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一名大法小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十六岁的中国大陆法轮大法小弟子,借此明慧网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交流之际,把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和修炼故事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喜得大法 正念对待消病业

听妈妈说,我两岁的时候,爸妈就修炼法轮大法了,随后家中的亲人们大部份入道得法。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我很自然的成了一名法轮大法小弟子。

有一次,我发高烧,咳嗽的厉害。妈妈那时的心态还不稳,要给我喝药。我哭闹着不喝,妈妈说:“大法弟子才不用喝,你是不是大法小弟子?”我大声说:“我是!”妈妈还是象做试验似的硬给我灌了药,还说:“如果喝下药好了,就不是大法小弟子;不管用,就是师父管你了。”结果灌了好几次也没管用,不灌药反而很快就好了。

五岁那年,我出现了严重的尿路感染症状,一会儿尿几滴,一会儿尿几滴,非常难受。舅舅知道后,抱着我去打针。我哭闹着坚决不打,舅舅又把医生带到家打,我趁机溜跑了。舅舅最后没办法,就买回了药和果冻,把药放在了果冻里让我吃,我发现后给扔掉了,因为我和爸妈都坚信师父在给我消业。四十多天后,终于好了,师父这次给我消了一次大业。

我在小时候消了几次大业后,就很少消业了,偶尔消业也是在星期天或晚上,从来没有耽误过上学;更神奇的是,从幼儿园到现在,不管学校里统一打什么预防针或疫苗,我从来没打过。有一次幼儿园统一打疫苗,轮到我的时候,医生阿姨对我说:“你没有病,不用打。”上二年级的时候,学校统一打腮腺炎预防针,让每人交十八元。排队的时候,老师突然把我叫出来说:“你不用打针,也不用交钱了。”还有几次也都神奇的绕过去了。其实,每次打针前,我都在心里对师父说:“我是大法小弟子,没有病,不打针。”我知道每次都是师父在帮我!

二、学法炼功修心性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听大人们读法,听爸爸妈妈和同修们背《论语》,我也很想背,妈妈就一句一句的教我,不长时间就背会了。现在我还记得,《论语》的第一段和第二段是妈妈和同修阿姨带我去挂大法真相条幅的来回路上教我的。师父的《洪吟二》发表后,我很快就背熟了,连《洪吟》也背下来了。师父每次发表短篇新经文,爸爸妈妈就说比赛背,看谁先背会,每次都是我先背完。现在想来,爸妈为了让我学好法,真是用心良苦。

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学会了五套功法,爸爸妈妈炼功的时候我都跟着一起炼,抱轮、打坐也一块炼完,从不打折扣。记得有一次学校放假,我去姥姥家住了十多天,在姥姥家只炼动功。回家后和妈妈一块打坐,一个小时的炼功音乐才过了一半多,腿就很疼了,又过了一会疼的我直掉眼泪。妈妈示意我先把腿拿下来,我一边流泪一边想师父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最后坚持炼完。

去年冬天的一个傍晚,我骑自行车回家,突然一辆摩托车从后边把我撞倒,被撞出去趴在了地上,双手摔的很疼,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没事!”很快爬起来了,看了看自己连皮都没破。那人一脸害怕的样子,他扶着我说:“我和你到医院检查一下吧!”我说:“不用去,你走吧!”那人见我这样说,快速骑上摩托车走了。过后很后悔没告诉他自己是大法弟子才这样做的。修炼人碰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说不定他撞我这一下是让我救他呢,可我既没说自己是大法弟子去证实法,也没有给他讲真相劝三退,觉的自己做的太差劲了。

三、面对邪恶的迫害 坚定的走在修炼路上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后,爸爸妈妈曾四次被非法抓捕关押迫害,并都失去了工作。写到这儿,又想起了那疯狂可怕的日子,恶警、坏人们那疯狂的砸门声、叫嚷声,每一次爸爸妈妈被抓捕绑架的情景,以及我每次大声的喊叫却又无助的镜头,那黑暗的阴影从八岁那年象在心中扎了根一样。自从爸爸妈妈遭受迫害后,亲人们都在骂父母,他们都怕受牵连,有的声明和我家断绝了关系。在爸爸妈妈遭受迫害的日子里,没有人敢收留我,只有一位修炼的亲戚每次收留我。但不管别人怎么对待爸妈和我,我都坚信师父坚信法,也相信自己有最好的爸爸妈妈。

