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女性法轮功修炼者权益的恶意侵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今年十月二十一日在联合国纽约总部,联合国“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比勒费尔特教授明确指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信仰的迫害,并驳斥中共对于法轮功的“×教”定性。在提到中共对“少数团体信仰者”的迫害时,特派专员专门提及针对妇女的迫害问题。他强调说:“对于任何侵犯妇女权益的行为,(我们)都应对其进行谴责并与之作战”。

中共在对女性法轮功修炼者迫害时凶残至极、罪恶滔天。我们举出实例,罗列中共对女性法轮功修炼者的种种罪恶,和世人一起对中共进行谴责并支持所有窒息邪恶中共的力量。

一、语言暴力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语言暴力是最为普遍的。几乎所有被中共绑架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都不同程度地遭受过中共暴徒的语言暴力。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十点多钟,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山区卧虹桥派出所六、七个警察参与绑架了六名法轮功学员。在对一个小姑娘法轮功学员绑架时,警察张恩泽、肖永等连踢带搡将小姑娘抬上车。在车上警察张恩泽用拳头打小姑娘,并说:“我给你介绍对象,介绍个流氓,把你扔男间去,里面全是流氓……”说着就把小姑娘的近视眼镜抢走了。

黑龙江建三江有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青龙山洗脑基地。基地头目叫盛树森,已经五十七岁了。此人道德十分败坏,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女学员经常掐脸、掐大腿,动手动脚。并用淫秽下流的语言威胁说:“如不放弃信仰就扒光衣服,找几个老光棍强奸你……”

二、毁容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保持一个好的容貌既能展现自己的内心境界,又能表达对他人的尊重。谁不希望有一副娇好的面孔呢?可是变态的中共暴徒却专门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容貌进行摧残。

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高蓉蓉,于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劫持至龙山劳动教养院。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点,高蓉蓉被该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在值班室连续电击七小时。致使其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烧焦的皮肤与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变形,连朝夕相处的同伴都认不出她了。

关于这次电击,高蓉蓉有个完整的自述:“……唐玉宝电我至晚上九点多。漫长的六、七个小时电棍酷刑,我是在极度的痛苦和恐怖中度过的。唐玉宝一直拿两根电棍同时电击我的脸、耳朵、脖子,在同一部位电击时间很长,还重复电击。我在电流击打中浑身抽动,手铐和暖气管子不停的撞击震荡,手腕被卡出的伤痕至今还有,之后两个多月手臂发麻。眼窝被电后,我的眼睛一直干涩,眉毛轻轻一碰就掉,耳朵和嘴不知蜕了多少层皮。……警察曾小平进来,拿一面小镜子对着我,让我看被电击毁容的脸,他还说这是我自己造成的。我的整个脸、耳朵、脖子、后背、脚腕等多处被高压电棍反复电击,皮肉被烧灼得隆起、起泡、焦糊。脸肿大得高出一拳,严重变形。眼睛仅剩一条缝,有黄豆大的黄水不断从我脸上渗出。头发粘在脸和耳朵上,脖子上的泡有拇指大。特别是电棍重新落在伤处,那种痛苦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漫长的六、七个小时电棍酷刑,我是在极度的痛苦和恐怖中度过的。……”

高蓉蓉遭严重毁容十天后的照片传到海外,引起举世震惊。世人不敢相信有着悠久文明的中国竟然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罪恶。面对高蓉蓉被毁容后的照片和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中共没有丝毫的回应,以回避性的沉默表达它的顽固。

当然沉默对于中共来讲,一方面是默认迫害造成的事实,另一方面却分明向世人透露出它要对法轮功学员继续迫害下去的险恶!

三、对乳房的摧残与玷污

乳房是女性用以哺育后代的身体器官。只要是人就应对女性的乳房有最起码的尊重,因为那不只是对女性的尊重,也是对曾为人子吮吸过乳汁的自己母亲的尊重。不只是自己的母亲用乳汁哺育过自己,天下的母亲有着相同的母性,对其他母亲乳房的玷污难道不是对自己母亲的侮辱吗?

