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同修帮助下重返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我于一九九五年接触法轮大法,一九九七年抱着祛病健身的目地走進大法。当时悟性太低,只注重炼功,不太注重看书学法,又执着人世间虚假的情,结果与大法失之交臂。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更是听信了江氏与中共的谎言,对大法很抵触。

离开大法的几年来,不堪回首。在污浊的社会中与人争争斗斗,搞得浑身是病:严重的失眠、偏头痛、美尼尔氏综合症、咽喉炎、食管炎、胃炎、肠炎、妇科病、风湿病,最要命是得了肌无力症、心脏病。肌无力病表现是浑身无力,上眼皮自动下垂、胸闷、呼吸窘迫,走百米要歇歇脚,成天巴不得躺在床上,不想做事;心脏病表现是在安静的环境里,只要有一点声音,我都会吓得惊慌失措,口中发苦,心脏怦怦乱跳,久久不得平息。为此我痛苦不堪,认为人要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是慈悲的师父看我还有一点真念(在我放弃修炼大法后,曾对他人说过:将来等心境平和时,我一定重修大法),不忍放弃我,把我安排调到与一个非常精進的同修在一个办公室工作,在同修的引导下,我于二零零六年又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 精進同修的耐心携带

和我同一办公室的这名同修非常注意修口,我们在一起交流,只谈法理,从不谈不相干的话题。到目前为止我不知道其他同修的情况。因此我也很注意,不随便说出同修的情况,只说事不说人名。他从不被我的情所带动。刚开始,我常常谈些常人的事,林林总总一大堆,他总是静静的听我说完,然后再一条条的指出我是哪颗人心作祟,背出相关的法理,希望我遵照法理修去人心。

有时我都觉的自己很俗,忍不住问他:“你会不会觉的我很烦,层次太低,不愿和我一起交流呀?”他微微一笑:“不会的。刚开始修炼,很多人都会这样的。多看书,多学法,明白法理后,以后自动不会再说这些事了。”他从不夸耀自己,有时我赞叹道:“你修的真好!”他淡淡一笑:“我只是比你多读了几年大法的书,遇到的事情多一些。你所经历的,我都经历过。我只是把我经历的体验讲出来。要多学法,以法为师。”

在修炼路上,同修手把手、一步一步带我走到今天。我所有的资料都是他给的。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我不敢开口,他不勉强,只是说:这一世的亲人与你有很大的缘份,你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救吗?我一想也是,自己的亲人都不救,岂不太自私了。于是一个个找到亲人,单独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我不敢。他很轻松的说:看完之后,随便放在哪家门口就行了。不会很难的,只几秒钟的事情。我回去一试,果然不难。贴不干胶,他先拿几张给我,说:拿几张给你看看,不干胶是怎么一回事。我吓一跳,觉的压力很大。他看出来了,说:其实很简单啊!他示范给我看,并反复说:不会很难,你只要有那颗救人的心,什么事都好办。我于是晚上出去贴了几张,觉的蛮简单的。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同修与我交流:我们每个人都要做自己世界的王,不能依赖别人。于是我下定决心买回电脑。之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学会了安全上网,下载资料,发表文章和三退名单,减轻了同修的负担。同修也很注重手机安全问题,每次见面提醒我是否带手机、或手机电池是否拆卸。在他的带动下,我与其他同修交流,或与他人讲真相时,从不把手机放在身边。

在他的帮助下,我心性提高的很快。有一次我遇到一九九七年炼功点上的一位同修,她惊讶的说:“哎呀!你只修炼两年,比我们那里修了十多年的还要好!你怎么修的呀?”我由衷的说了一句:“你不知道我的身边有一位多么好的同修呀!”我曾感慨的问他:“我们之间是什么缘份?”他很认真的说:“我们是一起下世助师正法的。同来时,互相提醒说:在尘世中,如果谁要是迷失了,一定要叫醒他呀。”我听后眼眶湿润了,感谢同修的叫醒。

