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得法十七个月 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师尊好!各位同修好!我是一个修炼法轮大法刚十七个月的新学员。上次明慧网大陆法会征稿时我刚得法三个月,觉得自己的修炼经历太短没敢写。这次法会,看到那么多同修鼓励我们把自己的修炼心得写出来,虽然我感到自己修的不好,现在也有关正在过,但我还是认为有必要把我的修炼经历和心得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共同精進,为形成助师正法圆容不破的整体而尽到自己的一份责任。

1、一念得法

我的得法过程稍显特殊,在此叙述一下。我是年轻弟子,得法时三十岁。得法前对精神领域很看重,不断的在探索人生的意义。曾经为了寻求这些终极命题的答案而在读研期间选择了心理学作为研究方向,并扫遍了我所在高校和国家图书馆的相关社科类图书,后来又在网上寻觅,始终未果。再后来又進入过基督教堂约有一年的时间,觉得那些神职人员讲的东西有道理但道理太模糊,没法具体指导我的人生。最后在他们举行洗礼的那一天莫名其妙的跑了,因为我感到自己根本就不属于那里。

二零零三年我收到第一封真相邮件,此后的六年里,我主动的更新翻墙软件,逐步接触各类真相,从文化、历史、政治、经济、信仰等多个方面全方位的了解信息和思考我们现今社会各类问题的答案。渐渐的,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个社会正在走向瓦解崩溃。当时我认为社会道德全面崩解的趋势是无法挽回的,我要成为心中想成为的那种道德高尚、内心大自在、不被人世间名利欲所左右的人似乎根本就办不到。那时,对于大法真相,虽然我一九九九年就听说法轮功被迫害了,也在海外正义网站上看到一些同修所写的另外空间淘汰生命的景象,但更多的认为那是“法轮功在为自己做广告”。所以我一直没有产生详细了解大法的愿望。

直到二零零九年五月的一天,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又不自觉的开始思考这类人生严肃命题,内心依旧感到很沉重和痛苦。当时我看过《九评》并早已三退,《大陆新闻解读》也是期期不落,《热点互动》也经常看,虽然敬佩同修的正义敢言,却看不到一切问题的答案。我一边走,一边认真的问我自己:“你到底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猛然间,新唐人电视台同修的形象忽然映入我的脑海,他们的个性都不相同,可在睿智、理性、平和、坚定、正义等品质上却又那么的相似。而最相似的还是他们的灵魂深处的状态:他们好象都已经看透了世间的一切并得到了人生终极命题的答案。为什么?因为他们都炼法轮功!此时我忽然回答:“我要成为和法轮功弟子一样的人。”答案一出,浑身轻松,内心立即感到从未有过的畅快。马上决定回家下载大法相关资料准备开始修炼了。当时头脑里也有个声音轻轻的问过:“现在法轮功遭到残酷迫害,你不怕吗?”回答竟然异乎寻常的坚定:“人世间的一切都比不上明白人生真谛重要!”当时抱着“朝闻道,夕可死”的态度,非常坚定的一念:我就是要成为大法弟子。

其实作出这么坚定的决定在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因为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大法修炼是指修成神佛,还以为修炼这个词是指锤炼自己的性格成为更好的人而已呢。我也不知道哪里可以有资料下载;是不是免费的,全面的;也不知道是否看书就能修炼了;以后的路身边没有同修指引该怎么走等问题从来都没有问过。甚至压根儿没怀疑过自己是否能够得法;得法后对法一直非常坚定,从没怀疑过大法,也没担心过自己能否修成。好象这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的就发生了。当然现在知道,是慈悲的师尊一直在看护着我,看到我的求道之心,等到时机成熟时就给了我那宝贵的一念,使我能够得法。而师尊为了要我得法和持续修炼下去,为我做了多少,平衡了多少生命,操心了多少,承受了多少,我也渐渐体悟到了一些。每次悟到一点,都会全身一震,泪流不止。用任何言语都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

2、迅速進入真正修炼人的状态

我首先读《转法轮》,一读就立即被大法洪大的法理震撼的不行。读书的过程中我心里一直不停的在说:“对,对,太对了!”感到师尊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圆容、慈悲,有永远也琢磨不完、体悟不透的内涵。于是,就象插头通了电一样,我和大法的万世缘就这样接上了。

