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向内找修出慈悲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每次明慧网大陆网上法会征稿,我都认为只有修的好的同修能写出自己的体会,自己修的不好,也不会悟什么法理,也没什么可写的,所以前几次我都没有写体会的想法。这次和同修在一起交流,同修鼓励我应该写写。我就借明慧这个交流平台,交流一下自己是怎么向内找,开创出良好的周围环境的。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的经历很简单,就是因为自己的脾气不好,不吃亏,对别人的缺点看不顺眼,就容易和周围的人起矛盾。自己有时很苦恼。听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没坏脾气,就抱着把脾气炼好的目地,走上了修炼的这条路。我一直是关闭着修,另外空间什么都看不见,连做梦都没梦到过师父。可是因为修大法,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世界观改变了,无病一身轻,淡泊名利,明白了人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明白了修炼的真正意义。就是凭着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走到了现在。虽然在修炼的路上跌跌撞撞,摔了不少跟头,可慈悲的师父一直看护着我往前走,而且越走路越宽。

我是属于那种思想比较单纯的人,说话比较直不会拐弯,修炼前总嫌自己傻,可是在修炼中,这也就成了我的一个优势。我从来不会悟出什么高深法理,就是听师父的话。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就把修出慈悲心,做三件事当成我生活中的大事来做。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就对谁都看其优点,遇到自己动心,心里不舒服时,就想是什么心造成的不舒服。每当向内找时,周围的环境都会很祥和,人也会神情清朗。

一 、在家庭中向内找,越走路越宽

邪恶刚开始迫害法那两年,我去过两次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回家后,丈夫怕我再被迫害,总想管着我,自己在家怎么炼功都行,千万别跟中共对着干,千万别跟外人说。有时我俩就争吵,越吵他越凶,甚至说些对师父不敬的话,我就赶紧不说话了,再吵就要打起来了,而且还让他造业,意识到了自己强烈的争斗心。再发生类似的事时,我就在心里想,邪恶想害这个生命,我就不动心,不给你市场(当时还没有发正念)。打那以后丈夫再也不说对师父不敬的话,一直以来我们夫妻关系特别融洽。当他的面给外人讲真相,他也不管了,有时也哼唱几句大法弟子的歌。

我和婆婆都修大法,婆婆由于在劳教所受迫害,回家后一直怕心重,二零零七年年底以病业的形式离世。婆婆病了四年,做过一次开胸手术。在这四年中,我对婆婆比她两个女儿都孝顺,给婆婆洗澡端屎端尿从来没有嫌弃。平时陪老人学法,身体好时陪她炼功,搀扶着老人娘俩在小区里发真相资料。邻居有的看见我们娘俩以为我是她女儿呢,婆婆就说:“这是我儿媳妇”。邻居们都羡慕说:“看人家儿媳多好。”当别人夸我时,我就借此讲真相:我是修大法的,大法要求以真善忍为理念做好人,对谁都得好,何况对婆婆那更得好,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大法洪传。世人明真相得救了是好事,可我也享受着孝顺儿媳的名。

突然有一天一同修拿来两篇古人孝顺的文章让我看,我一看那文章就明白了,她是认为我对婆婆不好,让我学古人孝敬婆婆。我的心里那个不好受啊,心想要是说我修大法修的不好,我承认,可是说我不孝顺,太冤枉人了:你对你婆婆好都不见的有我的一半,越想心里越沸腾,晚上都睡不着觉了。我一看自己不对劲了。就不停的背法,背《精進要旨》〈真修〉、〈境界〉等。背了两天的法,心平静下来了,找自己吧,为什么那么难受,为什么让别人认为你不孝,一下找到了“求名心”,“有时婆婆正念不足而着急的心”,“认为伺候婆婆影响我出去救人的心”,找到了之后我对婆婆说话就尽量用商量的语气,用正念鼓励她。

我对婆婆好总想得到两个小姑子的认可,因为我伺候的是她们的妈妈。可是她俩不但不说我好,有时跟我说话还没礼貌。尤其是大姑姐跟她妈说话,说骂就骂,她认为她妈的病是不吃药造成的。我对她姐俩意见特别大,嫌她们不孝顺,不说人话。

我反复学师父的有关向内找的讲法,一下子慈悲心出来了。我孝敬婆婆是为了修炼,不求做好人,小姑子骂她妈是邪恶操控,邪恶不但害大法弟子,也害她女儿。我应该同情她,可怜她。我归正了自己的心态。在婆婆离世后,大姑姐生二胎,我主动伺候她好几天,有空过去给她做饭,真心的关心她姐俩,现在她俩都念大法好,把我当成娘家最亲的人。