在此我想:如果每位一九九九年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象我身边的这位同修一样,耐心细致带身边后出来的同修,包容新学员的不足,很多后出来的同修也会做的很好(我在这两年多的时间内劝退八十多人,也让一、二十人明白了真相)。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不要过多的批评、指责,让他们失去信心。

二、孝敬公婆 赢得尊重

得法前,由于经济上的原因,我和公婆闹僵了。结婚十八年没正经同婆婆讲一句话,开口不是夹枪带棒,就是指桑骂槐,也没正眼瞧一下公爹,跟姑嫂没好气说过一句话。善良的丈夫常常因为我和公婆的矛盾,暗自落泪。得法修炼后,我知道以前对婆家人的一切言行都是错的,知道他们和我有很大的缘份,知道只有归正自己的言行,才能救度他们。于是我发自内心对公婆好:给他们买吃的,买穿的,买用的,陪他们逛街、聊天,逢年过节接他们来我家小住,生病了端茶送水。婆婆逢人就夸我如何孝敬他们二老。

二零零八年元月底,江南发生大冰灾。得知婆婆高血压、心脏病复发卧床在家,我冒着漫天大雪,不顾路滑、车堵把公婆接到家中。公婆很感动,我趁机给他们讲真相,并告诉他们只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病可祛病,有难可消灾。婆婆马上接过护身符,说:“我早知道共产党是最坏的,但以前不知道法轮功是好还是不好。我看你炼法轮功以后,变的对我们那么好,我就知道他(法轮功)一定是好的。”老人的悟性很好,拿着护身符念了一晚上,第二天病好下床做家务了。我很惊讶,同时被师父洪大的慈悲深深感动:婆婆只是有一个虔诚的心,哪怕九字吉言念错了一个字,师父都帮她祛病。写到这,我不禁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同修呀,有如此伟大的师尊,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的修炼呢?

从此,经常住院看病的婆婆,再也没住过医院,现在身体硬朗的很。她说:“我天天把护身符戴在身上。只要不舒服,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一会儿就会好的。”

对婆家其他人也是笑脸相迎,热情招待。虽然修炼人不管常人中的闲事,但他们凡事喜欢找我商量,说就是信任我。丈夫的哥哥说我简直变了一个人,好的没话说!小姑子说:“这叫脱胎换骨!”我笑着说:“是法轮功改变了我。要不我和从前一样(自私、冷漠)。”他们点头认可,说法轮功真好!接下来讲真相,劝三退就顺理成章了。

三、 归正言行 公开修炼

修炼前,我是一个性格孤傲、自命不凡、脾气暴躁的人。平时开口说话简直不能称之为说话,确切的说是吼叫。由于身体不好,许多家务事都由丈夫和儿子做。就这样,稍不如意,我会对儿子拳打脚踢,对丈夫破口大骂。经常骂丈夫几个小时不歇气,丈夫则总是苦笑的劝我别生气,不要把身体气坏了。有时把丈夫逼急了,他会提出离婚,那我更是不依不饶。吵架后,几天不理他,不帮他洗衣服。因此丈夫和儿子经常看我脸色行事,生怕惹我发火。娘家人骂我神经病。

得法后,我知道以前所作所为是在造业。于是下定决心痛改前非。在生活上体贴丈夫,一改女强人的作风,去掉瞧不起丈夫的思想,尽一个妻子的义务,把家务事全包揽下来。在言语上和颜悦色,轻声细语。遇到矛盾,不再争执,同时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是我错了,我会马上说:“对不起!马上改!马上改!”是他的问题,我会善意的指出。因此丈夫由开始的强烈反对,到后来支持、督促我修炼。

