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历史的使命在兑现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们好!

看到《明慧周刊》上又登出的“第七届大法弟子网上法会”的征稿启事。一年又过去了,对照自己,离征稿的要求差的太远,在自卑和惰性的驱使下就没准备写。同修鼓励我转变观念,我认识到了我们作为法轮大法弟子,不是证实自己,而是证实法,圆容大法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神圣责任,同时在写的过程中找出自己的不足,现将这几年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因身体多处是病,九八年六月走進大法修炼中,通过认真学法、炼功我才真正的懂得大法的珍贵,身体上所有难以治愈的疾病也随之消失,我深感师尊的师恩浩荡,在以后十三年的风风雨雨的修炼路上摔过跟头,但从没动摇过坚修大法的心。

一、风云突变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师父和大法被诬陷,我要去维护法,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二零零一年五月,我和同修们再次去了北京,在天安门我们庄严的打出了横幅,喊出了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等。一群恶警扑上来就抢我们的横幅,然后揪着我们的头发把我们拖上了警车,还打我们,之后把我们拉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关在一个大铁笼里,拉出几个大法弟子拷打审问,往嘴里灌毒水。

晚上把我们拉到一个县公安局,在那里挨个审问,我被带到一个地方要做笔录,我对审讯的人说:你们要写就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别的什么也不写,那个头儿示意做笔录的警察说:“按她说的写上。”那个警察写上以后让我看了看说我给你写上了,又问我别的,我不说,他们就让我按了个手印把我们都送到了看守所(那时还不知道按手印是配合邪恶),在看守所恶警一个个搜我们身,把所有的钱都搜净之后第二天本地公安把我们拉回了本地。

到了公安局我不跟警察往里走,上来几个警察连打带拽的把我抬上了楼,然后把我双手朝后铐在了暖气管上,开始拷问,但在师尊的加持下,我正念闯过了诱骗、恐吓、打骂,尽管疼的我汗流浃背,我始终抱定一念决不出卖同修,折腾了四个多小时,最后以恶警失败而告终。

我们被关在本县看守所,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们开创出学法、炼功的环境,堂堂正正给干警和犯人讲真相,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并有人学起了法轮功。在那年七月二十日的凌晨,在几个监室的铁窗口外,我们同时挂出了自己珍藏的真相横幅和写着字的衣服,我们穿上用牙膏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背心。换班警察发现了慌作一团,和我们抢横幅和穿在身上的背心,有的同修被撕破了衣服,露出了上身,一会儿又来了一群武警把我们衣服脱光搜身,给几个法轮功学员戴上了背铐,并拿走了我们所有的东西及卫生纸,我们绝食反迫害,半年后被释放。

二零零二年我和一位同修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跟踪,遭到绑架,几天后送到劳教所,零三年回到家,闯过了各种压力和干扰,几天后我又投入到证实大法的洪流中。

二、讲真相救人

回家之后,我开始和一位同修配合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贴横幅等,白天写晚上贴,后来我想如何能够把字写的又快又好呢?我和一位同修想到了把各种真相标语做成模子,这样一用效果很好,并且带动全县大法弟子行动起来,起到了一定的证实法的作用。

二零零四年《九评》发表,我又和我们小组两位同修配合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过程中,象师尊讲的云游一样遇到各种人,有感谢的,有辱骂的,有恐吓的,甚至有诬告的,我们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心态纯正,慈悲心强正念足,救人的效果就很好。学法少时人心重,救人效果就差,还容易让邪恶钻空子。

一次我给一个青年讲真相,他一听是法轮功,拿出手机就要给警察打电话,并上手一把揪住了我的衣服说:你们不要走。同修脱身赶紧发正念,我甩开了他的手回身就走,他就跟着我,我求师父加持,清除背后操控他的邪恶因素,心态稳定,一路给他讲着真相,讲中共的腐败和残暴,善恶有报,天要灭中共,并对他说:孩子,你不要这样做,这样对你不好,我是为了你好才跟你讲真相的。这个青年听后很感动,我们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我说你不要跟着我了,我要去亲戚家串门,他站下来给我敬了个礼,说谢谢大姨,说完回头走了。我回到家后向内找,今天遇到这件事决不是偶然的,我静心找原因,就是没有静心学法,生出了很多人心,师尊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告诫过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

