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迫害中 心心念念在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首先感恩伟大的师尊大慈大悲,惦记着我这个在久远年代随师下世度人的人,唤醒我走入法轮大法中修炼,唤醒我履行自己的使命,兑现自己的誓约。在此衷心感谢师父!

我永远也难以忘记那个看似偶然的机会。在一九九六年春天的一天,我正在上班,跟一位同事聊天,她问我退休了干啥?我无意中说退休修佛,因为我年轻时就常想進山修炼,跟佛缘份很大。在一旁一位素不相识的妇女告诉我,她就是修佛的,是修炼法轮功的。当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法轮功。她跟我说,我要想学就送给我书。她很快地就从家里拿来了两本书,一本是《转法轮》,一本是《转法轮》(卷二)。当我看到《悟》这篇经文:“人世浑浑,珠目相混。如来下世必悄悄然。”当时身体为之一震,佛缘已到,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佛法啊!

我通过不断的学法,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法轮大法那博大的法理句句打动了我的心,越学越想学,师父讲的咋那么好啊!句句是真理,字字是天机,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什么,人生的真谛是什么,什么是修炼等高深法理。身心在不断的升华,就象是那灌满脏东西的瓶子,不断的往外倒,瓶子在不断的往上浮,过去旧的观念,以及对名、利、情的执着在不断的放弃。我常记师父讲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从此以后注重心性修炼。

我想这么好的法要是能让社会上的人都来学该有多好啊!使有缘人能走入大法修炼,就是他不修炼也会做一个好人,利国利民。我就找来师父的讲法录像在家里放,邀请街坊邻居都来看,后来干脆在大门口放,因为我家紧邻大街。这样使很多人得法修炼,救度很多有缘人。如有一个信其它宗教的人,思想很顽固,当看到师父讲法后,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从此也认同法轮大法好。

那时经常和同修在一起奔波在各炼功点之间,到处去洪法、辅导新学员炼功。记得一次我高烧四十度,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当医生的女儿给我准备了药、针,劝我吃药,但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消业哩;我一直烧了四天四夜,茶饭不進,到第五天,同修喊我出去洪法,我一骨碌就从床上爬起来出去洪法了,什么事情都没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出于妒嫉心,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進行疯狂迫害,一时间黑云压顶。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么好的功法,利国利民,怎么就不让炼了?那些天我不知流了多少泪,心里总是沉甸甸的,象压块石头一样。我再也不能沉默了,噙着眼泪告诉同修,要上北京,就这样从此走上了维护法的路。在国家信访办,我和成千成万的同修被绑架,被关在一个地方。我给警察讲真相、背《洪吟》、炼功。这期间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在一次人群挤压中,我的肋骨被挤断,只听“咯”一声,我当时说:“这块业力留给恶警吧。”师父的法身马上就给我身上罩个东西,紧绷绷的,当时心里也不怕,也不怎么疼,好象没事一样,就这样很快就好了,真是太神奇了!

我凭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又一次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在金水桥上,我流着泪大声呼喊:“善良的人们啊!赶快清醒吧,法轮大法好!”那声音响彻云霄,震撼大地。当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比巨大,连在场的武警和警察都受感动,我看见一个警察也流着眼泪。警车在北京的大街上奔跑,我透过车窗向外面的路人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

在这魔难期间,是师父的两篇经文在一直不断地鼓励着我,一篇是《大法坚不可摧》,一篇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常记得:“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师父这句话一直鼓励着我,到哪里我就把师父的这句话告诉同修:要正念闯关。

在北京的拘留所里,我给审我的警察讲真相,警察说:“你这老太太不在家享福,到这里来闹啥?”我理直气壮的说:“我来这里主要是告诉你法轮大法好,一点也没有胡闹,我们都是好人,也没犯法。”警察说:“算了不审了,你们都是这个说法。”就这样不再审我了。

在这期间我心想: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该怎么办?能为大法做点什么呢?我认为,一是自己要坚定的走出来,進京维护法、证实法。二是要找同修切磋,提醒同修们走出来,在法理上让同修们认识上来,心性上提高上来,并在经济上大力帮助同修。我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拿出来,作为同修進京上访的费用,同修们需要多少我就给多少。经过努力使很多同修走了出来。我家是一个普通家庭,收入一般,但自我修炼大法后,不管是上访,还是做资料,我都大力付出。丈夫也很支持,我把大量财力投入到证实大法中,积蓄用完了,就跟丈夫商量准备卖掉仅有的几间房子(后因其它原因未能成)。只要大法需要,只要是救人需要,我都毫不吝啬。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有几个城市缺真相资料,我就和同修去送资料。有一次到一个城市送资料,被早在那里蹲坑的警察绑架,他们把我视为重点人物,秘密绑架到另一个县城监狱里。在那里我守口如瓶,任凭恶警怎么诱惑和威逼,我就一个信念:信师信法。我给警察讲真相。我悟到大法弟子就要听师父的话,在任何环境、任何压力下都不配合邪恶,坚定的正念绝不可动摇,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抓紧救众生。无论是六一零、警察还是犯人,都是我要救度的对象。他们如何干扰、恐吓和折磨我,我也要讲。他们把我转到哪里我都要讲,他们想“转化”我,绝对办不到!我还要利用这个机会反转化他们。我处处都以善来感化他们,处处替别人着想,一言一行都以真、善、忍来要求自己,面部表情、说话语气、包括说话内容,都要把大法弟子的善展现出来,用真诚、善良和朴实的语言来讲大法好,他们对我说:“老太太你也别恨我们啊!我们也是履行公务,也是身不由己,你不‘转化’是你的事。”我很清楚的知道他们认同法轮大法好,只是心照不宣罢了。

