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每件小事上努力按大法的要求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我在师父法像前,写完了这篇修炼体会。

我今年七十岁。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时候,我全身是病:先天性头痛;腰椎一至五节变形性狭窄;甲亢;胆结石;上肢麻木;妇科病……整个身体没一处是好的。到处求医,没好效果,整日全身疼痛,艰难度日。

一天,亲友送来一本书《转法轮》,她说:这本书很好,看了能祛病。我请了两本,送你一本吧。我双手接过书,还没翻开,头痛的象锤子砸一般。亲友说:“我听别人说,有反应是好事,你就忍一忍吧。”

从下午一点直痛到六点,整个头象要爆炸了。家人要送医院,我没同意。突然,我感觉一股凉风围着头旋了几圈,一下子头不痛了。当时我还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给我承受了这巨难,从那以后,我几十年医院无法治疗的头痛就好了。

后来我找到了同修,每天到炼功点学法炼功,身体一天天好起来。有一天,心想:我能把这本书抄下来多好啊!就这样,我用了三个月把《转法轮》抄完了。反复对了三次,没有误差封面也是照书上面要求画来的。我把书抄完了,全身的病也都好了。走路一身轻,早上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学法,生活过的很充实。

我的路我自己走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我做了一个梦,现在历历在目。一座巍巍大山,只一条路直通山顶。我沿路上到山顶,右边真是仙境,金光晃的睁不开眼,无比宽广,难以言表。左边是黑乎乎的万丈深渊,这陡峭的深渊就在脚下,稍一动就会掉下去……我吓醒了。早上,我到炼功点,同修们正在议论:这么好的功法不准我们炼了是何道理?我也迷惑不解。

居委会的恶人收缴大法书,师父的法像,我的大法书,师父的法像也被抢走了。这是我修炼中最大的污点。恶警到家骚扰,女儿打电话不准炼功……“为什么不炼?”我打断她的话,挂断了电话。儿子也赶回来劝说:“妈呀,您要为我们想啊!我们挣到这一步不容易呀……”丈夫也在一旁说:“你就听他们的吧,谁敢与××党硬来。”真有天塌之势。我严肃的对他们说:“你们要我的命,给你。你们阻挡我修炼,不行!如果我炼功影响了你们,现在我与你们割断一切关系,写好条约到公证处去公证,以后我与你们没啥关系了,我的路我自己走。”儿子马上转变口气:“您不同意就算了,何必动这么大的气呢。我是考验您的心性,看您坚不坚定。”以后,他们就不阻扰我学法炼功了。

邪恶迫害越来越猖狂,同修也不出来了,更找不到同修交流,失去了学法炼功环境,我自己也松懈了,迷失了方向。难道就让邪恶横行吗?我很着急。

那晚在朦胧中,一条大河望不见对岸,我一个人在岸边走着,脚一滑掉河里了。我使劲挣扎,越挣扎水越往上涌,水淹到我的嘴边了,我大喊救命,可河边一个人也没有。突然,山顶上出现一个很大很大的巨人,他冲着我喊:“你别动,我能救你。”只见他左手一挥,一下子他的手伸的很长很长,他人没动位置,一下子抓住我的手臂,轻轻一提,我就上了岸。我刚要说谢谢,抬头一看,不知巨人哪去了。醒了,我全身已被汗水湿透了。

我知道,在梦中师父点化我,师父没有丢下我这不争气的弟子,自己还不精進,对的起师父吗?

师父给我祛病业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五十分,我正准备发正念,头一晕,眼一花,自己就失去知觉,一头栽倒在沙发上,大电扇也压在我的后脑勺上。不知过了多久,隐约听到丈夫的喊声,我慢慢苏醒了。但不知在哪里,全身乏力,身子象用绳子捆着一样。心里还有一点记忆:请师父救我,我不是病,不想死……。又迷糊过去了,直到晚上醒来,整个头麻木了,舌头到喉咙全僵硬了。想动无力,想喊无声,我用尽力气睁开眼睛望着挂在壁上师父的法像,泪水直往外流,心里不停的求师父救我,救我……。我求一次,就有一股凉风在脸上和头上从左至右拂过,就不麻了。

一会儿又麻,如此反复很多次。我好象听床前有人出气,只听一个人叹了一口气:“唉!太难了。”另一个人说:“太厉害了。”我用力睁开眼,没有人。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的法身在给我清理身体,再次救了我的命,祛了我的病业。

第二天下午同一时间又出现了同样症状。儿女们都赶回来了,他们要送我去医院,我没去,识破邪恶的假相,一切请师父为我做主,全凭师父安排。第三天,身体一切恢复正常。

在做资料 送资料中修炼升华

我是二零零五年八月与一位同修配合做资料的,并负责传送几个小组的资料。这位同修有点基础,那时周刊、小册子是另有同修做一份样品,碟子也是把母盘刻好,拿来照样子做。大多是同修刻印,我分类包装并传送资料。过了一段时间,A同修叫我试着做,先不熟悉,难免出故障,这与心性有关,而且越急越出错,也少不了受同修的责备,但我不生气。慢慢熟了,也不那么费力了。包装要分数量、种类,我把各项目都背下来,这样就方便多了。每送一个地方提前到,等同修来取。有时同修误点了,我也很着急,时间长了,着急的心也就磨掉了。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与另一位同修配合。这里不要样品了,打开电脑直接做,这就必须得懂电脑。我不懂电脑,又这么大岁数了,高科技的东西,这可不行。越想不行,给了邪恶可乘之机,每次该上网下载时,我总有别的事情要干,等我干完了事,同修上网下载也完了,我就更谈不上有实践操作的机会了。

