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的前白血病患者多次被绑架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2010年10月20日,大连市绝处逢生的前白血病患者孙桂玲再次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并被劫持到所谓“法制学校”关押、强制洗脑迫害,没有通知家属。10月27日,家属赶到抚顺洗脑班,要回孙桂玲。下面是这位平凡的普通农村妇女的不平凡的遭遇。

一、做工接触化学毒素 出现白血病

在大连市有一个苏家村,早年它是属于金州区的,后来这个地方就划给大连市甘井子区大连湾镇来管辖。在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韩国鞋厂,员工有很多人。在苏家村有一个媳妇叫孙桂玲,为了增加家庭的收入,在2004年也来到这家鞋厂工作。

由于每天接触化学毒素,孙桂玲零五年得了白血病,就医大连二院,当时抽血化验,已抽不出血了,医生建议孙桂玲化疗三到五年。

她一个一贫如洗的农民工,根本无法承担这么昂贵的医疗费。为了不拖累家人,她放弃了做化疗,那时的她血小板只有一点八万(正常人十八万至三十二万),医生让家属准备后事,家人哭成一团。

二、诚念大法好,绝处逢生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老年人告诉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转机。可因受国内媒体对法轮功抹黑宣传的影响和在人中形成的观念的影响,她不敢相信,也不太相信,眼看就要走到生命尽头的她,想到五岁的孩子,丈夫和年迈的母亲。她心如刀割,在绝望中她诚心诚意地念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念到第二天,奇迹发生了,血小板上升至八万,医生都觉得奇怪。一个老教授说:“接触白血病这么多年,没有一例如此乐观,在当今世界白血病仍然是无法攻克的难关。”

孙桂玲这个因白血病使生命危在旦夕的人,在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实践中转危为安。在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后,她毅然走上了修炼大法这条路。

三、告诉世人真相,被绑架

孙桂玲从2006年到现在修大法没吃一片药,身体恢复了健康的事,周围很多人都知道,但也有一些人受国内媒体毒害至今还不敢相信,不愿相信。她满怀慈悲,把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告诉世人。

2009年11月30日中午孙桂玲来到金州区马家村,告诉老百姓真相:我的命是法轮大法救的。可是民和马家村个别人,竟然打电话到派出所,使孙桂玲遭抓捕。派出所警察背着孙桂玲从她丈夫手中勒索人民币三千元,八个小时后释放。

12月8日上午十点,又有四个警察开着警车、拿着录像机到孙桂玲家无理抄家,拍照、录像,既不出示任何证件,也不报姓名。将孙桂玲6平方米的小屋和地下室翻的底朝天。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扬长而去。给孙桂玲及家人精神上带来极大伤害。

随后,站前派出所上报了市局,市局下来人调查,一听孙桂玲的命是大法救的,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一个月后,家属去站前派出所要回押金钱,派出所归还了钱。

从此以后,孙桂玲成了当地派出所的挂名的人物。

四、在家中做家务,第二次无端被绑架

2010年5月10日上午,大连湾派出所(大房身派出所)分管苏家村的片警王文祥有点坐不住,看着真相资料抓不着人,竟然来到了孙桂玲家,把正在做家务的孙桂玲抓到了大连湾派出所。

家属迅速来到派出所要人。等到王文祥吃完中午饭,家属团团把他围住,质问他:为什么把呆在家里的孙桂玲绑架走?!王文祥说:我是党的一条狗,让咬几口,就咬几口。王自觉理亏,下午把孙桂玲放了,后来这个片警调到了别处。

这一次非法抓捕,把孙桂玲家中的大法书籍、资料洗劫一空,还有手机两部,也没有归还。

五、平地起波澜,第三次被绑架

2010年10月20日,相同的劫难又落到了孙桂玲头上,大连湾派出所副所长马坤带领三名警察到孙桂玲家将其绑架到派出所,同时孙桂玲家电脑、手机、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被抢走。下午一时左右,这伙人又窜到大连湾法轮功学员张榕家,将张榕绑架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当家属赶到质问他们为什么抓人,副所长马坤说是大连市甘井子分局下令抓人的,当家属追问在场的分局警察时,分局警察说:“找所长去,我们不管。”他们互相推卸责任。

而被关押的孙桂玲看到警察被利用着来干迫害修炼人的坏事,向警察讲述着大法真相,为了让更多人知道大法的美好,孙桂玲与张榕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

