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九八年喜得大法的。那时我每天凌晨四点多钟到炼功点去炼动功,然后再骑车到二十多里外的学校去上班。我那时真象师父说的,走路生风,骑车就象有人推一样,身体轻飘飘的,一点也不觉的累。

由于自己对大法法理理解不深,常人的执著心太强,根本没有放下自我真正溶入法中,心性不到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我退休不久身体逐渐消瘦,最后精神恍惚,在家人的劝说下到医院做了检查,说是得了子宫内膜癌。在家属的强迫下做了切除术并且做了化疗。

出院后我坚持学法炼功,但由于心性提高不上来,做事不在法上。丈夫说我:“看着《转法轮》是炼功人,离开《转法轮》就是常人。”确实如此,我常常因为一些家庭琐事与他吵架、生气。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因为真正修炼得按照我们所说的那个心性标准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炼。你光去炼那些动作,心性提高不上来,没有强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谈不上修炼,我们也不能把你当作法轮大法的弟子。”

因为我的心性不到位,让旧势力钻了空子,腿疼的走不了路,身体瘦的脱了相,再次住進了北大医院。经过二十多天的住院检查、化验,结论是:已经做不了手术了,子宫内膜癌已扩散到腿上,右肾积水,需要到肿瘤科做化疗。结果又住了八个月医院,做了七次化疗,吃尽了苦头。化疗后的结果是:各项指标低的可怜;牙齿都掉了,就剩下几颗门牙;行走困难。第七次化疗后我昏迷了两天两夜,眼睛怕见光。由于白血球、血小板、血色素极低,医生决定给我输血,让我签字,我不签。孩子说:“输吧,我签字。”

这时我心里忽然想起慈悲的师尊,发出一念:“师父请您救救我!”我对儿子说:“把我送回家吧,血库的血不干净,不能输。我没事回家吃饱饭就好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医生说:“要不给我签个字回家吧,不过很危险,容易脑出血。”就这样当天下午我出院回家。回家后我昏睡了两天两夜。第三天同修甲来了,带来了新年晚会光盘,对我说:“还是修炼吧!”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同修也哭了。

从那天开始,同修天天来我家陪我一起学法,学了一星期以后,她又鼓励我炼静功并帮我纠正动作。第一天打坐只坐了五分钟,第二天坐十分钟,再后来就能听着音乐炼完第五套功法了。半个月后我就开始炼动功了。每炼一次动功,汗水把衬衣都湿透了。逐渐的我能把五套功法全部炼完了。

炼了半个月我又发烧了,咳嗽不止,两个耳朵疼,眼睛都被眼屎糊住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帮我净化身体,没有害怕。这种状态持续了半个多月后消失了,好了。这个过程中,弟弟和儿子回来好几次,催我到医院去化疗。我说:我的命运我做主,你们就别管了。他们走了。过两个月,大儿子回来央求我去化疗,我说:只有修炼,我师父才能救我,否则谁都救不了我。他说:“您都修炼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样呢?差点没把命丢了。”我告诉儿子说:我以前没做好,因为你弟弟的婚姻及家庭琐事,经常和你父亲生气,把自己混同于常人,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最后儿子嘱咐我说:“那您就好好的修炼、好好的把握自己。”

我每天早晨炼完功,身上就象用水洗了一样,汗水顺着头顶往下流,炼完功后,我站的地方,地板上就有一个湿圈。我想,师父是通过这个办法把化疗加到我身体内的毒素都排出来了。我每天上午学法,每到整点尽量都发正念,每天至少十二次。我把所有的新经文都通读一遍,有的通读三遍,背诵《转法轮》。一边背诵一边查找自己的不足,从而提高上来。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指出:“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师父在《坚定》一文中指出:“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为师者表面只诉其法理。修心断欲、明慧不惑乃自负。”从那以后我时刻用大法衡量自己,无条件的向内找。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因素,坚修大法不动摇。

半年多过去了,如今我的头上又长出一头黑发,皮肤也由黑紫变成白的。我这个六十五岁的人,学法写字不用戴眼镜,并且还能够走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把师尊给我延续的生命用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上。

衷心感谢师尊慈悲的救度之恩!感谢同修的真诚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