然而,中共暴徒却不顾起码的廉耻,专门对女性的乳房进行摧残和侮辱。

二零零零年八月,河北涞水县涞水镇镇长刘振福,对进京上访被劫持到邪党党校的法轮功学员陈程兰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把她打倒后,再用脚狠跺陈程兰的两个乳房,边跺边咬牙切齿地说:“看你还炼不炼,看你还上不上北京!”当时陈程兰就口鼻喷血,昏死了过去,两个乳房被跺得黑紫肿大。

山东省沂南县大王庄乡乡政府的中共匪徒们是这样摧残法轮功学员的乳房的:

杜永兰因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回来后劫持在乡党委的办公室里,遭到了残酷的暴打。乡里干部为了达到羞辱她的目的,逼她脱光衣服。恶徒王现永嫌她脱得慢,就把她的棉袄扒下,又把她的毛衣、内衣猛地一块扒光。王现永和李永宝一人拽着她一只胳膊,恶徒薄存起一手死死地抓住她的一个乳房,一手持电棍狠狠地往她身上电,电得她直打滚,痛苦难言。

多邪恶啊,抓住女人的乳房再用电棍去电击,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还是这几个恶徒,他们对同乡的法轮功学员秦洪芹是这样迫害的。

他们将秦洪芹两手铐在背后,强行让她坐在地上把腿伸直。几个恶徒开始轮流用大皮鞋猛踢她的臀部、大腿。恶徒李永宝站在她的大腿根上,用皮鞋向下踹。秦洪芹因背后戴着手铐只能斜躺在地上打滚。王现永边打边说:今晚上就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把她打得不能动了,恶徒们才把手铐摘了,把她架起来站着。王现永背后紧紧地揽着秦洪芹,双手抓住她的两个乳房攥了一阵子。后来王现永又将她的上身强行扒光,一个人一边架着她一只胳膊,王现永开始用手耳光式的来回扇她的乳房,扇一下乳房一摆动。王现永找到了打击女人乳房的乐趣。

王现永摆弄了一阵子,将秦洪芹架到沙发上坐下,一个人拽住她一只胳膊,王现永又开始用烟头烧她的乳头……

接着王现永将秦洪芹的裤子、裤头一块扒光。全身扒光后两个人拽着两只胳膊,两个人搬着两条大腿向外搬,王现永手持电棍向她阴道里插。

四,性侵害

当然,恶徒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时可不是只对乳房或生殖器官进行单一的摧残,他们往往是肆意摧残、无所顾忌的,象对秦洪芹的迫害就是这样。

我们从中共暴徒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生殖器官的迫害中可以充份地揭示出中共的邪恶和无耻。

对法轮功学员生殖器官的迫害大致可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对法轮功学员生殖器官的摧残,一个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奸。

二零零二年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杨秀莲和女儿魏彩霞被非法关押在汉台区看守所里。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马平安,指示恶警门全秀利用吸毒犯张莉等迫害杨秀莲。强按杨秀莲的头,造成她颈部骨折。两个恶徒分别抱住杨秀莲的胳膊,两人再分抱住她的腿,还有两个人在下方用牙刷刷杨秀莲的阴道。其余的恶人则排成队轮流捏杨秀莲的乳房,致使其乳头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湖北省浠水法轮功学员杨梅被绑架到湖北女子劳教所期间,在恶警程瑜、黄汉华、张晓燕等的唆使下,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开始,劳教人员高林、吴娜军、应玉容等三人对她展开新一轮的施暴。她们把她两只手绑在窗框上吊了两天一夜,脱光衣服用针在她身上到处扎,把热水袋灌满开水打脸、打头、打眼睛、拔头发……更下流的是恶徒用牙刷刷阴部、捅阴道,穿皮鞋猛踢阴部……有一次恶徒居然把捡来的两只还没满月的小猫,放在她身上满身爬。还把小猫的头按在她乳房上,那毛茸茸的恶心感觉,真令人毛骨悚然。