有一年,由于受同修的牵连,邪恶们疯狂的到处抓捕爸爸妈妈,恶警们还找到了我所在的学校,为抓捕父母跟踪我。校长是一个很正义的人,他给恶警们提出了条件:绝对不能与我直接对话。他还托人捎信给我的亲戚,让爸爸妈妈注意安全。每次放学,恶警们就远远的跟在后面,就连我到同学们家他们也跟踪。那时,我很想爸爸妈妈,每天都在盼望他们突然有一天来看我。大冬天里,我有好几次独自跑到村头的小路边,遥望着爸爸妈妈所住的方向,我怕有恶警跟踪,不敢去找他们,每次回家都先擦干眼泪装作没事。

在学校,有两个老师知道我家情况后,有些歧视我。有一次,我把数学作业忘家里了,老师就让我到外边罚站,开始讲课了还不让進教室,我就大声说:“老师,我要听课。”她还不让我進去,我就往教室里走,她就往外拽我,我使劲抓住门框,她拽了好大一会儿也没拽动我,我径直回到座位上。那时我想:邪恶们要迫害爸爸妈妈,谁也甭想迫害我。那时我年龄很小,可我的劲那么大,肯定又是师父在帮我呢!过后,那两个老师碰到我的亲戚说了一些我的坏话,还说我这孩子完了。可到期末考试,我的成绩在全班名列前茅,这两个老师又找到亲戚说,孩子考的很好,那次说的话太过份了,很不好意思。

邪恶对爸爸妈妈的抓捕还没有停止,三日两头开车到亲戚家周围转悠,亲戚压力很大,学法炼功很松懈,我也长期跟不上学法炼功,最后被妈妈接走一起流离失所了。我们所租住的房子是一个资料点,这里还住着一家三口同修,其中有一个五岁的小弟弟。资料点有两台机器,主要由爸爸负责印刷资料,我和同修小弟弟负责把小册子的页数顺着排好,妈妈和同修阿姨负责检查和装订。别看小同修年龄小,可他一点不出错。

为了维持生活和交房租,资料点的活不太忙时,妈妈和同修阿姨便开着出租三轮车出去拉客,她俩一人开车一人给顾客讲真相。如果大人们都很忙,就把我和小弟弟锁在家里,我就教他背《洪吟二》,小弟弟很聪明,没多长时间就把大部份诗都能背下来。有时,趁妈妈、阿姨做饭的时间,我就拿上一摞资料放在衣服里,领着小弟弟到各楼道里发。我们是小孩,没有人注意,但我们也很注意安全。

这样大约过了半年多的时间,有一个邻市的同修阿姨见我这么小就不上学了,很伤心,她决定带我到她的城市上学。爸爸妈妈就找到那位正义校长给我办了转学手续。这位阿姨独身带着一个和我一样大的男孩,她也因修大法曾多次遭邪恶迫害,并失去了工作。在阿姨家,晚上写完作业,她就带着我俩一块学法、炼功、发正念,还经常带我俩出去发资料。那时我就觉得同修阿姨太伟大,当时很想叫她一声“妈妈”。住了几个月后,资料点由于有了安全隐患,加上爸妈深知同修阿姨带着两个孩子的艰难,经与同修商量,把资料点转移到了邻市,这样也能同时照顾我了。

学校放假了,爸爸妈妈带我回家,被恶人跟踪,来了一群恶警包围了我家。爸爸妈妈迅速躲了起来。恶警们闯了進来,见我一个小孩在家,他们就到处找、到处翻。其实爸爸妈妈就在屋里。他们没找到,就一再追问恐吓我。我一点也不怕,对跑到身边的一只小狗说:“小狗小狗要听话,和我一起等爸爸妈妈回来。”恶警们还真的相信了我爸爸妈妈没在家,几个恶警跑出去到邻居家找,可跟踪的那个恶人说:“一直跟着他们没出门。”我镇定自若的应付了他们很长时间,最后爸爸由于心态不稳被发现了。

任凭爸爸妈妈怎么不配合,恶警们还是强行给他们戴上了手铐,推進了警车。有一个恶警还气急败坏的使劲捣了我一拳,打得我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可我不怕他们,便喊叫着往外跑,把着关有妈妈的警车门,使劲的打着车窗,不让他们开走。恶警们见走不了,就下车把我的手硬掰开,把我拉到一边,迅速钻進车里仓惶跑了。后来听说邪恶们因抓到爸爸妈妈还放了鞭炮。