婆婆离世后,公公执意娶了一位很年轻的老伴,公公给那女人买了一套住房,几千多元的退休金全交给人家,我儿子有时过去吃顿饭,他爷爷就说:“给你几块钱,出去吃拉面吧。”由于我儿子不高兴,爷爷才做饭让孩子在那吃(奶奶在世时,小孙子是爷爷奶奶的掌上明珠)。那段时间,我的脑子乱极了,表面上还得维护大法弟子宽容的形像,内心里对公公的态度一下子由尊敬降到看不起,降到怨恨。我是走路、打坐、发正念,脑子都闲不住,心不净,形成思想业了。我就加大力度学法,找自己的执着心,(1)利益心,我和我丈夫、儿子沾不上爷爷的光了,他的钱全给别人了;(2)妒嫉心,爷爷不疼我儿子了,疼人家的孩子了;(3)名誉受损,公公娶了一位小媳妇做儿女的嫌丢人。公公虽然对大法有正念,可他毕竟不是修炼人,我不能用大法弟子的标准去要求他,他是被邪恶利用色往下拉,往地狱推,我应该同情他、可怜他。把自己理顺以后,再见到公公,就主动劝他,两个人去民政局,办个结婚登记,非法同居那不是神认可的。逢年过节,我们就去公公那给他钱,给他俩买衣服,给公公出钱旅游,关心公公身体,公公特别感动,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主动退出党团组织。

我娘家父母弟弟妹妹连孩子都念大法好,有时跟我要真相纸币,有时帮我发真相资料。

二、在工作单位向内找,撑起头顶一片蓝天

我们单位是迫害法轮功比较积极的单位,很多职工看到中共邪党的宣传以及我们受到的迫害都不同程度对法轮功有一种误解,认为大法弟子是好人,但不应跟某党对着干,别给自己找麻烦,别自己把工作搞丢了。单位领导也不明真相。几年来,通过我们几位大法弟子不断的讲真相,从领导到职工大多数都知道大法好,做了三退。

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觉的自己的行为应体现出法轮大法弟子的形像,处处不能给大法抹黑,脏活累活都能干,可是每当干完活后总想让领导看见,“你看看都是我们大法弟子在做好事”,可是没有几次让领导看见,自己心里就不平衡。对待病人大多数都能慈悲的态度好,为的是“我要讲真相”,对个别人有时就心里烦,当我一烦病人时,师父的法就往我脑子里打“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有一次一个新来住院的病人家属无理智的对我大吵大嚷,我很生气,虽然没和她顶撞,可是给她安排了人多的病房。晚上去小组学法,交流时发现自己还有一颗报复心。

从修炼那天起,我就不收病人的一分钱,不拿药品回扣。在几年前,随着修炼一步步往前走,我们单位几位同修在一起交流,大法弟子走的路是给未来人做参照的,科里小金库的钱我们也不要了,一年少拿好几千元。因为我们不拿科里的钱,同事们都特别尊敬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有一段时间,看到大夫为多拿回扣,不管不顾开一些药,我就动气了,特别看不起她们,讨厌她们。逐渐的就有一些人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当听到有人对我不满时,我的争斗心还很强呢,心想我比你们高尚不知多少倍呢。因为我有坚实的学法基础,一些人心通过交流很快就能找出来。单位同事是我们大法弟子救度的对象,怎么能看不上她们?由于自己的看不上就在往下推她们。我从法中明白:大法弟子和常人发生矛盾,百分之百是大法弟子的不对。我纠正了自己的心态以后,默默的做好自己的工作,以平和,慈悲的心态对待每一个人及每一个患者。尤其对患者的善,不看长相,不看阶层,一视同仁。同事都看到眼里,科里的同事都知大法好,几乎都做了三退。

二零一零年元月,我的工作换了一个岗,那个岗是全院公认的最累的岗。当时我真的心里很不舒服,怕吃苦。但有一个正念支撑着我,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只要能接触病人,能讲真相,再累的岗我也认了。只有把自己交给师父,才能真正走向良性循环。我上夜班的时候绝大多数都能睡个好觉,有病人就讲真相,没病人就学法、炼功、发正念。和我一起倒夜班的同事都羡慕我,“看人家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就她夜班最轻松。”现在科里同事有自己认识的患者来,都主动找我们几个大法弟子说:“快给我们讲讲大法好。”

单位里环境好,是我们几位大法弟子共同努力的结果。我与本科大法弟子配合的也挺好,如果有一位给病人讲真相,通常另一位就配合发正念,或者以第三者口气说:“你真有福气,遇到我们单位最好的大夫,她让你退,你就退吧,我们都退了,”结果是病人肯定退了。

由于我倒夜班,白天时间比较多一些,我就想我的时间都是师父给我做三件事的,我不能白白的浪费。所以我就总去附近的监狱、劳教队发正念。有时好长时间也看不到别的同修来,就感觉不是滋味。就想起师父讲的:“所有参加中使领馆前静坐的大法弟子们了不起呀,大家辛苦了。”(《对‘参加中使领馆前静坐请愿学员的一些讨论意见’一文的评语》)我就正念鼓励自己我就当那个最了不起的吧,而且修炼是给自己修,何必看别人呢。夏天还好过,找个树荫下一坐。冬天太冷了,有时就偷懒不去了。当听说有几位老年女同修不怕冷都去了,我就心里特别自责。就想天太冷,如果有辆车,坐在车里发正念就好了,我要会开车,带着几位老年同修去发正念,别挨冻了。我有这个愿望,师父就帮我。我很快学会开车并买了一辆车。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以上是我怎么向内找,给自己家庭工作单位开创良好环境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