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黑幕曝光续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位于辽宁省沈阳市北郊外,从沈阳市汽车站乘车途中换车,全程大约五十分钟到达该教养院,此教养院下设三个劳教所,其中两个男所,一个女所。那里的建筑没有一个正规的方向,根本无法辨认东南西北,就象进入迷宫。院内的路都是畸形的,那里的天空十天有八天都是黑云压顶。教养院的上空经常有大群大群的乌鸦,叫声不止。院内的湖边大群的蛤蟆哇哇乱叫,常常是大雾天气。

马三家劳教所机构重重叠叠,以院长张明强为首,下设庭、厅、处、科(包括管教科也是特务科)、各劳教所等。仅就劳教女队,设有所长、政委、大中小队,各队队长的办公室就是罚场。各分队都有专门豢养的牢头、狱霸。法轮功学员在大、中、小队遭受迫害,如果没有达到邪恶的目的,就会被送到综合楼也称劳教所,再达不到目的,就送到管教科也就是特务科。再达不到目的就下逮捕证。该院备有各种刑具,除炮烙之外,古今中外的各种刑具一应俱全。其中有地牢、电棍、猪镣、老虎凳、面具、大挂、抻床、死人床、扩宫器、小号、吊绳等。以上各种刑具都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该院还有一套舆论迫害机制,有广播、电台、录像、新闻报社。

该教养院把法轮功学员分别关在三个楼层,这三个楼层分成全封闭,半封闭,全开放三种。第一步把法轮功学员关进单独房间强行转化,指使牢头、狱霸进行人身攻击包括欺骗、污辱、栽赃陷害、严管、体罚、不许睡觉、拳打脚踢等。对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要进一步加重迫害,要送到综合楼、洗脑班逐个进行各种酷刑迫害;仍然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就要交到特务科了,特务科都是男恶警,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是该教养院的专门打手,他们都是经过警校培训的职业杀手。十一年中,数不清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特务科的恶警虐杀、或被打残,勒索钱物更是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家常便饭。下面要陈述的是几个迫害案例。

法轮功学员李宝杰被活活掐死

李宝杰,三十三岁,辽宁省盘锦市盘山县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监禁。二零零四年八月李宝杰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李宝杰被剥夺睡眠、在走廊罚站、长期坐在地上、曾长期被下胃管,每天被灌食折磨四次,持续数月,受尽了人格侮辱与肉体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狱医曹玉杰、丁太勇、陈兵等人将李宝杰鼻子捂住,用开口器对李宝杰野蛮灌食,使李宝杰当场窒息。第二天(四月八日)李宝杰被迫害离世。

法轮功学员秦清芳被活活打死

秦清芳,女,五十四岁,抚顺市人。被劫持到此黑窝后,拒绝恶警的一切不法命令,拒绝转化、拒绝穿号服等,恶警们就对她加重迫害。她在宿舍楼二楼靠厕所的房间内被活活打死。打死后,恶警们把秦宿舍的人都撵出去,然后把秦的尸体放在她的床上,盖上被子,用根小绳套在秦的脖子上,制造秦自杀的假现场,欺骗与秦同室的人和秦的家人。参与杀害秦的凶手还是杀害李宝杰的那群恶警干的,还有张君,王淑增。

法轮功学员沈若林被酷刑致残

沈若林,女,五十八岁,广东茂名市人。她不配合恶警的一切指使,拒不放弃信仰,也被劫持到特务科,加重迫害。每天给她上大挂几次,两只手腕、两条小腿几乎没有肉了,一片片黑紫的烂肉,象血糊的一样,白亮亮的大泡遍布全身,双腿烂的不能行走。脑袋被打的肿的老大,眼睛几乎看不见路,上厕所要扶着墙爬着去。恶警们还要在后面拳打脚踢,如果扶不到墙就在地上象球一样踢。整整六十天,恶警都是这样折磨她。在这样的酷刑折磨下,致使她四肢全部失去知觉,肌肉萎缩,好端端一个人,被活活致残。

参与的恶警有李明东,刘勇,马金山,石宇(科长),李俊,王琦,张君,张秀荣(大队长),向奎丽,闫司光,繁狱医,还有一个人,称什么院长。五十多岁,现在是院内查卫生的头。周谦,苏静(女,所长),赵来喜等。