这一次,爸爸妈妈都遭受了残酷的迫害,邪恶们采取多种办法折磨爸爸:用脚踢、打耳光、烟头烫、扒光衣服反铐双手把双脚捆一起扔到水泥地面上泼上水电棍长时间电击……十几个小时的酷刑折磨,使爸爸浑身是伤,惨不忍睹。妈妈也被恶警们拳打脚踢打昏过去。虽然爸爸妈妈遭受迫害严重,但资料点未受任何损失,一个同修也没受牵连。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一个多月后,爸爸妈妈终于回家了。回来时,爸爸身上的伤口还没愈合。

经过这次魔难,我们全家都没被邪恶的迫害吓倒,很快我们就汇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了。

四、运用神通证实法

几年前深秋的一个晚上,我和爸爸妈妈去贴真相标语,突然不知从哪儿钻出四个恶警挡住了我们,强行把我们带到派出所。睡觉的时候让我们三口挤在一张小床上,屋里四个人看着我们。

夜深了,他们四人要睡觉了,一个很恶的警察拖了一张床顶在门上躺在上面,有一个善心的警察给了我一件大夹克上衣。我们一家三人谁也睡不着。我想起了师父的经文《什么是功能》,就对着他们发正念定住他们。我对爸妈说:“我们回家吧,我把他们定住了。”可爸爸还是不敢拖开那张顶在门上的床。

爸爸突然象想起了什么,轻轻走到一个警察床前,从他旁边的衣服里摸出了一块手机,打了两个电话把我们的情况告诉了两个亲戚。这时四个人一点动静也没有,妈妈又给同修打了一个电话,让同修翻墙、翻窗到我家把大法书和一个大箱子拿走。打完后,爸爸又把所打的号码销了,放回了原处,整个过程非常顺利,这时听到爸爸妈妈都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等到第二天邪恶们去抄家的时候,要作为迫害爸爸妈妈的任何证据都没找到,家中还有一大包大法书,邪恶们也没发现。后来听妈妈说,那大箱子里装有三千多份大法真相标语,是同修刚送去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场不堪设想的损失避免了。但邪恶们还是关押迫害了爸爸妈妈一个月。

我在上一年级的时候,学校要全体小学生集体入少先队让全体中学生给戴红领巾,还挂了一行大红纸标语。仪式一开始先升国旗、奏国歌,我就站在那儿不停的发正念,让旗升不上去,让歌放不出声来,结果旗还没升上去绳子就断了,国歌也“乌拉、乌拉”放不出声来。我又发正念铲除邪恶标语,校长的话刚讲了一会儿,就来了一阵风把标语刮没了。

还有一次发正念,妈妈说:“这次铲除市公安局破坏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一立掌的时候,我看到妈妈身体放着紫光,从身上飞出了一个放光的紫光团,爸爸身上飞出了一个绿光团,我身上飞出了一个红光团,飞出之后,三个光团合成了一个很大的光团,直奔一个方向飞去,我当时不知公安局在哪里,发完正念后,爸爸说,光团飞去的地方正是市公安局办公大楼。

通过这次发正念,更加坚信师父的法,不管看见看不见,只要我们动真念,都是威力强大的。

五、坚定正念 始终不交队费

四年级的时候,有一天老师让全班每人交一元队费,我心想:我是大法小弟子,已经退队,不能交。我找到老师说:“老师。我不是少先队员,已经退了,钱我不交了。”老师问我在哪退的,我说:“在网上退的,爸爸妈妈也退了。”老师听后没说话,我的钱也没交。回家把这事告诉了爸爸妈妈,妈妈说我不理智,爸爸则表扬我做的好。其实这位老师很善良,在父母遭受迫害的一段日子里没人接我,我家离学校较远,她经常顺路用车子捎我回家,后来这位老师的全家都三退了。

五年级时我转了学,这所学校是市里的重点实验学校,学生進校必须戴红领巾,否则给班级、个人扣分。从大门口到教室,有老师、学生检查红领巾,好几道关。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再戴红领巾。”于是每天上学一到校门口就发正念:谁也查不到我。结果真的谁也查不到。只有两次忘了发正念被查到,被扣了分,老师也没说我。

有一天,老师让每人交一元队费。四年级那时候我还单纯,可这次心里有点怕,开不了口对老师说,以致同学们认为我没带钱,替我交了一元钱。放学回家告诉了妈妈,妈妈写了一封信,让我捎给了老师。记得信上有这样几句话:“我们全家几代人都遭受过这个组织的迫害,我们都不喜欢它,所以也不会加入它,信仰自由是我们每个人的权利。”第二天开家长座谈会,妈妈主动找到班主任老师,问老师看过信了没有,老师非常和悦的说:“我很理解你们,以后有事尽管找我,孩子的一元钱回去退给她……。”从那以后,我就堂堂正正的再也不怕学校查红领巾扣分了。

