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辅导员过程中认清自己的根本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想跟各位分享一下在当地做辅导员过程中的一点体会,以及如何使我看清了自己的根本执着。

去掉在常人生活中的求安逸心

我在二零零六年于澳大利亚得法。二零零八年初我回到了意大利,我当时认为自己在意大利能够比在澳大利亚发挥更大的作用。我觉的自己作出了正确的选择,我离开了对我来说很好的修炼环境和自己喜欢的常人生活环境,回到了自己认为在几年前我曾经离开的艰苦环境。按照我当时的理解,我认为自己做对了,我把正法的需要放在了第一位,我看到事情進展的非常自然。

二零零九年初,我们国家的协调人希望我担当我们地区的辅导员,那里还有其他的修炼人正在走自己的修炼之路。我想这是一个荣誉,也是一个提高自己的修炼机会。没过多久我明白了我要留在现在居住的城市,开创一个稳定的环境,并与当地同修一起做好三件事。

尽管我没有实际协调的经验,但我对于自己即将面对的角色没有害怕。在澳大利亚期间我只是做被分配的工作,没有什么责任。后来我对在意大利过周而复始的日常生活有些担心;我的理性告诉我必须要有一个稳定的修炼环境,做好三件事,但是我的常人观念还是很重。我喜欢旅游,了解新鲜事物。那时我感到把这些东西放下挺难的。

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说:“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因为现实利益当中很难把它放下,这个利益就在这儿,你说这个心怎么放的下?他认为难,实际也就难在这里。”

我有哪些放不下的常人心呢?我为什么觉的这么难呢?现在我明白了,我回到意大利的动机并不是百分之百的纯净。我当时有为的想找一个比较复杂的修炼环境,可以尽快提高,树立更大的威德。往更深处寻找,我看到了自己有在常人中追求幸福生活的人心。这是我的自私,自以为知道什么对我是最好的。我明白了相信师父意味着接受师父的安排并按照这样的方式行动,我想做的事情不一定就是我作为大法弟子在正法期间应该做的。

一旦看清了我的人心,我能够更加堂堂正正的同我周围的常人交往,向他们讲清真相。他们都知道我放弃了自己的周游计划,有些人不太理解。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时间来讲大法的真相。当大家谈到这两个话题时,我回答:“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已经有十年之久了。他们跟我一样是修炼的人,是只想做好人的人,他们只想有一个能够炼功的环境。我觉的我在道义上有责任揭露这件事,并让民众知道它。这是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如果我现在不采取行动,更待何时呢?我觉的我应该尽我所能,这是我以前从未感受到的一种责任。”

用理性来指导行动

我的常人工作是餐馆的服务生,从今年的年初起我被分配担任负责人工作,我要管理收银台、物流和培训新的员工。我知道这一切都跟我做的辅导员工作联系在一起:我必须要能够专业的安排好这些工作,同时还要用真善忍来指导我的行动。

在餐馆工作,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要能够独立完成工作,但也需要大家积极配合。负责人监督工作,并在必要时适当作些安排,根据我们的能力给我们一些责任。与讲真相的大法项目非常相似,我们每个人都要自己主动的向有缘人讲真相,在需要大家配合的地方,就要我们一起配合好成功的完成。

一位新的员工是第一次工作,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我不得不对她花了大量的时间,以便她能够独立工作。我经常对她失去耐心,因为她不记得要做的事情而且比较疏忽。我经常告诉自己要忍、要对她善、不要太苛求于她、不要求达到完美,但是事情并没有改观。几周前我明白了,我的做法不理性。在我工作的环境,要求我们要礼貌,微笑并且和蔼,但是我过份看重这些了,我走了极端,因此那位新的员工并没有认真对待我。我明白了在严肃的事情上面我也要用严肃的态度来处理,要严格但是没有恶意,不能给人留下一切都是游戏的感觉。

在与其他同修的关系上,我们也应该礼貌,友善,但是这一切必须是在法上。如果我们关系和睦并不是因为在常人的某些方面我们彼此认同,而是因为我们有正念,从学法当中产生的正念,并且我们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救度众生的使命。因此我明白了,作为辅导员我要做到谦虚,并且要有乐意接受批评的心态,扩大自己的心胸气度,不受其他同修所犯错误的消极影响,用积极乐观的态度完成我们的项目。

在今年神韵推广期间,我没有能够完成分配给我而且我也接受了的工作,因为我以为我有时间完成。这样其他同修就不得不承担了多出来的工作。这个事情使我思考了自己的修炼过程:我以为我什么事情都能做好,可是我没有能够理性的来评估这个问题,在某些方面我甚至指望了常人。在神韵卖票时,我负责联系一些公司,推荐他们买团体票给他们的员工。我想一旦打过电话后就完事大吉了,接到我电话的人就会自己做下一步的事情了。

这个不正的念头因懒惰而产生,是基于一种轻率的想法,认为在正法期间有常人会发挥正面的作用。一位同修在一次探讨推广事情的会议上使我认识到了这一点。因为我没能够悟到这一点,即使在神韵结束后,还有其它的类似的情况发生。现在我非常清楚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不能有“要常人帮忙”的想法,我们要知道是我们在给他们提供在大法面前正确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这样他们才有机会進入未来。当我发正念时,我清除那些阻碍众生在这里为大法发挥正面作用的干扰因素,希望他们能够抓住这万古机缘。

不放过任何机会,提高心性

最近阶段我经历了一段比较紧张的时期:我的工作要求我增加工作时间,我们同时在筹备真善忍画展,这是我们当地的第一个团体重大项目。我开始排斥我面临的各种矛盾,我没有把它们看成是修炼的好机会,而是看成对我的干扰,使我放慢脚步,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我的第一念不是无条件的找自己,而是想逃避,我的借口是我没有时间,我很累等等,很显然旧势力也利用这个来干扰。我经常学法,但是注意力不够集中,脑子经常溜号想着要做的事情。我感到很不对劲,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做事情。我内心开始抱怨我的上司和同事,因为我的工作量比较大。我觉的没有时间做画展的筹备工作,我甚至对那些能够参与项目的同修有些妒嫉。

师父说在经文《再去执著》中说:“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个小小的人的,工作谁做都是洪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谁也包揽不了大法,去掉那颗不平衡的心理吧!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

我知道我的念头不正,是什么执着造成的呢?因为不能好好学法,我感到不安,我的理性知道,这是修炼人正行的基础。非常艰难的,一点一点的,我开始改变观念,从新审视那些矛盾和那些困扰我的事情,把它们当作好事来对待:这一切都让我深深感到所有的一切都是与我的个人修炼联系在一起的。

我知道了,我没有足够的信任参与筹备工作的其他同修:我感到我们大家的行动和想法都集中在如何取得画展的成功,给众生提供得救的机会,但是我无法相信其他同修的能力,我担心他们不能正确的做好要做的事情。向内心深处寻找,我看到我应该把想控制和监督一切事情的想法去掉。一旦放下了这个自私的念头,我清楚的看到了法的伟大,我们按照法的要求来做,师父会提供我们需要的一切。通过这个事情,我知道我应该看其他同修好的一面,他们是宝贵的,让每个人都有机会走自己的路。

作为结束,我想与同修分享,师父多次告诉我们旧宇宙的特点是自私。如果我们要真正同化正法的要求,我们就要修去自己思维的一思一念中的自私,那些都是旧势力可以钻空子的地方,干扰我们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零年欧洲法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