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慈悲、真相、正念渐使家人理解并支持

扎扎实实的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家人和我们一样经受了许多痛苦和磨难,我们因心中有法不觉是苦,但他们在迷中,明明白白损失名、利,遭受精神折磨,虽然也坚守着,但时时伴有委屈、不平和不理解。……我悟到,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么神圣的事不能偷偷摸摸,背着家人。他们是这段伟大历史的见证者,因此,我通常采取不正面告知、也不有意回避的方法,等他们知道后,根据其心态和反应,再来说服、归正。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早期跟师尊讲法班的老弟子。十多年来,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走到今天,点点滴滴的成长,无不凝聚着师尊的慈悲呵护和点悟。做的不好的,是因为自己不在法上,放不下根本执着,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用法衡量,倍觉惭愧。与做的好的同修比,总觉的自己差距太大,因此前几次法会没有投稿。这次大陆大法弟子交流会,将自己正法时期做三件事的情况向师尊和同修们做一个简要汇报。

二零零一年,我从劳教所回家后,如饥似渴的学习师父的讲法、特别是正法时期的讲法,对正法修炼和旧势力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知道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迫害大法的事情都是旧势力在久远年代的安排,从法中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们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讲真相救度被谎言蒙蔽的众生,从而修炼自己,圆满自己。也知道自己在修炼的路上摔了大跟头,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承认了迫害。我意识到:自己面临的问题是要扎实学好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

一、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我意识到家人是我们首先要救度的对象。我们有一个和谐稳定的家,以后的路会越走越稳。“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家人和我们一样经受了许多痛苦和磨难,我们因心中有法不觉是苦,但他们在迷中,明明白白损失名、利,遭受精神折磨,虽然也坚守着,但时时伴有委屈、不平和不理解。我回家后,本着慈悲心,从各个方面弥补:在生活上关心,精神上安慰他们,多寻找共同语言,渐渐消除彼此心中的隔阂,适时推介一些有针对性的文章和大法真相资料供家人阅读,从新树立了他们对大法的正念……

我从劳教所回家的第五天,一个同修将一包明慧网、人民报的资料当着丈夫的面塞给我,丈夫从我手中接过去又塞给她说:“你要作为朋友来家玩我欢迎,再要搞这些事我不欢迎,也耗不起!”同修摆出要与他争高低的架势说丈夫很不理智,我当时没有被他们带动。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自己大量学法,经常陪家人散步、谈心,共同回忆我得法后心性的提高,身体以及整个家庭的变化。谈到在看守所、劳教所承受痛苦过程的坚定,谈自己学习师父讲法的一些体会,让他帮我分析遭受迫害的根本原因等。同时,推荐他看一些相关交流文章。一次次深入的交流,就象春雨润物一样(丈夫当时理解修炼对于我的重要性,只认同我在家学法炼功)。

之后,我又告诉他我内心的真正隐痛:在劳教所被迫“转化”后,仿佛精神垮了,身心背上了沉重的包袱。我说,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人了,再也不会有快乐了。丈夫问我,你要怎样才会找回从前的快乐呢?我说:“我要尽快发表声明,承认自己的错误,从新追随师父,修炼到底才会找回自己、找回快乐。”他表示同意我在明慧网上发表声明。我说这还不够,劳教所会利用我的错误误导同修,我也要往劳教所发声明,挽回并清除我造成的恶劣影响。他听了思考良久,点头表示同意。我接着告诉他,我既然要从新修炼,就要看明慧网的相关信息,和同修交往,做讲真相的事,所以希望你以后不能象上次一样对待同修。他听后不再说什么了。

初期他一直有一个心放不下,认为我很精進,又不出卖同修,凡事一人承担,为何受到迫害师父不保护呢。我告诉他因为自己法理不清,承认了迫害。他并不认可。后来一次路过一个商店,我告诉他,到北京上访前,曾在这里买过一双棉鞋,怕在看守所冷。他才知道我当时就做好了被关押的准备。我说:“所以是我自己承认了迫害,师父怎么保护呢?”