读《转法轮》未过半时我便得到法轮和身体的调整。当时由于我得法的态度纯正,修炼决心大,一开始就在法上认识法,没有感性认识过程,再加上得法前就对常人社会的名利欲不感兴趣,很是排斥,所以得法后我的行为迅速归正。刚开始不知道要做三件事的时候,就把自己所有能够支配的时间全部用来学法,看大法真相资料、听看同修交流文章、听大法音乐等。反正就是要把自己泡在法的因素里,不让自己沾染尘世的喧嚣。当时我就是一念:要把大法尽可能多,尽可能快的灌到脑子里,把常人的那一套思维观念赶出去。

于是,得法最初的两个月内,我以前无聊时爱看的不健康的片子全删掉了,常人新闻也不看了,游戏也不打了,多余的话也不说了,就一门心思学法。虽然那个时期压力和干扰很大:丈夫的打骂;老家父母的不理解;儿子太小占用的时间多;家和工作单位距离遥远(每天至少三小时车程)耗费时间也多;工作单位本身就是迫害机构;完全没有同修帮忙辅导,不知从何下手;困魔强烈干扰等。反正各种各样的因素就是要把我拽下去,不让我修炼成。我坚决的否定这一切,把大法摆到第一位,要求自己一思一念都要尽可能在法上,不停的反思自己还有哪里需要归正、放下,不断的突破各种困难,坚定的走了过来。

慈悲的师尊看到我学法修炼的决心,为我扫清了很多障碍。得法最初的十个月是我的个人修炼阶段,此时最大的需求是保证学法时间。师尊为我安排了极为宽松的工作环境,让我在上班时间也有机会学法。(单位是那种没事时就喝茶聊天的机构。)加上午休、上下班在车上和晚上小孩睡觉以后的时间,我每天都能保证十~十二个小时的学法、炼功、看同修交流文章和学习如何做好三件事,为迅速转入正法修炼打下坚实基础。

3、讲清真相,归正家庭修炼环境

得法初期最大的难关主要来自家庭。丈夫对我选择修炼非常害怕,又是个暴脾气,那时经常打骂我。我得法时儿子不满一周岁,极为活泼调皮,需要我花很多时间。我意识到,如果家庭环境不归正,我后面的修炼路很难走。只有向家人讲清真相,才能获得他们的支持;我在家里才能自在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做真相资料;才会不容易受常人家人的影响而变得不精進。但讲清真相在当时是不容易的。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真相是什么,也讲不清楚;更麻烦的是,丈夫根本就不听。面对这些障碍,我想到用法的威力来破除。首先是自己多学法,法理清晰了,知道应把家人当作首要救度的对象;任何打骂都是增加心性容量的好机会;发正念可以破除其背后的邪恶操控因素。

于是,我发正念时经常将丈夫背后的邪恶因素加入到我的铲除对象中去,还下载了大量的资料,视频资料,就在丈夫心情好的时候放一点,文字资料就趁睡觉的时候念或背给他听。为了让家庭的环境更为纯正,我规定家庭的网络不可以打游戏,家里的电视不可以看收到的电视频道,只能看我下载的挑选过的资料。我挑选的资料除了大法真相资料、各类评论节目和神韵晚会外,还有很多常人的电视剧、电影和动画片等。我选择的电视剧通常都是一些以修炼为主题的、带修炼因素的或主题反映人们对真理追求的片子。一般不使用国内近几年拍的和国外变异文化所拍出的片子,尽量采用道德标准较高时候拍出的影片。我发现,在我精進实修、正念除恶和精心选择進入家人脑中的信息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家庭环境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丈夫由最初的拒绝三退,认为当人比当神好,逐渐的理解了部份修炼的内涵,同意三退,境界也在慢慢的提升着,尤其是脾气改了很多:对所谓的人格侮辱能忍了,对琐碎的事也忍耐了,经常做家务、带小孩,节约出我宝贵的时间用于做大法的事。有时还叫儿子向我学习盘腿打坐背《洪吟》。

对于如何带小孩,我也有很多仔细的考虑。比如给他唱大法小弟子的歌曲,念大法弟子写的童谣,看给儿童讲真相的动画片,最主要的是反复看神韵晚会并给他讲大法的真相。别看小孩那么小,可却是极有灵性的生命。每当看到《觉醒》或其它反映大法弟子被迫害和反迫害的神韵舞蹈时,都会睁大眼睛看得仔仔细细的,还手指着打人的黑衣恶警说“坏人来了”;当大法弟子升天飞走的时候都会欣喜的说:“飞走了!”当坏人受到惩罚时都会高兴的使劲鼓掌。我相信,神韵之美会给他幼小的心灵种上大法的种子,为将来得法奠定基础。

