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对基点,坚持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一九九五年的春天,我喜闻法轮大法。当时因业力大,虽知大法好也放不下,但在修炼上表现出的是若即若离的中士状态。当时我年仅三十,对生活已是万念俱灰,其实是在名利场上的失意,两个孩子是我生命的全部。就这样我带着满身的业力走到大法修炼中来了。师父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操尽了心。

迫害开始后,我能走出来证实大法。修炼路上十几年,有两点感受颇深,那就是修炼的基点和实修,而学好法和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是前提。

在不断的学法中,我对师父讲过的关于“不二法门”的法理有了我这个层次的粗浅认识。我们虽然是旧宇宙中产生的生命,但是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我们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也曾在邪恶的劳教所遭受酷刑,邪恶一次次的把我打晕。自己也觉的一次次的放下了生死,但最后还是迷惘了。为什么?因为我走了旧势力的路,心里想的是个人的提高,基点是为私的。就象师父讲的西医拔牙的法:“西医拔牙先打麻药,这边扎,那边扎,扎针也很痛啊,等麻药劲上来了,用钳子拔。拔了半天弄不好根还折里了。”(《转法轮》)而站在师父无私无我的正法基点上,正一切不正的,邪恶是动不了我们的。因为我们的基点符合了法,我们就是在法中了,我们就能和宇宙正的能量场沟通,我们就拥有了高于旧宇宙神的智慧和能力,旧势力也就够不着我们了。

只有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无私无我,才能证实大法,否则就会和旧势力一样证实自己。因为只有无私无我的正法理才能超越旧宇宙神的境界和智慧,才能真正救度众生,才是真正的慈悲。

在修炼过程中去某个心有时很苦,如果是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就不会感觉苦。比如色欲之心,我是这样想的,也许这个心背后对应的物质就是我所对应的天体败坏的原因之所在。去掉它,这个天体的众生就能获救。那么我们作为宇宙真理“真善忍”的捍卫者有什么理由怕苦呢!

实修的过程,是向内找、归正层层宇宙众生的过程,也是同化大法的过程。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弟子,是和正法联系在一起的,是肩负着救度众生使命的。人的一思一念所带动下的行为,就是他所对应的天体众生在人这儿的表演,所以我们的一思一念的归正,关连着无量众生的被救度。如果我们不能向内找到自己的执著或某些执著心迟迟不去,就是把自己的众生推向被解体的边缘,这不是杀生吗?同时我们的执著心在另外空间是黑的、阴性的场,那不就是邪恶生存的地方吗?所以固守执著就是在帮旧势力的忙。

我自己就曾因为不实修被旧势力迫害的家破人散、流离失所,给当地证实法带来严重损失和负面影响。不实修主要表现为学法不静心,发正念被严重的干扰。还有常人的干事心、证实自我的心、爱面子的心……迟迟不去,对大法,对众生,对自己负责的心没有达到标准,对正法的严肃性没有理性的认识,人为的滋养了邪恶,使其钻了空子。

实修就是要彻底的放下常人的名利情。记的我第一次被劫持到看守所时,因为放不下对年幼孩子的情,被邪恶残酷的迫害。晚上我不能睡觉,一闭眼就看到孩子病了,一会儿,半张脸烂掉了。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丈夫去看我,他说孩子太苦了,因为自己工作忙,家离学校远,孩子经常忍饥挨饿。特别是他有一次送孩子上学,因自己身体不适骑车带两个孩子摔倒在一辆汽车前,险些丧了三条人命……

我曾执著孩子能上一个比较好的大学,可结果非但不如愿,孩子还被邪恶绑架迫害。邪恶就是在我们还没有放下的执著中下手。

实修是“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我们有幸在宇宙的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正法时期得法,修的是主意识。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转法轮》)

心性在实修中提高,生命在现实中升华,众生在我们的实修中得救。一次,我给一位七十多岁的中共老党员讲真相,当劝他退出邪党时,他大怒,且浑身发抖,骂我并赶我走,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向内找,并更温和的说:“大伯,我就这么走了,我不放心你,你不生气了我再走。”我继续讲,几分钟后,他高兴了,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还有一次,我给一位中年男子讲真相,我讲的他都很佩服,但他还是不想退。最后我跟他说,我跟你聊了半天,只有一个企图,他问图啥?我说图你平安!他感动了,连忙说:我退……

十余年的修炼,师尊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多少次睡梦中喊我炼功,多少次为我苦心安排提高的机缘被我蹉跎!每当我精進的时候,师尊总是给以鼓励,在难中,师尊又给予多少次的点悟!真是愧对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