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

  • 给大陆教育工作者的一封信

  • 写给桦甸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于晓强的一封劝善信

  • 给桦甸市父老乡亲们的信

  • 致佳木斯政府官员、检察官、法官及公安警察的信

  • 给大陆教育工作者的一封信

    某某老师,您好。

    作为教育工作者,您知道什么叫OER运动吗?OER的全拼是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即公开教育资源。这是一种自2005年源起于美国的一种教育方式,历经四五年后,从今年(2010年)开始,在我们中国大陆以网络公开课为主要形式的OER迅速火爆,尤其是看了哈佛、耶鲁大学的公开课后,很多原来爱逃课的学生开始了兴致勃勃的网上“淘课”。今年3月19日,复旦大学邀请哈佛大学的人文艺术与科学院院士迈克尔.桑德尔来讲《什么是正义》,结果据到场的学生讲,“场面从来没有这么火爆过”,能挤进讲堂站着旁听的同学已经是极其幸运的了。究其原因,引用网友的话说:原来,传说中的“人文精神”确有其事,教育者传授的不单是知识,还有道德、审美、智慧、伦理。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以学生为主体的被教育者真正看中的或真正能打动他们的是“人文精神”,是除了知识以外的道德。这与我们的传统文化在这方面的理念如出一辙。韩愈在《师说》中明确指出,“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这句话,几乎每个教育工作者都耳熟能详,然而实际情况是几乎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将注意力投在了“授业”上,而忽视了“传道”。成了韩愈文章中所说的“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也,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简而言之,就是没有进行实质的素质教育。

    那么,为什么孩子们没能从我们这里得到应有的素质教育呢?我觉得原因有二。其一是教育体制使然;其二是为人师者不具备传道之能,无道可传,准确的说是无“正道”可传。

    当前的教育体制,虽然喊的是素质教育,其实施行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应试教育。无论是从中考、高考中对考生的录取标准,社会上企事业单位的从业要求,还是对教育工作者的考核,无不把对学生的教育硬生生的指向应试教育。也就是说,教育系统在干着“说一套做一套”的自欺欺人的勾当。作为偌大的由大量高级知识份子组成的教育系统,何以会做出这种让人不可理解的事情来呢?因为这是共产党的需要。素质教育强调个性发展,鼓励独立思维,而这恰恰背离了共产党“统一思想”的要求。共产党的要求就是教育的“标准答案”,而决不是真的希望学生思想独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于是,所有有志于素质教育的教育工作者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等群众运动,彻底割裂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传统,“仁义礼智信”成了“腐朽、落后的封建主义思想”,“天人合一”被“战天斗地”所取代,对神佛的敬仰成了“愚昧”和“封建迷信”。中共对传统文化的彻底颠覆让教育工作者所传之道,无论是以政治、历史、语文乃至生物课都在直接或间接的宣传着“党的思想”,都在和“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在思想上保持着高度的一致”。简而言之,我们的传统文化已经被“党文化”所代替,这时候的教育者和被教育者都已经成了“马列子孙”,而不再是“炎黄子孙”。

    那么,为什么我们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竟抵不过“党文化”短短几十年的改造呢?难道我们的老祖宗真的是愚昧、落后、迷信吗?“党文化”真的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吗?根本不是。不要忘了,中共的每一次群众运动都伴随着成千上万的人在“批倒”、“斗臭”、“下放”、“改造”中死去。所以“党文化”是带刀的文化,是滴血的文化,是恐怖的文化。短短的几十年,“三反”“五反”“四清”“反右”“文化大革命”“大跃进”“六四”不断地在中国上演着,随着8000万活生生的生命在历次运动中被“革命”,老百姓看清了形势,学会了在血腥中跳“忠字舞”,学会了在屠刀下喊“共产党万岁”,言必称“伟大光荣正确”。