二、讲真相、救世人

经过近三个月的静心学法,我就全身心投入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的正法洪流之中。

一天,我对一位正念很强、每天出去发三十份真相资料的同修说:“你不要一个人進步,要带着我一同精進!”她非常乐意并对我说:“附近很多小区我都发过了,很多有门卫的地方進不去。”我感觉她也有她的障碍。于是,第一次和她出去时,我建议到有门卫的省委办公大院。一晚,我们带上不干胶,从持枪的警卫面前旁若无人的進去。院子里戒备森严,不时有列队的武警巡逻经过。我们等他们走过去贴一张,再走过去又贴一张,就象捉迷藏一样,一点怕心都没有,就这样将十多张一尺多宽白底红字的“法轮大法好”贴在了邪党的心脏,震慑着邪恶。

二零零二年,中央电视台抛出一则所谓一名修炼法轮功的母亲掐死亲生女儿的谎言,栽赃诬陷大法。家人也相信是法轮功修炼者所为,并认为是学员没学好出了偏起到破坏大法的作用,被中共利用来攻击大法,不相信那是中共的栽赃和嫁祸。我看了既担心又着急:对所谓“自焚”真相比较了解的家人都犯了糊涂,其他世人就可想而知了,怎么办呢?第二天早上炼第二套功法时,一个想法产生了。于是,我和同修买来笔墨纸张,制作了“善良的人们,请你们擦亮眼睛,目前,中共利用各种媒体对法轮功的所有报道都是栽赃陷害,请你们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相信谎言!”的标语,于当晚在省政府附近的大街小巷张贴。就这样在不断的学法、不断的讲真相中逐渐放下自我,从而使正念越来越强。以后,我们俩一起发资料、发光盘、面对面讲、到劳教所发正念、张贴真相等等,配合的很默契。

在讲真相方面,我尽量使自己不拘泥于形式,不拘泥于对象。《九评》发表前,我已将大法真相和自焚真相几乎讲给了能够接触到的所有亲朋好友。出门时,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放过身边的有缘人。吃早餐、买菜、乘车、购物讲,经常面对一群人或一车人讲。我还向丈夫提出,凡是他有朋友聚会的场合,多给我提供讲真相的机会;有一次我不便去,就委托他讲,让他告诉朋友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法轮功又叫法轮佛法,佛家是讲慈悲的,知道人类大难将至,因此希望自己的亲朋好友幸福、平安,“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是最好的办法。还让他给朋友带资料。结果他不仅劝退了朋友与其家人,还将资料给了酒店的服务员。

我还在参与营救同修时,与同修的家人、居委会成员、警察保安、律师、法官讲真相。不断讲,不断总结,心态越来越纯,使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效果越来越好。这方面曾经写过十几篇的心得体会。《九评》发表后,我意识到正法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我反复认真看《九评》光盘,学习师父《向世间转轮》、《不是搞政治》等相关经文,又积极加入到传《九评》、促“三退”的行列之中。

在讲真相方面,我比较注重平时的积累和与对方的交流,有针对性的解答疑惑。我家装修时,我请油漆工在家吃饭,同时请他们看“九评引发退党潮”光盘,了解“三退”信息。我与他们交流,回答他们对大法的疑问。当说到“三退”时,他们却说:“唉,不管是什么党,我们穷人还是照样干苦力!”我说:“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那么残酷,‘该流不流、收房牵牛,该扎不扎、房倒屋塌。宁添一堆坟,不添一个人’,世界上还有哪个党比这残忍。”他马上说:“哎呀!我就是受害者!我多生一个孩子,能拿的东西都让他们拿走了。没东西可拿,他们把家里的玻璃窗都砸了。退!退!退!”象这样的事例还有不少。

由于面对面讲真相人数有限,所以,发真相资料也是我长期坚持的方式之一。我从法中悟到,发真相资料不是常人发广告,发过就了事。发资料的过程也是我们修炼的过程,是去执着心、提高心性的过程,是在救人。因此,必须带着一颗纯净的心来做。在这一过程中,有不少方面也是需要我们认真总结的。如在资料的包装折叠过程中,用认真的态度对待。一般情况下,我边听法边折叠,或听大法音乐或看“神韵”等。包装完后,放在师父的法像前,给师父上炷香,求师父加持弟子用神念救度众生,加持真相资料带着法的力量发出纯正的光芒,清除众生背后的邪恶,使众生一传十、十传百,得到救度。

初期发完后,第二天去观察,发现有一些被丢的现象,捡回、叠好,以便下次再发。同时向内找,心情还有一些紧张,可能有意识不到的怕心,过程中不够重视发正念。下回就注意这些方面,并在以后发完回家后持续发正念。

