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次被中共警察折磨 宋桂芬再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桦甸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国保大队以大队长于晓强为首的十多名邪党警察,绑架了周玉兰、刘淑英、还有一曹姓的法轮功学员后,又闯到宋桂芬家,宋桂芬没在家,恶警将她不修炼的丈夫绑架并非法关押一宿。三天后,桦甸市新华派出所片警魏某伙同国保大队长于晓强和十多个恶警闯到宋桂芬亲属家将宋桂芬强行绑架,并殴打她。经医院检查,宋桂芬血压高200,子宫有瘤。现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这是宋桂芬第四次遭桦甸市恶警绑架。宋桂芬曾经被中共恶警两手伸直大字铐在墙上毒打、电击、用塑料袋套头窒息等折磨,中共恶警还取笑说:“看这姿势象耶稣,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宋桂芬,五十岁,于一九九六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 ”,身心受益,身体健康,精神愉悦,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然而中共邪党的实质是不叫人做好人的,不叫人有健康身体的,它“假、恶、斗”的邪恶本性容不下修“真、善、忍”的人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灭绝人性的、对好人的迫害。在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里,宋桂芬被桦甸市“六一零”列为重点人物,长期遭受邪党人员的种种骚扰、跟踪与迫害。 “六一零”每次预谋绑架法轮功学员都有宋桂芬,使宋桂芬与家人无法正常生活、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宋桂芬因为依法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被关进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大年正月初七宋桂芬在路上被恶警拦住,带到派出所。后又被送到公安局刑警队。恶警白士杰等人,将宋桂芬两手伸直变成大字铐在墙上,逼问干什么去了?并开始打宋桂芬的脸,左右开弓打了无数下,又拽宋桂芬的头发往墙上撞,撞得宋桂芬头昏脑胀,他们边揪头发边说:“今天就对你实行实行专政。七天的时间整你,看你挺多久。”说完后一恶警到床上休息一会儿后,突然站起来朝宋桂芬小腹猛地踹了一脚,当时宋桂芬感觉肠子象断了一般,咬牙挺着说:“你这样做对你们没有好处,警察不应该打人,打人是违法的。”有一个瘦脸的警察说:“就打你。”接着打宋桂芬几个耳光之后,他们就去吃饭了。这时宋桂芬铐在墙上的手疼痛难忍,小腹部位的肠子非常痛,而且头昏脑胀。

晚上大约八、九点钟的时候,恶警又开始折磨宋桂芬。方脸的警察告诉白士杰:“给她铐直!”铐完后,白士杰等人取笑说:“看这姿势像耶稣,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瘦警察又用方便袋把宋桂芬的头扣住,系紧后使宋桂芬透不过气来。还说:“让你尝尝这滋味。”直到方便袋中的空气被吸完了,方便袋贴在脸上,眼看就要窒息了,才拽开方便袋。然后又捂住宋桂芬的嘴和鼻子说:“哎呀,她还挺抗劲的呢。”时间持续大约一分钟,他们看宋桂芬头有点耷拉了,就松开了手摘掉了方便袋。

宋桂芬被捂得满头是汗,接着他们竟用冷水往宋桂芬脖子上浇,边浇边说:“让她精神精神。”又一边说:“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把她解开。”说着两个人就上来把宋桂芬的胳膊扭住,同时还踹宋桂芬的腿,使宋桂芬跪倒在地上,两个胳膊反背着铐着,中间又塞上瓶子等东西,塞得不能再塞了,头上扣上方便袋,然后用一根大约八公分左右宽、一米多长的木棒放在宋桂芬的腿肚子上,再上去两个人踩,他们边踩、边说:“哎呀,还不吭声,真是炼法轮功的,换地方,压!捂上嘴。”这样边压边捂,眼看宋桂芬要窒息了才缓一口气,反复这样做。宋桂芬被迫害的尿了裤子,他们也照样做。

就这样折磨了一个多小时,他们也累了,就把宋桂芬按在地上用木方压在腿肚子上,他们把椅子拽到宋桂芬跟前,坐在宋桂芬对面,瘦警察又把方便袋套在宋桂芬头上,觉得不够狠,就说:不用水不起作用,就把方便袋沾上水,又套在宋桂芬头上,边捂边说:“这要是老犯早就不行了,这真是炼法轮功的。”接着又沾水对换方便袋,继续做,还往方便袋里吹烟,一呼吸就捂嘴,使宋桂芬多次达到昏迷状态。瘦警察奸笑着说:“我××整死你,”白士杰还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没有病,我给你制造点病。象你这样的法轮功我打得多了。”说完哈哈大笑,床上的警察说:“找电棍‘出溜儿’她。”结果是电棍坏了。又说:“拿老虎凳,七天时间还治不了她!”

