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听师父话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个没有文化、不识字、快往七十岁奔的人,得了大法后由不识字到识字,由不会写字到会写字。得法前,我是一个多种病魔缠身的人:主要是心脏病、关节炎、头痛、骨质增生等。家里的钱主要都用在吃药上,得法后所有的病都没有了,变得一身轻。我从心里感谢慈悲的师父救度之恩!今天把我修炼的事儿讲出来跟同修交流,再一次感谢师父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看护!感谢同修的帮助!

一、学大法有福报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先炼功,后得法的。法度有缘人,我是自愿想得法,所以得法很神奇。邻居家老太太由于常人心重,得了法不学了,就把书给我老伴,老伴当时怕心重说不要。我虽然不识字,可一看是大法宝书,我高兴的拍着胸脯说:“我要!我要!这书就是我的了。”我捧着《转法轮》心里那个高兴啊!一次去女儿家串门儿,看到学法小组一起学法,我也参加了。我说不识字,他们就把我送到了全都不识字的学员的学法小组里,听别人一个字一个字的念,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学。坚持了一段时间以后,字还没认全,迫害就开始了。

我失去了学法的环境,就在家里学。虽然不认识的字多,看书有困难,可我就是喜欢学大法。我学大法时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往外蹦,不认识的字就问家里人,时间长了家人都有点烦了,那我也不管,不会就问。我认字读法很神奇,当我把不认识的字念错了,这个字一下就倒过去了,好象告诉我念错了,字不高兴了。我天天念,有时也让老伴给念,他念法更神奇,他患有白内障,眼神儿不好,书上的字就一个个放大到拳头大小,有时放大到书本大小。我学法是从开始的每天只能认几个字到能念下一行字,再到几行字,再到半篇字,硬是这样一个字一个字、一点一点把《转法轮》书上的字认全了。现在每天能学两讲。

我得法不长时间考验就来了。那是我伺候儿媳月子时,烧了一壶开水,不小心一壶水全洒在我的双腿上。当时老伴说:“烫坏了吧?”我正念一出说:“没事。”果真没事,连皮肤都不红。还有一次老伴晚上行动不方便,一不小心,“啪”一下头撞在门上,把门上的玻璃撞的粉碎,我马上说:“有师父保护,你没事。”果真一点事没有,不但没出血,连个小口都没有。我收拾碎玻璃时,一看,那都是一个个锋利的玻璃碴子。还有一次我和老伴回以前住过的地方,他没注意,一下掉進了下水道的马葫芦里,一米八的大个子又是一点没伤着,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啊!一次次的关、难都是有惊无险。我知道是师父给我们挡着,是师父在保护,我从心里感谢师父!

二、过好心性关

我原来是个脾气不好的人,点火就着,生气了还爱骂人。得法后,我改掉了这些坏习惯,听师父的话做好人,能守住心性了,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能是师父考验我,看我改没改爱骂人的习惯。一次儿子开车不小心碰了邻居家的车,其实没碰坏什么。可邻居不干了,一大早就来我家骂人,一天骂三次,我忍着,嘱咐自己是炼功人,要骂不还口,一定要守住心性,我一直没还口。邻居看我也不还口,过两天也就没事了。这一关过去了!

二零零八年,邪党办奥运期间,我把《明慧周刊》送给一位同修看。第二天,不知什么原因,同修被戴着手铐来到我家,指着我说:“是她给的(资料)。”我没有怨恨同修。一个恶警气势汹汹的开口就问:“李洪志好不好?”我说:“好!”他问我:“明慧网是干什么的?”我反问他:“你说明慧网是干什么的?”他说:“不跟你说,说也说不明白。”我牢记师父的话就是不配合他们,没办法他们走了。我知道做事有漏了。到了过年期间,派出所又来人干扰,让缴两千元押金,意思怕我们去北京。我当时没做好,把钱缴给他们了,后来悟到这事做的不对,是有漏,这不配合邪恶了吗?这关没过好很后悔。我决定去把钱要回来,结果他们把钱还了。