我发资料的方式,通常选择十多个小区,轮回着一周一次,隔断时间再换。除此之外,我回娘家婆家或走亲戚、旅游所到之处,也是采取这种方式(后来得知娘家、婆家有同修在做,我就改为面对面讲和发,查缺补漏)。这几年做的同修多了,我就专门挑没人发、有一定难度的小区,如有些只有一个出口,或有电子监控器,或有防盗门的高层小区发放,经常注意反馈发放的效果。经过不断总结,我现在在发的过程中经常是不断的呼唤着众生:所有收到真相的众生啊,你们明白的一面精神起来,你们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抓住被救度的机缘,了解大法真相,加入“三退”行列。铲除一切干扰你们了解真相的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在面对面讲真相时,得知对方没有在居住地看到真相,就到他们所在的小区发放。一开始我从楼上往下发,通过反复实践,我发现从楼下往上发效果更好。有几次发完往下走时,看到有人拿着我发的资料正犹豫,我说:“这种传单我们在香港、台湾都看到过,讲的都是中共惧怕百姓了解的事实真相,现在退出中共的人数已有几千万,很值得一读。”他们听了马上说:“我倒要好好看一看。”

《九评》发表后,我让儿子系统看了《九评》、《解体党文化》、师父的《向世间转轮》、《不是搞政治》和一些后期的讲法。他天性纯、观念少,对法的认识基础本来就好,自然就成了我的好帮手。此后两三年(在他读大学期间)他就自觉和积极主动的在同学中传《九评》,劝“三退”,推广破网软件。每到寒暑假就陪我出去发资料,一周一次。我们经常一人一百多份资料,或一二十本《九评》,在小区内一人“承包”一片发放。有时也让他去同修处取资料,当他得知同修做资料也很不容易,就几次提出要自己做。开始我以为只是说一说,没往心里去,后来有一次他爸给我买一件衣服,儿子问多少钱,在得知花了六百多以后他脱口而出:“这些钱要买一台打印机做资料该要救度多少众生啊。”我听了心里猛然一震,这是师父借他的口点化我呀,马上答应他去买打印机,由他负责做资料。后来他毕业工作了,我考虑他不可能专心和我讲真相了,就没让他做这些事,只做一些写文章、打字的辅助工作。

我第一次带他发资料是在一个“七﹒二零”晚上。我跟他说今天是“七﹒二零”,是个特别的日子,你跟我去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他很乐意。我让他拿着资料在楼下发正念,我上楼发。他说我在这里一站就是发正念,后来他嫌太慢,就与我一同上楼发。他一边上楼一边拍着手蹬着脚,将楼道的感应灯全部弄亮。我心里一惊,但马上稳住神,当有的报箱太满塞不進去时,他就大声说让我来。在回家路上,我小心翼翼的对他说,我们一般发资料时,不会有意将灯打开,不会象你这么大动静,轻轻放下就走了……谁知他说,我要做就堂堂正正的做,要么就不做,不想偷偷摸摸的,又不是做坏事。我本来觉的自己没什么怕心,但在孩子面前顿觉惭愧。

还有一次腊月二十八晚上,我准备和儿子出去发资料。丈夫回家看见堆积着准备回老家的年货还没收拾,气不打一处来:“快过年了还要去找危险。”儿子说,你想着危险就危险,想着不危险就不危险。等我们回家后,他已将家里收拾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有一年回老家过年,除夕夜八点半趁家人看电视不注意,我带上真相资料,顶着呼啸的北风,深一脚、浅一脚的踏着雪后泥泞的小路,到邻近村庄挨家挨户的发放。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沿着三个村子发了三个多小时,十一点半回到家。進门时发现家里气氛十分紧张。原来一家人发现我出去发真相后,十分着急,本地是湖区,道路坑坑洼洼,雨雪过后白天都不好走,我从未出过门,黑灯瞎火又无照明物,怕我迷路、出现危险,因此全家人坐立不安,派妹夫四处寻找。丈夫铁青着脸,正要发作,一看我头上热气腾腾冒着气穿着单衣、抱着外衣满身是泥,脚也湿透了,又不忍心发作,就坐在外面生闷气。我赶紧对他们说,对不起,让你们受惊了,其实不用担心我,有师父保护我不会有事的。一看时间正好十二点,我就调整心态发正念。

