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我是这样讲真相劝“三退”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初开始劝“三退”,从前只是讲真相。其中遇到的困难,受到的干扰比较大,尤其家庭阻力很大,自己的怕心也很重,但我自从走上这条路就从来没有想过“不讲”二字,我就是讲;大法还在蒙难,救的人数离师父的要求差距还很大,我们的誓言还没兑现,执著心还很重,我就是要通过“讲、劝”来修炼自己。“讲、劝”的效果也时时体现着自己的修炼状态,决不能停止救人的脚步。

由于自己远离家乡,基本上是一人默默的修炼,那时还没有办法上“明慧网”、“大纪元网”,还不能给三退的人上网声明,只是告诉人家自己打退党电话,或写个声明贴出去,影响了讲真相效果,我心里很是着急,天天想:若联系上一个能上网发表三退声明的同修该多好,同时自己还能得到更多的大法资讯。

正好,一位多年不联系的老邻居突然来我家劝三退(以前根本不知她是修大法的)帮我联系上了能上网的同修,我把三退名单随时传给他上网声明。去年六月份我买了笔记本电脑,同修给装了系统,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那天我也能够上“明慧网”了,也能给别人发表三退声明了。特别是在网上见到了师父的照片,我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我劝退了多少人没统计,只粗略记得自去年七月到现在亲自劝退并给上网声明的有一千多人。当然这与做的好的同修比,差的很远很远,只是人家冰山上的一角。但通过“讲、劝”,我修掉了很多怕心。

一、初期劝三退中遇到了问题

因为有讲真相的基础,所以我不太打怵和别人说话,也不太打怵和陌生人搭话,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自焚伪火,讲邪党的本质,讲的都得心应手。每当问起对方是否是“党、团、队”员时,当对方说是,劝其退出时就有些心不稳,再加上心急,没耐心,有争斗心,当对方在谎言的蒙骗下对大法对师父说出不敬的话时,我心里愤愤不平,甚至说出了不善的话。

在初期劝“三退”时,由于我的人心较重,无论是自己认为好讲的不好讲的,是熟人还是陌生人,是亲人还是外人,都有接受和不接受的,退与不退的。就我儿子、女儿、儿媳妇、姑爷八个人,其中五个邪党党员,两个团员,退与不退就各占一半。

本来这也算正常,但当劝儿子时他不表态,给他《九评共产党》让他看看时,他却拿着书当证据要到公安局告发我,这使我很伤心。用常人的父子情去衡量,心想我怎么养了这么一个对他爹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跟自己的爹都不一心的逆子,这一生的付出全付之东流了,不但什么也没得到,而且还成了我的对立面,要迫害他爹,这是哪辈子造的孽。

劝女儿三退时,她不但不退,还说炼功的不好,你们尽说邪党不好。劝弟媳三退时,她反问我邪党哪天灭亡,你说出来,看你说的准不准,准我就退。我看她没有退意,早上她给佛像上香磕头的时候(她丈夫信佛教),我说:你不退出邪党,你把头磕破了,佛也不会保佑你。结果这一下可糟了,她马上变了脸,撵我走,并说了些过头话。对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同样也遇到了一些问题,有刚说几句就不耐烦的,有举起拐杖要打的,有张口骂人的,有撵你走的。

看来这救人还真的挺难的。怎么办?好在遇到问题只是一时心里不好受,但过后从没气馁过。

二、认真学法,不断向内找

大法弟子遇到问题,必须到法中找答案,向内找自己。师父说:“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静下心来,通过不断学法认真查找自己,我发现自己存在着很多很大的问题。首先是自己讲真相劝三退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自己建立功德圆满,还是真正为了救人、并通过讲真相、劝三退实修自己,修出善心,修成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觉者。在讲的过程中是为了救人,还是为了证实自己,显示自己,坚持自我,还是把修炼者的善心,打入世人的脑中,用祥和的心态去唤醒沉迷在世间的众生。

我感觉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认真对待。在具体讲的时候,只是一门执著的讲,好象自己有多大学问,知道的多么多,强迫让别人认同自己;别人不认同,就与别人争辩,还气的够呛,强烈的在显示着自己。