还有一次“病业”,那真是生死考验,魔难很大。二零零五年春,不知怎么的,我的双腿站不起来了,两条腿都不会动了。家里活也干不了了,孩子、老伴都害怕了,逼着我上医院,我坚决不去。家里人一看劝不动,没办法把我姐姐找来,劝我,我还是不听,我心里坚信大法,修炼人没有病。我告诉她:“我没事,一定会好”,她一看也劝不动就走了。同修知道这事后,提醒我发正念,否定迫害,向内找。

我开始整天发正念,清除邪魔干扰。我是大法弟子,谁迫害谁有罪,我还求师父加持,魔难持续了两个月,我的双腿又能站起来了,太神奇了!这是师父保护了我,使我冲破了魔的干扰。真是人神一念之分!我能站起来时,走路象刚学步的孩子,一步一步的挪。几天以后,一点一点也能走稳了,我开始能做轻微的家务活了。

一次我去田地里找儿媳回家吃饭,要横过火车道,不知怎么的一个跟头把我摔在碎石上,窝在那里。我心里喊:“师父,我没事。”我慢慢站起来看看自己,连点皮外伤都没有。我眼泪都出来了,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几个月后,两条腿就跟好人一样了。一次次的关、难,我都是师父给保护着,都是有惊无险。这些事太多了,不一一说了。过心性关,有的过的好,有的过的不好,我就是磕磕绊绊走过来的。总结教训,就是要多学法,在法上提高,下次过好。

三、发好正念才能走正

面临邪恶迫害时,要坚持发好正念,学好法,才能走正。二零零八年初,当恶警突然闯入我家时,我没有怕心,无论他们怎么翻腾,我就是不配合邪恶,就是坐那不停的发正念。当恶警让我去派出所时,我坚定的说:“不去!”恶警说:“不去抬去。”我说:“抬不动。”“那就拽去。”我又坚定的说:“拽不动。”他们开始给我家人施加压力,让家人劝我,只要说不炼了签个字,就没事了。我说:“我就是要炼,就是不去,他们骗人,去了就回不来了”。不管家人怎么逼,我就是不听。就这样僵持了很长时间,家里人、恶警一起逼我,压力太大了。恶警一看我怎么也不动,就去找村委会、村民调查我(全村的人我几乎都给他们“三退”了)。他们都说我挺好的,恶警没办法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当天晚上,在我似睡非睡时,看到了从我家院子里往大道上有一米深的黑红色液体流淌。这时看到一个长者,他告诉我:“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发正念解体的邪恶残渣。”这件事让我坚信发正念的巨大作用,同时点悟我遇到难时一定要发正念,运用好师父给弟子保护自己的神通法力。

第二天,派出所的那两个人又来了,还是让我跟他们走,我还是不去,就是坚决不配合他们,我就坐那发正念。不一会儿,公安局也来了很多人,真象天塌了似的。我当时没有别的想法,就是发正念解体迫害,我打出一念:让那个最凶恶的警察念“法轮大法好”。结果,他真的站起来围着我大声说:“法轮大法好。我不如死了好。”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都愣愣的看着他,我感到了正念的威力。我决不配合他们,他们写什么我就是不签字,他们又是灰溜溜的走了。过了两天那两个恶警又来了,我当时正念十足的对他们说:“是我没做好,让邪恶钻了空子,你们又来了。”他们说:“再不来了”。

受迫害那几天,我每天就是坚持学法。那段时间邪恶监视我,每到晚上我家附近就有警车守着,恶警准备只要我一出去就绑架我,我就一直发正念。一天,有五辆警车在外守着,我发正念觉得有一辆警车掉到沟里了,我跟家人说了,家人出去一看,果然一辆警车掉沟里了。在师父的点悟下,我改变了讲真相的方法,恶警晚上来,我就白天出去做,走街串巷,面对面发“神韵”光碟和真相小册子,劝“三退”。我晚上在家学法,发正念,邪恶没招。这就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到了二零零八年下半年,一天恶警又来干扰。当时没有思想准备,听到敲门,我给开了门。恶警让我在一张空白纸上按手印,我没有认真想就按了,突然我觉得不对劲儿:怎么一下子糊涂了听邪恶的呢?我就开始拒绝签字,不能错下去啊,这也是漏。这次关没过好,我从心里觉得对不起师父。

