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教师刘霞曝光马三家劳教所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在海内外被不断曝光,常常有马三家受害人的惨烈遭遇申诉和该院恶警的惊世骇俗暴行公之于众。这里豢养的不知死活的打手们得意忘形之际,频频表演“语不惊人死不休”。他们积累着自己的罪恶,也给中共这艘千疮百孔的漏船不断增加沉没的加速度。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大连市中山区教师进修学校科研部的高级教师刘霞在辽宁马三家教养院被关押了两年并加期五十天后,终于回家了。然而,恢复自由之身的刘霞笔下的马三家恶警的真实形象,令人震惊。以下是刘霞本人的申诉材料的摘录。

三大队恶警:“撕头发”、“抻大筋”、“上大挂”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我找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三大队大队长张军谈话,要求上诉,被教导员张卓慧打耳光、撕头发,张卓慧撕我头发竟把我头上撕下一块五角硬币大小的肉皮。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日至四日,张军、张卓慧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拳打脚踢,二人把我压在地上用铐子把我两手反铐在背后,头上嘴上缠满了有毒的工业胶条,腿也给缠上,又打电话叫来男警,之后把我铐在小库房里三天两夜,和狱警大队长张环三人一起给我上“抻大筋”酷刑。也就是有两个成90度角的专用大铁架子,把我每只手各戴一副手铐,分别铐在两边铁架子的边框上,“抻大筋”时,把两边的铐子分别往外拉,拉到极限时用绳子系紧,勒得铐子都能铐进肉里,胳膊成一字型。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大队长张军、张环、黄海燕对我施以“上大挂”的酷刑。“上大挂”的刑具是一个方钢框架双人铁床。不知道内情的人根本看不出来一个正常的铁床竟是上酷刑刑具。“上大挂”时张军把我拉到铁床宽边的外边,双腿绑紧并绑在下床的床腿上,狠劲按下我的上身、腰、头,张环、黄海燕把我的两手分别用两副手铐分铐在上床的两个长边上,然后张、黄拿两条黄绿被布撕成宽约25公分的长布条从手铐的空隙中穿过去,手腕处给垫上厚布(他们知道此酷刑的厉害,怕留下他们的罪恶)然后她们用自己最狠最大的力量把布条拉紧,系在上床的立棱上,累的她们气喘吁吁头上冒汗。很快我的手成全黑色没有知觉了,她们怕我的手坏死了,就给我松一下再拉紧,手又失去知觉,她们拿我没知觉的手在她们写好的“文件”上按上手印。

一大队恶警恶行:暴打刘霞致其昏迷五天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上午,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王艳萍、尤然二人把我叫到楼上办公室施暴,我当时体重只有八十多斤,二人对弱不禁风的我一顿拳打脚踢,打太阳穴和耳朵,撕头发,拧脸,尤然还脱下高跟皮鞋猛打,下手异常凶狠,致使我昏迷了五天,脸上、身上到处被打得黑紫、红肿、黑紫之处十几天后才逐渐消褪下去,殴打致使我头部严重伤害,至今仍时感头昏、反应迟钝、视力下降。之后她们滥用职权实施报复,非法给我加期五十天。

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王艳萍动手打我,我提醒她打人违法,王艳萍竟说:“我打你了你能怎么样?”对我连打带踢,在车间打完还不解恨,强壮的王艳萍又把我骗到小库房去谈话继续打,强制让我对着空屋子喊报告,并从后面拽着头发踢我腿,往地上摔,从这边摔到那边,把我摔在塑料桶上,“哗”一声,塑料桶被压的粉碎,我又被摔到铁床方楞上,我左臀部留下一条长十厘米、宽1.5厘米的黑紫伤痕二十天才下去。用皮鞋踢我的腿,撕头发,打耳朵,猛踢我肩膀和胸口。翟干事把我双手紧紧铐住,再度又打又踢。我被打的昏迷了几天,胳膊抬不起来干不了活。王艳萍还狠踩踢我的膝盖,留在我裤子上的鞋印清清楚楚,三天还能看清楚(有证人)。摔我膝盖处裤子磨损的痕印永远的留下了。膝盖处的黑紫痕二十多天才下去,至今还痛。

恶警王艳平靠打人当上大队长

当我指出一大队大队长王艳平的行为违法时,她不但不听,还叫嚣:“你知道我是怎么当上大队长的吗?是靠打人当上的”。

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王艳萍、尤然、陈秋梅三个警察电我脖子、手、脚心等处一百多次。王艳萍连说两遍:“共产党给了一大箱子新电棍,专打不服从管理的。”“看见没?共产党给配备的”。尤然也拿出一个带胶皮的警棍说:“看见没?用这棍子打人不留痕迹。”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西安法轮功学员孙毅的家人来到一所三大队,依法探视被关押于此的孙毅,遭到警号为2108597的苏巨峰及警号为2108126、2108111的警察无理拒绝。孙毅家人手里拿着《劳动教养试行办法》指着关于会见的条款告诉监管人员:“不让会见是违反法律规定的,作为一个警察应严格依法办事!”警号为2108194的恶警竟说:“如果按法律办事,这儿不就成了菜市场了?”

马三家劳教所警察们完全撕去了虚伪假面,唯有无所顾忌的蛮横和为所欲为的疯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