刚开始我只是背着丈夫,早上起来炼功,晚上反锁着门看书(我与丈夫分房而居)。同修一再提醒我,要光明正大的学法炼功,给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我于是试探着告诉丈夫,我在炼法轮功。性格温顺的丈夫由于被中共谎言欺骗了,竟立马变脸:“你竟然敢炼法轮功!谁教的?我马上打电话叫‘六一零’办公室的人把他抓起来。你这是在害我们全家,你要保证今后不炼了。要不,我要跟你离婚!”然后丈夫给我讲了许多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开除公职、罚款、坐牢、孩子不能当兵、考上大学不能读等等。当时我并不知道“六一零”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迫害有如此严重,加上学法不深,被他一讲吓一跳,不做声回房了。

第二天我和同修交流,他问我:“你还炼吗?不炼就把书还给我。”我斩钉截铁的说:“炼!”当时师父许多讲法都没看,很多法理不清,不知道发正念清除丈夫身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同修把师父的各地讲法请来给我,要我多学法,多给丈夫发正念。我看完讲法后,明白许多法理,知道该怎么做了。

当丈夫再次把《转法轮》搜走时,我很坚定的告诉他:“不管你打算怎么做,我一定要炼下去!”丈夫很疑惑的看着我:“这本书对你就那么重要?”我上前接过书,大声说:“这本书叫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哪有一点错?通过看书炼功,我身体好了很多,脾气改了很多,这你是知道的。难道要我回到从前去吗?”“那好吧!在家炼,不许在外传。”他悻悻的回房间了。

之后,我每天继续对丈夫发正念。经常同他讲修炼的故事,讲大法的神奇,讲善恶有报,讲神传文化。他通过婆婆身体的变好,我身心的变化,知道大法好,慢慢的他接受了大法,认同大法好,知道共产党坏。但惧怕共产党的淫威,只默许我给家人讲真相。有时到了发正念的时间,他会提醒我说:“你要炼功课了!”晚上学法他不来打搅,主动帮我做家务,腾出时间让我学法。有时我与他争执时,他会嘲讽我:“还修炼呢!原形毕露!魔性大发!你跟我吵,你会掉层次的。”我一听立即不做声,强迫自己向内找,就这样丈夫帮我修去不少人心。

丈夫在我的影响下,知道不失不得的道理。别人送来的礼品、购物券等东西,他一概不收。有时实在推不掉,他只接受一些水果和土产。他说:“这是跟你学的。”我说:“如果人人都象你这样的,社会就不会这样混乱了。”

有时丈夫感慨的说:“我何德何能!有你这么贤惠的妻子。我真是太幸福了!”我说:“你是享我师父的福。我如果没炼法轮功,根本不会是这样的。”他笑笑承认了。

四、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

二零零七年底,同修觉的我的心性提高不少,就提醒我要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了。开始我法理不清,有怕心,认为是搞政治。同修笑我被共产党洗脑了,还中毒不浅呢。那时,师父的讲法只看了部份,没悟到讲真相是救人之举。于是有一次跟家人讲,讲了一晚上,我自己把自己给绕進去了,家人也听的稀里糊涂。

二零零八年底,在同修的建议下,我买了电脑。把师父的所有讲法从头到尾仔细的看了一遍,反复看《九评共产党》光盘,经常听《解体党文化》录音,认真阅读同修讲真相、劝三退的交流文章,终于明白讲真相、劝三退是救度世人。于是抓紧时间、把握机会救人。先给娘家人讲,再给婆家人讲,后来给来我家做客的人讲。开始我以第一人称讲,很多人的反应是吓一跳:别给我讲这些!你这是参与政治。你敢讲,我还不敢听呢!我跟同修交流,同修说可以以第三者的身份向世人讲真相。“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于是我改变策略。每当客人到我家之后,我就把事先放在奶箱里的真相资料拿回来。这样客人的心理压力就小一些。并告诉他们经常有这样的小报和光盘放在门口,于是顺理成章的讲真相:“我表妹在日本留学,去年回来讲法轮功在国外很红火: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人在炼呢。就台湾一地就有五、六十万;香港、澳门、日本、韩国也有很多人在炼呢。为什么中国大陆就不准炼呀?”是呀,为什么大陆不准呢?客人也会有这样的疑惑。我接着说:“我表妹说,共产党是无神论,是独裁专制,不许老百姓有其它的信仰,只允许信仰它。‘文化大革命’时,拆了多少庙宇,砸了多少佛像,就是让全中国人尊它为‘大救星’;其实炼法轮功的人也就只是信仰‘真善忍’的。一九九九年时,炼法轮功的人有一亿,大家都很尊敬李洪志先生。那个江泽民就不干了,妒嫉的不得了,要把他打压下去,并诬蔑法轮功。”