    至此,我们应该已经看清,这个总是自称是我们的“母亲”的党,其实是一个时刻对我们屠刀相向的刽子手,在“党文化”的包装下,一个彻彻底底的邪教。既然是刽子手,既然是邪教,它就要不停地杀人,不停地制造恐怖,以保证人们在恐惧中屈服。正如毛泽东所说,“群众运动要七八年来一次”。既然是刽子手,既然是邪教,它就不能容忍任何善的存在。于是这个邪党拆了僧人赖以修行的寺庙,驱赶着道士还了俗。尤其当它发现竟然那么多人在信仰“真善忍”时,它的本性就决定了它会再次祭起屠刀,绑架、残害的同时,向全世界撒着弥天大谎。和以往恐怖运动不同的是,这一次邪党未能得逞。

    那么,这个以“真善忍”为特点的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呢?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一门佛家修炼功法,也是中华传统文化。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教人按“真、善、忍”修炼,从做好人做起。净化人心灵,有祛病健身的奇效。所以人传人心传心,短短7年传遍中华大地,上亿人修炼,党、政、军、高级知识份子、医生、教师、工人、农民各行各业都有众多修炼者。几乎每个真修者都得到了身体的康复和道德的提高。作为修炼者为官的不贪,为商的不奸,农民主动上缴公粮、让地修路、让水灌地,甚至浪子回头做起了好人,真正是中华大地上的一股清流。当年的体委主任伍绍祖、人大委员长乔石等都做过专门的调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至今法轮大法已经传播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以其祛病健身的独特效果和高尚道德的要求,赢得了世界上一切善良人的衷心敬佩和爱戴,已荣获世界各国各界上千项褒奖和支持议案、信函;大法书籍已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文字在世界各地发行。在我国港、澳、台地区备受欢迎,仅台湾一地就有五十多万人修炼。在台湾、北美、澳洲等国家还出现了明慧学校,除了学习文化课之外,还教学生学炼法轮功,按“真、善、忍”修习品行,学生因此而更加自律、诚实、宽容、有修养,受到家长和社会的广泛赞誉。所以这看似简单的三个字,却包含了所有做人应具备的品德,也正是所有孩子应学会的做人道理,是教育工作者应传之正道。

    人人都知道现代的科学是有限的,科学的未知领域是无穷无尽的,在这无穷无尽的未知领域中,怎么证明神佛不存在?现代科学没有证实神佛的存在,但也未能证实神佛的不存在。

    我们都知道牛顿是伟大的科学家,中共却不敢告诉大家牛顿还是一位虔诚的宗教信徒。在牛顿的一生中,其80%以上的著作都是神学方面的,总字数超过140万。以下是关于牛顿信仰的一个故事:英国著名天文学家哈雷(哈雷彗星轨道的推算者),是牛顿的朋友,不相信宇宙中一切的天体是神创造的。一次哈雷来访,见到了牛顿造的一个太阳系模型,非常形象和美妙,哈雷惊叹叫好,立刻问这是谁造的。牛顿回答说,这个模型没有人设计和制造,只不过是偶然由各种材料凑巧碰在一起而形成的。哈雷说,无论如何必定有一人造它,并且是位天才。这时,牛顿拍着哈雷的肩头说:“这个模型虽然精巧,但比起真正太阳系,实在算不得什么,你尚且相信一定有人制成它,难道比这个模型精巧亿万倍的太阳系,岂不是应该有全能的神,用我们不可想象的智慧创造出来的?”哈雷恍然大悟,在严谨的研究宗教后也相信了有神存在。

    很多有成就的科学家都信仰宗教。因为实证科学只是认识世界的一种方法,而很多科学家越深入研究就越发现原来宗教讲的都是真的。只有在科学方面一知半解的人,才会对信仰神佛嗤之以鼻。

    曾有一位俄国农妇,请一个嘲笑有神论的学者回答她心中的一个问题:“我信奉耶稣多年以来,心中有了主的救恩,十分快乐,我更爱读《圣经》,越读越有味,我心中充满耶稣给我的安慰,因为信奉耶稣,人生有了最大的快乐,请问,假如我死时发现上帝根本不存在,耶稣不是上帝的儿子,圣经完全不可靠,我这一辈子信奉耶稣,损失了什么?”学者想了一会儿,惊叹这好简单的逻辑,他回答:“女士,我想你一点损失也没有。”农妇又向学者说道:“谢谢你这样好的回答,我心中还有一个问题,当你死的时候,假如你发现真的有上帝,圣经是千真万确,耶稣果然是神的儿子,也有天堂和地狱存在,我想请问,你损失了什么?”学者想了很久,无言以对。

