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证实法需要 我就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回顾理顺自己的修炼之路,我曾满身业力的迷失在尘世中不能自拔,是慈悲的恩师把我拯救出来,把我不断的洗净、洗净,使我幸运的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跟随着恩师在大法修炼中走过了十一个年头,修炼中曾有过欣慰,也遇到过波折或坎坷,都是在恩师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

一、在平凡的工作环境中证实法

我九九年喜得大法,个人修炼经历的很少,刚入门没过几个月,正赶上“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通过电视、媒体的造谣宣传,污蔑大法,毒害众生。在大法修炼中,我作为亲身受益者,就应该站出来向世人证实大法的美好,我便利用自身的方便条件证实大法,在经营的店铺里向来往的顾客讲真相,证实大法是公正的,师父是清白的。

在没有真相资料的情况下,于二零零一年,我与身边的甲同修進行了法理上的交流,达成共识后买了一台油印机。由于不懂油印技术,全靠实践中用心琢磨着干,印出来的资料不够清晰,影响救众生,当时心里很着急。于是我就跟甲同修切磋是否买一台先進的设备。经过交流,我俩在心性上得到了升华,深刻的认识到,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很有说服力,能揭露邪恶给世人撒下的弥天大谎,也是众生得救的希望。眼下大法蒙难,我们不能尽想在大法中得到好处,而不为大法付出,否则还配得上修炼人的称号吗?

甲同修在经济上比较优越,于是主动拿出一部份资金。我们一起進城买回一台進口的手提复印机。复印粉都是花高价买来的,到附近采购一些纸张。经过一番辛勤的努力,我们的家庭复印点成立了。

甲同修拿来了明慧网上下载的劝善信和揭露邪恶的真相资料,我便开始复印。我们俩分工有序,晚间凑到一起把复印好的真相资料相互搭配一下,装在封面带喜字的红色包装袋里。我们时常选夜深人静的时候去撒放资料。冬天的天气非常寒冷,变化无常,有时我跟同修带上几百份真相资料去乡村散发,同时正念加持每一份资料都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让有缘人看到资料后都能明辨是非,从谎言中解脱出来。

那时候邪恶非常猖狂,世人都被控制着,一部份人能清醒过来,大部份人还是受邪党谎言毒害太深,尽管如此,我们的付出还是有收获的,不图众生回报,只盼众生得救。

二、用心制作真相横幅,也能灭邪恶

一次,同修甲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一篇外地同修的切磋文章,读后很受启发,当时就把制作横幅的详细过程告诉了我。听后很受鼓舞,于是我俩立即去批发市场采购材料,开始制作真相横幅。

在纯净的心态下,我俩用毛笔恭恭敬敬的在红纸上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公正。金黄色的大字显得格外庄严,字字能震慑邪恶。我们希望更多的众生得救。

我俩提前选好地理环境,夜深人静时手提横幅、带着浆糊和毛刷出发了,把亲手制作的横幅粘贴到集市的电线杆上、市场楼房的石灰墙上、派出所大门两侧的大石柱上。我们争取把写好的横幅送到偏远的山区,让那里的众生也能得救。

冬月二十七是母亲的生日,我们姐妹四人一起回家,给老人祝寿,全家人高兴的团聚在一起洪扬大法的美好。在场的家人没有一个反对的,都支持我们好好修炼。在一旁的大哥指着二姐说:我不看别人炼的怎么样,就看二妹子以前全身是病,如今炼法轮功炼好了,什么活都能干,这个大法就是好。两个嫂子也逐渐走到大法中修炼,但是就是不主张我们去讲真相、发资料,怕我们遭到邪党的迫害。于是我们做证实大法的事就不让家人知道,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家人早已進入了梦乡,半夜时,我跟同修姐一起去山村粘贴横幅去了。一路走着一路粘贴,经过五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手中的横幅全部粘完。很顺利的找到了回家的路,刚進家赶上嫂子正在做早饭啊。我知道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制约一切,谁也没问干什么去了。

三、在狱中证实法

(1)解体恶人的迫害

中共邪党从迫害开始就践踏法律,侵犯人权,迫害着一群手无寸铁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在这场严酷的迫害中,邪党把我关進了监狱,剥夺了我正常的生活和做人的基本权利。邪党无论使用什么花招和欺骗手段,让我放弃修炼,引诱我说出资料的来源和本地同修的一些实际情况,我识破邪党的险恶用心,就是不认可迫害,不断的给邪党人员讲真相。