酷刑下,信淑华露出白花花的骨头和筋

信淑华,女,五十九岁。辽宁省本溪市人,她在零四年被该教养院迫害。她拒绝转化,被恶警关在一个厕所里,当时是零五年十二月至零六年一月,恶警把她的衣服全部扒光,一丝不挂的把她铐在暖气管上,把厕所的窗户打开,冻她两个月时间。每顿饭只给她一个窝头和几根咸菜条。这样送了几天饭,恶警又变换花招,绑架信淑华下楼去饭厅吃饭,给信套上外衣,双手双脚都用铁铐铐着,每天从楼上拖到楼下,去时要拽脚镣,面朝上拽着脚脖子。每过一个台阶都“当当”的响,她的整个后背后脑勺被拖的血肉模糊。楼梯上和去食堂的路上全是血,回来的时候要拽她的手铐,全身趴着拽回去。这时她的身体磨的都没有皮了,白花花的骨头和筋都露在外面,就这样每天拽三次。信淑华的全身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去食堂还有三百米的沙石路面,石子上都是她的鲜血和烂肉。她就是在这样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中浑身多次致残的。恶警们的行为非常隐蔽,拽拖信淑华时走一个秘密通道。参与的恶警有,李明东、郝立新、任怀平。

二零零九年,张国珍、滕世云、信淑华与法轮功学员赵淑琴、刘磊、仲淑娟等拒绝奴役、绝食抗议。恶警尤然(大队长)、杨建(所长)、政委王乃民、队长王延萍、所长周琴他们就给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上大挂,把她们都挂的眼看没气了就放下来,然后再上大挂,折磨的她们血肉模糊,杨建、王乃民和周琴还说再狠点,最后把这十多人全部致残。赵淑琴头骨都被打塌了,致使脑中长瘤。信淑华的手指筋长在皮肤外面,不能伸直了,而且神经全部失去知觉。

六旬法轮功学员李淑珍被关小号

李淑珍,女,六十四岁,抚顺市人。她在被该教养院关押期间,零六年六月份,南方出现山体滑坡,李的儿子遇难。李的老伴处理完后事去看望她,想把此事告诉她。当时李没有转化,教养院不许家人接见,李的老伴无奈,就留下一封信给李。恶警李明玉、张春光合着这封信幸灾乐祸的说:你们家不也出事了?李此时万分悲痛。就这样,李明玉和张春光还借机落井下石,把李关进小号,不许她与别人见面。在这里她俩又开始逼李转化,整整半个月时间,李在失子的痛苦中,还要承受恶警对她的精神折磨。

法轮功学员田少艳被迫害丧失劳动能力

田少艳,女,五十九岁,辽宁省葫芦岛市宜县人。田少艳零六年被非法关押,有一次,恶警让田与数十名普犯还有法轮功学员用有毒的四氢化碳和三氧化碳擦掉棉上的油垢,有的油垢太顽固,用少量的药水不起作用,管车间的故院长强迫要多用药水,致使数十人全部中毒,昏倒在地,呕吐不止,两天之后,田的四肢还没有知觉,不能行走。

大约不到一年的时间,当地恶警再次把她劫持到该教养院。她当时还没有完全好,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即使这样也要把她背到车间里坐那干一点力所能及的,这样持续了几个月。后来这个大队换上了任洪占当队长,包夹李阁就向任洪占汇报说,田是装病。任洪占就指使赵玉珍和姜安娜把田打昏。等田苏醒过来,任洪占又伙同王淑增给田上大挂。

从那以后,田经常一周一周的失踪,被任洪占和王淑增弄到一个密室上大挂。最后致使田精神崩溃不认识人,大小便失禁,吃饭要别人喂,简直就是植物人了。即使这样,还要继续打她,把她扔到光板地上冻,而且只给她盖一个毛毯。她经常拉尿在裤子里,法轮功学员就把她的脏裤子换掉,再给她换上干净的。大约七个月时间,她随时被包夹赵玉珍、姜安娜拳打脚踢,有时抓住她的头发往铁床上撞,她的头发被恶警拔光了,后来长出来一点,恶警就再把她的头发剪光,她浑身青紫,体无完肤,最后出狱时是用单架抬到车上的。

参与迫害的恶警有任洪占、王淑增、孙彬、张宇、尤然,狱霸有马桂梅、赵玉珍、张路萍、宋玲玲、王淑珍、姜安娜。

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在中共这个流氓集团的怂恿下,大部份恶警丧尽天良,凶狠残暴,人性全无。视人命为草芥,至今都无法准确统计在这个黑窝中被迫害致死的人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