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法中路自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修炼这十四年来,历经无数的苦难,虽不尽人意,多数是闯过来了。在过关中我与老伴牢记师父的讲法,就是按照师父说的那样做,我们心里只有师父,头脑里只能装大法。就如我妻子说的话:不管怎么做,反正是要跟着师父走的,别的啥都不要,我们俩就认准了这个理。

这几年来,我们俩互相监督,不仅抓紧时间静心学法,除吃饭睡觉,说话外,不管是走路逛商场,还是乘车坐船,不是不停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是默念《论语》、师父的经文或是诗词,使我们的生命时常溶于法中,一天尽量保持着较好的修炼状态,这样,遇到困难、干扰、魔难的时候,就好过的多了。

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進入法轮修炼大法这一法门。历经这十四年风风雨雨的修炼历程,虽然自己修炼得不怎么精進,但这无边大法铸造我这个生命的过程,恩师度我的浩荡佛恩,是难以用人间任何美好语言能表述的。现我把自己在大法中实修自己的这点浅悟,写出来向师父汇报和各位同修交流,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一、苦海沉浮得大法

我出生在一个家居深山的贫苦家庭里,五岁的妹妹饿死在坡上,四十五岁的父亲六零年在邪党制造的大饥荒中饿死在田里,十八岁的兄弟无钱治病死在床上,九口人在五年内死了三口,这个家就剩下我和重病缠身的母亲,以及不满十岁的弟弟和妹妹。妈拉着我的手说:孩子,离开这个鬼地方,到远处逃命去吧!家中就我是一个正劳动力,那时邪党成立什么公社,我走了谁在家挣工分过日子呢?当时,正值边疆招人,不走又怕错过机会,想来想去,想出了一个办法,找了一个身强体壮、十分能干的妻子来帮助母亲料理家务,把这个家撑起来,我就这样离开家到了一个单位工作。

我家是简陋的茅草房屋,屋外下雨屋内下,屋外不下雨屋内还在下,妻子就是在这样一个屋里面生活。怀孩子时,正值伏天,年轻无知,只图怎么凉爽舒服,在茅草屋里的湿土地上,还泼上水铺上竹席挺着大肚子,睡觉纳凉几个月,从而染上类风湿关节炎严重疾病。身体右侧肌肉萎缩,针扎不知痛,骨关节开始变形,大小医院看了不少,都说无法治疗。

祸不单行,病魔缠身没甩脱,又招来人灾横祸,真是雪上加霜。一九六四年邪党搞什么四清运动,说妻子是四不清的人,整天挨批斗,要把她批倒批臭,逼的她无路可走,趁着夜深人静之时,避开看管的民兵,偷着来到一大水塘前,准备跳水了却人生。两眼一闭直往水塘中扑去,可是却跳不下去,就觉的身后有人拽着她,并且身不由己的又把她拽回那个屋里。她在这屋里好似坐地狱,哭无泪痛无声,全无求生的想头。到了深夜,又偷着出去跳崖。走到一座数十丈高的悬崖边上,数数哒哒的痛哭一阵后,就往崖下跳。还是跳不下去,明明白白的感觉到身后有人拽着她,还不停的跟她说:“以后会很好的,以后会很好的。”又把她拽回到那个屋里,是神灵护佑才使她活了下来。四清运动结束后,啥问题没有,莫名其妙的折腾她一年多。这时,她的身体已经垮了,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肝、胆、肾、心脏、胃全都有病,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好的,药物不断,常住医院治疗,魔难根本就无法解脱。

一家人就她这一个正劳动力,现在把她磨成这个样子,别说挣工分,生存下去都是问题了,在无奈的情况下,只好把她接到我身边来,由我来照顾她。重病把她折磨的非常可怜,奇痒症犯了,难受的在屋里跳来跳去哭叫,钻心的痒痒。类风湿关节炎犯了,就只好给她按摩止痛。为了减轻她的痛苦,我专门去学针灸疗法,替她针灸,也不管用,还把我也拖的精疲力尽。送她到那些大医院求医,找名医治疗,名医也治不了她的病,那些医生看了,个个都摇头,说她患的病是一种绝症,谁也没有办法。

