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民众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六十二年前,由于人们不希望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悲剧重演,联合国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宣言》中说:“鉴于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而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于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德国西部城市多特蒙德市(Dortmund)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举办信息日,向来往的市民讲述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的人权迫害,并征签谴责和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以此来纪念第六十二个世界人权日。

几天来,德国一直大雪纷飞,但多特蒙德市街头来往的人群却川流不息,很多来自周边城市以及其他国家的游客,都到这里观看巨大的四十五米高的圣诞树,人们都在热情地期盼西方最大的节日——圣诞节的到来。

十二月十日这一天,人们在经过市中心繁华街道的时候,都会看到法轮功学员摆设的信息台,信息台的桌子前面用德文写着: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权日。在信息台的后面有一条德文横幅,上面写着:三十六个中国的死亡集中营,横幅的旁边有一个法轮功真相展板,展板上用德文介绍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旁边法轮功学员在舒缓的音乐下炼功。当天信息台前经常是站满了反对迫害、支持人权的德国人,人们等待着在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签字簿上签名。

信息台前的人们在了解发生在中国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信息台前的人们在了解发生在中国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两名德国女孩(左面)在和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
两名德国女孩(左面)在和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

德国小伙子:我要给《明镜》周刊写信

信息台的桌子刚摆好,一位德国小伙子就过来问:“我是德国《明镜》周刊(德国著名周刊之一)的忠实读者,为什么周刊上没有刊登有关法轮功受迫害的消息,上面关于中国人权的文章太少了。”原来这名充满正义感的小伙子以前在附近的城市埃森和科隆都了解过法轮功的真相,他说完上面的这些话后,拿了些有关法轮功真相的资料就去市中心办事去了。不一会儿,这个小伙子又回来了,他告诉法轮功学员:“我要给《明镜》周刊写信,我已经想好了,而且要写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文章,我肯定要写。”临走前他又拿了一些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这方面的资料准备好好研究。

一名嫁到德国的中国新娘,在国内没有接触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也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但是她深受中共媒体对法轮功污蔑报道的影响,她不相信法轮功学员会被酷刑折磨。在中国亲身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刘巍女士告诉她说:“我和旁边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这场迫害的见证者。我就因为炼法轮功,自己并没有破坏国家的法律制度,没有经过审判就被非法判了十六个月的劳教。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坐小板凳。另外那名中国人,他被辗转了三个教养院,在小号里面他被双手背铐在墙上,每天吃的就是这样的窝头,一天两个,又硬,又生,又脏。”刘女士指着信息台桌子上一个大碗里的玉米面做的窝头说。听到这些真实的故事,这名中国女士非常惊讶,开始主动了解法轮功真相,并在拿了中文的资料后,还拿了德文的资料,说要给德国先生看,让他也多了解法轮功的真相。

摄影师:再也不买中国制造的东西

施米茨先生是一名摄影师,看到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吃的窝头,马上就开始拍照,并且在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签名簿上签了字。他告诉法轮功学员,他和太太都知道很多来自中国的产品是劳教所生产的,他们都已经再也不买中国制造的东西了。

施米茨先生在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签字簿上签名
施米茨先生在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签字簿上签名

一位七十三岁的德国老人也告诉法轮功学员,他知道中国制造的产品不仅没有质量保证,而且很多是廉价劳工和劳教所生产的。他很清楚独裁国家都是要用暴力控制人,对人很不好,他很相信活摘器官的真相。

一名来自荷兰的女孩在荷兰也看过有中国人呼吁改善中国人权。她问了很多关于活摘器官的问题并拿了很多有关法轮功受迫害的资料。

一名德国小伙子,开始对发生在中国的迫害表现的漠不关心,他觉得中国对他来说很遥远。法轮功学员就给他讲水滴石穿的道理,如果更多的德国人站在正义的一方,对中国人是多大的支持啊!中国人本来就深受中共迫害,如果你和周围的中国人讲述这些迫害的事情,那不也是在减轻这场迫害对人的伤害吗?小伙子和法轮功学员聊了很长时间,最后也在签字簿上签名了。

还有一个年轻人问法轮功学员为什么站在这里,学员告诉他,有那么多无辜的中国人被迫害去世了,我不能在人权日的时候呆在家里,我要让世界更多的人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

点燃烛光 悼念去世朋友

天渐渐黑下来了,并且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法轮功学员点上蜡烛,悼念在迫害中去世的同修。黑夜中的烛光引来了两名年轻人,他们问到底发生什么了。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们:我们今天在这里是讲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真相,你看那位学员拿的这些照片,那都是他的朋友,都被迫害去世了。小伙子马上就问:“我们能做什么?”他们都在制止迫害的签字本上签字了。还有三个充满正义的年轻人也是这样,问了同样的问题,毫不犹豫地为制止迫害签下了他们的名字。

法轮功学员郭居峰用烛光悼念他被中共迫害去世的九名同修
法轮功学员郭居峰用烛光悼念他被中共迫害去世的九名同修

法轮功学员郭居峰来自中国辽宁省大连市,他熟知的九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不幸去世,其中有七名来自大连,五个孩子还未成年。王秋霞与王哲浩和郭先生以前都在大连市沙河口区的中山公园炼功,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那个炼功点有三百多人。后来迫害发生后,王秋霞由于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大连劳教所被毒打致死。王哲浩才仅仅二十七岁,在葫芦岛教养院被打得满脸是血,辗转了三个教养院后不幸去世。曹玉强曾经和郭先生一起辗转了辽宁省的三个教养院,最后双双绝食获得自由,曹玉强后来又被绑架,被迫害得只有八十多斤后不幸去世。

郭先生说:“在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期间,我们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带到一个教学楼里,那里关押的都是男性法轮功学员,每一个刚到这里的学员都没有理由地被酷刑折磨。对于普通劳教犯人,只有打人狠的才能被招到这里参与迫害。我们十个人都被强迫跪在地上,双手水平举起,动一点就电棍折磨。他们把一名研究生用电棍折磨之后,又把他吊起来往鼻子里弄辣椒水。警察还把我身边的一名学员后背的衣服掀起来,在上面倒上水,再把上万伏的电棍放到他后背上,电流通过水导向他的全身,那种感受让人痛苦无比。我也被用电棍折磨了五个小时,我的脖子都被电糊了。警察还拿来一面镜子放在我的面前,强迫我看镜子里蓬头垢面的我,然后他们在一旁哈哈大笑。这些警察不仅滥用酷刑,而且还在精神上想方设法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在大连教养院我还被强迫劳役,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工作至少十六个小时加工两箱(一百三十公斤)二极管。”

郭先生还说:“我很不幸,但是也很幸运,现在我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言论,我也可以和语言班上来自十三个国家的外国人介绍法轮功的美好,以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人类是有道德标准的,但人类只有向善的自由,却没有作恶的权力。我是这场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受害者、见证者也是幸存者。对有些人来说自由和人权或许触手可及,但在一个人权无法得到保障的国度里,人们生活却异常艰难,他们受到非人的对待令人发指。今天是世界人权日,我相信渴望人权被尊重,不仅是我一个人的愿望,我也相信如果更多正义的人向酷刑和迫害说‘不’,人类的尊严才不会被玷污和蹂躏,悲剧才不会反复在地球上重演。”

在世界人权日,包括德国的很多小朋友,来自荷兰以及说英语国家的游客、非洲人、土耳其人都了解了法轮功,很多人也高兴地拿了充满祝福的法轮功学员自己制作的纸莲花,还有很多人询问了有关炼功的信息,人们都在圣诞节期间了解了很多有关法轮功的真相。