    然而,却有很多为人师者在强权和谎言的作用下,麻木地向天真无邪的学生照本宣科地灌输着政治谎言以及科学谎言,充当了邪党的喉舌及工具,误人子弟啊!更有甚者,当恶党穷凶极恶地造谣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时,明知是谎言,是迫害,还照着它的课本添油加醋地去误导孩子们,甚至逼着他们死记硬背,害人害己!孩子是无辜的,请您引导学生们兼听善辨、独立思考、做出自己的判断──这才是您的天职!而不是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中共的牺牲品,将中华民族残存的文明摧毁、荡尽!即便在我们自己也辨别不清的情况下,也该给孩子们留下思考的余地,而不是妄下定论。

    同时我还想告诉您,不但要教育好孩子,更要爱护好自己。当初我们在入队、入团、入党时都曾举过右手,对着血旗发过毒誓,说要把我们的一生献给它,随时准备为它牺牲一切。如果真的没有神灵,它干吗非得要我们发毒誓呢?!显然,我们已经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骗上了贼船。“人间私语,天闻如雷”,发了誓就必须得兑现。所以所有宣誓加入党、团、队的人,其灵魂都已经被打上了印记,成了中共邪灵的一份子。

    然而古语有云: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既是天理也是人道,给一个民族造成如此巨大的灾难更是在劫难逃。这样一个恶党为祸人间,天理不容!所以上天即将清算这个恶魔,解体中共,销毁这个邪灵。那么所有加入过邪党及其相关组织的人若不声明退出,作为它的一份子,都将被销毁。

    眼下,天灭中共在即,而被它胁迫坑害的人们仍被蒙在鼓里,不知自己性命堪忧。法轮功学员冒着被关押、劳教、判刑的危险,把救人的真相告诉给人们,请您一定要珍惜,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不要稀里糊涂地当了邪党的陪葬。何况神给了人最方便的方式,用笔名、化名或小名的形式退出即可,就给自己的生命上了一份免费的保险,而对您的现实生活又不会造成任何损失。生命可贵,请三思而行。

    关心你的法轮功学员


    写给桦甸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于晓强的一封劝善信

    于晓强:

    今年以来,明慧网分别报道了你多次绑架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制止你继续行恶,我们只好采取这种形式阻止你、挽救你,同时也让你的上级和同事以及父母兄弟妻子儿女和朋友,看看你这些年都干了什么。

    你被提为国保大队队长,可谓中年得意。然而,没想到你对中共邪党政治跟得那么紧,违背天职和良心,干了那么多迫害信仰真善忍好人的缺德事。今年以来,你就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二十余人,非法抄家时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当被迫害的家人请律师辩护时,而你又百般刁难,拒绝、干扰律师做正常的无罪辩护。

    于晓强,你明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也知道法轮功从当年江泽民开始打压时世界上有30多个国家学炼,到今天已发展到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也知道有许多中共官员每次出国时,被国外法轮功学员起诉而狼狈回国的事实……如果说有一些警察抓法轮功是因为不明大法真相而被动所为的话,而你是明知道这是一帮好人而下狠手。

    如果你的妻子儿女和父母知道你背地里在干着这些伤天害理和缺德坑人事的话,我想他们作为一个还有良知的人,一定会无颜见人,在众人面前会抬不起头来。

    你了解一下就会知道:被你抓的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世上难得的好人啊!无论在农村,还是在城市小区,这些人安分守己过日子,热心助人不求回报,捡到钱物都要想方设法找到失主……其善举善行每个人都可列出许多。信仰真善忍的人能去干违法的事吗?每个人在当地派出所和街道都被普遍认为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有的明白法轮功真相的片警还夸他们说:“这世道啊,像这样的好人不多啊。”桦甸一个跟着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警察的妻子说:“我跟我家那位说了,咱上有老,下有小,咱可得积点德,咱可不干那缺德事,我家那位也说,‘太缺德了,凭啥抓人家呀?’”可是,当你在抓他们的时候,你的同行会怎么想你呢?另外,你把这样的好人判刑或劳教,你的良心就一点不受谴责吗?真的心安理得吗?