我对妻子说,不是我不拿钱给你医治呀,是医生没有办法医呀。我们两个人的命都苦,你得绝症我也是一身的病,我们这个家要垮了,看来医院是救不了我们,去找神仙吧,从此,我也下决心找仙术。我搜集了好多的修行故事书籍,走访了很多很多的所谓民间高人:有道家跑江湖的名流,有耍小能小术的卖药先生,还有自称鲁班多少代弟子的高徒。我妻子進了佛门,有空就往庙里跑,一心一意为庙里服务,做了不少事情,一晃就是十多年。但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庙里也不清净,大肉偷着吃,麻将照样打,争争斗斗时常可见,物质利益高于一切,实质是一个旅游场所,为谋求效益的一个经济实体。妻子没有找到长生术,我也没有什么收获。我挤出时间去闯荡社会,走了半个中国,病急乱投医,凡是气功我就学,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我都去拜访。练来练去,练出一身病来,皮肤黑黑的,走路提不起脚,坐着就迷迷糊糊。人家看着我这个模样就害怕。

也许是神看我们诚心,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妻子到公园里转悠,一熟人拉着她说:“走,去炼法轮功,这功法太好了。”也可能是缘份到了,听到法轮功这几个字,她就觉得很新鲜,一下子精神起来了。到了那里,她站在炼功人群后面,跟着前面的人做的动作做。做了几个早晨,五套功法就学会了。同修又帮她请来一套大法书籍。从此,她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修炼法轮功确实好。五套功法炼下来,心清体透。好啊!真是好啊!三个月修炼过去,妻子的偏头痛、鼻炎、喉炎、哮喘、胸膜炎、胆囊炎、肝炎、肾盂肾炎、胃炎、胃下垂、肠炎、盆腔炎、子宫肌瘤、痔疮、类风湿关节炎、风湿心脏病,皮肤奇痒症等疾病全不在了,不翼而飞。她体验到那种身体没有病的感觉太玄妙了,全身象一个面包,松软软的。她的胃口也好了,冷的,软的,硬的食物都能吃,走路生风,做啥事不知道累,爬上坡后面就象有人推似的,非常轻松,神奇呀,太神奇了。她那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她修大法的神奇效果使我震惊,我也跟着她修炼起法轮大法。法轮功确实神奇,在极短时间内我就知道或感受到了很多玄妙的东西。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既修性又修命,师父下给我们(主元神)一套修炼系统,机理和机制,在炼五套功法时,只要法理明晰,心态纯净,动作准确,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师父就会在另外空间给你演化。我在做每一个动作时,会听到师父那亲切的口令声,随着师父喊的声音一股暖流走遍全身。在炼第五套功法时,有时会感觉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全身非常舒服,心清体透,好似全身有被能量包容之中的感受。每套功法都藏着玄机,都在清理我的身体,净化我的身体,改变我的本体。我修炼五个月后,身体基本达到无病状态,低血脂,肺气肿,胃炎,胃下垂十四公分,脉管炎等等疾病不翼而飞。那种无病的感觉玄妙至极,用尽最美好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完美。

纵观历史,横观眼前,不管是有钱有权的,还是达官贵人,哪怕是皇帝,他们不知想了好多办法,采取了若干措施,也没有看见或听说过谁用灵丹妙药救了自己的命,我们的师父做到了。他把一个绝望的走投无路的妇女救活了,把一个破碎的即将崩溃的家庭的创伤愈合了,让我们脱离了无边的苦海,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我和妻子的心里怎么能忘记师父呢?我们心里只有师父。

我头脑十分清醒,看了一遍《转法轮》,就知道这是一部天书,是我们上天的天梯。他告诉我们怎么修,修什么,怎么炼,炼什么,我深信不疑,我们得到了师父的真传。

二、改变常人的观念

师父在《转法轮》开篇《论语》中一语道破天机,““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修炼法轮大法就得从改变常人观念这儿入手,我们按照师父开示的玄机,紧紧抓住这一点修自己,使自己的心性不断得到提升,真的修的很快。

说修得快,也是自己和自己比而言。我们夫妻俩的常人观念很多,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一对照检查,发现我们真的私心很重,名利心、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安逸心、贪婪心、怕心,七情六欲样样俱全,去掉它真的很难,才从常人开始修炼,要转变这些观念,谈何容易。但是,遇到钉子了我们不灰心,因为我们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大法弟子,栽了跟斗爬起来接着修,我俩决心大,互相鼓励,一定要把执著修下去。但是,修起来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就象一棵树一样,我们顶多去掉了一些叶子,别说树根,连树枝都没有动一下。我就想,执著是个什么东西呀,这么顽固,怎么转变常人的观念?

