小学同学。我曾前后三次专门去南京到他家讲真相。真相他勉强接受,却就是不肯退出邪党。这次机会难得,我办了一桌饭,还请来他的亲友作陪。他也体会到我是真心为他好,终于退出了邪党。临走时,我还送他一包完整的真相资料。

还有遇到常人中的红、白喜事或生日宴会,也不忘讲真相。去年我七十岁了,作为大法修炼人,我本不想过什么生日,考虑到可利用此事救一些人,就办了一个小型的生日宴会,利用登门请客和宴会后退红包的机会,对近三十人讲了真相,其中十六人退出了邪党。

十一年的正法修炼历程,酸甜苦辣都有,主要体会有三点:

一、学法是根本

这是讲好真相、提高自己的根本保证。师父的经文、讲法次次强调学法的重要性,特别是在修炼中,自己确实体会到学法的重要,所以平时我每天至少读一讲《转法轮》,去年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背了一遍《转法轮》。师父九九年以后的讲法,每年都系统的看二至三遍,越看越体会到学法的重要,越看正念越强。

今年四月份,一个乡镇的朋友请我吃饭,我利用午饭前的时间带上礼品,骑车去农村看望了三个村、组干部,三家都谈得很顺利,原邪党的正、副书记和一位原生产队长都退了党。

中午吃饭时,突然派出所警察(此人认识我)来了,对我说:“老太爷,你不要到处讲法轮功!你去的村我们刚刚去调查过。”请客的主人连忙站起来说:“他是我们请来的客人,你有时间也来吃杯酒。”那警察坐了一会,见无人理睬他,自觉无趣就走了。我立刻想起师父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仍然谈笑风生。事后,我向内找,是否有欢喜心、干事心?发现没有。我想这可能是师父帮助我去怕心呢。我反复背诵师父的法:“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曼哈顿讲法》)我根本不去想是谁报告派出所的。下午又在当地劝退了两个党员。第二天下午回家后,照常外出讲真相,丝毫不受它的影响。

二、向内找是法宝

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管家人、外人提什么意见,我一定张口就反驳。读了多遍师父的《曼哈顿讲法》,下决心修去这个坏习惯。可是仍然有反复。去年专程到某市几个朋友的家中讲真相,上午分别去了一个厅级、处级干部家,劝四个人退出了邪党、团、队。下午就去了一个四十多年来相处最好的同学家讲真相。过去给他讲过几次,他总是笑而不答,这次我以为水到渠成。可是大出意外,他说信箱常收到传单,根本不看当着我的面就扔了,而且还说出一些对师父大不敬的话。结果我就沉不住气了,双方舌战一番,谁也说服不了谁,弄得大家不欢而散。

事后向内找,我发现自己有很多问题:一是上午讲得顺利,产生了欢喜心;二是语言不善,有争斗心,更谈不上慈悲心;三是有急躁心、有求结果的心。回家后我打电话向他表示道歉。今年又去了一次,带给他《九评共产党》等很多资料,只提一个要求:希望你认真看。我想冷处理,过一段时间再去,“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

家庭也是个很好的修炼环境。过去发正念、学法时,妻子喊我做事,我就认为是干扰,心里不高兴,脸色很难看。向内找,确实家务事做得少。现在我能心平气和的先去做事,妻子也一改常态,一般情况不再喊我。并且有时还提醒我:到点了,该发正念了!家庭环境也溶洽了。

三、发正念至关重要

我过去把发正念当任务,反正什么也看不见,发正念时心静不下来。后来看到师父的一段讲法:“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够严重的,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的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的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极其重要的事情。”(《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这对我震动很大。后来又看了《明慧周刊》多篇发正念方面的修炼体会,对我也有很大启发,于是从今年年初,我把发正念的次数增加到每天八次。这中间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今年四月份,市里邪党在某县开会,叫嚣加大对法轮功的迫害力度,甚至提出要让学员人人过关。不久,市、县陆续有同修被迫害。这时我对发正念真正重视起来。除了四个整点和全县每晚九点统一发正念外,有条件时尽量多发。我就每天发十二次,至今如此。今后将持续下去。

现在发正念时虽然我仍然看不见,但能感觉到能量场很强。由于师父的呵护,大法弟子坚持发正念,致使邪恶迫害只是虚张声势,我们县没有受到大的干扰。这也直接体现了发正念的巨大威力。

我深深体会到,在做三件事中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加持,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师恩的感激。

在助师正法的十一年中,我虽然做了一些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但离师父、大法的要求还差很远。比如有时心态不稳,讲真相有分别心、急躁心,有时没有讲到位。师父告诫我们:“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致加拿大法会》)我要牢记师父的教导,时时事事存正念,精進再精進,做一个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以上所写,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