做错了就一定要从新做好,我要弥补这次过失。从第二天开始,我就有计划的到公安局、派出所、政府、看守所附近去近距离发正念。我悟到在这些迫害大法的恶党机构空间场里,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也一定集中,就是它们在背后操纵恶人迫害大法,我要近距离发正念铲除它们。从那天开始,不管刮风下雨,不管冬天夏天,我都坚持去发正念,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坚持。师父说:“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正确的对待发正念的话,平时正念很足,很快就能把整个世间的邪灵全部解体。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明白了、都能认真做到正念十足,一天就解决问题。每个人都把自己所承担的范围之内不好的因素都解体了,那全世界不都变了吗?”(《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真是这样子,在发正念的过程中,我发现正念的威力太大了,邪恶怕呀!真的害怕大法弟子的正念。一次我面对派出所大门发正念,警车跑不起来,一蹦一蹦的象人迈步;还一次去看守所发正念,从大门出来了一个警察,他走到我跟前撒腿就跑,回来时,还是走到我跟前就跑,不敢看我。

四、正念正行多救人

我发完正念,就去讲真相、劝“三退”。走街串巷,天天去救人。每天至少能劝退三到五人,一周多时能劝退六十多人,少时能有四十多人。我大多数在市场讲真相、劝“三退”,那里流动人多,大多数是外地人,有北京的、上海的,各地的都有。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去救人,多救人,我要兑现史前的誓约。

在救人过程中,我体会到:用一颗纯真救人的心讲就能劝退,当心里一犹豫,效果就不好。讲真相过程中,有苦、有感动,有听的、有不听的,有一讲就退的、也有要恶意举报的。其实,遇到要举报的就是我们要修去“怕心”。当这个怕心一露头时,我就发出一念,让这个“怕心”灭掉,我不怕,怕的不是我,我有师父看着,有师父管着,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这样心里就稳了,我现在真的没有了“怕”,讲真相、劝“三退”都是坦坦荡荡,堂堂正正的。

一次我在给一个女的讲真相时,一个男的凑过来听,问我:“你是法轮功吧?我是警察。”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我说:“警察也是人,我也要救你。”他说:“你走吧。”就这样过去了。听我讲真相的人多了,走在街上再看到他们时,有的就高兴的告诉我,他念“法轮大法好”家里可顺了,庄稼长的也好。那个高兴啊!明白真相的人还互相告诉说我能办“三退”。

一次遇到一个年轻人,他来到我跟前拽着我说:“快给我退队吧。”我当时眼泪都流出来了:常人都在主动找真相了!

我讲真相、劝“三退”面对的人,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几乎是讲一个退一个。我不挑地方,只要有机会就做。在我老伴有病住院时,我把“名、利、情”看淡了。不向儿女要一分钱,不耽误儿女的时间,全都我一人承担。我一边护理老伴,一边找机会给同一病房住院的患者及患者家人讲真相劝“三退”,几乎听了真相的都退了。一次给一位八十多岁某单位退休的工会主席劝退了。我不仅劝外面人“三退”,我家的亲人、亲属几乎都退了。

走出来讲真相就象云游一样,得吃苦!我悟到:《转法轮》中师父讲“辟谷”的法理,如果不走出来,蹲在家里修跟“就在洞里修炼,修炼不出来,就得死里头”一样,不知悟的对不对?我觉的讲真相并不难,人家能做的,我也能做,只要想做,师父一定会把有缘人领到你面前。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腿,张张嘴。

由于自己没文化,有时候还没悟到,可是同修的一句话就能提醒我,那正是我没悟到的法理或没悟到的事。在这里我也很感谢同修的帮助,我们是一个整体!修炼不易啊,师父度我这个没文化的人更不易啊!跟做得好的同修比,我还差的很远。在师父的看护下,我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写出一点体会跟同修交流,共同提高。要感谢师父的太多、太多了!没有别的可以报答师父,唯有精進、再精進!

合十
谢谢!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