接着我又讲了“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天安门自焚”伪案,讲了中共的杀人的历史,当今社会的腐败,天灾人祸的频繁,讲到“藏字石”,讲“三退”。他们绝大多数在不了解真相前,听信了恶党对法轮功的抹黑之词。我讲真相,他们愿意听,并且同情法轮功;劝三退,却本能的抵触。我一边对其发正念,清除控制他们的邪恶因素和生命,一边打开电脑,搜索“藏字石”给他们看,很多人一看就明白,立即点头同意三退保平安。时间充裕的情况,我会放光盘给他们看,一般放《风雨天地行》、《预言与人生》。有的人,我叫他把真相资料带回家给家人看。

我们讲真相、劝三退都曾遇到过家人的强烈反对。他们对三退更是感到困惑。我一般先是感谢他们的关心,接着安慰他们不会有事的,最后向他们提三个问题,要他们回答。第一,如果有一个人救了你的命,现在他被坏人诬陷了,你明知恩人是被冤枉的,你是站出来给他说一句公道话呢,还是沉默不语?他们一般的选择:出来说句公道话。我说,如果我不炼法轮功,现在不是躺在床上起不来,就是死掉了。我是法轮功的受益者,我要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同时,我也要争取合法炼功的权利。第二,当你知道不久的将来会有灾难降临,你作为我的一个亲人,你会告诉我如何躲避灾难吗?他们会脱口而出:当然会告诉的。我说,不久的将来,凡是加入共产邪党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少先队)的人,会被淘汰掉的。对于不信者,马上打开电脑在百度搜索“藏字石”,二亿七千万年前的石头上写有“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字。我说:“我们叫人三退,不是搞政治,是为了让人将来不被淘汰掉的。现在灾难太多了,三退以后可以保平安。如果我现在由于自私害怕,不告诉你,将来你会怪我,我也会很遗憾的。”他们一般会沉默不语。第三,现在麻烦事太多了,出门就能遇上。如果你知道一个很好的方法,能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你会听吗?他们会问:“什么方法?”我说: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我举了几个身边亲人诚念九字吉言得福报的事例。最后他们绝大多数人会说:“我们也知道法轮功好,共产党恶。可现在就这世道,共产党就这么邪,不讲理。我们还不是担心你的安全啦!以后小心点。”

五、善念善行 助人得法

在讲真相的时候,遇到对大法感兴趣的人, 我会马上把自己装有法轮大法讲法录音的mp3送给他们。为此我已经送了三个给亲朋好友。

有一位老年同修,刚得法不久回到家乡。在家乡联系不到同修,我就把我装有法轮大法音像资料的mp5送给他。及时把新经文送到他手中,教他发正念的方法。每年利用节假日的时间,和他在一起学法,同他交流,善意的指出他的不足。每次去,他都激动不已,就象看到多年未见的亲人,突然来到家里。

每当想到伟大的师尊把我从无比肮脏的地狱捞起、洗净,我不禁泪水涟涟。并暗自下决心:在正法最后的这段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时间里,坚修大法,助师正法,抓紧救人,圆满随师回家!

向伟大的师尊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向明慧网的同修致以最真挚的感谢!

与全体同修共同精進!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