四、建立家庭资料点,多个项目讲真相忙

今年三月初,我写了一篇个人修炼的心得体会在明慧网发表后,感到自己再也不能满足于网上传传邮件、收集些信息给明慧发过去的修炼状态了。我决定,放下等靠要的依赖心,自己建立家庭资料点。说做就做,我分若干次先后购進改好了连供的喷墨打印机、笔记本电脑、刻录机、手机、重型切刀、重型订书机、转头订书机和各种耗材如打印纸、封皮纸、彩喷纸、订书钉、不干胶、连供墨水、光盘、光盘贴、光盘封套、信封、邮票、手机卡等。逐步的将各个证实法的项目都开展起来。

最初开展的是真相劝善信、制作发放真相传单、小册子、光盘以及制作使用真相币这三个项目。之所以打算同时开展好几个项目,是想充份利用时间:在某地发了真相资料的同时也随地邮寄了真相信并花了真相币买了日常必需品。这样把家庭生活也照顾到了。由于每个项目都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我常常是以最快的速度智慧的完成本职工作,把剩下的时间用于做真相资料的辅助工作。比如上网寻找和整理政府基层单位的地址、邮编、负责人姓名、电话等信息;下载各类劝善信;下载各种模拟手写字体以备打印信封使用;下载各大学的校园地图、自由自习室位置和开放时间表;收集整理和自创一些适合做真相纸币的标语,设计其打印位置、颜色、字号等;有时间了再下载明慧的传单和小册子备份到U盘里。这一切都为晚上回到家制作真相资料做好准备。

这样运作了一个月以后,基本的打印、资料编辑、光盘刻录技术都掌握了。时间又多了起来,我决定再加上不干胶。根据各个大学自习室的座位的不同设计,除采用明慧的不干胶以外,我设计编辑了很多不同形状、大小、颜色的不干胶,分门别类的放到大小不同的自封袋中。这样,在校园里发放真相传单、小册子时,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比如一间教室没有人),我就在学生容易看到而打扫卫生的人不容易看到的位置贴上各种真相不干胶并发正念加持他们一定要起到救人的作用。

就这样,这几个项目我共做了四个月。就在这四个月中,发生了好几件神奇的事情。仔细想想,全是师尊对我的慈悲呵护。

一件事是我刚开始寄信的时候,坐在上班的车上我就想,今天有十三封信,怎么样才能够分开寄出去呢?我上班周边的邮筒不多呀!正一筹莫展时,车停了,说是有故障让大家都下车,售票员在乘客中间站着帮我们招呼下一辆同车号的车。我想,师尊说过修炼人不会遇到偶然的事情,这样的故障让我遇到了一定也不是偶然的。难道是师尊让我在这里寄信吗?想到这里我立即跳下车,前后左右仔细查看,发现车停的马路对面斜前方正好是个邮筒。我心里高兴极了,决定过马路去投信。走的时候还想了想:要是我回来的时候接我们的车已经开走了该怎么办?答案是不管这么多,就是要先寄完信再说。投入邮筒的时候还发了一会儿正念才离开。回到等车的人群中时,正好下一辆同车号的车来了。这时售票员说:“大家上车!”我以为是要上这辆接应的车呢,没想到大家呼呼啦啦的都上了原来的车,一切故障都没有了,顺利而又快速的将我们送到了目地地。看来这次停车根本就是为我寄信用的。