师尊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为我们操心,在师尊的加持下,几年来我们三人一直配合默契,互相促進、鼓励,在严寒酷暑中我们走遍了县城的大街小巷,再苦再累我们从无怨言。讲真相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常常暴露出各种人心、争斗心、妒嫉心、欢喜心、显示心、懈怠心等,谁一出来这些心,同修就善意的提醒修去它。现在我们遇到态度不好的人和辱骂我们的人,我们不动心,无怨无恨。有时遇到的人不愿退,也不会白讲,也许碰到别的同修讲真相就退了。

一次我和同修走到一家,我们進的这家人是个老干部,见我俩是劝三退的,就嚷道:我在公安局离休,××党每月给我三千多元钱,叫我退党,我不退,我侄女就是炼法轮功的,成天跟我说,跟我说了两年了,谁说我也不退。我们看他那样,没有动心,就是抱定一念,一定要救了他,同修慈悲的给他讲,我发正念,偶尔插几句,请师尊加持清除这人背后的共产邪灵的因素,我们讲到中共邪党的腐败,如何迫害好人,讲到藏字石,讲到预言,不退邪党的危险等等,最后他发自内心的说:你们给我退了吧,并告诉我们他的姓。我们还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并说等你家人回来也告诉他们,然后留下真相光盘和小册子等走出他家,我们为他能得救而高兴。

还有很多同修到乡下老家去讲真相劝三退,由于我是在县城出生、长大,乡下没有亲戚,也因为晕车很少去乡下,有时想我要是乡下也有个亲戚就好了,师父看我有这个心就让我见到一个有缘人。一天我们讲真相走到一个等车的地方,同修给一个人讲真相去了,我就走到一位七十多岁的大哥跟前和他搭话,我问他要去哪里呀,他说去××村,我说你在村里也是个村干部吧,他说是,我说那你一定是个老党员了,他说是,我问他有人给你讲过真相没有,退没退过党,他说讲过但没退,我就给他讲,并告诉他退出邪党组织,我又说我看你很面熟你是不是××,他说是呀,我看你也很面熟,你是不跟×××有亲,我说那是我父亲。他一听很激动的说,唉呀,今天可看见你了,从你父亲去世我就打听你们也打听不着,家里都好吧,你父亲太好了,我总忘不了。原来在五十多年前,我父亲在他们村供销社上班,那时我还小,他進城就到我们家。他退出邪党后告诉我们他老伴做手术住院了,他在医院侍候老伴,过几天就回家了,叫我们去他家,告诉了我他家住的地点,并说我们村人都说法轮功好,爱看神韵光盘。

回到家我想我不能失去这个机会,我要去那个村讲真相,之后我拿了些真相资料,护身符等,又买了一些牛奶先到医院看了他老伴,给身边人讲了真相,我就和同修约定好哪天去那个村。到走的那天早晨一起床,腰突然疼的不敢动,我意识到这是黑手烂鬼想阻拦我救人而弄的假相,我立刻求师尊加持不允许任何邪恶干扰我救人,吃些东西后带上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等准备走,家人又出来阻拦说你别去,让人诬告了怎么办?(平时他从不阻拦我讲真相)我正念十足的说你放心,什么事都不会有。说完我忍着腰疼出了门,到了等车地点,同修也到了,正好车也过来了,我们上了车后腰一下不疼了,我深深的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我们到了目地地后就开始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那里的人都很朴实,热情,明白真相后都退出了中共组织,有的还把我们送出很远,直到我们走到下一家。那村人都养着狗,我们到那儿狗不但不叫不咬,有的狗还跟着我们,主人怎么叫也不回,我们告诉它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有个好去处,叫它们回去,狗摇头摆尾的不愿离开。我们進到一家,那家人奇怪的说你们怎么進来的,我们家狗见生人一来就下口咬,你们進来怎么狗一声也没叫呢?我们讲了大法的超常,美好,他们都很认同,连连说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们都是好人,我们進城卖菜,炼法轮功的人从来不挑不拣不占便宜。这一家人都做了三退。我们又走到一家,坑上坐了很多人正在打麻将,有打的,有看的,听了我们讲的真相也都跟着做了三退。这样我们基本走遍了全村。最后到了晚上,我们進到那位大哥家,他非要留我们吃饭,我们婉言谢绝后就往等车地方走,不一会儿末班车过来了,我们在车上给司机讲了真相,一路上回想着我们遇到的很多难忘之事和那些朴实的人,我们真是感慨万千。

通过这件事我真正的体会到了众生在等着我们,只要我们心里时时装着救度众生的正念,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机会,过程中我们既救了他人同时又修了自己。我们买东西时用成沓的一元真相币也很少有人给退回,现在无论中共搞什么,不管它是国殇日还是什么敏感日,无论它怎么猖狂都挡不住我们去救度世人,我们只不过是按照师尊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做,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几年来每遇到危险都能化险为夷。

