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校环境修炼救人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想把自己在正法修炼中的一些心得做个汇报,以期与我类似情况和环境的同修交流,加快救人,共同提高,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高校背景与环境

我是一名教师,教育系统是中共重点控制、洗脑的对象,一般高校的校、院(系)级都设有主管教职工的邪党书记和主管学生政治思想工作的邪党副书记,还有宣传部、团委、组织干事等机构。各种政治课本专科生、硕士生、博士生都要不厌其烦的重复开设,占用大量课时。

中共清楚中国传统的读书人有一种清高骨气、是非明澈。中共以谎言治国,十分害怕有良知的知识份子,对待和利用知识份子中共是有一套卑鄙的策略,毛统治时是采取打击、改造的策略,制造了许多冤假错案,扣帽子,丑化知识份子为“臭老九、落后阶层”。经济改革时代是采取的收买、麻醉、诱惑、消磨斗志的策略。因此现在刚直不阿、坚持正义的文人很少,大多数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问题上视而不见、甚或推波助澜,甘愿装糊涂,在中共经济政策的调控下,以科研的名义聚财掠名、堕落随流。针对这一群体讲真相、劝三退的难度大。

也许历史的洪愿,我恰巧就生活在其中,也做科研、指导学生、讲课、带实习。说来也惭愧,过去多年在三件事上做的很差,辜负师恩。近几年才有所觉悟,体会到自己的责任重大,若再不精進,真的将远离正法進程、有辱使命。

二、接触的学生就是要救的对象

通过学法,我体会到在生活、工作和社会交往中遇到的任何人都是我们该讲真相的。因此,作为高校教师,除了同事、同学、亲朋好友外,接触到的大学生就是我要救的主流人群。每年一度的本科毕业设计,一般都要指导七、八个毕业生,这是个讲真相的机会,能选择我作为指导教师不是偶然的,应该是来听真相接受救度的,所以我尽量不放过这个机会。

通过接触交谈首先把真相传递给他们,一般都很顺利,都可接受。但三退就难一些,很多学生还想抱着这个政治资本寄希望到社会上奋斗一番,再加上对所谓政治的恐惧和对神信仰的缺乏,能成功接受三退的不到一半或三分之一。针对这种情况,我就把破网软件介绍给他们,尽量让他们自己去多看外面的真实世界,并教会他们如何网上三退,让他们自己啥时想通了自己再网上填表解决,留给他们将来被救度的希望。

我每年指导两、三名研究生,这更是有缘人,因为研究生与我接触紧密的多,时间也长,研二以后常一起出差参与科研,所以所有的研究生都能明白真相和三退,并有几个步入修炼成为大法新学员。有个博士生(代管),2009年初,突然得一种与白血病接近的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症,我把《绝处逢生》小册子打印一份给他看,电子版《转法轮》拷贝给他。结果奇迹出现了,不到十个月的时间里,他基本好转,而且他父母也得法修炼了,他父亲多年来的心颤也好了,母亲打坐就感觉坐在莲台上不停旋转一般。当然,这家人十分感激师尊救度,也给他们的亲朋好友讲真相。而且对这个环境中的其他研究生也震动很大,纷纷要看大法书,并给家人讲真相办三退。

三、讲课中正面引导学生

我体会到,无神论和党文化洗脑,形成的观念严重阻碍着青年学子接受真相,因此,要想救现代大陆学生,就必须清除和扭转这些已有观念,用有益的知识、传统文化和现有科学新发现等逐步破除被长期洗脑形成的旧思维和旧观念,创造容易被救的机会。

一般给大学生讲课,多数只能在课堂上集体接触,单独交流少,由于考虑安全和自己的心性状态,我还做不到直接在课堂上讲真相,我采取一种正面引导的方式破除進化论、无神论对学生的毒害。有意透露“藏字石”等信息,引导学生上网查阅,或讲述西方社会信仰的力量,对社会和人类道德的正面作用,或阐述现代科学的漏洞以及史前文明事例,或抨击中共对资源环境的破坏、如三峡工程的弊端和危害、与天斗破坏自然带来的后果,以及中华神州由来和传统文化的渊源,如大洪水和诺亚方舟故事的真实性。

这些方面的有感而发,结合讲课涉及的内容,巧妙自然的评述,往往能起到正面教育作用,为大学生在其它环境或条件下明白真相奠定基础。有时结合学生关心和担忧的时事,如电影《2012》引出玛雅预言等的准确性、美国退役军人证实外星人的存在说明高级生命(神佛)和另外空间同样存在等等,都可成为讲课引导的素材,相信会对学生的正念的启迪有益。当然也可适当讲一下抗日的主力军问题、两万五千里大溃逃(长征)和1960年大跃進的真实历史事件,以曝光被歪曲的假历史,这些学生往往很感兴趣并可接受,不存在安全问题。