下午四时许,副所长马坤下令将他俩铐起来,孙桂玲不从,警察将孙桂玲摁倒在地上强行将双手反铐,并使劲向上提着手铐说:“不信治不了你。”随后他们将孙桂玲与张榕送到抚顺洗脑班关押迫害,但并未通知家属。

六、洗脑班-伪善面具下的迫害

张蓉由于受到惊吓,出现心脏病状态,当天被送回了家。而孙桂玲被关进洗脑班。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个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

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位于抚顺大伙房水库旁边的两座楼房里,整个房子被树林掩盖着,一般人都会认为这是旅游度假休闲的地方,甚至当地百姓也很少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用的。政府“挂着羊头卖狗肉”,表面的牌子是“辽宁省关爱学校”、“抚顺市法制学校”,实质上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这里四周用铁栅栏围着,2003年的时候,前后楼各有一条大狗,目的是看门和增加恐怖气氛。门卫也是凶神恶煞,扬言“谁要逃跑,我打断他的腿……”。2009年4月,政府花巨资(都是百姓的血汗钱),在各楼层、院外路口、门口设置了很多监视器,包括可旋转180度的大监视器,外形象个圆灯。

罗台山庄洗脑班从2003年初开班,每月一期,(除冬天12月、1-3月外),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至少迫害了1000人以上。幕后指使者是辽宁省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办公室和抚顺市政法委、610办公室。洗脑班里的头目叫吴伟,男,五十多岁,原抚顺市教养院警察,对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命。零三年罗台山庄洗脑班开班时,抚顺市政法委、“610”就把其调到洗脑班担任洗脑班头头。

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大致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利用伪善迷惑法轮功学员。他首先吹嘘罗台山庄洗脑班吃的好住的好,卫生条件好,不打人,不骂人,相互关心犹如亲人一样,有人陪吃、陪住、陪学习等等鬼话,以此来迷惑初来乍到的法轮功学员,达到稳定情绪。

第二个阶段是以邪说来扰乱法轮功学员的认识。利用各种洗脑和一帮不修炼的人不分昼夜的围攻法轮功学员,故意断章取义、歪曲大法法理。同时又弄来一帮子所谓“专家、学者”从所谓的法律、宗教、心理学、党史等方面直接或间接地影射、污蔑、诽谤大法,并强迫所有人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以达到其“转化”目的。

第三阶段是凶狠、残暴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上述方法没有达到目的后,吴伟立即撕下伪善的面纱,露出凶狠、残暴的嘴脸。方法有三:一是威胁、利诱。利用失去工作,失去亲人等手段来动摇法轮功学员对大法的正信。二是采取车轮战,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不写“三书”就不让睡觉。三是攻心战。上述的方法不行后,吴伟就亲自出马,一副阴森、恐怖、不可一世的变态嘴脸,疯狂的谩骂无情的批斗,最后歇斯底里的恐吓“不转化就判刑、继续劳教、关押”等等。

孙桂玲就被关在了这样一个地方。

七、无理绑架心虚 家人理直气壮要人

当孙桂玲被绑架到洗脑后,里面的人给她检查身体,发现她体格很健康,孙桂玲便向周围的人讲述自己的特殊经历,一直要求要回家,不上楼进房间。在办公室呆了三天后,孙桂玲被八个人拽着抬上楼。孙桂玲被绑架到洗脑班后已经六天不吃不喝了。

在楼上一个法轮功学员一个房间,还被安排两个人做包夹,这两人每月只挣四百元,叫来就来。当时洗脑班共关了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两个是抚顺地区,而大连市公安局竟绑架了八九个法轮功学员送到该处。

而家属这边一直质问大连湾派出所把人弄到哪去了,派出所谎称送去学校培训。后来证实是在抚顺洗脑班。

10月27日,孙桂玲家属赶到抚顺洗脑班,在楼下喊孙桂玲,看到她瘦了。找到吴伟,人们叫他吴处长。家属质问吴伟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是在同派出所一同犯罪,你们代表不了国家,这样国家都被你们搞乱了。社会上为什么出现杀警察的事情,就是你们不得人心。吴伟打官腔叫家属先回去,要先与办案单位联系。家属说:你写个条子,孙桂玲在这,签上字,我们好找别的说理的地方。吴伟说和上级联系一下,家属留了一个手机号,五分钟后,吴伟来电话说放人。

家属接到孙桂玲,看到她瘦的厉害,但精神很好。

冲破这重重的阻力,孙桂玲的生活又恢复到了以前,但能维持多久,在这样一个政党领导下的国家,有多少人会为了一己私利继续干着出卖良心的事情,这就不得而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