在给亲人讲时,忘记不要讲高,带着强烈的情去讲,不管他们爱不爱听,没完没了的讲,追着讲,顶着讲。当一次讲不好出了问题再讲时又产生了顾虑或有了怕心,怕影响所谓的家庭和睦,这样效果更会不好;有时讲的又高,等于把家人往后推了一把。当儿女们口出不逊触犯了我那当家长的尊严时,自己又痛苦的不行,没认识到是需要去执著,去某颗心,提高心性。修了这么多年,感觉自己名、利、情一点也没修去,真是太汗颜了,特别师父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的慈悲嘱咐就在我们天天看的《明慧周刊》封面上,我为什么就没照着去做呢?这不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吗?真的很惭愧。

三、在学法上下功夫

通过向内找,我找到了差距,明晰了不足,主要问题的出现、存在就是学法不足。虽然经常学法,但没多学法,学好法,静心学法。为了解决“讲、劝”中的问题,提高效果,就得在学法中下功夫。

首先我给自己增加了每天学法时间,由每天学法二~三个小时,增加到三~四个小时,每天学法增加一讲,再兼顾学习师父在各地的讲法,经文,背诵《洪吟》,背诵《转法轮》

几年来我都是自己学法炼功,自己发真相材料,自己走街串巷讲真相、劝三退。最近我又参加了集体学法小组,这样对我坚定正念讲真相、劝三退起到了很大促進作用。

为了讲好真相劝三退多救人,我读了三遍《九评共产党》,一遍《解体党文化》,经我手中发放的真相资料我都浏览一遍,重要的对“讲、退”有帮助的多读几遍,重要的情节、语句、顺口溜力争能记住。“三退”问题经常看,《明慧周刊》期期看,古代预言也能说个大体梗概。这样由于学的多了,所以讲起来就比较得心应手。当然讲真相劝三退时怀着救人的心,慈悲的心,纯净的心更为主要,从中不断修炼自己,带着慈悲心去讲效果好,讲的越多越能修出慈悲心。

四、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几点做法

我每天基本上都是半天学法,半天出去讲真相劝三退。走街串巷,追着、等着人讲,有时到公园、集市上去讲。出门在火车、汽车上讲,有时骑着自行车出去讲。同事、同学聚会、生日宴会、婚丧嫁娶等场合有机会就讲,男女老少、工人农民、教师、医生、干部、个体户、小商贩、学生、公检法司,基本上各个阶层的人都讲过。

基本上是遇到人首先是笑脸相迎,然后一个恰当的称呼如“师傅上班呀/小朋友上学呀,放学啦/您上早市呀,您上公园呀”;或询问什么问题,如“您买的菜多少钱一斤”,或指着高大的建筑说“现在楼越盖越高”,等等不一而足,这样就搭上了话。然后从共性或个性问题谈邪党腐败、不作为、渎职等谈到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劝其退出;并谈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天安门自焚是编造导演出来的,让其记住“法轮大法好”。

“共性”问题可从“毒奶粉”事件、食品不卫生、有毒、不安全,还有豆腐渣工程,天灾人祸,从突发的新闻事件谈起,从炎黄子孙,邪党毒誓,亡共石谈起。“个性”从若是学生,谈父母供完一个学生念完大学得几十万,拿个大学文凭找不到工作,结果有权、有钱、有关系家的孩子没等大学毕业就安排好了,谈社会不公,邪党腐败,劝其三退;若是工人谈其没社会地位,上班领导把工人当奴隶使,工资分配不公,谈天灭中共,退出党、团、队;若是教师从教科书造假谈起,假英雄、假抗日、假恶霸,谈起邪党谎言起家,用着知识份子了说尊师,用不着又打成右派,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劝其退出;若是农民从高楼大厦都是出民工兄弟建造,年年在外打工,背井离乡,结果农民工现在还是处于最底层,没得到什么实惠,而乡镇大队干部却都贪污腐败,不管农民工死活,强行征地。我们不能善恶不分,跟着邪党骂名千载,我们不能做陪葬品,邪党迫害法轮功,天灭中共在即,赶快退出党、团、队;跟退休人员讲真相劝三退从退休金少谈起,共党只是嘴上说要老有所养,老有所乐,给这么点退休金,物价又这么飞涨,老年人怎么能乐的起来,白干了一辈子,嘴上说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当家作主,谁家的主人这个样,邪党的政策是朝令夕改,拉完磨杀驴,谁信他的话谁倒霉,过去六十年老搞运动整人,杀死同胞无数,现在贪污腐败,镇压学生,迫害法轮功,贵州出现了“中国共产党亡”的大石头,天灭中共是天意,快退出中共党、团、队吧。不管是从共性还是个性方面,都讲法轮大法好这个主题,以及“自焚伪火”从来都没有忽视,从来都没有象完成任务式的走过场。