四、科研出差不忘救人

无论我们走到哪里就把真相讲到哪里,就救人到哪里。科研外地出差,我去的地方有我要救度的人,可采用智慧的方式,即以第三者的身份,针对接触的人直接讲述天安门自焚伪案、海外大法的广泛传播,甚至香港、澳门三退景点的真相等等。往往不受局限想说啥就说啥,当然也要观察不同人的兴趣点,做到有地放矢。同时,也要留给对方表达的机会,这点很重要。有些人差不多已经明白真相,并持有正义和明辨是非的态度,这时要不失时机的劝退,并表明自己明白真相早已退过,消除他的顾虑。有时,与这些科研人员交流,发现《九评》传播很广泛,主要途径是邮箱收到的,说明海外经常通过邮箱发送真相资料对这部份人是有效的,对看过《九评》的人,只要再深入一步,多数可以接受用化名退出,马上帮取一个好听的名字也很重要,对方同意三退了即可帮助办理。

出差中见到的大学同学或认识的校友当作讲真相劝三退的重要对象,同学朋友之间的友谊就是用来救人的。讲之前,我请师父加持并发正念。尤其有时突然碰到个多年没见的老同学、过去认识的人,请求师尊时能量特别强,正念也特别足,一般很容易劝退。

出差住勤时间长,熟悉环境时也准备些真相光盘或不干胶,可以派发和张贴,以补充当地大法弟子力量的不足。由于不是本地人,几乎没人认识,做起来顾虑少。同时利用便利条件收集外地单位或个人电话号码,以用于电话短信或背景音乐讲真相。

五、利用好接触高阶层的机会救人

一直以来,我不愿给社会地位较高的阶层直接讲明真相劝三退,直到有一次改变了这种状态,现在我基本上能对接触到的各阶层人士讲真相,甚至劝三退了。有一个校友,是外地某单位的专家(副总),课题合作多年,对我帮助较大,我引导他看了《九评》,但没有直接劝三退。可有一天,他突然得了脑梗塞,住院12天后去世。我非常内疚,因为他发病前三天我们还在一起见过面。我思索了很久,我想不能再这样下去。我直接给其家属讲了真相并劝三退,结果非常如愿,特别是他的夫人过去根本就不听我讲这些真相,这下也改变了并同意三退。而且,令我想不到的是这位校友的二哥(某县十大名医之一)和其二嫂(某县医院书记,曾当过院长)也三退了,对我鼓舞很大。至此,我也敢于给所谓的“领导”,包括处级的、科级的,只要能有机会接触,就不失时机讲真相劝三退。

我有个过去带过毕业设计的学生,已是某企业研究院老总(副处),回校参加同学会,我有意让他到我办公室来坐坐,把准备好的优昙婆罗花照片、藏字石门票照片(我去过平塘,也照了一些照片)作为素材,他表示从没听说过,我讲的他连连点头,只问了一个问题:“中共这么强大咋会……”我告诉他:前苏联当时不也很强大,能跟美国抗衡,不也解体了吗?表面的强大不算什么,关键是天意,中共逆天而行,推行无神论,如今大陆的各种灾害、毒奶粉、假疫苗等从根源上与无神论的洗脑有关,世人想过好日子,那不得先清理灭掉无神论组织吗?而世界上最大的无神论组织就是中共,所以,天灭中共与政治无关,是神要灭它,神有想办还不到的事吗?不到半个小时,他同意三退了。

六、讲清真相多救人

我体会到救人的关键就在于“讲清”两字上,只有讲清楚了,世人才能真正明白真相,才能被真正救度,也才能作为传媒多救人。2008年5月12日这天,碰到个给他上过课的大四学生,当时我正上无线网,因他表现的很愿意听我讲的真相,我就从灾难入手,素性把真相彻底讲透,网上搜索“藏字石”图片、优昙婆罗花等给他看,并在电脑上演示破网软件,结果他同意三退了。

这件事情对我启发很大,我就每次讲真相时非常注意这一点,尽量讲透,并建议对方劝退家人,给家人保平安。我的一位硕士研究生已工作三年多了,在校时三退过,前不久出差又见到了她,这次我再次给她讲真相,着重讲了三退的重要性,这次她真正明白了真相,答应给家人讲。后来约一个多月,她发来了短信,有三个名字,并按我给她的约定作了记号,我知道是啥意思,就是她家人同意了,有的是退党团队,有的是退团退队,有的是退队。我有位高中的同学也是这种情况,把家人说通后发短信给我,我就帮办理了。

此外,在救度世人的过程中,遵照师父的法理,顺着常人的执著讲,选择切入点,激发常人善的一面也很重要。有一次,去看望一位高中的同学(已三退),刚好她那有五位同事,我主动请客吃饭并喝茶。他们是医院的骨干(外科医生、主任),都自认为社会地位高、收入高(年薪20万元左右),很傲气。我请求师父加持并发了正念。我有一念,先得镇住他们,并从内心想不是为了常人的名,为的是救度他们。于是席间我就有意透漏我是大学的科研教授,网上可查到我的名字,每年科研经费一、两百万,带研究生多人。加上那位同学的介绍,一下子这些人态度转变,毕恭毕敬交朋友之意溢于言表;我看机会来了,在喝茶中就绘声绘色的从天象气候反常到藏字石到优昙婆罗花到天安门自焚伪案,再由电影《2012》到各种预言直到三退保平安等,结果都一一取名退了。

以上是我在高校环境正法修炼中的一些心得和体会,与精進的同修相比还差的很远,愿抛砖引玉与同修交流,以期共同提高,兑现神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