三、用笔证实法

零二年一月,我从看守所回到家,又溶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在写真相标语的同时又给亲朋好友写了一些真相劝善信。几个月后在一次和同修发真相资料时被迫害,零三年从劳教所回到家,发现人们由于受中共邪党的毒害,很多人不愿接受真相,把我们珍贵的资料踩在地上随便糟蹋,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怎么样才能让人更好的接受真相、明白真相呢?我又想到了手写劝善信,可是对一个连小学都没念完的家庭妇女,要写成面对各种有知识的人的劝善信,我能行吗?写不好也没人看呀,师父见我有这一念,帮我打开智慧,想到了从真相资料中提取素材,我把好的内容抄写下来再加上我的肺腑之言写出了一封真相劝善信,我拿到同修那儿去修改,得到了他的鼓励和支持,我把修改好的信拿回家从新认真工整的沓上复写纸一次四份的抄了起来。当我第一次面对面给到世人手里,看到他们认真看信的表情,我感到了非常的欣慰。这条路走对了,我有了信心,买了很多信纸和复写纸写了起来,有时白天顾不上写,晚上常常写到夜里两、三点,不管手腕多疼,想到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再累我也不怕。

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又针对公安干警、政法部门、机关干部、学校教师以及监狱、劳教所和各省市的世人写出了不同的劝善信,同修帮我打印出来,我们从各种渠道找到了几百份各种地址和邮编,一位同修给我一本全国的邮政编码书,同修们帮我买来很多邮票和信封,我再加上一张真相资料后寄往全国各地。

写信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常常反映出各种人心,给公安写信时常反映出争斗心,通过学法、切磋,明白其实他们是最可怜的人,发出真正的慈悲从新写。听到同修夸我时,生出欢喜心、显示心,其实这一切都是大法赐予我的,没有师父我什么都做不成,同时也有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当反映出怕心时,连做梦都是公安警察手里拿着我的笔迹写的信,我知道是怕心在作怪,通过发正念清除,学法调整心态。师尊早在法中告诉我们:“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精進要旨二》〈建议〉)从法理上升华上来了怕心也就没了,我们心里装着众生,堂堂正正做好师尊要我们做的,谁还敢来迫害,邪恶还配考验我们吗?有时写着信,想到被邪恶灌输谎言受毒害的世人,不禁泪流满面,有时出来懒惰心,私心、求安逸心,就怕麻烦不抄写了,想一想等待我们救度的众生,就又拿起笔来。在受到挫折、干扰时,同修会给予我支持,鼓励我写下去,每个人的路不同,证实大法的形式不同,用笔证实法救度世人也是自己神圣的使命。

由于正法進程不断的推進,信的内容也要常常改动,可我写信总想把所有的真相告诉世人,想让人一下都知道,因为纸张有限,所以哪样也说不清。前几天我把又写出的一封寄给世人的信拿到同修那儿检查,结果同修谁都说我写的不明白,让我从新写,我不知向内找,同修跟我切磋,我反而带着情绪说我写不了了,我不写了。同修看到我的心态,很严肃的对我说你要这样,刚才的话就算我没说。我心里一震,一下意识到证实自我的心多强呀,我象个大法弟子吗?我对的起师尊的慈悲苦度吗?对的起等待我们救度的众生吗?我感到非常惭愧。

两天后,师父的新讲法《再精進》发表了,师父讲:“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如果一个人出的主意、办法不够完善,在负责人的组织下大家可以合理的去讨论。如果这件事情不能被接纳或者不被接受、你又觉的明明应该那样去做才会更完善,心里就开始消极了。其实作为大法弟子,这时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是应该做好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够这样做,任何事情都一定会做的非常好。”

正法進程到今天,邪恶的迫害还没有结束,那么多的众生还没有得救,我们的使命和责任还没有完成,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好呢?