一般我都先揭露邪党邪恶本质做好铺垫,然后讲它如何迫害法轮功,再讲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灭中共是天意,快快退出保平安。问是否加入过党、团、队,如果加入过我马上亲切的说,为了你未来的幸福,你赶快退出这个邪恶组织吧,我帮你上网声明,你只要同意就可以了。然后我再问其姓名,如果看对方有所顾虑,我马上给起个吉利的化名,让其表态,并记住年月日,别人再给退时不用再退了。起的化名一般很少有重复的,一般问贵姓,他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问具体叫什么名就有点难度,所以一般对方不太同意真名实姓退时,只要他说出姓,我马上再给加上一个吉祥、好听的化名就给退了,如“天福、天缘、永富、永财、福天、有福、平安”等等,一般对方都很高兴。我再送给护身符、《九评》或其他真相资料,進一步叮嘱要诚心敬意念“法轮大法好”。没入过党、团、队的岁数大的,问是否入过红卫兵、红小兵也给退掉,什么都没入过的送护身符资料,让其记住法轮大法好。

以上所述,每个环节都不是孤立的,千篇一律的,一成不变的,我都是根据对方的态度接受的情况,当时的地理状况,时间的长短,讲的内容当多则多,当少则少,当长则长,当短则短,一般都是铺垫不宜过多,尽快转入“天灭中共,三退平安,法轮大法好”这个主题,不然当你讲的正投入,他听的正入脑入心的时候,突然他要上公共汽车,或到家了,或上超市了等意外情况,这是总感觉有点遗憾,但有时我索性对他说,你等一下,我把话对你说完。

一般情况下,每次出去劝三退要发正念为好,具体对每个人讲时,我也是心生一念,先清除其影响明真相得救的背后的邪恶因素,我就是要把你救了,这样比较顺利。

有一次在江边对一个邪党干部讲真相时,他不但不接受,还很冲动;这时我心中想起了法,没与他论高低,对他发起了正念,他马上气就消了,转变了观念,接受了真相。

我的亲家,俩口子都是邪党党员,劝了几次都不行,我没有放弃。后来我找了个时间又去劝三退,这次我没急于开劝,而是近距离对他们先发正念,清除阻碍他们能够明真相得救的背后的邪灵、乱鬼及一切邪恶因素,然后再劝三退,结果他们马上做了三退并带上了护身符。

走在街上,当有人遇到困难,需要帮忙时,我立即伸一把手,解人危难,如路滑有车打误时,我就帮助推车。当解决了问题,他们说谢谢时我就趁热打铁,讲真相、劝三退,我认为这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当下雨天有人没带雨伞时,我就过去与其共撑一把雨伞并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当别人去早市买菜或其他物品拿不动时,我就帮拿或让他把东西放在我的自行车上并及时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这样做拉近了与他们的距离,觉得这人很善,非常容易接受并做三退。

当买东西多找给我钱时,我及时把钱退回,当他谢谢我或说我这个人真讲究时,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是师父让我这样做的,并向在场人讲真相、劝三退,一般效果都很好。

每当我讲真相劝三退有的时候不太顺利,感觉收获不大,有点失意,或走的精疲力尽,说的口干舌燥,想打道回府收工回家、改天再说时,总有有缘人意想不到的碰到,轻而易举的对他讲清了真相,办了三退,记住了“法轮大法好”,带上了护身符,我想这一定是师尊对我的鼓励。有时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想这时若再劝退两个多好,每当有这个真念时,总能心想事成。每当这时我总是暗暗下定决心,多救人快救人,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兑现自己的诺言,跟师父回家。

