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碰到魔难修自己 全盘破除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十四年的风风雨雨的修炼中,每一关每一难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曾经出现过三次比较大的迫害,但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次又一次的否定了邪恶旧势力的安排。

第一次大约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左右,在江西向塘火车上检查物品,发现我携带大法书籍和磁带,把我带到了警务室。由于旅途两天赶车,没吃也没怎么睡觉,天气有些寒冷,再加上第一次面对邪恶非法审讯,法理不是很清楚,只觉得身体越来越冷,一向胆小的我产生一种胆怯。这时,我脑海中想起师父的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我炼法轮功没有错,为什么要怕他们?那时我还不懂发正念,我只想起师父在书中讲“一正压百邪”,心中就再也没有怕的感觉,身体也开始暖和起来。

这时他们问:“你们炼法轮功是不是想圆满自焚升天?”我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佛法修炼,书中讲自杀和杀生都是有罪的,我们修炼人绝不可能去自焚,我自从修炼了法轮功,就按大法要求,重德行善,首先就是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向他们讲述大法的美好,几个小时他们就把我放了,并给我补了车票。

第二次,大约是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中旬,我和一同修去农村讲真相,当天讲了十几人,都非常认同大法,讲完真相后又遇到一个同修,此同修说有一个镇上的邪恶很猖獗,迫害也比较重,同修们的修炼状态不怎么好。为了整体提高,我们便来到该镇的夫妻同修家,此同修在镇上开了一个店,刚交流了一会儿,七、八个恶人将我们围住,我们二人被他们带到该镇的派出所。恶人吼道:“你们两个胆子真大,还敢跑到我们镇来。”那时师父已经讲了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的法,我悟到邪恶任何命令指使我都不能配合。恶人见我不报姓名,就采取恐吓、伪善等各种方式企图迷惑我。我想起师父讲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请师父加持我,心中发出强大正念捣毁恶人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

过了会儿,我突然看到正在作恶的工作人员,想起他们也是被谎言蒙蔽的可怜众生,暗暗为他们的将来而难过,心中升起无量慈悲,于是我便向他们说:“你们年龄大的,我把你们看作是我的长辈,年轻的我把你们看作是兄长。尽管你们听信了谎言如此的迫害我,我都不生气,但为了你们有个好的未来,希望你听我说句真心话。”他们说你讲。我就开始讲述自己修炼大法,真实的人生经历。他们被我的修炼经历感动。最后我又向他们讲:我很为你们难过,为你们叹息!因为迫害佛法会给你及家人带来不幸啊!

慈悲中亲切的话语,使他们忘记了自己是在审讯我,每一句的话语都感动着他们。他们由开始的凶狠变成了不想迫害我,纷纷放下了手中的警棍,几个人在悄悄叹息,其中领头的对我说:女娃啊!我真的不想迫害你啊!只怪我这个工作做坏了,哎!这都是上面逼的,我也是没有办法啊!眼中满是无奈和惆怅。其中另一个人对我说:“我再也管不了你,管不了。”

过了一会儿,上面来电话命令他们把我们转到了洗脑班,又换了几个陌生的面孔和洗脑班做恶的打手。由于他们都没听到真相,开始时非常凶狠,其中一打手冲到我面前:“你可能是没打得,还敢不报姓名,有多少人被我……”等,此时我心中升起了强大的正念,心中想起《转法轮》中师父讲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的生命与宇宙同在,你动了我也动不了这个宇宙,更动不了我的师父,你算什么?!”我的眼睛瞟也没瞟他一眼,只感觉身体的骨骼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坚硬,身体也越来越巨大。

打手冲过来,挥拳向我头部猛击一下,突然听到“哎哟”一声,打手自己反而倒退几步。恶人还不服气再次挥手向我冲来,又一声“哟”,手突然脱节了。我双眼正视恶人背后的旧势力邪恶说:“我的生命是大法给予的,要想我不炼功,除非我死,就算你打死了我,我的心照样也要炼法轮功。”邪恶又钻我不怕死的空子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是不是都不怕死啊!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妄想加大对我的迫害,我就直接对此人背后邪恶的旧势力说:“我们大法弟子都非常珍惜自己的生命,你们这样做,不是帮大法弟子,这是对大法弟子的一种迫害,你们这是在犯罪!”此人竟然说:“不是我,是他们这些人着急造成的。算了,还审问什么!带下去。”于是他们便放弃了审讯。

我被关進楼下的房间,我看着一道道的铁门、铁窗,想起了家中不懂事的小孩,心中暗暗的难过。由于特殊原因,小孩长期不在我的身边,今天刚把他接过来,为了出来讲真相,把他放在了家里。本以为讲完真相,回去晚上陪一下他,谁知我却被非法关押。小孩现在一定会在家门口,盼望着妈妈回家。要是小孩知道我被抓,对他幼小的心灵会有多大伤害?家中还有真相资料,万一被恶人抄去了,家人是新学员会不会被迫害而放弃修炼呢?心中升起了担心和顾虑……。但我又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人各有命”,想着他们都是得法的生命,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我作为修炼人,要放下对小孩、对家人的这个情的执著,归正人心。同时我也悟到这里作恶的多数都是地狱的小鬼转世,该讲的我已经讲了,不能再为他们浪费时间。在外面还有多少众生在等着我去救度!