还有一件事,那时我第一次到高校发放真相资料。当时是个中午,我想趁学生中午吃饭的短暂离开时间,把资料发到他们占座位的书和书包里。我想我不当面发,压力应该小很多了吧。其实不然,心里还是很紧张。我所在的城市是邪恶的老巢,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我当时还没有走出自己的路来,周围也没有支持我的人。所有的勇气和智慧都来自我平时学法打下的基础。就这样,下班后我饿着肚子飞奔到一所我最熟悉的高校,上了两栋教学楼都发现其已经被改做实验楼和教师楼了。我只好迅速再转移到第三栋教学楼。紧张、疲劳加上饥饿,我奔到那栋楼的第二层楼梯时已经开始心慌、气短、腿发软发抖了。我不在意这些,只想着要完成我的使命,就继续往上爬。到了第三层楼时,眼前开始发黑,头也晕了,人也站不稳了。要照我修炼前,出现这样的状态是非停下来休息吃点东西不可的。但当时我没来得及买午饭,也没有下去买午饭的时间,我必须先去发资料。这时我想起了向师尊求助。我心里默想一下:“请师尊加持弟子,弟子一定要先发资料再吃饭!”我想完这句话后没管结果如何,就扶着楼梯尽最大努力快速往上爬。神奇的事情出现了:等到我上到四层时,发现自己神清气爽,毫无饥渴、疲惫的感觉,浑身都是劲儿,头脑也无比的清醒。那一刻,我真实的感到师尊就在我身旁看护着我,加持我。顷刻间,正的因素就充满了我的空间场,所有的紧张感顿时消失,心中充满对师尊的感恩和救度众生的使命感。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在高校自习室发资料的时候,经常由于有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而使我不方便给教室里前面各排占座位的书和书包放资料。这时我想:“你要是不在这里多好呀,我给你也放一本。”这时,这个人就会起身,出去上厕所、打电话、接开水等,等我把这个教室发完后再回来。这样的事情有时一天就出现三四次。每当出现这样的情况时,我就更加感慨师尊对弟子的呵护与加持。本来人坐在那里正是给他讲真相的好机会,但由于自己的修炼状态达不到,只能做到人不在时发资料,师尊就加持弟子以我自己在法中证悟的方式证实法。我悟到,师尊不会嫌弃弟子修炼的层次有多低,只要我们是在证实法,师尊都会加持呵护,并把我们所做的一切延伸得更伟大,更有意义,使我们的威德更大。每当想到这里时,泪水都顷刻间充盈双眼。师尊的浩荡佛恩弟子无以报答,只能更加勇猛精進,多救人,以慰师尊。

到了今年七月,我的前面几个项目都做的比较成熟了,各方面路也趟出来了,空余时间又多了一些。我感到,只做这几个项目还是不能在我目前心性层次上最大化的救人,至少时间利用上还不够有效,对方也没有给我反馈的渠道。不知道救人的效果,对项目的改進也不利。我于是立即决定加入手机项目。

手机讲真相目前主要有语音电话、短信和彩信这三种方式。哪种方式需要的技术含量都较高,更何况我还打算把这些方式结合起来综合运用,因此难度也就更大。好在我一直独修无人可依赖,也就没有依赖他人的想法,一头扎進去学技术,常常学到深夜。我为做好这些项目付出了很多的心力,历时两三个月才买到带背景音的手机,接着又学如何制作语音和彩信。在购卡的渠道方面,也用了很多心,想了很多办法,现在基本上把路子已经趟好了。

我目前已经打通了一千多个真相语音电话,发了几百条真相彩信,感到这种方式真是不错,很有效率,价格也完全可以承受。尤其是语音电话可以直接听到对方的反馈,传递真相的效果能看见,从效果反馈的角度讲是仅次于面对面讲真相的一个好方法。

我最初选择的打电话对象是本市某区县基层党组织负责人。之所以选择他们是因为本市是邪恶的老巢,邪恶因素最多;人们接触到的各类信息很多很庞杂,对于真相信息也就不那么看重,被封闭的很严;这个群体整天都要接受邪党的洗脑,很多人还是六一零成员,更是受毒害最深。所以我如果能从这里有所突破,对邪恶的震慑威力会更大;积攒经验速度会很快,比救别的群体会更容易。于是我将八百个联系人名单导入一个手机的电话簿,剩下四百多人的名单在另一个手机上用软件自动拨打。时间与场合允许的情况下就用两个电话同时拨打以提高效率。打电话的过程就是长时间发正念的好机会。我在不打电话的情况下,发正念很难发到一个小时,但打电话时为了保证最大化的真相传递效果,我就一直正念不断,并根据对象的不同反应使用思维传感等神通加持对方主意识多听真相。由于每次打电话前都要发一段时间的正念,把自己空间场清理干净后,思想纯净,心情平静时才开始拨打,因此从一开始打语音电话的效果就比较好。