最后邪党什么也没得到,说我思想顽固。其实我心里明白:我是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法,监狱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跟狱中的同修一起抗议邪党对我们的非法关押,开始绝食抵制,不再给监狱干手工活,不断的给普犯讲真相,开辟修炼环境。每天在铁门下炼功打坐,看守人员看不见,跟会背法的同修一起学《洪吟》《精進要旨》里面的部份经文,《论语》每天必背。连普犯都会背师父经文,有时也轮流跟着炼功,从不向邪恶狱警汇报。大法弟子的善良使狱中的众生看到了大法的美好,都说大法弟子是世上最好的人。

(2)大法显神威,正念踩魔窟

在监狱里,我亲身经历了四个多月的精神折磨,邪党最后给我秘密判了刑,送去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在去往的途中,我不停的背法或发正念,我是师父的弟子,一切由师父安排,即使在修炼中有执著也不允许迫害,我会在大法中从新归正,从新修好;今天邪恶怎么把我拉去,就怎么把我拉回来,让我身边的万事万物包括空气、微粒都同化大法,方向盘是师父把握的,谁也说了不算。

在正与邪的较量中,解体了邪恶,开车的司机总是走错路。好不容易的开到了马三家教养院,在医院的体检室里,我不停的发正念,让这里的所有仪器和医务人员都同化大法,不替邪恶做坏事,给自己及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在各项体检时,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被拒收。就这样,我又堂堂正正的回家助师正法。

四、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自从我遭到邪党的迫害后,回到家中,邪党人员时常進门骚扰我的家庭。二零零二年的一天,不法官员,为了执行邪党上级命令,在我家店铺附近安排恶人秘密监视我,还监控手机、电话,而且还有警车跟踪、坏人盯梢,监视我家中几位亲人的行踪。

一次邪党不法官员,以让我去某某医院检查病情为由,企图再次绑架我。那天在亲人们的大力保护和师尊的呵护中,我摆脱了追捕。居住在异乡一位亲戚家,才有了安身之处。我时刻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给那里的众生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记得我给一位老人讲真相,让她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得了福报 。有一次,她去山上捡烧火木材,背着木材捆不小心的从山上掉了下来,当时就喊“大法师父救救我!”结果什么伤也没有,扑了扑身上的积雪,拔腿就往家走了。事后跟我讲起这件事,告诉我那天是大法师父救了她,当时我为这位老人能明白真相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记得有一次夜晚,我被一位村民叫去扒大茧。当时心想,一定是师父安排我去给这些有缘人讲真相的。等我一進屋,有位村民热情的让我坐下,爽快的跟我唠起嗑来。唠着唠着,突然一位大婶说话了:人要能够做到“忍”就好了,一般人是做不到的。话音刚落,我便進入了主题,用祥和的语气、纯净的心态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美好,用我的亲身经历来证实大法的伟大。我坦诚的告诉他们就因为我做个好人,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遭邪党关進监狱,并且把我迫害成糖尿病四个加号,怕死在监狱里,才放回家中。通过学法、炼功,我的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家人都感到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当地不法官员为了升官发财,昧着良心企图再次绑架我的阴谋没有得逞。如今,我被逼迫的有家不能回,有店无法经营,家庭如此遭到不幸。邪党就是害怕好人多,非要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听真相的人都在听我讲,讲着、讲着,我觉的自己无比高大,我的空间场布满了纯善和慈悲,在场听真相的人都说那些迫害我的坏人一定会遭报应的,多好的人啊!(指我)还遭迫害,嘴里不停的骂邪党太坏了……非常同情我的遭遇。

那个爽快的村民听真相后当场表态:闺女啊!你哪也别去了,就在这住下吧,我们家不告发你,谁也动不了你,我是这个村儿的村长,我儿子是镇里的警察,别的警察做坏人,可我家的儿子不是那种坏人。一席话说的在场的人都感动的点头微笑,我为这些得救的生命感到由衷的欣慰。