中共恶徒对法轮功学员的性酷刑非常残暴。在内蒙女子第一监狱,恶徒曾用扫床刷打击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法轮功学员王霞的阴部对她进行侮辱和折磨。在马三家劳教所,辽宁本溪法轮功学员信素华多次被恶警踹阴部导致休克。马三家恶警还曾经把电棍放入法轮功学员阴道里电击。辽宁大连教养院警察扒光女学员衣服,手脚都铐成大字形,然后往阴道里面塞辣椒,塞拖把,塞毛刷,导致受害者血流不止,疼的死去活来……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没有任何道德的约束,对女性法轮功学员强奸是中共最邪恶无耻的表现。在马三家劳教所曾经发生过恶警将不放弃修炼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剥光衣服投入男牢的事件。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北京警察殴打强奸一名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河北邢台警察轮奸多名法轮功女学员。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重庆警察当众强奸重庆大学女研究生、法轮功学员魏星艳。二零零四年,三十二岁的朱霞由于在洗脑班受到连续的强奸,变得精神失常。二零零五年底,一位刚从辽宁女监出来的法轮功学员揭露,有八位法轮功学员被扒光衣服推进男牢任死刑犯强奸。

当然,象这类的强奸事件,尽管被法轮功学员揭发出来了,而且传到了国际社会,但是中共政府根本不做任何的回应。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河北省涿州市法轮功学员刘季芝(五十一岁)和韩玉芝(四十二岁)被从家中绑架。在被非法审讯期间惨遭毒打。次日下午,警察何雪健(二十几岁)以“执行公务”为由连续强奸了刘季芝和韩玉芝。此事传到海外,立刻震惊国际。联合国“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与“酷刑问题”特派专员、“针对妇女暴力”特派专员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就刘季芝、韩玉芝被强奸案所作的联合紧急质询,迫使中共不得不在国际上承认强奸事实。这可以说是中共在强大压力下承认对法轮功学员犯罪的极少数案件之一。此案已经在联合国记录在案。

五、堕胎

对女法轮功学员性器官的摧残与强奸,展现了中共的卑鄙与无耻,可是对怀孕的法轮功学员的强制堕胎则再现了中共暴徒的血腥与残暴。

二零零一年三月,陕西汉中市汉台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马平安,带领恶徒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汉云,强行把她押至汉中一市郊医院去堕胎。张汉云怀孕八个多月了,而且有生育指标。恶棍们哪管这些,照样堕胎。因腹内胎儿过大,导致难产,他们便惨无人道的将胎儿肢解后分块取出,其残害生命的手段令人不忍卒听。

六、活摘器官

中共暴徒的残暴更表现在对女性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活体摘取上。

二零零九年,一位曾经参与过绑架、拷打法轮功学员的匿名人士,向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如实披露了其亲自见证的一起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的事件。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下午五点,在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由两名军医对一位修炼法轮功的三十多岁的女中学老师实施了活体摘取器官的罪恶手术。他有一段真实的录音:

“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而且在谋杀她之前,恶徒们对她实施了多次的猥亵和强奸……

我们列举了以上几个方面,就中共侵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权益进行揭露,这远远概括不了中共对女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实质。十一年的迫害中,有多少女法轮功学员受到了中共的酷刑和侮辱!本来应是社会上广泛爱护和尊重的女性,仅仅因为修炼了法轮功,就成为中共暴徒恣意妄为的迫害目标。这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中共的罪恶令人类与人类的文明蒙羞,成为本次人类文明的最大污点。

联合国“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比勒费尔特教授说:“对于任何侵犯妇女权益的行为,(我们)都应对其进行谴责并与之作战。”作为人来讲,对于肆意侵犯妇女权益的中共流氓来讲,我们不应该对此进行谴责并与之作战吗?虽说个体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对于一个生命个体来讲,对中共发出谴责是最基本的良知。当然,认清了中共的本质也就不会再与它为伍了。这个恶党的存在就是对无辜百姓的最大威胁。抛弃它、唾弃它、解体它,是每一个中国人最终的必然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