每当我讲真相、劝三退遇到天气不好时,是去还是找借口不去原谅自己,这时我立刻就想到了正在受难或过早失去了人身的同修,狂风暴雨,风雪交加,或烈日当头这能算的了什么。

有一天,我去讲真相刚上路(当时备了雨伞),天气就变了,下起了雨,雨还挺大,是回去避雨,还是继续寻找被救度的人,我的正念告诉我,一定要走出去。要修掉怕吃苦遭罪的心,再说吃苦遭罪还能消业,救人的事最大最重要,我这颗心要是坚定的话,一定会有有缘人被我救度。

说来也巧,转了个弯,上了大街,第二个接口正有一个人在房山头避雨,不时向我这边张望,我想这不是机会来了吗?我赶紧走过去,给他撑伞,与他唠了起来,得知他是附近农村的,出来干活回家遇到了雨,暂时避一避。我说现在干活也不易,活难找,还难干,钱难挣,年关不好,天灾人祸多,贪官污吏多,我问农村的干部也这样吧?他说厉害着呢!一个大队长竞选得花上三十万,上台后若搂不回这三十万他干吗?这样很自然谈到邪党迫害法轮功,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方面上来。他说:我干活,不知谁还往我自行车筐里放了一本这方面的小册子。说着冒雨给我翻出来,我一看是《百姓真言》,我说快放好,别淋湿了,回家好好看看。紧接着我问他是党员吗?他说是,我说我给你上网把党退了吧,去掉毒誓,抹去兽印,保你平安。他说那太好了,那党太腐败了。我说对,决不能给他当陪葬品,问他贵姓,他说姓姜,我说给你起个化名叫姜天意退党吧。他答应了,并一再说自己不是姓江魔头那个江。我说江魔头利用邪党造谣诽谤法轮功,拍自焚伪案,让世人仇视法轮功,现在正逐渐被世人认清,江魔头很快就会被押上审判台,被全世界人民公审,这一天马上就会到来。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我一定会记住。就这样大雨中一个生命得救了,这时我的眼睛湿润了。

转身没走二十米,雨中又看到一个人正打着伞朝南走,我又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打招呼,攀谈起来,一问他也是个邪党党员,我又用了不到十分钟时间把他也劝退了。就这样在雨中不到一个小时我劝退了六个人,其中四个邪党党员,一个团员,一个队员。

回来后我百感交集,真是大法见人心,只要我们念正,真有救人这颗心,一切师父都会为我们做啊!师父不仅从地狱把我们捞起,还在时时为我们建立威德,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还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呢?有师在,有法在,一切都阻挡不了我们炼功人。

同样什么年节敏感的日子,只要我们心中没这个概念,只有救人这个神圣使命就会有奇迹发生,今年新年头一天早上我象往常一样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出了家门不到二十米,遇到一个人,与他同行了不到二百米,他就让我用真名实姓给他退出邪党,到现在我还记得他姓丁。近两年来,我基本天天都出去讲真相。

在讲真相中,我总是一对一的讲,遇到人多时,你一言我一语讲的就不得心应手,总认为人多时不好讲,影响多救人。同样一个师父一个法,人家有的一个人同时对几十人讲真相,一次能劝退几十人,我为什么不能?

通过学法向内找,明显的人心、私心、怕心,“名”字当头怕讲不好砸锅,一人对多人不好应付局面,怕受到他们的嘲笑,就是名利作怪,没达到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无私无我的去救度他们,这怎么能对得起大法弟子这个光荣称号。

光想到不行,只有做到才是修。于是我就试着对多人去讲,先对路上走着的夫妇讲,再到工地给干活的讲。去年冬天我在公园遇到了三个去干活的人,一个是中年人,四十多岁,那两个是年轻人,这时我头脑中没有什么顾虑,只是想救度他们,我与他们同行,谈起了打工不容易,钱不好挣,干活的不挣钱,挣钱的不干活,当官的往死里搂,根本不管老百姓死活。他们说那有什么办法呀。我说善恶有报,人不治天治,你没看到钱上都有“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的字吗?这年头命最值钱,这年头天灾人祸多,保命最重要,没了命一切都完了。他们说可不是嘛。我说你们只要三退,并诚心敬意念“法轮大法好”,就能平安有福报。我问他们是不是入过党、团、队?他们中一个是团员,两个入过少先队,我说我都给你们退了吧。他们都同意三退。我马上给他们起了化名让他们记住,并给了中年人一本《九评共产党》,两个青年人每人几张传单,一人一枚护身符。他们一再谢谢我,并让我注意安全。我终于突破了这个阻碍我多救人的观念。所以现在有人扎堆的地方我也能坦然的讲真相、劝三退了。