心性提高上去了,我坚定了信心,做好我们应该做的,认准了在助师正法这条路一定要走好走到底。这时看到《明慧周刊》上登出的一位同修写的信,写的非常好,很全面,我参考同修那封信,再加上我从心里发出的肺腑之言,又写出了一封两页纸的充满慈悲、内涵明了的劝善信,同修帮我打字,我复印后发往全国各地。

四、一朵小小花

随着资料点的遍地开花,我也想到了做资料来供我们这一片同修们使用,来减轻大资料点的压力,但我不知道会不会做,而且担心自己没有那个经济条件,师父看到了我的心,在今年年初同修给我送来了一台打印机和裁纸刀等东西,我非常珍惜我的打印机,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佳欢”,我把名字写在打印机上面,并告诉它在那么多同伴里把你选上,你能成为大法弟子的法器,你有多么的幸运,我们在做宇宙中最神圣的救人的资料,不浪费纸做好每一张真相资料,完成好你在这个世间所要承担的责任和使命。我们要好好配合做好我们应该做的,让每一份资料都能发出强大的威力去救度众生,在做资料中我求师尊加持清除对做资料的干扰,我们一直配合的比较好,有时卡了纸轻轻一拉就恢复了正常。因为我只有打印机,协调人要给我配个电脑我怕我学不会,记不住不敢要,所以只能靠同修给打底稿,所以我只是一朵小小花,但我知道自己怕学不会的这一念不正,因为大法是超常的,大法弟子也是无所不能的。

一次因为自己学法少,干事心强,做小册子时就卡纸不走了,怎么弄也找不到根源,我以为打印机坏了,我和协调人说了这个情况,他说这台打印机早就超过它的寿命了,等有人出门拿去修修,给你一台新的吧。不久同修给我搬来一台新打印机,我依依不舍的看着“佳欢”被搬走了,等我用完新硒鼓的粉又安上旧硒鼓,还是原来的毛病,啊,原来是硒鼓的毛病,那为什么还是原来的程序怎么就弄不好呢?我把新硒鼓灌上粉后又拿到“佳欢”那儿一试,一切正常,我欣慰“佳欢”好好的,一定是有我要去的心,我发现了我做资料有不纯的私心、干事心,发正念效果也不太好,找到原因后我拿上硒鼓到同修家想让他给看看,他也不会搞维修,拆开之后又安上一试,一切恢复正常。

由于法理领悟的不多,骨子里形成的观念很难去掉,师父看到我不让人说的心很强,就利用同修的嘴来去我不让人说的心。一天和我联系的同修突然冷漠的指责我浪费了纸,我一听马上就受不了了,辩解道:我也没浪费纸,我多做些资料也是为救人,也不是我贪污了,不想给纸就不用做(因为我做资料一般给乡下做,协调人要多少做多少,我就多做一些给我们组同修用)。我觉的很委屈,心里不平衡,回到家冷静下来细想,今天为什么同修说这话呢?一定是有我要修的,有我要去的心,我为什么要说态度强硬的那些话呢?这不是我不让人说的心返出来了吗?其实,同修说的也没错,我是有打歪了或出来没墨不能用的纸,我认识到了对同修的态度,感到很内疚,觉的对不住同修。晚上到学法点学法,正好学《曼哈顿讲法》,我意识到我这颗不让人说的心是多么严重,我一定要修去它,而且也不能老依靠协调人给买耗材。

感谢师尊的慈悲点悟,心性提高了,心情无比舒畅,一切不愉快都烟消云散。第二天,同修来到我家一進门就说,姨,我来给你道歉来了,昨天我怎么那样说话呀。他说了很多道歉的话,我也向他道歉我的不对,我俩真诚的敞开心扉谈的非常溶洽,从法理上切磋,互相找自己的不足,在法中归正自己。

理性升华上来,我抱着纯净的心态自己做主又给同修们做了些真相小册子,做出来的小册子质量非常好,而且平时最多能印六百来张就用完粉了,这次印了九百多张才显示出来没粉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做好,我把硒鼓取下来倒出废粉灌上了新粉,打印机又欢快的工作起来。

五、结语

我知道自己离师尊要求的差的很远,写出的这些只是我应该做的,有做的比较好的一面,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我没有写,还有很多执著心都没有去,有时我觉的自己不是在大法中修,而是常人在做证实大法的事。师尊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的讲法中告诉我们:“面对当年那种邪恶的形势,如果大法弟子不去做,没有人替你们做,因为人都在等着你们救。真正被迫害的不是你们而是世人。”想想世人被邪党毒害着面临着可怕的危险,我们的责任是多么的重大,我们有什么理由放松自己呢?我只有学好法、背好法,现在我在背第四遍《转法轮》的第七讲,我要认真从法上对照自己,修去不好的东西。

我是闭着修的,另外空间什么也看不见,发正念也没任何感觉,但我亲身也经历过许多神奇事,我就不一一述说了。我知道自己发正念时杂念多,有时常常倒掌,所以没感觉,但我知道发正念的重要性,现在我基本把倒掌归正过来了。我明白了自己的生命是为法而来的,唯有精進、再精進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才能对得起等待我们救度的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跟随师父回家!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