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狱中念正不移 狱后讲好真相

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

慈悲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以前,出于对人体奥秘的兴趣,练过多种气功。从一九九五年五月开始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我就认定了法轮大法是一部至高、至纯、至正的宇宙大法,并发下誓愿一定要修下去。

(一)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和同修们经常在一起学法、炼功、洪法,自我感觉还是比较精進的。在邪恶迫害之前,我已经通读《转法轮》二百遍之多,确确实实为以后自己在大法中修炼和证实法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我想,也正是有了这个学法基础,才使自己能够从历史上最邪恶的环境中走过来,并且至今还能理智清醒的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大道上。

“七•二零”后,象很多同修一样,我被邪恶的中共非法打压。其间我经历了被邪恶非法开除公职、非法抄家、非法判以重刑等的迫害。

在邪恶的监狱里,我度过了一千四百六十个黑暗的日日夜夜,经历了和其他同修一样的被邪恶攻坚等等的迫害。在狱中,邪恶操控着监狱里的大小头目轮番向我進攻,试图转化我,再利用我转化其他同修,常常和我谈话到深夜十二点以后。我不与配合迫害,某狱政科长对我说:“你违心的说一说。”我告诉他:我信“真善忍”,你说向哪里转吧!还有一个狱警对我说:“你们为什么老上北京去?为什么不上太行山上去?”我对他说:“進京上访是我们公民的合法权利,如果中央政府在太行山上,我们就上太行山。我们总不能对着大海去诉讼冤情吧!”

在狱中恶警指派犯人包夹看管我们很严,我失去了学法炼功的环境,所以,有段时间状态不好,旧势力的邪恶因素看到了我的漏洞,对我的身体進行严重迫害。突然有一天,我食欲不振、心跳加速,后来发展为气喘吁吁,说话吃力,走路困难,两腿浮肿,体重严重下降,心、肝、脾、肺、肾等脏器都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几乎到了扔下肉身的程度。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是怎么走过来的呢?后来通过学法才明白,就是当时自己的一念符合了大法的标准和师父的要求。

记的那是二零零三年某月,正在我身体病态严重的时候,从一同修那里得到了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当时就象得到了久旱的甘霖一样,我一遍一遍的拜读师父的这个讲法,感觉到自己容量大增。我一下子就象拨开了迷雾见到了晴天一样,认识到了一个大法弟子所肩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的重大。我们大法弟子不仅仅是为了个人的修炼圆满,而且有救度众生的重大使命在身。

当时我想,我不能扔下这个肉身,我还要用这个肉身来救度众生,哪怕我只救了一个生命,那也是救了一个宇宙,救了一个宇宙里的无量无计的众生。就是在这种正念支配之下,我利用各种机会给犯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后来才知道这就是师父要求的“讲真相”。今天想来,我就凭着这一个正念,才得到了师父那回天之力的保护,保住了自己的肉身。是我们慈悲的师父把我从旧势力的魔掌中拯救了回来,才能使我今天还能有机会继续走在师父安排的证实法的路上。

我体会到大法弟子应该更加珍惜自己这个人身,切不可一遇到病业假相缠身便轻言放弃。因为面对病业假相而“不怕”放弃这个人身的一思一念,并不等于自己真的放下了生死,也并不等于自己真的去掉了怕心,如果长时间不悟,就很可能被旧势力因素钻空子,走上一条旧势力安排的扔下这个人身的路,从而给个人修炼和证实法造成很大的损失。所以,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要用这个人身救度更多的众生是“人身难得”的应有之义。

(二)

我们知道,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的过程中,执行的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邪恶政策,而“开除公职”不仅在名誉上迫害大法弟子,而且在经济上截断了大法弟子的生活来源,邪恶的目地就是要以此来摧毁大法弟子的修炼意志。

当我从监禁中出来以后,面临的就是今后如何生活的问题。公职没有了,收入没有了,怎么办?我们身在大陆的大法弟子有很多人都面临着这个问题。对这群无辜的善良的民众,中共邪党的伎俩是:不放弃信仰者不给安排、恢复工作。邪恶的“六一零”是这种政策的直接执行者。为了生计,我和我的家人一起做起了生意,于是我就从一个普通的国家干部变成了一个个体商人。

在中国大陆这个腐败横行,唯利是图,世风日下的环境下,我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商人的艰辛。即使我们想办一件合理合法的事,也很难摆脱工商、税务、环保等部门的勒索,逢年过节要给他们送购物卡或宴请已经成为“正常”的事。由于我的家属是个常人,这些事情都是家属去应付。我的家属虽然没修炼法轮大法,但对大法很认同,也明白真相,所以,每次遇到这种事,家属都是不情愿的去做,之后便大骂邪党。

在生意场上,商人们追逐的是赢利,这个“利”字对每个商人来说,具有很大的诱惑。然而,对于我们修炼人来讲,是需要看淡或放弃对这个“利”的执著的。我深深的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时刻谨记师父的教诲,各行各业都可以做一个好人,不在于干什么职业,关键的是要把心摆正。我们家的生意不大,我们做到了买卖公平,取之有道,不义之财不去取。

