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彭州市三圣寺洗脑班的罪恶(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拥有一千多年历史的四川省彭州市三圣寺,坐落在桂花镇丰乐场三圣村,这里本应是晨钟暮鼓、青灯礼佛的修行场所,或是给红尘中人忏悔礼拜的地方。现在中共彭州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政法委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私设监狱“彭州市洗脑班”设在三圣寺,从各乡镇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里面,强行洗脑,手段之卑劣无所不用。

下图是三圣村的地理位置,从106省道,彭州市向都江堰前行到桂花镇再向前二公里左右,左边一条水泥路面的村道(图中绿线所示)就到三圣村了。三圣寺就在图中三圣村的位置。

彭州市洗脑班”的确切位置
“彭州市洗脑班”的确切位置
洗脑班在寺庙右边大门内前行五米左转
洗脑班在寺庙右边大门内前行五米左转
小木门内就是洗脑班
小木门内就是洗脑班

一、大量绑架法轮功学员

将本应是修行的场所用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也只有中共邪党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韪。从二零一零年六月以来,彭州市中共 “六一零”、政法委就非法指挥各乡镇中共爪牙有计划地抓捕法轮功学员。

六月二十二日晚十时左右,葛仙镇治安室一位工作人员来到本镇四十四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邓长久家,欺骗邓长久说:出去说两句话,结果出去就被外面一伙中共人员劫持,也不给家人一个说法(后来才知道被绑架到洗脑班)。

六月二十二日,彭州市综合厂职工家属、法轮功学员周玉学,被彭州市丹景山镇政法委、“六一零”恶人伙同综合厂保卫科绑架,周玉学的老伴二零零五年已去世,只有女儿一人在深圳打工(后来才知道被绑架到洗脑班)。

六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过,彭州市丹景山镇新春村八组法轮功学员岳云,四十二岁左右,被恶人岳祥光、何顺秀夫妻俩构陷。丹景山镇副镇长周舜、刘某带一伙人,非法闯入岳云家,绑架了岳云。陷害岳云的岳祥光是岳云丈夫的亲舅舅,(中共体制下,所谓党性超过了人性,为了邪党所谓“事业”和个人利益,连亲外甥媳妇也要陷害)岳云被绑架后,被非法关进到三圣寺洗脑班迫害。

今年七月中旬,彭州市蒙阳镇“六一零”头目刘正方(女)(很多法轮功学员当面给她讲过真相)、司法局黄延松、三旺村书记刘顺华三人到三旺村法轮功学员艾克秀家中骚扰。七月二十日下午七点左右,艾克秀一人在家,那三人又伙同另四个“六一零”雇的社会闲散人员再次来到艾克秀家中实施绑架,将艾克秀抬上汽车,劫持到三圣寺洗脑班迫害。

今年九月六日晚七点半,彭州市隆丰镇刘光华带人到隆丰镇金山村劫持了法轮功学员秋国菊,刘声称:中央有文件,原来被关过(被邪党迫害过)的要去“学习”(强制洗脑),他们手头有底的都要去“学习”,不需要什么原因。后来证实秋国菊被劫持到桂花镇三圣寺洗脑班。

九月八日,蒙阳镇“六一零”刘正方、司法员黄燕、庄道静、佛南村书记詹小兵又劫持了两位法轮功学员到三圣寺洗脑班去迫害,一个是蒙阳镇(原三邑镇)村民向方珍。另一个是蒙阳镇居民徐万平。早在今年七月三十日刘正方等人就到徐万平家非法劫持了她丈夫到社区办公室。社区书记庄道静、主任谢述林、妇女主任付成英和杨秀华、吴家秀、代杨等强迫家属回家烧毁大法经书等,逼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三书”,否则就不给徐家低保。徐万萍家人吓得回家同家中修炼人大吵大闹。

今年九月中旬,彭州市法轮功学员谭顺敏、蔡道凤被“六一零”歹徒分别闯入家中绑架到三圣寺洗脑班迫害。

九月十九日晚十点左右,彭州市“六一零”、彭州市致和镇光明派出所十多名警察便衣闯进法轮功学员杨兴益家,将杨秘密绑架到三圣寺洗脑班迫害。九月二十日那伙恶警又抄了杨的家。

九月二十四日,彭州市蒙阳镇法轮功学员刘永琪被蒙阳镇社区住任杨华秀叫去“开会”,就没回家,后被证实已绑架到桂花镇三圣寺洗脑班迫害。

今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过,彭州市蒙阳镇法轮功学员刘秀华一人在铺子上做生意,被恶人刘正芳、杨华秀等抓走,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彭州市桂花镇三圣寺洗脑班迫害。

九月下旬的一天,四川彭州市濛阳镇中共人员把蒙阳镇法轮功学员谢常秀绑架到彭州市三圣寺洗脑班实施迫害。

九月下旬的一天,四川彭州市濛阳镇书记王伟、副书记周先林、陆敏等人无事窜到十三大队法轮功学员廖常群家中,将廖常群绑架到彭州市三圣寺洗脑班实施迫害。

另外彭州市中共“六一零”、政法委还经常非法组织命令各乡镇“六一零”、镇综治办、司法所伙同所谓的巡逻队(政府和当地派出所组织的二排流氓),到各个乡、镇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