第一天打语音电话,就遇到一个听了十一分钟真相的年轻人,回家一查,原来是全国某著名大型网络企业的党组织负责人。后来汇总了一下听真相时间长的人的特点,发现多为年轻学历高的党务助理、企业党组织负责人和少数民族的党组织负责人。而那些在本市土生土长、年龄大且文化程度不高的社区党组织负责人就很少有听得长的。由此,我可基本判断出邪恶对本市基层党组织的控制力度还是很大的,缺口还远未打开。从另外一个方面看,他们对真相电话的反应多为恐惧,很少有愤怒、不耐烦的。说明在真相遍天下的今天,他们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只是出于自保的本能不敢接受真相而已。我想,也许他们在听到真相产生恐惧之后,触动他们反思自己,在师尊正法洪势和大法弟子正念解体邪恶因素的双重作用下,释放出本性来,对上一次草草挂断电话而感到后悔,从而愿意听第二遍真相。所以我决定对这群人進一步传递真相。于是我开始对照第一遍选择语音的记录拨打第二遍真相电话,保证同一个人听到不同的真相语音。

现在这件事还在進行中,效果如何还不十分清楚。但总的来说,第二遍真相电话听的长的就明显多了,从电话费的消耗速度及拨打总数中能看出这个规律。说实在的,那些两次电话都不听或听的很少的人我真的为他们感到惋惜。他们可能错过的是永远都不会再来的机会。他们受毒害那么深,理应获得更多的机会来了解真相清除这些毒害因素才对。于是,我又向那些拨打后证明有效的电话号码发送了一到两条真相彩信,内容全面介绍了大法基本真相、婆罗花、藏字石、九评、诉江案、自焚伪案、破网方法、三退等信息。我还向一部份人发送了自制的《九评》彩信。(即将《九评》之一制作成彩信发送。)目前发送彩信的效果还没有明显的反馈,因为一方面有时间差,对方有反馈可能由于换卡等原因而收不到;另一方面,很多人还没有反馈的习惯,他们能够去看就已经很不错了。

打语音电话时能够碰到各种各样的人,反应都不相同,让我饱尝救人艰难的同时,也在这个过程中修去了很多的人心,对如何做好做三件事及其意义都有了更深的体悟。比如,如果连续打很多电话都是很快挂断,我就会反思自己是否空间场很不纯净,带出的能量缺少穿透力;如果连续多个电话都是接不通、通了未接听或者在忙,这种情况我也会反思自己是否有急躁心没去,或者有追求电话数量的心等;当一个电话对方一接听就表现出不好的情绪或说不好听的话,我就会立即加强正念,用思维传感告诉他“听完,听完啊,这对你很重要”,对方挂断我就会为他惋惜;有的人接听电话表现出恐惧的情绪,我就正念加强他的主意识,努力清除操控他挂断电话的邪恶因素与生命并阻挡高层邪恶生命的补充。通常这样做都会延长对方听的时间。自己实在感到累了,正念松懈下来,对方就立即挂断了。有的时候,碰到一个欣然接受真相的人,我就加持他的主意识保持这种平稳的状态。有时对方听完了一个组合真相录音,我就及时的换上另一个组合录音,直到对方挂断或我的卡上没钱了为止。并在拨打过程中和拨打之后用真念祝福他一定要三退并记住救命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后记下此人的电话号码,回家加入到汇总结果之中。为以后進一步讲真相做好基础性的工作。

经常拨打真相电话,对发正念的重视程度会自然增强,要领也会掌握的越来越好,而且由于发正念的效果能及时得到反馈,所以正念时间在加长,注意力也更为集中,念头也越来越纯净。现在我每次打电话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刚开始拨打时,内心状态还没完全从刚才事务性的工作中出来,虽然发过正念了也还处在一个工作的状态中。随着拨打时间的延长,正念持续,别人挂断电话让我看到本市邪恶因素对人控制的力度,也会使我正念更强。一般十几分钟以后,我整个人就進入一种入定的状态。虽然我的腿还在不停的走动,眼睛也是睁开的,能看见周围的环境,也能听见周围的嘈杂的叫卖声,但这个世界的一切仿佛很难進入到的我的意识中了。整个人完全被纯净的正念场包围着。那种情况下不用刻意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打出的电话都是威力无比的。接电话的人一般都听的长。就是听的短的也会很客气的说自己忙或者不感兴趣,表示感谢后挂断。

关于彩信,明慧也登出了一些做好的图片供下载。但我用起来感觉不如自制的彩信好用。原因是明慧为了方便同修在手机上编辑,公开的彩信都是图片文件。这样做出来的彩信占用空间比较大,能说的内容却比较少,信息量不够丰富还容易被邪恶统一过滤。而且图片是固定大小的,为了方便各种大小屏幕的手机都能够完整看到图片,所做的图片不会太大。这样在有的大屏手机上显示出的图片就非常小了。有的图片全是文字,在大屏手机上就更看不清了。所以总体效果不太好。为了增加彩信这种讲真相形式的可接受程度,我们得在考虑真相材料组合的救人效果的同时,兼顾各种手机屏幕大小的不同和彩信文件所占用的空间等因素,才能将彩信顺利发出,让接收者有好的观感并接受真相信息。这需要颇费些苦心,而且还要懂技术。