    就说被你抓的白晶志吧,以前不务正业、生活没着落、做坏人时没人管,现在修大法变好了,做好人过正常人的生活,却反而被你抓不让过好日子。周围的人都说:“白晶志修炼法轮大法前后的变化,用浪子回头来形容最为恰当。”可是,他因为修炼法轮功变好而被非法关押,家中生意被迫停止,生活再度陷入困境。这便是你一个警察“惩善扬恶”的一个范例。不管历史过去多少年,白晶志的亲人和族人及朋友等,都不会忘记是你毁了一个做好人的和睦之家,你是摧毁这个家庭的罪魁祸首,那是你绝非一句“上指下派”就能说的清的。

    还有李玉梅,从前她性格暴躁,经常为一点小事就与丈夫吵得不可开交,弄得儿子、儿媳不愿回家。家庭不和睦,她的身体也越来越糟。后来又不幸传染上了丙肝。都要料理后事了,学了法轮功身体神奇地康复了,可是就是因为她修炼法轮功被你抓了去。知情的老百姓都说:党的官都是干啥吃的?正事没人管,把好人当坏人抓!何况是个老太太!也不怕遭报!

    还有焦玲十一岁的女儿小欣彤每天哭着找妈妈,还有王小虎近七十岁的母亲无奈围着看守所呼唤着:“虎子,回来呀,虎子……”凄凉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酸……

    谁不是父母所生?谁没有兄弟姐妹?

    于晓强啊,你也是有家有妻子儿女的人,如果你的家庭被害到这种程度,你怎样看待害你的人和这个社会?善恶有报是永恒的天理。冤债,就是人不报,老天也不会罢休!看看这些年里,迫害法轮功闹腾最凶的有几人没有恶报的?有的人死的很奇特,有的儿子死了,而自己又生不如死……法轮功学员不希望你被恶报啊!希望你明真相后能抓紧时间将功补过,希望你的妻子儿女和父母兄弟都能够因为你的善行善举得到神佛的保佑而平安啊!法轮功学员心胸就这么宽广!回头一步,便是福。

    其实,中国的法律从来没有说过法轮功是×教,所谓“邪教”和“依法取缔”纯属是中共骗老百姓的愚民之说。你能说清楚镇压法轮功的“法”在哪里吗?民政部的通告,公安部的通告,最高“两院”的司法解释和刑法第300条,都不是法律依据。公安部(公通字[2000]39号)文件,是目前关于邪教认定的最新的一个正式文件,其中根本不包括法轮功。所谓邪教之说,是1999年10月25日,江泽民接受法国记者采访时所言,之后《人民日报》便发表《法轮功是邪教》的社论。江泽民个人和《人民日报》没有立法权,其言论和文章不是法律,不仅无效,而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于晓强,其实你也是在被迫害之中,只是你一时不明白而已。细想想,为什么这些年来从上至下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是口头传达而不正式下发文件?不就是当法轮功被平反的那一天时,迫害者不想也不敢留下任何证据和把柄吗?而实际上,谁干得最欢谁就最倒霉。“文革”搞了十年,平反时竟然是百分之百的冤假错案,成了世界级的笑话。为了平民愤,共产党把一些急先锋的警察秘密押到云南枪毙,骨灰盒送回时说是因公殉职。当时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自知罪责难逃而自杀。最轻的也被定为“三种人”。

    无独有偶,江泽民也曾经通过美国的亲信试探法轮功口风,提出可以像文革一样枪毙一些打死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来偿命,换取法轮功不起诉,还说可以比文革处理得更严厉些,可以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枪毙多少警察。可是,如此震惊寰宇的冤案岂能如此轻易划过?如果你能看一看古今中外那些预言中的话,对法轮功的预言说的是何等的清楚和准确?是什么原因使你一条路非要走到黑呢?