这时,我突然看到洁白的墙上显现出了盘大的卍字符不断的时隐时现。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于是我充满正念的对身边的同修说;“我马上要回家了,你家里有什么事我去帮你办,同时你也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要正念闯出去,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同修有点疑惑说:“他们真的会放你吗?”我说:“会的,你去叫恶警来。”于是我便求师父帮忙,演化一种病业假相。用仪器一检查:结果心跳过速,马上就不行,赶快用车送走。为了加速把我送走,有一个警察对我哀求道:“快告诉我,你家里的电话号码,我开车送你回家。”我心里想,家我是要回的,但这里多留一分钟我就要用功能捣毁洗脑班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恶人受不了,着急万分,其中一洗脑班成员在我的正念之场的作用下,竟同意我的要求,跪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发誓:他坚决不再迫害我(后得知他已调离工作,再也没有迫害大法弟子了)。我这才叫家中姐姐、家人来接我。就这样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大法法理指导下,又一次否定了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当晚正念闯出洗脑班。

第三次,就是在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二日,突然半夜来二、三十人,将我家团团围住,翻过院墙,家人在迷糊中打开了大门,十几个邪恶闯進我家里,有的摄像、有的在屋里抄家……。我被突如其来的邪恶场景吓了一跳。瞬间慌乱后我立即惊醒:去掉这个怕心,坚决抵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于是我大声呼叫,想暴露邪恶,坚决不配合邪恶。邪恶一看我不从,七八个人强行将我绑架到马路上,塞進警车。家人阻止他们把我绑走,也被邪恶推上警车。其中还有一名新学员也遭了绑架,当天同修随身带来的打印机、家中的大法书和准备安的锅也被抢走,我们三个一同被邪恶带到本镇派出所。

在途中,寂静的夜空突然打起了大雷,下起了暴雨。我突然发心慌,身体出现不好状态。他们怕出人命,只好把我们三人送到本地的一家医院。他们把我丢在医院的长椅子上,医生来检查,发现心脏不正常。四周站满了恶人,警车停在门口,邪恶一直不放人。其中一人接电话,说我家搜出了打印机,叮嘱这边无论如何也不准放人。这时站在我面前的邪恶对着我说了一些对师父和法不敬的话,妄想我默认。这时我脑海中想起师父经文中的一段讲法:“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的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毁灭众生。”(《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当时我心中坚如磐石的发出一念,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坚决不背弃师父,绝不背弃大法。邪恶看我不认同不配合,就伪善的对我说:“你身体不好,只要你看着我,不要你说话,听着我把话说完,我马上送你回家。”家人想劝我应付一下,说:“你望一眼就回家。”我心里想,我坚决也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与迫害。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我心想望邪恶一眼、听几句邪恶说的话,这不也是承认了吗?我要的是全盘否定,连它出现的表现的本身,我也不承认,这时邪恶就走出去了。我依然还躺在医院的长椅上,仰面望着房顶,想起外面有邪恶,感觉自己象身处在牢笼里,就想起师父在(《洪吟》〈别哀〉)中讲:“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我马上向二位同修说:“我们齐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同时,向内找自己各种执着:欲望、色,各种人心,立即用法归正自己的一切。”

刚刚悟到这层法理,修去人心,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邪恶自败,主动叫家人过去说:“你把你爱人带回家,好好照顾。”此时已是半夜三点多钟,家人正念说:“你们把她身体迫害成这个样子,外面又在下暴雨,你不把车子送,那怎么回去?”他们摇了摇头,叹息中从口袋里掏出几十元钱叫我们自己搭车。就这样我们又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再一次否定了旧势力的迫害。

在这几次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中的体悟是,在魔难中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要明白大法的法理,并用法理作指导。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并发出强大正念解体邪恶,用法对照自己及时归正修炼中的不足。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作为修炼的人,虽然不承认旧势力邪恶的安排,但不管出现不出现魔难都要向内找,修炼自己,及时修去人心。否定旧势力的基点不是为了怕迫害而想出来,而是修炼人从内心真实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纯正心态。那么旧势力就不敢迫害,我们就能走过一切魔难。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体悟。如今我仍然在很宽松的环境下做着三件事。同修们,让我们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按师尊的正法要求,走正正法修炼的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精進实修,圆满随师还。

感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