五、踏入资料点,助师正法救众生

二零零三年,我结识了一位外地同修,彼此在一起相互交流,了解到个别地区的资料点遭到了邪恶的破坏,给救度众生带来了损失,目前众生深受谎言毒害,那么大法弟子就得担负起救度众生的责任和使命,因此,推荐我到资料点做真相资料。当时的我没有一点思想顾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只要大法需要,就应该为大法付出,就这样,我全身心的投入资料点做资料工作。在外地,我跟魔难中的同修相互配合了三年助师正法,生活上更是勤俭朴素。在居无定所的日子里,有时遇到邪恶干扰,就时常搬家,继续作大法工作。在那种艰苦险恶的环境下,我们都以法为师,坚定正念,严格要求自己,互相督促,做大法工作一定要理智、智慧的去做,不给资料点带来损失,修好自己。每天做出来的真相资料 、小册子、不干胶、大法书籍及各种真相光盘、护身符卡片,都是从明慧网上下载的第一手资料。在同修的共同配合下传遍四面八方,救度着有缘人。

《九评共产党》问世后,我们资料点的同修开始大量的制作《九评》,运输到偏远山区及周边地区,外面的同修大量的散发。我们是一个整体,大家相互配合,充份发挥着大法弟子的作用,在资金方面严格把关,由协调的同修负责,买纸张、买设备,人员搭配上更是分工有序,以遍地开花的形式建立了大大小小的资料点。从外地请来技术同修進资料点传授技术,在同修耐心的指导下,我学会了上网下载、排版、编辑、投稿、发邮件、激光及彩色喷墨打印、安装驱动程序、系统备份、系统恢复等。这一切都是大法赋予我的,我所掌握的一切技术每天都在为正法所用,配合同修共同完成师尊交给的“三件事”。

三年来,跟魔难中的同修,经历了风风雨雨,回想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日子里,有时发生矛盾和间隔,有时相互碰撞,有时矛盾来时刺激的剜心透骨。通过学法向内找,一个个矛盾和间隔化解了,都被大法同化了,心性得到了提高,境界得到了升华,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觉悟的本性自然知道怎么去做。在大法的指引下,使我越来越能在理性上认识法,修好自己配合整体。

六、跟家乡同修达成共识,踏入家庭资料点

走师尊提倡的资料点遍地开花之路,二零零六年我回到了家乡,回到家庭继续做证实法的工作。在同修的配合下,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以前这里的资料都是从外地弄来的,如今我们这里也能开花了,给外地同修减轻了工作上的压力,给本地同修提供了优越的环境,能及时的看到从网上发表的师尊讲法、《明慧周刊》、《明慧周报》及真相资料、小册子等,使家乡大部份同修逐渐的走出来,发资料,讲真相,给世人做三退(退党、团、队)都能跟上正法進程。
在同修不断的讲真相中,引导了一部份有缘人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我们就用心的制作大法书籍《转法轮》让有缘人能及时的看到师尊的讲法。每到新年来临之际,我们的工作量逐渐加大,给众生制作pvc护身符真相卡片,和胸前佩戴的吉祥大法护身符,丰富多彩的真相日历,不同种类的真相资料,明慧画报,真相光盘及神韵晚会光碟,在同修串亲访友时带上作为新年的礼品一一赠送。大多数众生都能接受,并且还谢谢同修。我们的家庭资料点就这样的在丙同修家平稳的运转了四年,在整体同修的共同努力配合下平稳的走了过来。

七、再去执著

(1)放下自我,救度众生

由于前段时间和某些同修的矛盾激化,再加上自身被另外空间的压力,加大了邪恶给同修与我造成的间隔。通过不断的学法,向内找,在我修炼的路上,发生的一切都与我有关,否则就不会发生,无条件的找自己,在矛盾中实实在在的修自己那颗心,使自身存在的那些不平衡的心、抱怨心和指责放的淡之又淡,最后完全放的下。可是过段时间,脑子里又轻微的掠过那些念头,那就用正念来灭掉它。

在师尊的慈悲浩荡下,不辜负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号,我将堂堂正正的投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和同修A达成共识形成整体,每天面对面的讲真相、给世人做三退,并求师尊把有缘人安排到我们身边。每天上午学法,下午讲真相,跟同修配合的很默契,一开始由A同修讲,我站在一旁发正念,大多数都能接受三退,随后我就赠送大法真相护身符、光盘。一段时间通过不断的讲真相,积累了一些经验,使我在讲真相上有了一个新的突破,大法给我开智开慧,使我越讲越爱讲,越讲越会讲,真相一步讲到位。就这样我和同修每天在讲真相中锤炼着,慈悲的善待众生。记得一次去文具店,正赶上中午学生买日用品,我俩就抓住这个大好机会,就一对一的讲真相,这些可爱的孩子明真相后,都抢着拿光盘和护身符,最后叮嘱:孩子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爽快的答应了,我真为这些孩子高兴。