于是我开始尝试文字彩信这个方向。由于现在的手机基本都没有文字导入功能,所以有大量文字的彩信只能用软件在电脑上编辑,再去户外导入真相手机的彩信草稿箱中。这种方式能够传递的信息量大,且不容易被邪恶过滤,而且文件总体积小,在各种手机上会自动根据屏幕大小显示为方便观看的文字。为此,我开始将各种真相小册子逐步制作成彩信。现在已经将三本小册子做成了彩信,每条彩信含文字量六千至一万,还有五六张图片,总体积不超过50K,基本已经达到了要求。

现在,语音制作和彩信制作还有一些技术细节在摸索过程中。有许多技术问题亟待解决。与论坛上同修交流的过程,是彼此圆容和丰富着做好三件事经验的过程。我非常珍惜这些交流的机会,而且内心感到无比的充实。

我想,过一段时间,等相关技术问题获得解决、儿子上幼儿园之后,时间宽裕的情况下,我就可以将以前的项目结合起来一起做:节假日在一所高校张贴真相不干胶;到自习室发真相资料和贴不干胶;邮寄真相信;在自习室里修改手机串号,上网下载资料;走动着打语音电话和发真相短信、彩信;到了午饭、晚饭时间就用真相币买食物;最后用真相币买点菜带回家。这样做能够充份利用各种讲真相方式的优点,又能够提高效率,还能够兼顾工作与家庭生活。以上所设想的情况就是我建资料点前所准备达到的目标,现在离完成这个目标只有最后的一点技术难题和时间缺乏这两个因素了,我相信很快就能实现的。

以上所设想的都是没有突破邪恶间隔的独修状态下,综合运用各种方式讲真相的想法。随着修炼层次的突破,灭掉间隔找到周围同修并逐步突破面对面讲真相这一关,我想,那时的状态一定就不一样了。现在,我已经找到了一位受迫害同修的家属,可能不久以后就能找到周围同修了。

回想起一年多的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之路,其间有很多坎坷辛苦的经历:由于所有的环节、每个细节都要靠自己去处理,我的大脑每天都飞一样的转:什么时间可以见缝插针做什么;新情况来了怎么应对;不同的环境适合做什么大法的事;时限内必须完成什么工作;在家里要花很多时间来处理家务和带小孩;在工作环境中要完成几个人的工作量;面对各种心性考验都要求自己在法上思考,快速过关。经常处于时间紧、任务重、事情琐碎、突发事件多、休息时间少的状态。努力平衡学法、炼功、发正念、钻研技术、讲真相、做家务、带小孩、照顾老人、常人工作基本令人满意之间的关系就很难。有时付出极大努力,换回的却是家人不满,同事抱怨,大法修炼的三件事進展缓慢、自己还疲劳犯困的结果。那时真有“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的感慨。但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从未松懈精進的意志。越遇到这样的情况,就越明白为什么我在正法后期还能够得法,也就愈加精進——以法为师,把一切放下,先学法。通常只要学好了法,各种难题都会瞬间或逐步得到解决。

虽然从得法那天起,我每天都活得忙碌而充实,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重叠让我很多时候都处于努力平衡各方需求的状态中,压力很大。但回首这一年多的时间,感觉也不过就是一瞬间。所有的魔难过去了就什么都不是了。在师尊的看护、加持与点化下,总体感觉走的比较平稳。当然,我还有很多的人心和不好的状态没有修去:如显示和证实自我的私心、求安逸心、爱睡觉、炼功少、包容力不够、对肉身痛苦的承受能力差等。都在努力突破的过程中。最后,我衷心的希望新学员都能把握这万古不遇的机缘,精進实修,成为真正的正法弟子;独修的同修都能放下依赖之心,实修自己,真正承担起救度众生的使命来。只要在法中,就一定不会有力量不足或孤单的感觉;希望同修尤其是本市的同修们都能抓紧最后助师正法的珍贵机缘,突破间隔,形成整体,学法不怠,正念常驻,在有限的证实法的时间里多救人,快救人。完成我们的史前洪愿,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