今年四月二十日下午四点钟,彭州市隆丰镇“六一零”恶人刘光华与国安人员、丹景山派出所警察、金山村曾安波等六人,开着警车闯进金山村一组村民刘昭友家(其妻是法轮功学员当时没在家),法轮功学员宋方菊、肖兴翠正好在那里通知刘家人去领葡萄农药,那伙人闯进门就大抄刘家、抢走师尊法像、所有大法书籍,当场绑架了宋方菊、肖兴翠(遭恶人构陷),并非法关押到丹景山派出所,限制二人人身自由。下午六点过肖、宋两法轮功学员回家。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下午二点左右, 彭州市致和镇护国小区法轮功学员雷正清与十多名同修正在自己家里集体学法,突然闯入一伙警察(有十多个),强行将他们绑架到光明路派出所,进行非法笔录、照相。警察说:有人举报你们聚会,我们就来了。事后当天由每个修炼人所在地干部陆续领回家。其中一名警察问雷正清:是你叫他们来的吗?雷说:“是他们自己来的 ,谁也没有叫谁,他们觉的炼功身体好了,所以就来了。”

张英禄、张金玉还给警察讲大法真相。张英禄不配合警察的非法行为,不告诉自己家住址,也于当天独自回到家。

九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左右,地处彭州市区的四川华庆机械厂(原长庆厂)退休职工陈德辉、陈德春、雷云琼三位女性法轮功学员在彭州市区一建筑工地讲真相救人,遭恶人构陷,被彭州市天彭镇派出所劫持,四点左右天彭派出所出动三辆警车分别抄了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家,抄走了一些私人物品,随后三人被非法关押在彭州市拘留所。

二零一零年六月至九月,彭州市中共“六一零”、政法委非法指使各乡镇“六一零”、镇综治办等非法关押到三圣寺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证实的)有十四人,他们是:

葛仙山镇(原楠杨镇):邓传久、蔡道凤
蒙阳镇:徐万萍、艾克秀、刘秀华、向方珍、廖长琼、谢长秀、刘永琪
隆丰镇:邱国菊、岳云
庆兴镇:谭顺敏(谭纯敏)
致和镇:杨兴益
中和厂:周玉旭

二、强制转化、非法洗脑

被绑架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失去了炼功、学法的自由,甚至失去了与其他被关在洗脑班的同修互相见面的权利。没有自由活动的空间。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二个人包夹。

中共当局专门培训出游说人员作包夹,以配合中共欺骗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每个法轮功学员与包夹同住一房,时刻不离。法轮功学员吃、喝、拉、撒均在十平方米左右的小屋内。经常放一些污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给法轮功学员看,如早已被国际社会公认为造假伪案的 “天安门自焚”,以及污蔑大法师父和大法的下三烂节目等等进行全面洗脑。适时还有专门培训的说客,以邪党哄骗人的歪理邪说强行灌输。

包夹经常在洗脑班的整体布置下游说法轮功学员,他们善于察言观色,根据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思想情绪、精神状态、面部表情抓住你说话的某个细微之处,适时进行攻心战术,攻破对方心理防线,并告诉法轮功学员某某人已经转化回家了,希望仔仔细细的考虑,多为家人着想,你迟写不如早写(写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三书”),早晚是要写的,最终要转化。

经过上述反复运作仍坚定不放弃信仰的,就用恐吓的方法:不放弃信仰的休想走出这里。如在这里不写三书的,两三个月后仍然坚定不放弃信仰就送成都市转化中心继续转化。大多数法轮功学员不情愿写三书, 洗脑班就把按他们要求写好的三书读给法轮功学员听。你只要不反对,就让你签字按手印。

另据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四川报道,从二零一零年七月以来,成都彭州市“六一零”在彭州市各乡镇秘密绑架法轮功学员到彭州市到彭州市桂花镇丰乐场三圣寺洗脑班进行迫害,并在饭里下药,使法轮功学员吃了后,出现头晕、想睡、恶心、无力等等症状。

三、洗脑班是强加给人民的枷锁

彭州市中共当局、“六一零”、政法委,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办班费用决定在全市范围所指定的乡镇、单位等诈取摊派,凡被摊派到的乡镇、单位要出资一万、几千、几百元不等。有钱的乡镇、单位要多出,有的乡镇一个村就要出几千元。他们把诈取摊派来的民众血汗钱用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其余的供迫害者挥霍浪费。

洗脑班的包夹都是邪党一些贪官污吏的亲属,如王理菊(“六一零”主任常平的表姐)、乔立凤(彭州市蒙阳镇人,是“六一零”成员乔立君的姐),还有一些是中共过去的乡村干部等。他们助纣为虐为邪党迫害法轮功推波助澜,他们每月包吃包住另外拿一千二百元。,在三圣寺内随时都停有几辆小车供他们进出办事(多时是私事)使用。

这是拍到的三辆小轿车

每年办洗脑班都是新购置被褥、家具和其它用具供其使用,使用后也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造成极大的浪费,给人民增加了额外的负担。中共为诱惑洗脑班人员为其卖命,据他们内部的人说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上面给五万元,供他们挥霍。而洗脑班为了多得到钱,不择手段、软硬兼施、死皮赖脸反正要迫使法轮功学员写三书转化,达到他们的目的。

以上是我们了解到的迫害事实,由于洗脑班迫害的诡秘,我们无法了解到更多详细的情况,望知道更多详细情况的人士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