    明白人不会为金钱和官欲去把自己和家人葬送,头脑清醒的人都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于晓强,当你真正了解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一些什么人时,你会感觉这些人无论内心还是行为都是多么的高尚啊!尽管你对他们做了那么多在世人看来不可饶恕的大恶事,把一个个家庭搞得支离破碎、家破人亡,但是,法轮功学员没有恨、没有敌人。如果你有良知的话,你可以为法轮功学员多做些好事,要抛开工作的视角,从历史和社会及未来更广的领域里去看待这个修炼的群体,那时你会得出一个感叹不已的结论!如果你能够对法轮功学员的修炼不干扰,不迫害;如果你能够理智地去看一看他们发的那些你们认为是“罪证”的真相资料;如果你能够打开明慧网看一看世界大法弘传形势;如果你身体有病能偷偷地炼一炼法轮功的功法;如果你能够明智地三退或在内心里真心地念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不仅是你今生或未来的福份,也会给你妻子儿女带来福份。

    桦甸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四日


    给桦甸市父老乡亲们的信

    您好,我也住在桦甸市。谁不希望自己的家乡美好呢?谁不希望生活在自己的家乡幸福安宁呢?可是,最近在桦甸发生的多起绑架案,惊扰了桦甸人的安宁,破坏了我们的正常生活。

    咱们桦甸市国保大队的大队长于晓强太坏了。公安,本应该以保护人民利益为天职,匡扶正义、抑恶扬善为己任的。然而,于晓强专门抓善良的人,而且指使手下不穿警服,不出示任何证件,使用砸玻璃,甚至架梯子破窗入室等土匪一样的暴力行为非法查抄法轮功学员的家,辱骂八十岁老人,拒绝、辱骂律师,用恐吓威胁的手段对待受害人家属,这样一个公然践踏国家法律,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连律师都不敢见的人,本身就在干着违法的事,又怎么能保百姓的平安呢?

    还有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杨宝麟,多次绑架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当有人问杨宝麟,“你为什么不去抓那些嫖娼卖淫的,专迫害好人。你们和土匪有什么区别呢?”杨宝麟厚颜无耻地狞笑着说:“共产党就喜欢这样的。”

    杨宝麟,原是横道河子法庭庭长,在任职期间行贿受贿、徇私舞弊、贪赃枉法,经常去下流场所逛妓女。调到610办公室后,更是丧心病狂,经常无理智地强行将正在工作的、在集市上赶集的、在家做家务的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不放弃信仰的就强制劳教、判刑,使许多家庭痛苦不堪,年幼的孩子无人抚养,年迈的老人无人孝敬,甚至还有的老人在土匪式的绑架过程中被惊吓离世,无数个家庭在痛苦中度日。

    这种人类的渣滓、社会的败类居然爬上公安之首。共产党就是这样一直在祸国殃民,坑害百姓。

    就说被他们绑架的白晶志吧,以前不务正业、生活没着落、做坏人时没人管,现在修大法变好了,做好人过正常人的生活,却反而被抓不让过好日子。家中生意被迫停止,生活再度陷入困境。还有一身病的李玉梅,修大法后没花一分钱身体健康了,却被劫持到劳教所。值得一提的是周丽萍七十七岁的老母亲,在荒唐的抄家过程中,被一恶徒推了一把后惊吓过度几天后就离世了。这便是一个警察“惩善扬恶”的一个范例,这些人民警察与土匪有什么区别?

    还有焦玲十一岁的女儿每天哭着找妈妈,王小虎近七十岁的母亲无奈围着看守所呼唤着:“虎子,回来呀,虎子……”凄凉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酸……

    谁不是父母所生?谁没有兄弟姐妹?