六年级的时候,又要收队费了,老师换了,这次我不害怕了,可怎么向老师说呢?突然想起了妈妈的那封信中的内容,便跑到办公室当着好几个老师的面对班主任说:“老师,我不是少先队员,不交队费。因为我们全家几代人都遭受过这个组织的迫害,老祖父一手创办的学校被没收了,田地也被抢分了,我们都不愿加入它,被它牵连,这是个原则性问题,请老师谅解!”我平时很文静,从不大声说话,可这次声音洪亮,一口气说完,当时自己都不相信我这么能说。老师们都静静的听着,班主任说:“那你就不交吧!”回来后,感觉自己变得非常高大。

在此想和小同修们切磋的是,不在于交多少钱的问题,这是个心性问题,是否符合法的问题,决不能给邪恶增加一丝一毫的能量。

初中入团的时候,我的心已经很稳了,直接找到团支书和班主任说明了不加入的理由。生活中,有的大同修有怕心,给孩子把钱交上,有的让孩子加入了再退出来。作为大法弟子,这样做不符合大法,也是在为自己的怕心找借口。小同修们,我们是师父的小弟子,怕什么?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们遇到任何事只要按师父的要求做了,一切由师父在管,师父只看我们的心。只要我们多学法,多发正念,怕心就少,就少做错事。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未来人的参照,而且我们还要对自己明知故犯的行为负责任啊!

六、学会了向内找

我平时学习很认真,在班里,不管学习或其它方面都是好学生。可一到考试,成绩就不太理想。妈妈让我找原因,我找不到。九年级的时候,作业非常多,我熬夜也得完成,学法、炼功被安排在周末,时间全部用在了学习上,依据我平时的成绩,考上市重点高中是没有问题的。

中考时,自我感觉答卷顺利。可成绩下来,自己简直不敢相信,平时最强的两科却考砸了,结果没被第一批录取,被第二批录取但要交上一笔钱。爸爸妈妈遭受迫害后,家庭经济不好,我知道这些钱是用来救度众生的,这不浪费了吗?我很难过,也很内疚。开始冷静下来向内深找:不管大考小考,每次总是在临考试前努力的学法、炼功,平时比较松懈,这不是想利用大法考出好成绩的心吗?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执著心啊!还有每次考完试,都怕有人问我考了多少名,怕回姥姥、奶奶家,怕她们问。因为亲戚朋友邻居们都知道我们全家学大法,怕考不好不能正面证实大法,我带着这么多“怕丢面子的心”、“求名的心”怎么能考出好成绩证实法呢?通过这件事,爸爸妈妈也都深挖执著,找到了怕我考不上有丢面子的心。找到这些执著后,结果交上的三年学费有一些神奇的变故,我被免除了大部份学费,这样实际交的学费比第一批录取的还少。通过这件事,我学会了真正向内找。

十多年来,我一直跟着爸妈或同修们出去发真相救众生,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差,只劝退了很熟悉要好的女同学。也曾领爸爸妈妈到过一位老师家讲真相,可我也是认为那位老师好才去的。向内找,自己还有怕心、分别心,怕讲了同学不退,怕不明真相的同学不但不退还到处说我。学习了师父的《再精進》和《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深感离师父要求差的太远,这样讲真相,什么时候才能救下足够的众生,完成我们的使命啊!

我现在上高中,虽然课业很多,但再忙我也分清主次,知识再多、学习再好也不过是个常人,自己是走在神的路上负有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我是学生,认真学习了,一切随其自然。现在周围的几个以前很精進的小同修,现在都不太精進了,有的几乎不学法了,还染上了社会上的一些恶习。我认为与家中的大同修有直接关系,很庆幸自己有一位非常严格的妈妈,才没有落下太多。

在此,希望同修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千万不要放弃家中的小同修,他们千万年的等待轮回,不就是要跟你结缘修大法吗?他们为了得法,不知在尘世中轮回了多少世吃了多少苦。就我自己而言,师父让我知道的就有七世的轮回转生,尝遍了酸甜苦辣,吃尽了人间苦。如果带不好他们,怎么对得起他们呢?又怎么对得起慈悲的师父,因为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

现在我晚上十点多回家,炼一、二套功法;中午放学利用休息时间学法;如果实在没空,晚上睡觉前,就背《洪吟》或一至二遍《论语》。我一定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再忙也不忽视学法,要以法为师,持之以恒的坚定的走下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圆满随师还。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和部份修炼故事。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