有一次,一个客户给我们送来了一批货物,质量还可以,价格上略低于普通市价,当时我们就收進了,并很快的卖给了其他客户。但是,后来我们得知,这批货物来路不正,是那个客商通过不正当途径取得的。可是由于时间隔了很久,那批货物已经被其他客户消耗了,再退货已是不可能了。怎么办?我和家属商量,我们不能再要那个客商的货了,并和那个客商终结了业务往来,同时,我们又想办法通过其它渠道把这笔交易的所得送了出去。我想,这虽然是一件小事,对于一个大法弟子来说,这样的事的确是太平常了,不算什么。但是,如果站在当今人类社会特别是中国大陆这样的金钱至上、拜金横行的环境下来考量,我们大法弟子们所做的这些看似平凡的小事却显的非同凡响。因为我们知道,大法弟子们非常幸运的赶上了师尊传法这个伟大的时代,时时刻刻在博大、精深、超常的法轮大法中熔炼着,所以我们的所思、所想、所为才彰显着这样的纯正和美好,这也体现出了法轮大法造就的亿万大法弟子不愧为“浊世的金光”(《贺词》),我们敢向当今的世人自豪的说:我们这里是一片净土!

后来有一天,我又与那位供货客商相遇了,这次我们一见面,我就发了一念:今天我要救他。我一方面告诉他我是修大法的,做买卖时必须要把心摆正的道理,另一方面我对他详详细细的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他听,并把邪党迫害大法的罪恶和天灭中共的天象告诉了他。原来他还是一个邪党党徒,在我一片热心的感动之下,那位客商明白了我是真心的为他好,爽快的退出了邪党组织,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三)

通过学法,我清楚的知道,大法弟子是宇宙中生命的殊荣和伟大的称号,连众神都羡慕不已。然而,大法弟子不仅仅是一个称号,而是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所以,师父又称我们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也正是我来时的大愿和誓约。

从明慧网上同修的修炼体会中,我看到同修们做的那么好,心里感到非常的愉悦,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无论是海外大法弟子常年坚守在中领馆前、旅游景点及其它各种场合讲真相和一系列制止中共的迫害活动,还是大陆大法弟子顶着邪恶的压力走出来在各种场合为形形色色的人讲清真相,都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世人,都是在践行大法弟子的誓约。与讲真相好的同修相比,我感到自己缺少同修那种坦坦荡荡、堂堂正正和无私无我的慈悲胸怀。在面对面讲真相时,我总喜欢挑熟人去讲,给陌生人讲真相,怕人家不理解,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有时我也试图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但是总是心里有些障碍,所以一直讲的连自己都不满意。

比如,经熟人介绍,我认识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那位熟人告诉我说他是本市里某公安部门的法制科科长,是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方面有关政策的。这次见面,由于心里有所顾忌,我没有堂堂正正的给这位科长讲真相,只是对他说我们法轮功是被迫害的。过后,我心里也很后悔,后悔自己怎么做的这么差,就不能象其他同修那样坦坦荡荡的讲真相呢?也许是缘份吧,后来我们又见面了。这次一见面,我心里想,可不能再错过机会了,一定要给他讲真相救救他。于是,我给他讲了大法的基本真相。使我没想到的是,这位法制科科长很认同法轮功。他说:“信仰自由是国家宪法规定的。”我们谈了很长时间以后,他笑眯眯的对我说:“你们法轮功的人已经给我讲过真相了。”我问:“那你三退了吗?”他说:“我知道你说的退党是从心里退,不是在本单位里去退。我已经有化名了。”通过交谈得知,他已经不再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了。当我们在一个大院里分手的时候,他当着别人微笑着对我大声的说:“我有化名了!”我心里非常高兴,彼此握手道别。从与这位法制科长的此次交谈中,我看到了中国大陆的民众已经或正在觉醒,人们正在走出中共谎言的迷惑,自觉选择美好的未来。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外层空间邪恶的大量销毁和大法弟子不懈的讲清真相,世人对大法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在讲真相过程中,我感到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原来在邪恶猖獗的时候,慑于恶党的淫威,很多世人不敢公开谈论法轮功的事,甚至听到大法弟子讲真相都害怕因而避之不及,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在转变着。

比如,我就遇到过这样一件事,我和其他个体商户合租的商铺需要扩大,商铺的主家请来了一个建筑队在原处進行施工。该建筑队有十几个人,当我和他们接触以后,他们也就知道了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其中一个施工队员当着其他人大声的问我:“法轮功的宗旨是什么?”我也当着众人大声的告诉他:“我们法轮功是讲‘真善忍’的,我们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的原则進行修炼的,我们是做好人的。”还有一个人说自己得到了一张很好看的法轮功光盘,还有的说自己捡到了一本法轮功的小册子,还有的说自己见到了真相币,他们毫无顾忌的谈论着法轮功的事。

他们在施工期间,我与这些人经常讲有关法轮功的基本真相。他们其中的一些人一见到我就愿意提到法轮功的事。特别是有一个施工队员一见到我就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微笑着向他点头示意。他有时还加上一句“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我问他:“你入过邪党的党、团、队吗?”他说自己什么(党团员)都不是。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就有福报了。后来他每天到工地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作为大法弟子,每当我听到他喊这句话,真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中,我也遇到了一些不接受真相的人,特别是有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我几次给他讲真相均无效果。我想,只要师父正法这件事没有结束,我就不会放弃他。

在这些年的证实法的过程中,我对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认识比较深,即使经过我们其中一个大法弟子讲真相没有把人救了,也为另一个大法弟子讲真相打下了基础。但愿我们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相互协调好、配合好,坚持不懈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圆容师父所要的。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