有的帮教比较邪恶,逼我转化,不让我睡觉,日夜轮班监督我,我大喊:“我七十多岁的老婆子你们不让我睡觉,真是伤天害理!”他们以为我恨他们,我对他们说:“我救你们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恨你哩。”我的善念打动了他们,他们只好让我睡觉。我的反迫害起到了作用。我看到他们那么迷糊,心里很难受,觉得他们太可怜了!心生慈悲,不由得哭了起来,他们以为我被他们转化了很高兴,我一看他们这样就不再哭了,让他们高兴不起来。我心想他们这样迫害我,是不是他们从根本上还不了解法轮功,应该救他们呀!我就这样堂堂正正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好,讲了好多好多,最后他们很歉意的说:“我们都明白了,可我们跟你不一样,我们还得养家糊口,不干也不行啊!”他们明白真相后从此不再来当帮教了。

不管是什么人,都是我要救度的人,不管是帮教、警官、一般警察还是犯人,我都以一个长辈的身份,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用自己的善念去拨去他们的无知,不管他们有多大的罪、多恶的言行,总是觉得他们实在太可怜了。我曾发誓要救这里所有的人,既然他们到这里,就是让我救度的,我就见一个救一个,新来的、还是别处转来的,我都要救,不放过一个,不能让一个生命有遗憾。

有的犯人在社会上养成了很多坏毛病,有的对人生失去信心,破罐子破摔。我就用大法真、善、忍去开导他们,规劝他们,让他们知道怎么做人,人生是什么,将来往哪里去等,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升起善念,唾弃恶性。例如有个死囚犯,她是因为一气之下杀死了丈夫情妇的孩子,听说再有几天就要执行死刑。我想也要救她,要让她知道“法轮大法好”,就是她死了也会有一个好的去处,就教她背《洪吟》,心念“法轮大法好”。有句话叫“朝闻道,夕死可矣”。不管她有多大的罪,只要她认同法轮大法就能得救。那几天她就不停的念,结果就在执行死刑的前一天早上,管教突然進来宣布她改为死缓,号里所有的人都激动了,她流着眼泪大声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将来出狱也要炼法轮功。”有的犯人噙着眼泪说:“法轮大法太好了,念念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真是太神奇了。”

二零零三年,我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我不配合邪恶,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放下生死,修去执着,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在省女子监狱,帮教整天放邪恶光盘,以达到“转化”我的目地,我就不停的发正念,邪恶利用任何手段都打动不了我,我还要转化帮教,帮教换了一个又一个,都在我的正念下,一个个的被改变。如我经常跟队长讲真相,一次她笑着对我说:“你都快把我拉过去了。”我也笑着说:“把你拉过来,那是你的福气。”我说:你们干警察的也得救,请告诉你的同事要善待大法弟子,记着法轮大法好,这样你们都会幸福的。

这些年我五次上访,三次被绑架,蹲了好几个监狱,到那里我都要求要见他们的领导,跟他们谈心,实际就是和他们讲真相,不管他是多高的官,有多恶,我都心存善念,不惊不惧,不急不躁,心平气和地、耐心地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大部份都被我救了,有的虽然没明确表态,但内心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有的警察得救后,还经常告诉我今天要来几个(犯人),明天要来几个,提示我给新来的犯人讲真相。

我虽然经历了旧势力的所谓考验,在肉体、精神、经济和家庭,受到严重的摧残和损失,但我无怨无悔,看是坏事也是好事,这把我魔炼得更加成熟了,心性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不管是在哪个监狱、看守所、拘留所和“转化”班,都无法改变我对法轮大法的坚信正念。无论邪恶怎样逼迫,我都不写什么“三书”、“保证”等,堂堂正正、无悔无憾,让我欣慰的是:我在黑窝里面救了很多人,也彻底否定了旧势力企图转化我的安排。

出狱恢复人身自由后,我回到了家乡,继续做好三件事,抓紧学法,赶快把师父早几年的经文全部找齐,每一篇都认真看几遍,抓紧弥补前几年学法少的损失。同时和同修一起经常到农村去讲真相,一去就是几十里地。我和同修配合的很好,到哪个村庄我们两个都是轮着发正念、挨家挨户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也配合的很默契,酷暑严寒都坚持不断。我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婆子,骑车出去来回百十里路,累不累?真累。道路坎坷,崎岖不平。苦不苦?真苦。但我们心里乐意。有时候顺利的话,一天可以救几十人,最少也能救几人。救的多了不显示、不骄傲、不满足;少了也不泄气,找出差距,继续努力,这也是我修炼的一部份。

放下生死,去掉怕心,这些年不管是所谓敏感日,或是什么风吹草动,我都心不动,就信师父讲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转法轮》)这些年我把师父的大型法像堂堂正正敬在客厅里,来的客人都非常敬仰,亲戚朋友都很敬佩,这些年我的亲朋好友几乎全部做了三退。

想说的事太多了!在修炼的路上还有很多地方不够法的标准,还有不易察觉的执着,但我要时刻记着向内找,要勇猛精進,和同修比学比修,共同提高,三件事要做好,哪一件也不能懈怠!

回顾这些年的修炼历程,有苦也有甜,虽然做了一些救人的事,但还远远不够,还有很多众生在等着救度,我的使命还大着呢!

这篇文章是由我口述,由同修帮我整理写出来的。有的事情由于时间长了,回忆起来可能会有一些出入,但我尽量写真实,一是为了鞭策自己,二是找出差距,以后做的更好,有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