    每逢年节,正是万家团圆之时,多少桦甸的法轮功学员曾经身陷囹圄,又有多少人被迫害流离失所,他们的亲人只能泪眼相对,无语哽咽。

    这一系列触目惊心的绑架案发生在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策划、实施与参与绑架的人不是黑社会的蒙面黑汉,而是政府官员,所谓的人民警察

    各位朋友,请大家说说,难道信仰“真、善、忍”不好吗?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不好吗?为何非要改变他人的信仰?您知道吗?迫害法轮功根本就没有法律条文,那么也就是说于晓强、杨宝麟根本就是在执法犯法。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

    这些人或许近在你的身边,对这些执迷不悟的人,我们大家都能劝劝他们吗?如于晓强仅有三十来岁,盲目充当着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很可惜。

    于晓强和杨宝麟早就上了海外“法网恢恢”的恶人榜,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追查通告。不仅是我们桦甸市的百姓在盯着他,曾受他迫害过的桦甸市百姓、全球的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都不会放过他。

    希望您尽您的力量帮助制止迫害,帮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早日回家,谢谢您了。请您直接给于晓强和杨宝麟打电话,制止作为一个警察知法犯法的流氓行径。请拿笔记下他的电话号码。于晓强的手机是13804448080,住宅电话是0432-66232003,杨宝麟的手机是:13704348883宅电:0432-66278191


    致佳木斯政府官员、检察官、法官及公安警察的信

    佳木斯各级政府官员、检察官、法官及公安警察们:

    你们好!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佳市郊区法院蓄意不通知家属而冤判法轮功学员王丽新三年零六个月、李秀荣三年徒刑。

    我们想说的是,在法庭上,面对律师的有理有据、义正词严的辩护时,审判长、公诉人根本提不出一句反驳的话。这就足以证明,一审法院的法官们根本拿不出上诉人任何违法证据和事实,所以他们只好宣布合议后再定。可是十月二十三日法院竟然分别判王丽新和李秀荣三年半和三年徒刑。无罪被判刑,这是枉法。当气愤的家属赶到郊区法院质问审判长李彩虹,根据什么判的刑,要求拿出依据,并质问下了判决书为什么不通知家属时,李彩红心虚却坦白地说“这是上边的规定”。

    “上边”不论是谁,将自己意图强加法院,这是在公然犯法;而郊区法院的李彩虹等人,执法却不按法律办事,只听从“上边的规定”,置法官应有的基本道义与良知于不顾,非法给法轮功学员定罪,这是渎职。为此,王丽新和李秀荣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并坚决要聘请律师上诉。

    这件冤案发生在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王丽新、李秀荣,仅仅因给熟人送法轮功真相资料就遭人诬告,被长青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十月十八日郊区法院非法庭审。在法庭上,王丽新、李秀荣聘请的二位律师做了严谨的具有说服力的无罪辩护。律师从法律的角度指出,思想(信仰)本身不构成犯罪,不应受刑罚处罚,更不能因为公民坚持某个宗教信仰而遭受不公正对待。《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因此,信仰法轮功是受宪法保护的。《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所以散发法轮功真相宣传品是完全合法的。公安部文件宣布为邪教的十四种宗教中没有法轮功,把法轮功当成“邪教”处理和“两高”司法解释来判定法轮功信仰者犯所谓“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从而进行非法抓捕、拘禁才是真正违法的。“两高”的司法解释等如果与《宪法》相抵触,都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

    法庭上律师铿锵有力的无罪辩护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反响,很多公、检、法人员及监狱的警察等都在关注和询问,然而当局却对王丽新和李秀荣的案件非常恐慌。这种反差从侧面证明了当局知道这个案件的整个处理过程都是违法的,所以生怕他们的非法行径被外界得知。

    坦率地讲,象王丽新、李秀荣这样为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之所以长期遭受迫害,根本原因是由于奉行“假、恶、暴”的中共无法容忍法轮功的“真、善、忍”而蓄意要将为祛病健身、做好人的亿万法轮功修炼者推向对立面。然在这期间,为数不少的参与迫害的政法警察由于中共的长期洗脑而在思想和行为上善恶不分、盲从紧跟、助纣为虐,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法轮功被迫害,是一场空前的历史悲剧。