一次,路遇河边,有两位中年妇女洗衣服,我们就主动的去讲真相、劝三退。她们明真相后,高兴的退出了邪党组织,还谢谢我们,主动的拿走了光盘和资料。在我们的带动下,又有两名同修加入了我们的讲真相中,我们四名同修形成整体,有发正念的、递资料的、充份发挥自己的特长,让有缘人不错过机缘。

我们又继续行驶,路遇道边一帮人垛稻草,就主动的上前打招呼。这天风大寒冷,我们都穿上了羽绒服,为了救人不能嫌脏,就主动的帮助世人拿稻草,真诚的称呼着大姐姐大妹妹你们好,我便坦诚的告诉他们三退保平安的事,现在天灾人祸那么多,是上天在警示人,要想远离灾难,那么就要退出当年加入的党、团、队组织,只要从内心退,就能得到上天的保佑,同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灾人祸来时命能保,用小名、化名退出都一样,老天不重形式,只看人心,不花一分钱,买个生命大保险,何乐而不为呢?老百姓图个啥,不就图个保平安嘛?同意的,点点头就可以。在整体同修的正念加持下,那天能量场特别强,同修们的辛勤付出,感动着每一个听真相的人,最后都同意退出了邪党组织,给自己选择美好未来。并且把我们赠给的光盘、资料、护身符放在衣兜里,不停的谢谢我们。

(2)面包车讲真相

今年三月份,我跟B同修去冷冻库干了三天活,每天都是车接车送,这天我和同修坐上了面包车,车上大约有五十多人,心想,一定要救他们,便求师父加持,解体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共产邪灵,排除一切外来干扰。我便开始讲真相,对着一位中年男士称呼一声大哥,自言自语的说,现在天灾人祸那么多,就是因为人的道德太败坏了。男士说:是的,现在好人少啊,我又接着说:就咱老百姓受苦啊!当官的哪有不贪污的,大官的大贪、小官的小贪,最后无官不贪,据说江××的儿子在国内贪的更多,把钱都送国外储存,送子女出国深造,受苦受累的就咱老百姓啊!

旁边的几位男士讲话了,说些对邪党不满的话。我便潜移默化的方式進入了主题,开始讲真相,如今学法轮功的人都是世上最好的人,就是说了一句真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就被关進监狱,有的被判了重刑,有的被活摘器官高价卖给外国人,真是伤天害理,图财害命,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些坏人都会得到上天的惩罚,当年文化大革命迫害死的那些好人不也平反了吗?执行上级命令的官员不也拉出来枪毙了,如今电视媒体为邪党歌功颂德全是假话,这些人都自称自己是党的一条狗,站在党的大门口,要叫咬谁就咬谁,要咬几口就几口。当时我越讲声音越大,车上的人都能听见,我边讲,便从包里拿出真相资料和护身符递给车里这些有缘人。你也要,他也要,不一会儿,包里的资料全发完,车也停下来了,该進去干活了。这时,一位老大姐朝我这边走来,对着我说:“从明天开始,车里的人谁都不许说话,就听你讲法轮大法,你讲的真好,你再给我讲一遍好嘛。”于是我就详细的讲了一遍,她听后高兴的离去。我便开始干活了,有的说我这个人真好。我为这些明真相的众生心里高兴啊。

八、配合整体把自己溶于法中,精心制作大法书籍

今年三月份的一天,一同修来见我,让我制作大法书籍。我当时心想,只要大法需要,干什么都行。就这样,我便开始精心制作《转法轮》书,做完后由同修传递出去,让有缘人能及时看书学法。做了一段时间,同修遇到一些干扰,肩负着好多证实法项目,压力很大。我为了减轻他的负担,准备自己打印。过几天,同修来了,说以后再说吧,我马上有种压抑感,瞬间意识到实质触及的是妒嫉心。可不能保留它,灭掉,实修自己那颗心,在正法中拧成一股绳,同修间应多一份宽容,少一份指责,才能成就师尊所要的。

在正法最后有限的时间里,一定修好自己,走好走正师尊安排的修炼之路,兑现史前大愿。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