我俩反复学师父的讲法,终于悟出了一层理。我们的师父佛恩浩荡,是王中之王,什么事都做得了,可这执著是我们的,师父给你拿下去了,那我们修啥呢?必需要我们自己修才行。修在自己呀!别的事你做不来,你想要什么,你想不要什么,有这么一个愿望,这个事该做得来吧?当执著一出来时的时候,你就发出一个愿望,师父,这××执著我坚决不要,彻底否定它。你这个愿望,是按照大法的标准对照出来作出的选择而发出的正念,就是排斥执著,你排斥多少,师父就给你拿下去多少。要和不要这么一个愿望就有这么大的作用呀!《转法轮》讲:“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

从此以后,我们就按照师父说的做,向师父发愿。凡是师父给我的,我全都要,跟随师父坚修到底;凡是不能同化大法的那些不正、不好、不纯的生命和其它生命在历史上对我做过的什么安排或我对谁作过什么承诺,一律彻底否定,我全都不要。在修炼过程中,就是抓常人观念的转变。常人观念就是执著,执著就是业力构成的,不同的业力构成不同的执著,转变常人观念,就是去掉执著,消除业力。只要执著心一冒,在第一时间里就发出一愿,排斥它,否定它,不管它给我有多痛苦,我不顾惜,不怜悯,坚决把它去掉。

执著这个东西,看别人的看的很清楚,看自己往往犯糊涂。正念出不来,人心就成了执著的保护伞,师父怎么给你去呀?我就和妻子切磋起来,我问她你还记得师父讲过这样的法?凡是叫人得到好处的都是魔,她一下明白了,说她一直抱着人的理不放,占公家的便宜不占私人的便宜,占公家和私人便宜都是私,想得到好处的心都是为自己,这个心要不得,坚决把它去掉。以后家里没有了,差啥就到市场碰到就买,不再专门去找便宜货了。我们俩每天就是这样你帮我,我帮你,互相找,自己找,共同切磋,不让漏掉一点执著,真的心性提升很快。

三、身在法中路自通

我与老伴俩知识浅薄,她没有進过学堂门,我也就是现在小学四年级的样子。在修炼路上遇到很多坎坷,历经很多魔难,有些关没有过好,摔了不少跟头。但是,我们俩是知道好歹的人,师父把最好的东西都给我们了,为了要我们修回去,师父吃尽了苦中苦,为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自己还不好好修,那怎么对得起师父呢?

(一)跳出情的纠缠

走進修炼门,第一关就碰上了情关。七个孩子连续下岗,呆在家里没有饭吃,大儿子又和儿媳妇离婚。儿子非要孩子,法院把孩子判给了大儿子,儿子把孙子给我们两老照看。刚满两岁的小娃儿,从没离开过娘,放在我们这里哭闹得不行,两手拽着窗子上的铁条摇晃哭喊着妈妈,十分悽惨。儿媳又舍不得孩子,隔三差五又来看他,惹的孙子更是哭闹。我喊把孩子给儿媳抱走,让她抚养,老伴说不行,那是我家的根,不准动。一天就在扯这个皮,法学不進去,炼功静不下来。我和妻子商量,咱们两个也别争吵,你也别听我的,我也不听你的,都听师父的,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她说这个办法好。

对这个情的法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最清楚不过了,放不下这个情,你就修炼不了,我们俩把我家的这个根揣在心窝里,也修炼不了。顺其自然,我俩是修炼人,我们给他一个美好的未来吧!妻子听了很高兴,笑着对我说,遇到具体问题,啥都忘了,这是一次教训,以后有啥事了,要先拿大法来对照,听师父的话,按师父说的做,我们把这个孙子给了儿媳妇抚养。儿媳通情达理,常把孙子引过来给我们看,随着他一年一年长大,我们就教他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把护身符戴在他胸前,让他做师父的小弟子。他受益于大法,学习成绩特好,读初中是那个年级的前一、二名,英语、数学常打满分,现到一个名牌中学读高中,已是二年级了,依然是尖子班的前几名。现在几个儿女和媳妇自谋职业,都能维持一般生活,邪党不敢拿工作去要挟他们逼迫我们。

(二)正念反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党组织使用了集人类历史最下流的手段,动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恶毒的方式破坏大法与迫害大法修炼者,不少同修被恶警绑架到公安局進行残酷迫害,大量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被强行销毁。我心如刀绞,难受极了。这天的下午,我们有几十位同修在一起学法,突然闯進来十多个恶警,气势汹汹。有的在打手机,有的在用对讲机呼叫他们的头儿,有的在找这找那,搜查什么东西,接着前呼后拥的把我绑架到了公安局進行迫害。