等全家人都睡下,丈夫还在外面生闷气。我也不急不躁,继续发正念。等他冷静下来進屋后,对我说:“你要救度众生,在家里想怎么救就怎么救。大过节让全家人担惊受怕,怎么对的起人?”我一听赶紧道歉,说:“我今天唯一的错是没有告诉你们我去做什么,让你们担心,很对不起。但我不告诉你们是怕你们担心,我原以为你们认为我在楼上炼功学法。但我救度众生没有错,在哪里做都是天经地义的。”看他还是难以消气,我又说;“你知道大法好,但对我们发真相资料不能完全理解,认为老百姓看了又能怎么样,又无权给你们平反,是吧?怎么看了真相就会得了救呢,很玄,是吧?还认为我这样做很有为。我现在只能请你保留你的看法,待到真相大显那一天你将会见证。我问你,我刚進屋时,你们叮嘱老父亲换胶鞋、拿手电,他老人家到十几里外的庙里上头香,他这样做有十几年了吧,我看你们都习以为常,也理解他,我现在就要求你们象这样来理解我,好吗?常人不是有句话叫每逢佳节倍思亲吗?你知道劳教所监狱还非法关押着多少同修吗?他们多么希望迫害早一天结束。想想当时我在劳教所过除夕你的感受?一想到被关押的同修,越是节假日我越是在家呆不住啊!我虽然人陪着你们过节,我这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其实救度众生我真是心急如焚啦!要按照我真实的想法,我要天天出去讲、天天出去发才心安啦!”说到这里我已经声泪俱下。就这样我们谈心到天亮。

第二天,即大年初一的晚上,妹妹妹夫找来手电和胶鞋,叮嘱我路上小心。八点多我就出发了,沿着另一个方向,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发完了三个村子。回家后我说:“十分感谢你们的支持,你们看,和昨天一样的情形,昨天用了三个多小时,你们也担心,我也吃苦。今天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你们也轻松我也轻松,是吧?以后你们就这样配合我好了。”

多年来,我始终坚持在节假日如元旦、新年、五一和邪党的七一、八一、十一及“四﹒二五”“七﹒二零”等中共的敏感日加紧发资料,无特殊情况,风雨无阻不间断。

我悟到,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么神圣的事不能偷偷摸摸,背着家人。他们是这段伟大历史的见证者,因此,我通常采取不正面告知、也不有意回避的方法,等他们知道后,根据其心态和反应,再来说服、归正。

零二年供应我光盘的同修出了问题,我决定自己做,同修认为我不合适,当时我又做协调,又在一线讲真相、发资料,家里来往人多,他们担心家人阻扰此事,我表示没关系,到时自有办法。我们买来设备及原材料。一天,我正在刻录着,家人突然提前下班,一推房门看见我正在操作,一脸的惊喜说:“你好能干啦!谁教你的?谁买的机器?”我自豪的说:“我自己买的”。他仿佛想起来,带着紧张的神情说:“家里这么多东西(真相资料),你在家里做安全吗?”我说:“没问题,别人都做了一百次了,我才做一次。自焚真相这个光盘对破除谎言、救度众生很重要,不能停顿,等有适合的人选,会有人接下来做的。”

又如,当儿子第一次做出真相小册子后,在装订时出现错误。我指出他这样不对时,他不仅不接受,反而说不要看重表面的形式,救人的是里面的内容。丈夫马上严肃的说:“明明你错了还强词夺理,要做就把一件事情做好。”他开始以为是同修做好了我来装订,后来得知是儿子自己制作时很不高兴,对我说:“儿子现在学习期间,不要让他参与太深,会出现危险。”我说:“孩子有自己的思想,是他自己主动提出要做的。你说有危险,那到同修处去拿就不存在危险吗?能自己做也许更安全一些。”

三、营救同修的反思

二零零二年以来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参与营救了二十多位同修,从中得到了心性的磨炼,境界的提高。这些同修比较精進,许多方面修的比我好。但其中多数同修的家人对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怨恨和抵触,有的甚至在初期接触中根本不听真相。我分析:有可能是因为同修修炼精進,全身心投入到讲真相中,无暇顾及与家人的沟通,久而久之,隔阂越来越深,以至于让邪恶钻了空子。但这其中是否也有我们认识上的误区:认为家人的反对是在考验我们对法的坚定,考验我们是否放得下情?如果是这样,我认为还是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的认识。正法修炼阶段,师父要求我们讲真相、救众生。今生成为家人,我想一定不是普通的缘份。正法到了最后阶段,在此提醒有这方面问题的同修,抓紧时间改善与家人的关系,消除隔阂,弥补对家人的欠缺,创造机会讲真相,使家人得救!使自己少一分遗憾!

在修炼中我也存在一些不足,如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有时与其家人讲真相十分艰难,一提到与修炼相关的事他们就勃然大怒,对于一些同修在与家人发生矛盾冲突时置大法形像于不顾的行为,经反复劝阻无效,我在潜意识里对这种同修有一种怨恨和成见;如面对面讲真相的力度和对发正念的重视我还做的不够;又如存在求安逸之心,不能坚持晨炼。由于法理不清和以上种种执着,身体一直受到一种病痛的干扰。

修炼之路还没有走完,希望通过这次法会,总结过去,找出根本执着,尽快在法中归正,多学法,学好法,在救度众生的路上越走越稳,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