我妻子不修炼,劝三退,讲真相她不但不支持还总干扰,我跟她出门办事,她知道我好讲真相劝三退,所以一出门她总不让我与生人说话,即使说上话,正讲正题,眼看就要三退表态了,她总是把话题岔开,或拉我走,总是让我很尴尬,讲不成。我经常跟她说这么做对自己是不好的,她不听不信,依然如故,都九年了她一直在邪恶的操控下束缚着我,这怎么能行呢?大法弟子关关都得闯,什么魔都得降,这一关过不去还是自己的原因,总认为她不修炼肯定会阻止我讲真相,自己在思想中都认可了她这种做法,再加上邪恶因素对她的操纵,她能不干扰吗?针对这个问题我加强了发正念,彻底清除她背后的邪灵乱鬼,在思想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堂堂正正讲真相,只要我们坚定正念,心态摆正,旧势力没空子可钻,这一关就能过去,半个月前我终于过了这一关。

那一天我与她去银行取钱,银行没上班,碰到两个妇女,我给她们讲真相,这时我妻子又不让我说,支我走,这时我的心一点没动,大法占据了我的心,谁也没有资格阻碍我救人,谁也不敢。她看我一点没动心,她自己倒先走了。没用几分钟,两个妇女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一再谢谢我。可见讲真相时的心态多么重要,心如磐石谁也动不了。

对我家人没做三退的,我几次劝都没成功,我经常考虑这个问题,学习了师父《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心中解开了谜团,主要是我对他们三退明真相太执著,且怀着人情,非得立马让他们退了不可。

师父说:“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师父字字句句都说到了我修炼上的不足之处,于是等我把三退这个事放置一段时间后,改变一种方式潜移默化的去讲时,收到了效果,现在我们全家都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两人走入了大法修炼,还有两人读了三遍《转法轮》,其余基本上都带上了护身符。

在近两年的讲真相劝三退中,除了用心对待,不断用正念改变自己外,同时还比较注重自己的外在形像,注意穿着打扮要得体整洁,绝对不能邋遢,经常修理胡须鬓角,要把大法弟子的良好风貌展现给世人,“怀大志而拘小节”(《圣者》),这不是讲究穿戴,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救度众生。世人第一印象就是我们的形像,他对我们的印象决定他能否得救也起很大作用,在这方面我有过教训。以前我的胡须刮的不及时,有一天讲真相时那人不但听不進我讲的内容,反而问我几天没刮胡子了?前几天由于比较瘦,脸上褶子比较明显,那人特注重外表,盯着我的脸硬问我有什么心事,不然褶子怎么那么多?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相由心生”的法,这里还有我该修去的心。

讲真相中也遇到了一些神奇之事,篇幅问题这里就不再叙述,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吧。

当然也遇到一些不但不听不退骂你还要打我的人,我想这些是对我心性的魔炼,需要進一步提高。除此之外还遇到三次有人要恶意构陷,但在师父的呵护下,每次都化险为夷,这里也不叙述了。

当然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存在诸多不足,如有时讲的人家虽然退了但心里不舒服,好象把人家逼退似的,不退吧不吉利,退吧思想还没转过弯来;有时讲到邪党的作恶还好激动,声大,不够祥和。我要尽快弥补,在修心性上多下功夫,尽快同化宇宙特性。

五、几点体会:

(一)讲真相劝“三退”一定要用慈善的心,祥和的心态去讲,切不可走过场。当然慈善的心是在不断的讲真相劝三退中这个过程中,修自己的心修出来的。

(二)不能执著三退人数这个数字,不能人为自己给自己定指标,只能尽心忘我的去做,不喜不忧。

(三)遇事一定向内找,要冷静,这是一个修炼自己的最好过程。

(四)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讲真相时把握好心态,不以貌取人,去掉区别心。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