开始,强迫我们看邪党诬蔑、诽谤的电视,然后强行要我说出他们想要的什么事情。威胁、恐吓、辱骂、敲诈都用上了,晚间不准回家,不准睡觉,要我写什么材料。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但是,我明白法轮大法好,他救了我们夫妻俩的命,使我们俩真正成为一个好人,我们做的一切没有错,我们是自愿来修炼大法的,无论如何不能做对不起大法的事,做对不起同修的事。我清楚知道邪党历来搞的什么运动,都是专门整好人,他认为哪一种人不顺眼了,就要来整你,中共从来是不讲理,是专门找茬整人的,所以他问我什么,我总是告诉他们,“不晓得,不知道,晓不得”,这九个字背得烂熟,那些恶人问了一晚上,还是那九个字。我善意的给他们讲,我们炼法轮功是为了锻炼身体做个好人,没有做你们想象的事情,你们想要的东西我没有。说到这里那人急眼了,桌子一拍发了疯似的吼了起来;“你还装蒜,那某人都讲了你干了什么什么坏事,还在这里狡辩。”我一听他施诈到我头上来了,根本就没那回事,我问他,你参加工作几年了,他感到莫名其妙。我说一听你说话就是个毛头,气的他说了一句就出去了。

邪恶在我这儿没有捞到什么东西,又去找我妻子的麻烦。我妻子心里明白师父讲的是正法,是不败不破的大法,任何生命都没资格、也不能去评说,她坚信大法能战胜一切邪恶。所以,恶警来到我家,她堂堂正正的站在堂屋中间,严肃的目视着他们,郑重的告诉这群人:“我已经死过两次了,全身患十多种疾病,其中有两种病是绝症,全是靠炼法轮功炼好的,你们要怎么做,看着办吧!”他们一个个惊呆了。停了一会,其中一人说:“这样吧!您把那些东西收拾一起,自己送到公安局去吧!”说完,这伙人就跟着他走了。

自邪恶开始迫害后,同修一时不知怎么做,全都散开了,大法资料没有来源,师父讲的法也看不到了,这怎么修呀!我和妻子切磋,这种状态不行,当时本地做资料没有这个条件,我们要走出去和外地同修联系,把资料工作继续做起来。这个愿望一发出,师父就给我们做出了安排,不久就和外地同修联系上了,那些资料虽然不完整,有些零乱,但采取相互传看的办法,多数同修能看得到了。后来,条件逐渐成熟,就建起了家庭资料点,这项工作越做越好。

但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没有放松,一天,六、七个人突然撞了進来,有派出所的警察,有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他(她)们恶狠狠的砸门说要進屋干什么。当时,妻子一人在家,她没有怕心,坦然自若。她想到:她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按照师父说的做,是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是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修,任何生命都不敢动我,哪怕它就是动一念,大法将会把它打入无生之门,我是顶天独尊的神还怕你这人吗?她堂堂正正的把那些人让進客厅里坐着,然后她不慌不忙的给他们讲起真相来。

有个警察听她说“法轮大法好”,就忙打岔:唉!别说那些哟!我妻子就对他不客气了,对他说;“你在我这个炼法轮功的家里来,不是听我说法轮功的事,你想听什么呢?要听别的,请你出去到广场那儿去,听那儿骂街的人多的是。”这一下还真的把他震慑住了。他忙说,那你慢慢讲,我听着。

我妻子告诉他们:你们在座有的在公安也是搞工作好多年了吧?别说我们这儿,就说全国,你们听说有那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吃喝嫖赌,贪污腐化,偷拿骗吃,打杀抢抓?这么多年了,你们给我找一个出来呀!上亿的人修啊?小伙子们,姑娘们,你们不觉得这个群体神奇吗?这样的人他稀罕你们那个权力吗?这么多的人遭受你们的迫害,你又听到哪一个炼法轮功的人骂过你们一句难听的话?这些人的思想境界是何等的高尚?你们给法轮功学员栽赃的那些所谓判刑的证据,有哪一条搁的上去?连判刑依据的法律文件都没有,到时清算了结的时候,你们谁能承担得起?大法弟子最担心的是你们无知造下的罪业,你和你们的亲人和你们的后代都难以还清呀!为什么很多同修才从劳教所出来又找你们讲真相,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们,自己受苦算不了什么,怕你们再犯罪呀!大娘没有读过书,不知道说清楚了没有,回去多看那些真相资料吧!

这屋里静的人呼吸的声息都听得清楚,没有一点动静,谁都不愿打扰我妻子讲真相,谁也没有说话。最后,个个带着沉重的心情,走出了这个屋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