有一天,同修不在,我就想试试这电脑好使不,我小心翼翼把电脑打开,试着刻了几个碟子,完了关机。本来就不太熟练,心里发慌,更害怕弄错了,鼠标更不听使唤,刚一移动鼠标,电脑上的东西全没了,成了一片空白。怎么办啦?惹大祸了。赔电脑事小,可这么多同修等着要资料,要碟子……我不敢往下想,头上的汗珠伴着泪水直往下淌。

回家吧,晚饭没吃,就等着明天同修责骂吧。第二天,我来到资料室,同修来了她问我:“你干了什么?”我直言回答:“我把电脑弄坏了,我赔。”这时懂电脑技术的同修進来了,她很祥和的说:“没关系,熟练了就不难了,点出来就是了。”她边说边拿鼠标在电脑上点了几下,电脑全恢复正常。这位技术同修话不多,但给了我极大鼓舞。我下决心一定要学会电脑,不能老依赖同修。

没多久,技术同修帮我买来了电脑,同时教了我技术。可她一走,我脑子又是一片空白,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鼠标不听使唤,同修怎么用怎么顺手,可我就不行,它不听指挥,分明点这个键,它就往另一个键移动,又错位了,还得从来。最后在其他同修的耐心帮助下,记好笔记,一步一步掌握要领,自己操作时,有师父不断的点化。

现在我可以上网下载,打印资料,小册子,刻碟子,打印光盘,三退,打字都能独立完成。当然与同修配合也发生过一些小摩擦,都能向内找,找到自己的执著修去它。师父《再精進》经文发表后,我们配合的更默契了,做事不分彼此,谁有空谁做。互相宽容理解,去掉了依赖心,争斗心,求安逸心。

送资料可比学电脑更难,准确时间,随换地点,严寒酷暑,刮风下雨,途中遇到困难要理智,智慧。去年夏天,我把两袋资料装好,同修开门一看,“哎呀,下起这么大的雨。”我背了一袋,胸前抱了一袋,到楼下,倾盆大雨象通了天似的。我急步向前走,并求师父加持,不要把资料淋湿了,这是救度众生的利器……回到家,袋子上直往下流水,打开布袋子一看,嘿,一点也没湿,我却成了一个落汤鸡。我急忙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感谢师父。

还有一次去送资料,平时来回需要七十多分钟。那天,雷声大作,天黑的象要压到地面了,几步远就看不清。我边走边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不能下雨,等我回家再下吧。天那么黑,雷一个劲的在头顶上响,可就是没下雨。我把资料送到目地地,来回只用了三十多分钟,一脚刚踏上台阶,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我的泪水也象大雨一样直往下流:师父呀!谢谢您!

还有一次,我买好耗材,上了公交车。车上没座位了,我把背篼搁在车头车箱上。这时我才发现,有两个警察在注视着我的东西。瘦子慢慢的靠近我,示意胖子也过来。我立刻明白了,立即发正念,求师父帮我,不准邪恶干扰。我面向前方,不惊不慌,没事一般。又过了两个站,我马上请司机停车,车门一开,手一拉,一大包纸轻快的跟我一个箭步跳下了车。两个警察紧跟着,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咣”车门关了,车开走了。我绕道安全的把东西送到了目地地。

发正念 显神迹

神通是我们大法弟子在修炼路上的特大法宝,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要善用,正用就显神迹。

二零零四年三月,我路过居委会广告栏前,看见黑板上写着诽谤大法的标语。当时过路人很多,心想:一定把这恶标语毁掉,不准它毒害世人。我到菜市随便买了点菜急忙往回赶。边上高梯边想,我用什么擦呢?出门走的急,忘了带纸,正想着,眼前一亮,我定睛一看,呀!一张崭新的日报很干净,一点泥污都没有。我觉得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一定要擦干净,不留一点痕迹。

我急忙拾起来,快步来到广告栏下,正有五个八、九岁大的孩子在下面玩。怎么办?孩子们快走吧,我要把这邪标语擦了,不准它害人。就这么一想,那大孩子说:“走,我们到上面去玩。”几个孩子沿路上去了,我刚把邪标语擦干净,过路行人络绎不绝,是那么祥和。

除四个整点统一发正念外,我自己又增加了几次。平时走路、坐车、街上、到资料室先发正念,再做事情。今天要做什么东西,我与电脑、刻录机、打印机沟通,做出来的东西质量好。它们做事,我就背法给它们听。我法学的好,它们工作就顺利;法没学好,它们就出故障。

要写的很多。我已经七十岁了,深知师父给我延续来的生命是学法、炼功、救人用的。对于常人的安逸生活我无兴趣。不久前儿子搬了新家,非要接我去住一段时间,我没去。九月十七日,女儿出差,想顺便带我去旅游,我谢绝了,这些不是我要的,我知道我该干什么。

我的时间安排是:每天早上三点二十五起床,洗漱完毕,给师父敬香,再炼功。发完六点正念学一讲法。下午再学两讲。在资料室没时间学,晚上回来补上。我能背诵《转法轮》、《洪吟》、《精進要旨》的一部份,每天除护理丈夫(他身体不好,儿女不在身边),我就做我该做的事。

我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就在这一件件小事上按师父的要求做,信师信法,师父就在身边呵护着我。当然,比精進同修差距很大,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很远,我要继续努力,完成史前誓约。

借明慧交流,感谢与我合作做资料的同修,也感谢帮助指导过我技术的同修,更感谢慈悲呵护我的伟大的师父。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