天快亮时宋桂芬要上厕所,回来后又把宋桂芬挂在墙上,刚挂上一只手,瘦警察冷不防从宋桂芬背后用胶皮棍“呼”地一下子打了下来,还气急败坏地骂:“整死她!把别人写的资料念给她听!”然后又把宋桂芬另一只手挂上,用他的脚使劲踩宋桂芬的脚,还用脚踢宋桂芬的左腿,此时宋桂芬的腿肚子被木方压得难以站立,腿肚子胀得邦邦硬。他们累得换班睡觉,他们说:“你看咱们换班睡觉,累得还受不了,她不吃不喝,还那么精神,别吃苦了,四十多岁的人了”。承认发真相资料和去舒兰县两件事就行,我给你写,你签字。”宋桂芬说:我没有做犯法的事,你让我承认什么?”

他们又开始不断的用方便袋套宋桂芬的头、用凉水浇,看宋桂芬不行时摘下方便袋,一边弄着宋桂芬满脸湿透的头发一边取笑说:“我给你拢拢头发吧,你四十多岁了吗?我看只有三十多岁。”突然间“咣咣”照宋桂芬头上几拳,使宋桂芬的头重重地撞在墙上。这时一个胖警察过来叫了几声大婶说:“你这不要脸的还不说,不要那个…脸,我们都完事了,就××揍的轻。”宋桂芬说:“作为警察怎么能随便骂人,还骂出这么脏的话。”他说:“我骂人不对,我就×××骂你了,×××。”他刚走又来了几个人说:就×××你,狠着点、快着点。”

于是又来了一个人帮助白士杰给宋桂芬上刑,把宋桂芬胳膊伸直、两腿分开达到不可站立的程度,让宋桂芬挺二十分钟。在此期间白士杰用拳头往宋桂芬左肩胛骨猛打无数下,打一阵之后又用脚踢宋桂芬的左腿,接着又打了宋桂芬一阵耳光,恶警们累得都不行了休息去了。

白士杰休息过后,又把宋桂芬按到地上,胳膊反扣到背后,塞上东西直到不能再塞为止,又把方便袋套在宋桂芬头上系紧,他坐在床上用木方的平面反复砸宋桂芬的肩胛骨之后,改为用木方的棱反复砸左肩胛骨,他累了,靠在床上用皮鞋跟砸宋桂芬的左肩胛骨,边砸边说:“都×××治服了,就你不服、让我没面子,我得好好收拾你,拿老虎凳来。”

宋桂芬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两腿肿得不敢走路,左肩胛骨周围很大一片血肿(紫黑色)疼痛难忍。被送往吉林市看守所继续迫害。(明慧网2005年1月11日发表的吉林桦甸公安局刑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宋桂芬

二零零三年二月份,桦甸市国保大队金哲宪领两名警察非法跟踪宋桂芬数天,于二月十四日在丰收小区宋桂芬上楼时被非法绑架,宋桂芬被桦甸市公安局刑警队恶警酷刑逼供,宋桂芬绝食反迫害,恶警给她戴了给死刑犯戴的三十八斤的脚镣子。并借灌食之际,迫害宋桂芬,灌食时,恶警还叫嚷着:“使劲灌,灌死算自杀。”灌完后,还把窗子打开,让满身湿透的宋桂芬在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里吹冷风。

宋桂芬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往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非法关押在三大队,与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遭受着严重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在这种残酷迫害和巨大精神摧残压力下,宋桂芬的视力急剧下降,看人只能看到人的大概轮廓,看不清人的五官面貌。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中午十二点,启新街派出所恶警闯到宋桂芬家开的手机店,又要绑架宋桂芬。宋桂芬走脱。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二日早三点到十四点,在桦甸市610和公安局国保大队命令下,吉林省桦甸市各派出所恶警再次作恶,劫持7名大法学员到桦甸市洗脑班所在地──桦甸市永吉小学进行迫害。恶警绑架大法学员毛春、宋桂芬未遂。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桦甸市国保大队长于晓强和十多个恶警闯到宋桂芬亲属家再次将其强行绑架,并对宋桂芬进行殴打。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这是宋桂芬第四次遭桦甸市恶警非法绑架,宋桂芬一直绝食正念抵制邪恶对她的迫害。至今已绝食十一天,亲人们都非常担心。

在此,正告桦甸市邪党人员:不要再被邪党当作工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要再干助纣为虐的事了,对大法弟子犯罪,是要承担历史责任的,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法轮大法的人是没有未来的,不久必将受到人间法律和道德法庭的审判。


参与迫害单及有关人员
桦甸市610办公室:办公室:66225505  邮编 132400
主任 杨宝麟电话: 0432-66220610 手机:13704348883 宅电:66278191
刘永丽 电话:13704446960 李相亭 13704446891
桦甸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66227191大队长:
于晓强13804448080 6622919013704446200 6 6232003
(于晓强妻子 )泰康保险公司 唐玲 66232003
吉林市看守所邮编:132106
地址:吉林市丰满区白山乡松江村山上公安局看守所

附电话:(区号0432)
吉林市看守所电话号段:4819000--4819099
4819031 4819032 看守所投诉电话
4819044 4819043 驻看守所检查室
吉林市看守所:辛桂颖 (女) 电话0432—4819047--13944683096
所长接待室电话:4819031 –4819032-- 4819043 --4819044
看守所接待室电话:481904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