    让我们反思德国纽伦堡国际法庭对纳粹战犯的大审判:

    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九年间,在纽伦堡对纳粹德国诸多战犯和组织进行了十二次公开大型审判,涉及的被告人数超过百名。审判不仅仅是针对纳粹头目、秘密警察和党卫队成员等,被告中还包括如工业家、军事人员、集中营看守等。值得一提的是,有四名德国法官也站到了被告席上,因为在纳粹德国期间,法庭也是希特勒的帮凶之一,许多种族清洗的裁判,就是由法庭以裁定或判决的形式做出的。纽伦堡这场大审判是第一次由一个跨国的法庭以法律的名义给战争的密谋者、组织者、执行者以公开的、公正的审判,它提出了人类道义等深层次的问题,并首次出现了“危害人类罪”和“反人道罪”这两个罪名。

    然而,历史总是不足以让人警醒。在距离这场审判不过才五十多年的时间,在中国这个拥有五千年灿烂文明历史的国度里,再次发生了惨绝人寰的悲剧:中共政权对信仰“真、善、忍”的民众进行了长达十一年的残酷迫害,且迄今仍未停止。同纳粹的残忍一样,中共不仅对法轮功修炼者施以各种酷刑,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而且更加令人发指的是,为了牟取暴利,中共军队、武警和部份医院竟然有组织地、系统地活体摘取他们的器官(目前有足够证据表明中共活摘器官,这个罪行正在国际上被广泛揭露)。这前所未闻的罪行不仅是反人道的,而且是对人类文明的公然践踏。犯下了如此滔天罪行的中共的结局注定同纳粹一样,而那些在此期间的行恶者、胁从者也必将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审判。

    还有这样一个外国警察的故事:

    一九九二年二月,柏林墙倒塌两年后,守墙卫兵英格•亨里奇受到审判。在柏林墙倒塌前夕,他射杀了企图翻墙而过的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

    亨里奇的律师辩称他仅为执行命令,别无选择,罪不在己。然而法官并不这么认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自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之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最终,卫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杀格夫洛伊被判刑,且不予假释。

    柏林墙卫兵杀人案的例子,就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那些人的一个前车之鉴。即使柏林墙卫兵手里有上面开枪杀人的正式命令,都没有能够逃脱法律和正义的制裁,而只靠口头指令就去具体执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些人,又会面临怎样的结局呢?英格﹒亨里奇的故事虽然是发生在德国的昨天,但类似的审判,一定会发生在中国的明天!在这样的审判来到中国之前,如果您有认识的朋友、亲人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话,请您把这个故事告诉他们,请您告诉他们:还有别的选择。

    以上这些既严肃认真又心恳意切的提醒和警示,足以振聋发聩,值得大陆每一个政法工作者警觉和深思:在长达十一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们每个人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扮演的这个角色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呢?

    其实在历史的审判到来之前,每个人都有用良知选择未来的机会。已经有许多良知复苏的警察选择了事先通知法轮功学员,使他们免遭抓捕;更有一些监狱警察、看守不但选择了善待法轮功学员,而且积极为自己赎罪,比如把行凶作恶者的罪证悄悄记录,作为将来对罪犯审判的证据。这些年中,不断地有中共体制内的人走出来揭露迫害,了解了真相的民众也在用各种方式声援着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相信人们会记住历史的教训,为人间伸张正义。

    历史的审判真的不远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常年持续追查那些发起、推动和执行迫害的责任者,并誓言将所有罪犯绳之以法。根据全球起诉江泽民律师团公布的数据,法轮功学员在全球三十个国家,已经分别控告了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及其帮凶罗干、周永康、薄熙来、吴官正、夏德仁、赵致真、黄华华等三十多名中共高官,如今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一到自由世界,随时都可能面临法轮功学员的法律控告,都将罪责难逃。

    我们真诚地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看到这封信,并通过这件事从一个侧面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和法轮功修炼者顽强的意志和慈悲的胸怀;同时,也希望大家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秉持正义,远离邪恶,在善与恶的较量中理智地做出自己的正确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